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偷情游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林咏筑粉嫩的双顿立即飞上两抹红霞,她羞怯地微一点头,轻应道:“嗯。”

  “好了,你出去忙吧!”

  饶羿松开她的手臂,又将注意力放回文件上。

  林咏筑点点头,走出总裁办公室,心情一下子变得极好,连脚步也轻快许多。她看见仍在叽哩呱啦说个不停的女同事们,忍不住扬起一抹醉人的浅笑。

  “快九点了,该准备工作了喔!”

  “是……”

  实习助理双眼痴迷地跟随她身穿合宜套装的玲珑身影走回座位,忍不住仰头叹道:“真是没天理,世上怎么有人笑得这么好看呢?”

  林咏筑没听见实习助理的低叹,她唇畔挂着柔柔的微笑,两手一刻也不停地处理手边繁琐的事务。

  她的心在跳舞,一想到晚上又能与他私下独处,她就兴奋得忍不住想跳起来大叫。尤其是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

  她悄悄在心中列出清单,打算下班后到超级市场买些材料,煮一锅他最爱的火锅。

  当然,她不会忘记挑一把新鲜肥嫩的青葱。

  火锅里烫得又甜又软的葱段,正是他最喜欢的,她绝对不能忘记。

  “嗯……”

  浓重的情欲气息,弥漫在这间约有十几坪大的主卧房里。

  情欲方息,饶羿立即翻身下床,走进浴室冲澡。

  林咏筑下床用浴巾包裹住自己的身体,拾起地上的衣物,到客房的浴室盥洗。

  她迅速冲了个澡,将衣物穿戴整齐之后,拿起放在客厅的皮包,没有道别便开门离去。

  这是他们两年多来的默契,他不曾主动邀约,她也不曾厚颜眷留,每次欢爱过后,她总会主动离去。

  或许是不想给他带来困扰,也或许是怕被他开口驱赶,总之,她绝不会籍故拖赖,让他有机会开口“请”她回去。

  走出饶羿公寓大楼的一楼玄关大门,她沿着外头的人行道,走向捷运站,准备赶搭最后一班捷运回家。

  吱!忽然一辆黑色的莲花跑车停在她身旁,熟悉的身影探出车外,沉声命令。

  “上来,我送你回去!”

  “谢谢!”林咏筑灿然一笑,没有多加推辞便坐上他的车。

  虽然她每次都会先行离去,但饶羿大多会开着车追出来送她,说怕她太晚搭车危险,推辞过几次之后,她便不再为了这种事与他争执。

  饶羿很快将她送回租赁公寓的门口,她正想拉开车门下车之际,他突然按住她的手阻止她。

  “等等——”

  “咦?!”林咏筑回头看他,眸中有着不解之色。

  他从口袋取出一个粗蓝色的小绒布盒,暗示她摊开手掌。

  “这是……”

  盒子落入她的掌心,她打开绒布盒,粉蓝色的绒布面上,躺着一对光泽流转、晶莹温润的浅粉色珍珠耳环。

  “好漂亮!”她最喜欢珍珠了!

  她抬起头,感动地问:“为什么突然送我这个?”

  “今天是你的生日不是吗?我没什么时间去挑礼物,这最我去饭店开会时在一楼的精品店看见,顺道买回来的。只是小东西,不值什么钱!”他刻意解释,怕她嫌礼物贵重不肯收。

  “谢谢你!”林咏筑的眼眶逐渐湿濡了。

  叫她怎能不爱他呢?虽然这两年来,他未曾公开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从没提过一可结婚的事,但他常常在不经意的举动中,展露出对她的温柔与关怀。

  如果他曾经有一丝丝将她视为慰藉肉体的情妇的想法,她不会对他如此死心塌地,他从来不曾用金钱来侮辱她的人格,就连送给她的礼物,也必定是他亲自去挑选的,而且绝不会让她有受人施舍的不悦感受。

  种种原因,编织成一张绵绵密密的细网,将她牢牢困在网中,无法挣脱。

  蓝怜不会明白这些的!她只看见她无法被正名的委屈,她不会知道和饶羿在一起的她,有多么满足、快乐!

  “最近暂时别到我那里去,我妈礼拜三要从美国回来。”饶羿轻抚她柔嫩的脸颊,低声吩咐道。

  “饶夫人要来?”

  饶羿的母亲名叫徐俐霞,非常关心儿子的她,常常从美国飞来台湾探望他,林咏筑陪她吃过几次饭,她是个很开朗、很好相处的妇人。

  “嗯。”饶羿盯着她粉嫩的唇,黝黑的眸中再度燃起火焰,他倾身吻住她蔷薇色的嘴唇,缠绵地吮物。

  他已经开始担心,依恋她的他,如何度过长久不能在夜里拥有她的生活?

