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温柔坏男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真那么满意?」沈修篁笑睨她,唇畔勾起的弧度不疾不徐,让人如沐春风。

  她看了,莫名心悸,忽地说不出话来。

  「我看你再想想好了。」他把她的沈默当犹豫,温声建议,「别急,坐著好好想想,我等你。」

  这人,说话的神态怎么总是如此气定神闲呢?就好像他有数不尽的时间可用似的。这让从念医学院开始,生活便一直紧张忙碌的她,好生羨慕。

  「来,喝杯咖啡。」他不知从哪里变出两瓶罐装咖啡,递给她其中一瓶。

  她接过,摸了摸咖啡罐仍残留余温的表面,然后拉开拉环,朝他一敬。「谢谢你啦,沈先生,以后我的新家就麻烦给你了。」

  「叫我修篁就好。」他微微一笑,在她身旁坐下,「前阵子小兰住院时你那么关照她,我才该谢谢你。」

  「那没什么,我只是尽一个医生的责任而已。」她说。

  「我也是尽一个设计师的责任而已。」他学她的腔调。

  两人不禁相视一笑。

  「干杯。」两只咖啡罐清脆碰撞后,两人各自饮了一大口。

  「室内设计好像很有趣,你当初怎么会想走这一行的?」她忽问。

  「也没什么,我从小就喜欢在纸上涂鸦,画著画著也不知怎地就走上室内设计这一行了。」沈修篁说,姿态闲逸地摇了摇罐装咖啡,「有时候人走上某一条路,未必经过刻意计画,就是一连串的偶然。」

  「一连串的偶然。」她抿起唇,似笑非笑,「好有哲理的说法。」

  「那你呢?」星眸闪过一道光芒,「女孩子立志要当医生的,好像不多。你当初又怎么会决定走这一行的?」

  「我啊,也算是一连串的偶然吧。」韩恋梅笑著拿他的话来回答,「大学联考糊里糊涂地填志愿卡,莫名其妙考上了医学院,就这么一路走过来罗。其实我本来想做病理研究的,在实习的时候忽然觉得临床也很有趣,刚好这家医院的内科主任也一直游说我接受聘书。」她顿了顿,忽地自怜自艾起来,「唉,住院医生真的好可怜,忙死了。自从上班以来,我都还没机会出门去旅行呢。」

  「你很喜欢旅行吗?」

  「非常喜欢。」她用力点头,「以前念书时,不管功课怎么忙,我寒暑假一定都想办法出国自助旅行。」

  「去过哪里?」

  「很多地方啊。比如我大二那年,跟系上几个同学到英国玩--」

  话匣子打开,她兴致勃勃聊起出门旅行时各种趣事,他津津有味地听著,也跟她分享自己的经验之谈。

  「你也喜欢旅行吗?」她有些讶异。

  「跟你一样,我念书时也是每年都出国自助旅行。」他笑道,「我很喜欢绘画跟摄影,小兰常笑我每次出门旅行都像搬家一样,带摄影镜头跟三角架还不够,连素描簿跟水彩也是随身携带。」

  「她都跟你一起去吗?」

  「通常是一个人,偶尔也跟别的朋友一起去。」他说,不无遗憾地,「小兰从小身体就不好,不适合大过劳累,偏偏我又爱去非洲南美那些比较原始落后的地方玩,她负荷不了。」

  「那不是很可惜吗?」

  「一个人旅行,有一个人旅行的乐趣。其实也不错。」

  对这一点,他倒是显得淡然,想必是习惯了独自旅行吧。可她还是宁愿跟朋友一起旅行,这样才热闹嘛。尤其如果能跟自己最爱的人一起冒险游历,肯定是人生一大乐事。

  她想,明眸掠过梦幻般的莹亮光彩。

  「你似乎是个挺爱作梦的女孩子。」他有趣地望著她的神情,取笑她,「我还以为医生都应该是很精明干练的。」

  「你的意思是我不够精明罗?」她半真半假地朝他扮鬼脸,「我才住院医生第二年,你期待我怎样?也得多给我几年时间学学怎么跟那些卖医疗器材的业务员周旋拿回扣,或者跟病人家属不著痕迹地要红包。对吧?」

  他眉一扬,为这带著三分幽默,却有七分嘲讽的回应笑了。

  笑声清朗,扰动了室内气流,也扰动她的心。

  她悄悄捧住胸口,不明白为什么今日自己的心韵总是不受控制,像随时会脱序。这让她,有些害怕。

  「……我有个idea,你听听如何?」没注意到她的异样,沈修篁迳自站起身,比了比客厅铝门窗外的小阳台。「我们可以在这里铺一层白色细沙,这几格水泥方砖全种上观叶植物,而这里。」他指了指方砖顶面,「你可以放一盏精油灯。你们女孩子不是都很喜欢点蜡烛或精油吗?」

