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偷情游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年近三十,英俊未婚的饶羿几乎是所有女人心目中的偶像,能够和偶像朝夕相处,自然是大家求也求不来的好运。

  只是,在饶羿手下工作,并不若大家所想象的那么浪漫轻松。饶羿是个律己、待人都相当严格的人,他只要一面对工作,就变成一个毫无感情的机器人,眼中所看、心中所想的,就只有手里的公文,她想她究竟是什么长相,饶羿压根不在乎。

  林咏筑一直对他又怕又敬,始终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跟随他的脚步往前走,深怕出了大错,或是跟不上他快速的节奏与步调,而惨遭淘汰。

  幸好就职一年下来,她的表现堪称良好,不但没出过什么错,还让向来冷肃少言的饶羿在年终的检讨会上大力夸赞了她。

  从此,公司里的同事莫不对她刮目相看,大家至把她当成面对饶羿的间接陈情者,举凡公司里无法解决的大小问题,通通商请林咏筑代为出面处理,往往都能获得相当圆满的回应,因此林咏筑这个“救火员”的名声更加响亮了。

  刚开始,林咏筑对饶羿的观感,只停留在单纯的下属对上司的敬畏中,不敢有丝毫非分之想,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他的感觉悄悄改变了,她发现自己比以往更加贪看他工作时认真的神情,也一天比一天更在乎他,一到假日,满满的思念简直泛滥成灾,她这才明白,自己已经爱上他了!

  她自小就是品学兼优的模范生,自小学一直到大学毕业,她不但没谈过半场恋爱,甚至连暗恋的情形都不曾有过,她的心思,向来只专注在课业上,同学朋友都笑她清心寡欲,几乎可媲美无情无欲的尼姑。

  后来她才知道,她不是无情无欲,而是在等待与饶羿的相遇。

  直到遇到饶羿之后,她才讶然发现,原来自己也有爱人的能力!

  她会为了他的一个淡然的微笑而喜悦、也会为了他紧蹙的眉头而忧心忡忡,她的心里塞满了他,却不敢告诉任何人,当然更不能告诉饶羿,只能暗自品尝这分暗恋的苦果。

  这种情形一直维持到庆祝会的那晚,她深藏心底的浓烈爱意,才找到宣泄的出口……

  第二章

  那天,是饶羿接任高腾实业一周年的纪念日,同时也是饶羿检视自己一年来工作成效的成果验收日,根据营业额、客户成长率和市场的总体评估,他给了自己九十分的高分。

  晚上的庆祝酒会,他慷慨的包下五星级大饭店的交谊厅,提供高级的香槟和各式美味的料理,算是感谢所有员工一年来的努力与配合。

  他还告诉大家,这是一场百无禁忌的庆祝会,任何人都可以不用理会身份、地位,大声说出自己想说的话,并且畅快地享用美酒、美食,直到深夜十二点为止,这间五星级大饭店的宴会厅都为他们开放。

  听到这句话的员工们简直疯狂了,纷纷捧着酒杯到处找人灌酒,而被大家视为共同攻击目标的,就是平日为人正经八百、不轻易与下属谈笑的饶羿。

  林咏筑站在舞池的另一端,蹙眉凝睇众人拼命将倒满的酒杯塞进饶羿手里,他的脖子愈来愈红,不由得担心他的身体是否能负荷大家这么毫无节制的灌酒。

  “唉!等了一个晚上,英俊的帅哥都不来找我跳舞,全跑到美女怀中去了。”会计课的同事陈育萍走到她身旁,嘟着嘴大声抱怨。

  林咏筑朝她笑了笑,没有说话。

  “哎!林秘书,你怎么没下去跳舞呢?应该有不少人来约你跳舞吧?”她有些嫉妒的问。

  今晚林咏筑一改以往保守的制式穿着,用一只镶着珍珠的大夹子,盘起总是整齐垂落在肩上的长发,露出白皙粉嫩、线条优美的脖子,并穿上姐姐从国外买来送给她的礼物——低胸、束腰的黑色窄摆长礼服,完全衬托出她苗条纤细的好身材。

  “我不太喜欢跳舞。”她好脾气的回答。

  “这样呀!”陈育萍听见舞池对面的喧哗声,忽然像想起什么秘密似的,压低声音告诉林咏筑:“林秘书,你知道吗?听说总裁要回西雅图去了。”

  “回西雅图?是回去探亲吗?”林咏筑眨眨眼问。

  “什么回去探亲?总裁一回西雅图,就不会再回台湾来了!”陈育萍喳呼着解释:“他打算把棒子交给总经理,然后辞去高腾总裁的职务,回美国去继承家族事业。”

  “什么?!”林咏筑震惊得无法言语,良久才问:“你……你怎么知道?”

