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温柔坏男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写在前面

  如果一生只爱一次是最幸福的,那么,他大概有点不幸。

  她也是。

  因为她,是他第二次爱上的女人--

  关于这个故事有两个结局。

  喜欢第一个结局的读者朋友,请看到第八章就好。若你对第一个结局不感满意,请继续看完第十章。

  爱情从来都是最难解的习题。如果你是男主角,会做出哪一种选择呢?

  第一章

  那,就是恋爱的感觉吧。

  倚著病房门扉,韩恋梅笑望室内一对浓情蜜意的男女。

  男人,是沈修篁。他身材修长,浓密的墨发梳理得整整齐齐,线条分明的脸孔上,无论是那两道斯文的眉,或一双温煦的眼,透出的,都是浓浓书卷味,让人见了心旷神怡。

  女人,是胡蝶兰。她身材娇小,秀发柔柔地披落背脊,巴掌大的容颜、白皙的肌肤,再加上那对温柔似水的眸,柔婉的气韵像刚从中国古典画卷走出来。

  一对璧人。韩恋梅在心中暗自喝采。

  从胡蝶兰第一天入院,她便注意到这对郎才女貌的璧人。这两人给人的感觉实在太协调太融洽,教人禁不住要羨慕。

  她特别爱看沈修篁坐在床前,亲自一匙匙喂病弱的女朋友喝汤,那时候的他,红润的嘴角会微微扬起,看著女友的眼神那温柔宠溺的样子啊,宛如全天下他只看见一个她,也只心疼一个她。

  而胡蝶兰则会微微歪著小脸,一下嘟嘴,一下眨眼,表情明摆著就是她很清楚自己在男友心中的地位,也凭恃这一点毫不客气地向他撒娇。

  两人相处的气氛只有两个字可形容:甜蜜。甜蜜得几乎让人错觉他喂的鸡汤也是甜的。

  好羨慕啊!韩恋梅悄悄叹息。她真希望哪天自己也能谈一场这样的恋爱。

  「……咦?是韩医生。」正偎著男友撒娇的胡蝶兰水眸一转,瞧见她来了,玉颊不禁微红,连忙坐正上半身。

  「又有汤喝?」韩恋梅婷婷走近两人,白袍衣袂随著她轻盈的步履微微翻动。「真好啊!我也想有人这么疼我,天天煮汤给我喝。」

  俏皮的说法逗笑了沈修篁,他搁下保温壶,一面将餐巾纸递给女友,一面开玩笑。「韩医生如果不嫌在下煮的汤难喝,下次我会记得多熬一碗。」

  「韩医生你别上当!这才不是他煮的汤呢,是我妈熬的。他只是借花献佛。」胡蝶兰笑著点破男友的谎言。

  「虽然是伯母熬的,可是送来喂你喝的人可是我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就这么拆你男朋友的台啊?」沈修篁假意瞪她一眼,食指给了她前额一个爆栗。

  「啊,好痛。」胡蝶兰抚住额,樱唇嘟起,好委屈的神态。

  「你啊,就会装可怜。」沈修篁伸手捏了捏她双颊。

  「韩医生你看,他欺负我!」胡蝶兰娇娇指控。

  韩恋梅没说什么,只是盈盈浅笑,笑著,胸口慢慢滚过一阵迷蒙的惘然。

  什么时候她也能谈上一场恋爱呢?她那个二十七年来迟迟不肯现身的真命天子,究竟身在何方?

  「来,我替你检查一下吧。」掩下心中难言的愁绪后,韩恋梅戴上听诊器,替胡蝶兰做了些心跳、血压的例行检查。

  「一切正常。」她宣布,「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真的吗?」胡蝶兰乐得拍手,「在医院里住了一个礼拜,我都快闷坏了。」

  「你啊,出院以后可不许再三餐不定时了。」沈修篁叮咛她,「明知道自己胃不好,还不好好吃饭!」

  「韩医生你看,他又骂我。」胡蝶兰再次装委屈。

  「你是该好好吃饭。胃炎可不是好玩的,下次转成胃出血、胃溃疡就不好了。」韩恋梅说,拿笔在本子上写下巡房记录。

  「韩医生说得好。」沈修篁赞道,「你就是对自己的身体漫不经心,该检讨。」

  「好啦好啦,人家听话就是了嘛。」胡蝶兰爱娇地扯了扯他衣袖。

  韩恋梅转向沈修篁,「有空的话,带你女朋友做一次全身健康检查。她体质比较弱,这方面要注意一点。」

  「我知道,我会让她做的。」

  「那我先告辞了。我还得继续巡房。」韩恋梅转身正欲离去,胡蝶兰唤住她。

  「等等,韩医生。」

  她回眸,「什么事?」

  「你上回不是告诉我,你新买的房子还没装潢吗?」

  「是啊。」韩恋梅点头,想起这件烦心事,她叹了一口气,「我找朋友推荐了几个设计师,可他们都抓不到我要的感觉,最近工作又忙,没办法一直盯这件事,只好把房子一直搁在那里。」

