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温柔坏男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你胡说什么啦?」她脸颊一烫,连忙推开他,「吃你的东西去。」

  他低低一笑,揉了揉她的发,放开她,重新拾起筷子,朝热腾腾的馅饼进攻。

  她微笑注视他进食。一会儿,她忽然想起了什么。

  「对了,修篁,这礼拜六晚上到我家来吧。」

  「干嘛?」

  「我舅舅一家从美国回来,我妈约了他们吃晚饭,要你也一起过来。」

  「怎么?你妈是不是想趁这机会让母舅考核考核未来女婿?」他半开玩笑。

  「你讨厌啦!又占人家便宜。」她不依地嘟起嘴,「谁说要嫁给你了?」

  「不嫁给我,想嫁给谁?」他谑问,点了点她鼻尖。

  她脸颊更红了,羞涩地敛下眸,「你到底要不要来啦?」

  「未来岳母的邀约,当然是一定要去的。」他顿了顿,忽地轻叹一口气,「只是你是不是忘了某件事啊?。」

  她一愣,「什么事?」

  「这礼拜六晚上,我们本来说好了要去听音乐会的。」他提醒她,「维出纳爱乐管弦乐团,记得吗?我老早就买好票的。」

  「啊,我忘了。」她惊呼一声,捂住嘴。

  他无奈摊手。

  「对不起嘛,修篁,人家不是故意的。」胡蝶兰扯住他衣袖撒娇。她知道沈修篁一向酷爱古典乐,也对这场难得的盛会朗盼已久,如今去不成肯定非常遗憾。「你别生气,都是我的错,我跟你道歉。」

  「你该不会是自己不爱听古典乐,不想去听,所以才故意忘掉这件事吧?」沈修篁有意逗她。

  「才不是,你别误会人家。不信我可以发誓。」她慎重地举手。

  他笑著拉下她的手,「算了,没那么严重。」

  「真的很对不起。」她楚楚道,从眼睫下窥他。

  「好啦,我不会怪你的。」他拍拍她的手,动作满是包容与宠溺。

  她甜甜一笑,捧起酸辣汤,装出毕恭毕敬的姿态递给他,「来,喝汤。」

  「谢谢。」他接过,一面喝,一面沈吟,「可惜了那两张票,不如送给人好了--」灵光一现。「对了,恋梅一定很想要,我打电话跟她说。」说著,他搁下汤碗,找寻手机。

  恋梅。听著这阵子经常从沈修篁口中冒出的芳名,胡蝶兰笑容一敛。自从他接手设计韩恋梅新居后,两人的友谊似乎急遽增长,速度快得教她有些不悦。

  「韩医生也喜欢听古典乐?」

  「对啊。」沈修篁应道,拿著手机搜寻电话簿,「上回我跟她提起这场音乐会,她还直懊恼没来得及买票呢。」

  「你怎么知道她一定有空去听?韩医生工作不是很忙吗?还经常要值班。」

  「问问吧。也许她有空呢。」

  「你没有其他朋友也喜欢古典乐吗?为什么第一个就想到她?」

  「有是有,只是--」沈修篁一顿,终於察觉女友表情怪异,他心念一转,忽地笑了。「奇怪。怎么空气里有股酸味?」他故意嗅了嗅,「难道有人在吃醋?」

  「我才没有呢。」遭人道破心思,胡蝶兰急急否认,娇容红云又起。她低头扯著衣袂,「我只是觉得你好像跟她特别谈得来。」

  「我们是挺谈得来的,兴趣也差不多。」他坦然承认。

  她身子一僵,嗓子逸出一声轻哼。

  「怎么?真的吃醋了?」他捧起她下颔,含笑凝望她。

  她倔强地别过眼。

  「放心吧,就算我跟她谈得再来,也不过是朋友而已。」他扯扯她的发,「我的心,这辈子只属於一个女人。」

  温柔的许诺一下子便止住了她微酸的心绪,她扬起羽睫,娇娇笑了。

  「你敢发誓?」她偎向他,笑著要求他保证。

  「我发誓。」他回她一抹微笑。

  她满足地叹息,玉手拉下他颈子,主动送上柔软的芳唇--

  第二章

  深夜,留守内科住院医师办公室的韩恋梅,才刚刚整理完桌上一叠病历记录,便听闻门扉传来几声轻叩。

  她抬起头,望向缓缓走进的男人。他抓抓一头乱发,一身绉巴巴的医师白袍里还穿著手术服,脸上胡渣隐隐,难掩倦态。

  「是你啊,京俊。」她微笑,「刚动完手术?」

  虽说医院里人人都说李京俊是心脏外科看好的未来之星,可她每回一见他仪容迈还的模样,总是不禁好笑。

  这家伙,就不能留点形象让院里的女性同仁跟病患们幻想一下吗?