  “我有一个同学是总裁的亲戚,我也是听她说才知道的。唉!总裁要走了,以后公司里养眼的帅哥又少一个了。”

  陈育萍眺望离她始终非常遥远的饶羿,惋惜着无法更靠近他一步。

  “我又饿了,要去吃点东西。”

  她摇头径自走开,完全没发现自己在林咏筑的心湖上,投下了什么样巨大的震撼。

  总裁要走了!

  他要离开台湾,回西雅图去了?

  林咏筑怔愣地站着,望着不知为了什么事仰头大笑的饶羿,难以接受这突如其来的事实。

  好不容易,心灵孤寂多年的她遇见了自己喜欢的人,而且很幸运的,几乎每天都能与他见面,然而她才刚获得一点小小的满足,他便要离开台湾,返回西雅图去了。

  她短暂的爱恋,岂不是要随着时空的转移而幻灭了吗?

  她……舍不得呀!

  一滴泪珠,悄悄浮现在她的眼底。

  难道——他们真的无缘吗?

  “林秘书,我们把总裁交给你了,你要——呃——平安把总裁送到家喔!”

  几个醉得七晕八素的高层主管命令下属把醉得不醒人事的饶羿扶上计程车,然后指着前座司机的鼻子,煞有其事的吩咐道,看得林咏筑和司机都觉得好笑。

  他们根本醉得连谁都认不出来,却还努力装出正经八百的样子,实在令人忍不住发噱。

  “圭经理,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把总裁平安送进家门的。”她关上车门,柔声朝计程车司机说:“司机先生,请开车。”

  “好的,小姐。”

  司机踩下油门,计程车便往前滑动,驶入深夜后逐渐冷清的街道上。

  饶羿仰靠在计程车后座的椅背上,一路上都紧闭着眼,林咏筑猜想他大概已经睡熟了,才敢大胆地伸出手,爱怜地替他抚平略微凌乱的发丝。

  “嗯……”饶羿忽然动了一下,林咏筑连忙缩回自己的手,怕自己吵醒他了。

  这时,计程车正好到达目的地——一栋租赁于复兴南路巷弄内的高级公寓,这是饶羿在台湾的临时住所。

  想起这点,林咏筑又不由得感伤起来,他连房子都是租的,可见他从一开始就没有长久居留的打算。

  “总裁,请小心。”

  付过车钱后,她小心地将仍闭着眼的饶羿扶下计程车,准备将他送进屋里去。

  幸好饶羿虽然醉了,但双脚行走的功能倒还正常,否则以他超过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凭她一人之力是绝对扶不动他的。

  进入公寓大楼的电梯后,她按下往上的按钮,待电梯门一开启,她立即扶着饶羿进入电梯。

  饶羿喃喃咕哝两声,随着她的牵引,摇摇晃晃地走进电梯。

  “总裁,快到您的住处了,请您再稍微忍一忍。”她柔声安抚道。

  电梯到达饶羿所居住的楼层,她再度一扶着饶羿走出电梯,由于这栋大楼每一层楼仅有一个住户,因此她根本不必看门牌号码,就能轻易找到饶羿的住处。

  只是她站在典雅气派的大门前,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糟了,我没有大门的钥匙。”

  这是饶羿的住处,她当然不会有钥匙!

  “该怎么办?”她困扰地看看还紧闭着眼、显然仍醉得不醒人事的饶羿一眼。总不能把已经醉死的人挖起来,追问他钥匙放在哪里吧?

  她美眸一转,忽然想到。“对了!总裁身上应该会有钥匙。”

  可是……他会放在哪里呢?

  她上下瞄了瞄饶羿,认为只有一个地方有可能放钥匙西装裤的口袋。

  想到要把手伸进他的裤袋里,她的脸一下子涨红了,但除此之外又没有其他的办法,再说饶羿差不多醉死了,不会知道她曾经把手伸进他的裤袋里!

  她忐忑地挣扎片刻,终究无计可施,还是只能怯生生的伸出手,将微颤的小手伸进看起来比较鼓的西装裤口袋。

  她的手在裤袋里稍微摸索了一下,很快碰触到一个类似金属的冰凉物体。

  是钥匙!

  她高兴地抓住那串钥匙,正欲从裤袋里拉出来的时候,手指不经意擦过一个刚才似乎不存在的坚硬物体。

  她移动的小手略微停顿一下。

  那是什么?

  该不会是……

  她脸上的红晕加深了,飞快抽出手,以最快的速度打开门。

  她虽然没有实际的恋爱经验,但不代表她愚蠢无知,她知道男人在某些时候,会有某些特殊的生理反应,但她将其解释为单纯的神经反射现象,不敢多做联想。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