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恋上好天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 页

 

  车祸事件之后,如斯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女同学会知道他们偷偷谈恋爱的事,不过她发现每次只要有同学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她都会跳出来替自己说话。

  那位女同学是班上少数不把吴卫然当头号白马王子的女生。

  她曾说,吴卫然虽然是每个女生梦寐以求的男生,可是如果要挑男朋友,她只会选好天气,因为她希望天天都是好天气。

  又是一种彻头彻尾的胡说八道。

  如斯抱着音乐课本和笔袋快步走出教室,把龚昊天远远抛在身后,接近音乐教室时,就听见音乐老师正在怒吼—

  「上课要准时!你们到底要老师说几遍才会懂?」男老师站在讲台上咆哮,眼尖看到想偷偷摸摸溜进教室的如斯,立刻指着她大声质问,「你,说!为什么这么晚进教室?」

  「报告老师,我拉肚子。」如斯原本就弯着腰走进教室,被老师一吼,一手拿课本,另一手赶紧捂着肚子,装出一脸不舒服。

  「拉肚子……」

  音乐老师眯细双眼,上下打量着她,正要破口大骂,就听见门口传来又响又亮的声音—

  「报告老师,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龚昊天甫一出场,立刻吸走男老师全部注意力。「为什么迟到?!」

  「报告老师,我找不到教室。」龚昊天说得脸不红气不喘,他也算是功力深厚的惹毛老师高手。

  此话一出,马上有同学破功偷笑。

  这些低声窃笑硬是让音乐老师不爽的情绪又往上飙升两个刻度。这些孩子到底有没有把音乐课放在眼里!

  「开学到现在已经上过多少次音乐课了,你还找不到教室?」音乐老师看着他的眼神彷佛在告诉他,你这个死小孩居然想唬弄老师,当心老子一掌拍死你!

  此话一出,同学们又是一阵窃笑,直到音乐老师狠瞪了众人一眼,断断续续的窃笑声才逐渐平息。

  「报告老师,我不小心走回以前的音乐教室。」龚昊天露出一口白牙,无所谓的笑着,见教室里的同学又开始鼓噪,随兴扔过去一个制止的眼神,结果只是引起更大的骚动。

  「走回以前的音乐教室?你去站在门口听课,顺便把教室位置记牢。」男老师从大吼大叫晋升为鬼吼鬼叫,「全都是借口,现在的小孩根本不在乎音乐课!一点音乐素养都没有!」

  「老师,好天气不是不在乎音乐课,他是什么课都不在乎。」有同学跳出来说话。

  「没出息!将来看你怎么在社会上立足!」音乐老师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表情,怒瞪着龚昊天。

  「老师,好天气说课本里的东西他没兴趣,他有兴趣的是课本以外的书。」又有同学跳出来说话。

  「还有到处乱拆机器。」

  此话一出,全班哄堂大笑。

  教室内闹烘烘的,站在教室外的龚昊天手里拿着一块主机板把玩,听见笑声抬眸往里头看了一眼,大概觉得无聊或跟自己没关,又低下头摆弄手里的东西。

  吴卫然转头看向如斯,那眼神好像在说「好险你逃过一劫」。

  如斯对他笑了笑,也不敢太张扬,笑完立刻拿音乐课本挡着脸。

  只是一堂音乐课下来,她忍不住偷偷往龚昊天的方向看过去好几次,不清楚这算不算现世报?

  好天气监视她的行为,结果就被音乐老师罚站。

  音乐课一下课,好天气的几个好兄弟立刻冲到他身边,一路打打闹闹的回原教室。

  如斯走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刚好能够听到他们互相吐槽—

  「老实招来,为什么那么晚进音乐教室?」

  「对啊!今天早上你不是还提醒我们,上男魔头的课要提早入席,不然一定会死得很难看。」

  「自己招,不要兄弟抓你去阿鲁巴才说实话,那可是会让人痛到流下珍贵的男儿泪喔!说说说,你到底在干么?」

  「我真的迷路了。」龚昊天将音乐课本和笔袋丢给身边的男同学帮忙拿,自己仍继续把玩着已经玩了一整节音乐课的主机板。

  「靠!把你放在移动的迷宫里,你都能自己走出来,区区一间音乐教室可以让你迷路?」跟好哥们还说谎,罪无可赦啊!

  「是不是校花又来找你?」嘿嘿,这个有可能喔。

  几个大男孩彼此交换暧昧的眼神,手肘互相推来推去。

  「如果是因为校花而迷路,我好像就可以理解。」校花一出现,大家就脱线,很好理解的啦!