  「我没试过,我只拿精油泡过澡。」可一听他的想法,她整个人兴致也来了,「可惜我的阳台太小了,放不下躺椅,不然好像在沙滩上的感觉,多好。」

  「放不下躺椅,可以试试懒骨头。」他微笑建议,「换个方向放,大概可以放下一个没问题。只是可能要委屈你男朋友跟你挤一挤了。」

  「我才没有男朋友呢。」她急急否认,有些激动地。

  他讶异地扬了扬眉,「真的没有?」温煦的眸子滚过不信的笑意。

  「真的!」她加重语气。察觉自己反应太过激烈,她深吸口气,以一个玩笑掩饰。「没办法,我大概太悍了吧?男人都被我吓走了。」

  「只能怪他们没有行动力。」他摇摇头,反对她自我贬抑的说法,很认真地敲著下颔沈吟,「我想想,我有一两个朋友还不错……」

  「你要替我安排相亲吗?」她连忙打断他,「不用了,我不习惯那样。」

  「习惯自助旅行的女人居然会害怕跟陌生男人吃饭?不会吧?」他淡淡嘲弄。

  「不是害怕,是拉不下脸。」她睨他,「才二十几岁就跟男人吃相亲饭,显得我多没行情啊。」

  「原来如此。」他呵呵笑,凝望她的湛眸璀亮。

  她又是心跳一乱。

  「我看我们还是继续讨论阳台吧。」她旋身意欲踏进阳台,步履却因过於慌张绊上了门槛,身子一晃。

  「啊。」她轻喊一声。

  他直觉展臂扶住她,「小心!」

  窈窕的后背与宽广的胸膛刚一偎贴,一股男性味道便霸道地萦绕她鼻尖。

  不经意嗅入后,瞬间烧红一张秀颜。

  她立刻站直身子,远离他教她心悸的胸怀。

  「你没事吧?」他关心地问。

  「没。我没事。」她敛下眸不敢看他,手指紧张地收拢鬓边发绺。

  「没事就好。」他俯下身,专心察看门褴,「这个门槛太高了,到时候把这里换成落地窗吧,才比较不会绊倒你。」

  「算了,没关系。是我自己大粗心。」她尴尬道,双颊持续滚烫。

  「还是换过比较好。这样也比较能配合屋内整体的设计。」他微笑望她。

  「那……好吧。」

  「关于这张草图,你还有没有什么其他意见?」

  「我--」糟糕!她脑海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到。

  他没催促她,耐心等著。

  说话啊!韩恋梅命令自己,可几秒钟过去了,仍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铃声乍响。

  「不好意思,是我的手机。」沈修篁向她表示歉意,瞥了眼萤幕上显示的人名后,唇角暖暖一扬,牵动两汪性感梨涡。「是小兰啊,有什么事?」

  是胡蝶兰。

  韩恋梅呆呆望著他跟女友对话,那神情,温柔万分,也深情万分。

  她惘然。

  「……好,我马上过去。」

  结束通话后,沈修篁转向她,朝她比了个抱歉的手势,还没来得及开口,她便主动说话。

  「是女朋友的召唤吧?还不快去?」她浅浅一笑,以微笑来化解胸臆间理不清的淡愁。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修篁。」轻柔的嗓音拂过沈修篁耳畔。

  他从案边抬起头,微笑望向正盈盈走进他办公室的女友。「怎么忽然来了?」

  「知道你在加班,带点宵夜来慰劳你罗。」胡蝶兰轻轻一笑,举了举手中的餐盒,「你最爱吃的牛肉馅饼,小笼包,还有酸辣汤。」

  「这么丰盛?」沈修篁湛眸一亮,「真是太谢谢你了。」他掷下笔,起身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小心点,别把汤给洒了。」胡蝶兰娇睨他一眼,推开他,把袋子里几个餐盒一一取出,搁上沙发前的玻璃茶几。「别画图了,快来吃吧。」

  「遵命。」沈修篁半戏谑地行了个举手礼,倾长的身子在沙发上落坐,接过胡蝶兰递来的觅洗筷,夹起一颗小笼包送入嘴里。「嗯,好吃,好吃。」他连声赞,心满意足的模样像终於讨到糖吃的小男孩。

  胡蝶兰噗嗤一笑,在他身旁坐下,笑意盈盈望著他。

  「怎么这样看我?」他轻敲了敲她的头,「你也吃啊,别光坐著。」

  「我不吃。我看你吃就好。」说著,她索性支颐,像母亲欣赏她狼吞虎咽的儿子一般看著他。

  他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放下筷子,伸手揽过她,在她唇上啵了一记。「别看了,小姐,你再这么看下去小心我当场吃了你。」星眸熠熠,闪著邪辉。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