言情4手机站 > 熊样毒神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2 页

 

  从小到大,她不曾觉得一身怪力能让她得到什么,现在,她也算发现一个好处了,那就是他。

  “我爱你。”盈满心胸的感动,最终化为一句最真挚的爱语。

  凤甫紧紧抱着她,附在她耳畔,低语,“我也爱你,属于我的小笨蛋。”

  带泪的笑脸绽放着绝美的幸福光彩,“你才是属于我……独一无二的熊毒医。”她想起两人初见面时,他真的就像是住在山上的熊神医。

  “是啊……属于你的……”轻轻抬起她的脸,吻上她柔嫩的唇瓣。

  痕钱妲是很有心想要快点把婚事处理好,但是……她实在没那个勇气说出口,所以这件事一天拖过一天,眼看都过了三天了,她还是没说出来,还要下人们不准把小姐回到府里的事情说出去。

  直到也住在痕府的林宇安听到痕苹儿回来的消息,主动到她的院落去找人,所有的事情才爆了光。

  坐在花厅中,痕苹儿正认真埋首读者医书,她希望以后可以成为一个能够帮助凤甫的贤内助。

  林宇安一踏进花厅,就看见坐在厅上的她,顿时只能呆呆的望着她的脸蛋,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林宇安本是位官家公子,只是后来家道中落,过了许多苦日子,他会答应要娶痕苹儿,也是因为他苦日子过久了,不想再穷下去,心想娶一个恶妻,总比饿死好,他原以为,要娶得会是一个青面獠牙的无盐女,没想到……

  痕苹儿不但长得十分可爱、甜美,看起来也不像城里流传的那样,是个脾气暴躁、力大无穷的恐怖女人。

  痕苹儿不经意地抬头,正巧看到站在门口发呆的他,疑惑的秀眉微微皱起,“你是谁?”她从没看过这个人。

  她的声音,震醒了看傻的林宇安。“呃……我……”情不自禁走进几步,她甜美的容貌,是如此的诱人,红艳艳的小嘴,好像正在等人撷取。

  他的眼神让痕苹儿感动很不舒服,放下手中的书站起身,“你到底是谁?谁准你进来这儿的?快离开!”

  林宇安瞧她那么紧张的样子,笑了笑,“苹儿,你不要紧张,我是林宇安,是你未来的丈夫啊。”真是赚到了,不但有钱有屋,还有一位美娇娘。

  痕苹儿一愣,他就是娘帮她挑的夫婿?秀眉不禁拧得更紧,娘的眼光也未免太低了……等等,他说他是她未来的丈夫,那……“我娘还没跟你说嘛?”

  这下换林宇安不解了,“说?说什么?”

  痕苹儿在心底偷骂几声,无奈的对上他的眼,“我娘还没跟你说,我们要解除婚约了吗?”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错愕地瞪大眼,“你、你说什么?解除婚约?”他不敢置信的低吼,整个人就像被捧上了天,又被狠狠地踹入地狱。

  “是的,我已有意中人,所以要跟你解除婚约。”痕苹儿虽然觉得对不起他,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

  林宇安大步向前,“谁准的?谁准你退婚了?啊?”抓住她的肩膀用力摇晃,他激动得大吼大叫。

  “啊!你放开我。”痕苹儿吃了药后,力气也只是比寻常人大一点而已,愤怒中的林宇安力道大增,她完全甩不开他的钳制。

  “你敢退婚?当初是你千求万求,要我一定得娶你,在我答应后,你现在居然敢说要退婚?!”林宇安无法接受,整个洛阳城都知道他即将迎娶这个怪力女,现在他居然要被退婚了?不——不可以,这样他会成为所有人的笑柄!

  他不要再过那种穷困潦倒的日子了,这个机会绝对不能被别人抢走!

  “凤大哥、凤大哥!来人啊!”肩膀上的痛楚让痕苹儿皱起脸,大声的叫唤。

  “不准叫!不准叫!”她一叫,林宇安就慌了,大掌急忙捂住她的嘴,惊慌的看着四周,使劲拖着她,正想往房间里头走的时候——

  “放开她!”

  凤甫阴冷着一张脸,缓缓走近厅内,深邃黑眸中有着压抑的怒气,看着陌生男子抓着痕苹儿,他怒火高涨,想直接出手劈了他,但怕会误伤了苹儿,他才忍住没有出手。

  感觉到对方气势凌人,林宇安惊吓得突然一缩手,痕苹儿趁机用力推开他,快步冲到凤甫身边。

  林宇安先是一愣,而后要在伸手将痕苹儿抓回来,气势摄人的高大男子已经出现在他眼前,下一秒,他整个人就被抛飞出去,先是撞上了桌椅,又撞到墙上,然后贴着墙壁,软软的滑下,昏倒在地。

  凤甫上前一步,还想补他一顿好打,痕苹儿赶紧抓住他的手,“凤大哥,别打了。”

  “他敢欺负你,就别想留下他的命!”痕苹儿安然在他身边,他再也掩不住张狂的怒意,黑眸中杀气不减,他是真的想杀了林宇安!