  「别烦了!内举不避亲,我这里就有个现成的帮手哦。」胡蝶兰眨眨眼,甜甜地笑。

  「谁?」

  「就是我。」一旁的沈修篁笑著举起手。

  「你?」韩恋梅一愣。

  「修篁可是一流的室内设计师哦。」胡蝶兰夸赞自己的男友,「他接手的案子,客户都满意得不得了呢。」

  对女友毫不避嫌的称赞沈修篁倒没显得太尴尬,只是温文一笑。「有空的话,我们约个时间先看看你的房子,我再画张草图给你参考参考。」

  「太好了。」韩恋梅喜出望外,「那就麻烦你罗。」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他一下子便找到了她要的感觉。

  她说她渴望一回到家就感觉到温暖,他立刻建议墙壁贴上仿原木的壁纸;她不喜欢僵化刻板,他将卧室的墙面分割成上下两块,以一带清爽大方的藤编为隔;她爱阔朗,他想办法在不破坏建筑结构的前提下打掉多余的水泥墙;她要足够的收纳空间,他巧妙地将连接楼中楼的阶梯变成一格格收藏抽屉。

  随处可见却又井然有序的嵌灯,墙面挖空的装饰格,客厅与阳台间用途多样的水泥方砖……每一项巧思都令她惊喜万分,每一项,都像一颗石子,精准地在她心海掷开涟漪。

  「真是太棒了!」韩恋梅放下设计草图,忍不住赞叹,「你好厉害,第一次画图就抓到我要的感觉,而且还设计得这么好。」

  「你喜欢就好了。」沈修篁微笑,「你再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或是有什么其他建议,提出来我们讨论一下。」

  「你设计得太棒了,我再挑剔就显得婆婆妈妈了。」她笑道。话虽如此,她还是重新捧起设计图,站起身在屋内来回行走,一面审视比对手上的草图。

  「这里……」她在预定要做成穿衣间的地方停住,偏头想了想,「我的衣服其实蛮多的,嗯--这么小的空间,会不会放不下呢?」她烦恼地眯起眼。

  「我会在上头再拿木板隔出一层。」沈修篁立即领悟她的意思,抬手比划了划,「就像个天花板仓库一样,行李箱也好,棉被也好,都很方便收进去。」

  「嗯,这个方法好。」她灿灿一笑,眸光流转,望向空落的窗户,「窗廉的话,用什么花样好呢?」

  「最好能用那种藤编的廉子。」他建议,「跟你卧房的风格很搭。」

  「就像我在巴里岛Villa住的时候,看见的那一种吗?」她兴奋地形容,明眸璀亮,「那种可以上下拉卷的?」

  「没错。」

  「那这里。」她开心地来到浴室,娇躯翩然一旋,「你说我们在这里贴些有海洋风味的磁砖好不好?」

  「在这里摆上玻璃屏风如何?」他比划,湛眸闪过幽默,「这样你在浴缸泡澡时就可以假装自己正透过玻璃欣赏外头的蓝天大海了。」

  「你怎么知道?」她惊异地看他,「我正有此意!」

  「因为我自己也这么想过。」他朗声大笑。

  「真的?」

  「我甚至想过将我家客厅的墙面漆成一片深深浅浅的蓝,地板上铺上白色细沙,然后搬空客厅里所有家具,只留下两张帆布休闲躺椅跟一张茶几。」

  「你真那么想过?」她新奇地望他。

  「嗯哼。」

  「听起来不错耶。」她嫣然一笑,「这样回到家里,也像在度假了。」

  「只可惜小兰非常反对。」沈修篁无奈地摊摊手,「她不许我这么胡闹。」

  「你们住在一起吗?」韩恋梅冲口而出。她知道这个问题很没礼貌,但不知怎地,就是想问。

  「怎么可能?」沈修篁笑答,「未婚同居,胡伯伯跟胡妈妈一定会杀了我。」

  「你跟他们都很熟?」

  「嗯,我从小兰念初中时就认识她了。两家人也都很熟。」

  原来是青梅竹马。从小培养的感情,当然是很浓厚,很亲密了。

  韩恋梅想,淡淡地、自嘲般地扬起唇角。

  「还有没有什么想法?」沈修篁问。

  「这个嘛--」她在三十坪左右的房子内来回走了两趟,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需要更动。他真的太强了,第一次的单图便几乎百分百勾勃出她对一个家的梦想。

  「我投降!」她在空荡荡的客厅地面坐下,戏谑地举起双手,「沈大设计师实在厉害,别说你这张草图画出所有我想要的东西,就连我本来没想到的东西,你都帮我考虑进去了。小女子无话可说,甘拜下风。」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