  「对啊,跟王主任的刀,累死我了。」李京俊大声叹气,抓起咖啡壶,斟了一杯狂嗑,仿佛再不喝点提振精神的饮料,他立刻就会当场睡倒。

  「怎么还不赶快回家?你今天值班啊?」

  「哪那么倒楣?又开刀又值班。医院要敢这么操我,我马上就辞职走人。」

  「那你还留在这里干嘛?」

  「我是特地来问你一件事的。」李京俊放下纸杯,来到她桌前,热切地俯身望她,「听说你有维也纳爱乐的票,是真的吗?恋梅。」

  「我们医院是八卦风向站吗?」韩恋梅呵呵笑,「我今天下午才拿到票,放出消息,这么快就传到外科去啦?」

  「你也知道周护士长那张嘴,你谁都不必讲,只要告诉她一个人,保证没两个小时全天下都知道了。」谈起人见人怕的资深护士长,还忍不住肩头一颤。

  「哦--」韩恋梅有意拉长语音,「你居然敢在护士长背后说她坏话,不怕我告你一状吗?」

  「拜托饶了我吧。」李京俊马上高举双手投降。

  韩恋梅只是抿著嘴笑。

  「说真的,恋梅,你找到人跟你一起去听没?我现在报名还来得及吗?」他焦急地问,看得出超哈这张难得的入场券。

  她闲闲靠落椅背,故意从口袋里取出票,好整以暇地弹了弹,「目前为止,你是第七个向我报名的人。」

  「第七个?」李京俊脸色一黯,「这么多人想去?」

  「对啊,可是我只有两张票,很为难呢。」她淘气地眨眨眼。

  「看在我们同一个社团的份上,让我陪你去吧。」他握住她的手,发动友情攻势,「算来我们也认识快五年了,你就当送我这个好朋友一份生日礼物?」

  「生日礼物?」她甩开他的手,「学长,你的生日离现在还有三个月呢。」

  「那……当作迟来的情人节礼物如何?」眼见这藉口无效,他眼珠一转,想起另一个好理由。「咱们这么多年好朋友,你情人节那天居然连盒巧克力也没送,是不是太不够义气了点?」

  「义理巧克力,不送也罢。」韩恋梅潇洒驳回,不吃他这一套,「而且我那天在急诊室忙翻了,哪里有空想起什么巧克力啊?」

  「好好好,你这忘恩负义的学妹,很好。」谈判失败,李京俊板起了脸,「下次团聚时,你给我等著瞧。」

  「怎么?你想发动其他学长姊一起来教训我?」

  「现在的学弟妹愈来愈不像话,是应该找机会教教你们尊敬长上的道理。」他表情严肃。

  「只不过是一张票嘛,犯得著这么激动吗?」韩恋梅笑,将其中一张递给他,「算我怕了你,给就给吧。」

  李京俊眼睛一亮,迅速抢过。「谢啪,学妹。」他瞥了。眼票上的座次,不禁感动,「一楼第三排的位子耶,真棒!」

  「是啊,你可千万别迟到了。」

  「放心,维也纳爱乐,我怎么会迟到呢?」他开怀地笑,脸上的倦态一扫而空。「对了,这票究竟是哪位大德送你的?这么慷慨?」

  「沈修篁。你知道的,就是那个帮我设计房子的设计师。」

  「哦--」这次换李京俊拉长尾音?「我说是谁呢。原来就是这阵子让你赞不绝口的新新好男人啊。」他顿了顿,戏谑地盯住韩恋梅。

  若有深意的眼神看得她一阵不自任,气息一促,却不甘示弱地回瞪他。

  「怎样?人家有才华,有内涵,脾气好,温文儒雅,我赞美他有什么不对?」

  「是是,当然没什么不对啦。『人家』的确是好,样样都行,又温柔体贴,是该称赞没错。」

  韩恋梅可不笨,自然听出他话中嘲谑之意,她闷闷地闭紧嘴,一声不吭。

  「只是我的小学妹,你别怪我多嘴。」李京俊端正神情,眼中的戏谑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浓浓关怀。「他再怎么好,毕竟已经有女朋友了。」

  「我知道,不必你提醒我。」她没好气地白他一眼,双手用力扭著原子笔,好一会儿,她掷落笔,夸张一叹。

  「为什么好男人不是Gay就是死会呢?」她感慨地问著这世上百分之九十的单身女人都想问的问题。

  「嘿!你可别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他抗议,「你面前不就站著一个性向毫无问题的单身优质好男人吗?」

  「你?」她睨他。

  「这样吧,要是你三十岁时还没人要,我也没找到理想对象,找愿意委屈自己跟你凑合凑合。」

  「你得了吧。到底是谁委屈啊?」一枝原子笔毫不客气地飞向他,「就算你肯,我还不想呢。」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