  痕苹儿连忙摇头,“凤大哥,这个人不能杀。”

  “为什么?”

  她苦笑一下,看着地上的人,“因为他就是我娘为我找的丈夫。”

  “什么?!”凤甫不屑地睨了地上的人一眼,再转头看到她轻轻点头,他顿时觉得刚才不该出手打他,直接下毒,一次解决比较快!

  “我不答应,我绝对不退婚!”林宇安顶着肿了一大半的脸,愤慨的用力拍桌,“你这个野蛮人,居然敢动手打我!”他愤怒瞪着站在痕苹儿身旁的凤甫。

  痕大捂着脸摇头,真是丢脸丢到家了,妻子居然选了这种人当女儿的丈夫?还好没真的把女儿嫁给他,真要嫁了,女儿的日子就难过了。

  第10章(2)

  痕府的大厅上,所有人都到齐了,除了痕政常,他愧对自己的妹妹,所以不敢出现在她面前,又听说未来的妹婿不好惹,早就提早溜出去了。

  痕钱妲的面子也挂不住,“凤甫,真是对不起。”听完女儿描述的情形,她也羞愧得抬不起头来。

  “叫他交出信物。”凤甫懒得跟这种人废话。

  “林公子,我想我们两家还是不适合结为亲家,之前答应你的东西,我都会奉上,还是交出婚书跟信物吧。”痕钱妲主动拿出当初结为亲家的婚约书以及男方给予的定情物。

  提到东西,林宇安的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你说什么?!你以为我是为了钱才要娶她的?”

  他突然大声嚷嚷,众人都露出轻视与不屑的表情。

  痕大及痕钱妲也不便说什么,要说他是,那岂不是等于承认自己是用钱拐来一个女婿,但说不是,好像又便宜了这个混蛋。

  真是没事惹事,他没好气地瞪了夫人一眼,痕钱妲尴尬得扯扯嘴角,她也是一片好心,哪知道会变成这个样子。

  痕苹儿轻叹一口气,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要说没拿回婚书,她跟凤大哥也没办法成亲,只要闹上衙门,就会牵扯到法律问题,真麻烦。

  “你要多少钱才肯交出东西?”凤甫直截了当,他看得出来,这个人除了不甘心,最主要的原因是想抓紧痕苹儿,好让自己有机会再次翻身。

  林宇安就是不高兴他那个模样,好像一点也不将他看在眼里,哼了声,问钱是吗?好,那他就开个价,堵得他无话可说!“一百万两!”

  厅上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气,一、一百万两?!

  “你不要太过分!一百万两?!”痕钱妲只差没站起来跳脚,这小子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

  林宇安好整以暇的笑笑,“怎么,拿不出来吗?那痕苹儿就等着嫁给我吧!哈哈!”看大家难看的脸色,他开心极了,邪气地丢给痕苹儿一个眼神。

  痕苹儿缩了缩身子,躲到凤甫身后,“凤大哥,我不阻止你了,我觉得你说的对,还是毒死他比较省事。”她现在非常赞成这个方法。

  凤甫低笑几声,“你刚刚不是说上天有好生之德,要我饶了他一命?”这丫头也变得太快了吧。

  痕苹儿的小头颅左右动了下,“上头会原谅你的,凤大哥,记得让他死得痛快点,我不想听到他哀嚎。”反正是他杀,又不是她,所以没关系。

  “哈哈……”凤甫这下忍不住了,大笑出声,“你这丫头。”学坏了,心眼变得那么深。

  “你笑什么?”林宇安看他一点也不担心,胸中的怒火狂烧,扬声问道。

  “给了你,东西就立刻交出来。”凤甫觉得真的很可笑,一百万两?他未免太小看他凤甫了。

  就算他这些年分文不取替人义诊,但他还有丰厚的身家,他凤家在北方本就是富豪之家,这点银两还拿不出来吗?

  他住在山上那几年,坚持不回家拿银子,就是为了争一口气,还真以为他穷得连件衣服都买不起吗?要知道他凤家几代以来都是药材的大盘商主,北方六省的药材生意,全都由凤家一手包办,一百万两,根本只是九牛一毛。

  “你有本事拿出来的话!”林宇安才不信他有一百万两,虽然他的穿着打扮看起来家境颇为富裕,但这么庞大的数字,普通人是拿不出来的。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