  他希望老妈最好只待短短几天就回美国去,否则接下来这一段没有她陪伴的夜晚,他真不知该如何熬下去。

  “好了,进去吧!”与她唇舌交缠片刻,他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她。

  “嗯。”林咏筑跨下跑车,回头浅笑道:“晚安!”

  “晚安!”

  饶羿踩下油门,莲花跑车飞驰而去,瞬间消失在马路的尽头。

  林咏筑走进租来的套房,慵懒地将自己投进沙发里。

  想起刚才饶羿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她立即从皮包里拿出那对珍珠耳环,珍惜地抚摸那看似光滑,却带着些许粗糙颗粒的独特质感,不由得想起自己和饶羿这两年来,神秘却甜蜜的地下恋曲。

  和他相识,是三年前初夏的事。

  记得三年前,刚踏出校园的林咏筑,还不满二十二岁,经由报纸的分类广告,她得知那时在商界风评还算不错的高腾实业正在诚征总裁秘书。

  而当时高腾实业的总裁,正是才刚继位不久的饶羿。

  其实高腾实业并不是饶羿家传的产业,而是饶羿的一位表叔父所创立的公司,那位表叔父没有子嗣,临终前将高腾实业传给饶羿,希望他回国继承他的事业。

  原先饶羿对于继承这笔遗产并没有多大兴趣,因为饶家远从他的祖父那代就已移民美国西雅图,他自小在西雅图出生、成长,从来没有回到台湾的打算。

  而他最后之所以回到台湾的原因,是他不经意从律师那里得知高腾实业营运不佳,有面临倒闭的危机,这才燃起了一股旺盛的斗志,决定在一年之内重整高腾实业,交回表叔母的手上之后,再返回西雅图。

  林咏筑刚和饶羿相识的时候,他就是这副不苟言笑、凛不可侵的严肃模样,记得面试那天,正是由饶羿亲自担任主试官,一旁还坐着即将退休的前任秘书和人事部经理等几位高级干部,几个面无表情的人排排坐,确实给她不小的压力。

  面试之前她还庆幸自己一向是个冷静心细的人,参加过无数大小试验、竞赛的她,有着丰富的临场经验,然而不知什么原因,那天她一见到严谨冷峻的饶羿,就觉得面颊燥热,整个人都不对劲,连多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他的存在感太强烈,从头到尾,她的视线只敢盯着其他几位主试者和自己的膝盖,压根不敢望向饶羿,那时她还沮丧地想:这分工作八成要完了!

  没想到饶羿却在面试不到十分钟时突然宣布:“你明天来上班!”

  “啊?”她睁着迷惑的大眼,傻愣愣地望着饶羿,像被吓傻了。

  “你终于肯抬头看我了。”饶羿的嘴角,似乎隐藏着淡淡的笑意。

  “您刚才说要我明天来上班,是真的吗?”她不确定地问。

  “不要怀疑自己的听力,你没有听错,我的确是要你明天来上班。”

  “为什么?”林咏筑顾不得自己的问题会不会太过唐突,忍不住问道。

  她实在太惊讶了!她的表现,连平常的一半水准都不及。

  “为什么怀疑?你觉得自己不够优秀?”饶羿好笑地问。

  “因为……我自认今天的表现并不是很好,说话结结巴巴的,回答的也不很得体……”

  她以为竞争激烈、不乏高手挤破头争取的高腾实业,不会想用一个老是盯着自己膝盖的秘书。

  “的确,在这么多的面试者当中,你的表现并不是最优秀的,我们刚才见过许多口才犀利、说话如行云流水的人,她们的临场表现确实比你好,但我之所以舍弃她们、录用你的原因很简单,你是惟一没用眼睛当场把我生吞活剥的女人。”他难得幽自己一默。

  “当然,你在校的优异成绩,也是我舍不得错过你的主因之一,即使你今天的表现并不特别突出,我也愿意为你赌上一赌。”

  “那么这是真的了?”她好像还在梦中。

  饶羿收起轻松的表情,正色道:“林小姐,我希望你从现在开始记住,担任总裁的贴身秘书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必须非常明确的知道上司说了什么,或是自己该做什么。我需要的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得力助手,而不是一个连话都听不清楚的迷糊虫,这点你明白吗?”

  “是的,我明白!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惶恐的她因祸得福,意外获得高腾实业的总裁秘书一职,令那些落选的竞争者又羡又妒。

  她们嫉妒她好运亨通,一毕业就找到一份这么好的工作,薪水职位都令人无可挑剔;另一方面,则是羡慕她能和饶羿一起工作,近水楼台先得月。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