  「今天好天气又不练跑,校花来找他干么?又看不到好天气高速跑起来的完美英姿。」比较傻憨的同学慢半拍的又问。

  「谈恋爱除了用眼睛谈以外,还可以用嘴巴。」

  看练跑只是谈恋爱的活动项目之一,情人间还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情,譬如……

  「他们接吻喽?」

  「思想很邪恶耶你,我是说用嘴巴聊天谈恋爱,不是亲亲啦!」

  几个男同学嬉笑着好不快乐。

  「男生真的很幼稚。」如斯啧了一声,一脸嫌弃的绕过龚昊天这群人。

  「好天气跟你说什么?」知道如斯和吴卫然交往的女同学突然问。

  「啊?」如斯愣了愣。

  好天气怎么可能跟她说什么?他们都直接吐槽来吐槽去,根本没空好好说话。

  「五楼音乐教室我的座位正可以看见四楼我们的教室,我看见他主动找你说话。」女同学表情认真地道,「你们说了什么?」

  「没什么。」她早忘了他们说了什么,反正没重点,说完她就都不记得了。

  「喔?」女同学脸色往下沉。

  「真的没什么。」如斯见女同学脸色不对,赶紧再强调一次。

  「如果没什么,他为什么不跟那些人说在跟你说话?」女同学不信任的瞅着她。

  「我不知道。」她怎么知道好天气是怎么想的,她又不是他。

  女同学直勾勾的盯着她,半天不吭声。

  如斯感觉到被一股不友善的氛围包围,也有些不知所措,正想开口说点什么好缓和气氛,吴卫然走了过来,递给她一瓶热的罐装热奶茶。

  等她回过神,女同学已经不在她身边了。

  第3章(1)

  窗外,乌云密布,天空偶尔出现银白色的闪电,好像天上裂一道阴森的白缝,又仿佛天空是颗蛋,里头有初生的生命正要啄开硬壳降生世间,再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让人感到心情有些浮动不安。

  「谢谢你借我课本。」吴卫然走到如斯身边说道。

  她收回看着窗处的视线转向他,「不客气。」她收下比别人还要厚很多的课本,和他有默契的交换一个眼神,心知肚明课本里夹藏了两人的交换日记。

  知道他们交往的女同学看见了,站起身,走出教室。

  两人闲聊了几句,直到上课钟声响起才分开。

  几个眼尖的男同学看见,开始这论纷纷起来——

  「吴卫然干么跟如斯借课本?」光头男同学搔搔头。

  「你白痴喔?」这种事情同学们嘛心照不宣,问个屁啊!

  「第一名跟第二十名借笔记,你们都不觉得很奇怪吗?!」光头男同学还在问,而且越问越困惑。

  「你真的很白痴耶!」

  「干么骂我白痴?」

  「谁教你就是啊!」

  男同学们闹了好一阵子,直到班导踏进教室才安静下来。

  全班只有坐在最后面的龚昊天注意到有个女同学跟在老师后面偷偷摸摸溜进教室,在自己的座位坐下来。

  「各位同学,把书包放到桌上,老师要检查有没有违禁品。」迟了七分钟才踏进教室的班导,一上台就冷冷扫视全班同学。「有带违禁品的同学,现在自己主动承认,处罚可以轻一点。」

  「什么是违禁品?」光头男同学搔搔头。

  「保险套啦!」某同学压低音量说话,「北七耶,连这个也要问。」

  「你才北七!违禁品是校园毒品。」光头男同学难得反击一次。

  班导听见说话声,视线扫向光头男同学。

  如斯见老师视线转移,双手伸进抽屉里赶紧动作。

  「如斯,你干么?」有同学察觉她的动作小小声的问。

  「没干么。」如斯把日记本夹进最大本的参考书里面,祈祷能蒙混过关。

  不晓得老师是不是太过专注在检查毒品,翻看如斯的书包和抽屉时,只是大略翻过,感觉没什么问题就换下一个。

  如斯正要偷偷松口气时,坐在她前面座位、方才晚进教室的女同学,突然狠狠撞了她的桌子一下。

  碰!整抽屉的书掉落地面,突兀的蓝色小猫日记本可怜地躺在地上。

  如斯当场脸色刷白,她急忙弯下腰,想趁老师发现之前快点把日记本捡起来塞回抽屉里,怎料她的左手指尖才刚碰到日记本,日记本居然自己往上移动,她的目光顺着往上看去——

  班导右手拿着蓝色小猫日记本,冷眼睨着她。

  如斯低下头,脑中一片空白。

  班导面无表情地翻开日记本,突然皱眉,视线定格在某一页看得很仔细,看完后,仿佛想印证什么,又往前往后连翻了好几页。

  快要过年的大冬天,如斯全身冷汗涔涔,胃部一阵抽痛,恶心感不断涌上喉咙。

  她想吐……

  最后班导把日记本递到如斯眼皮子底下,不悦地质问道:「知不知道学校禁止谈恋爱?」

  如斯低着头,没有说话。

  「你爸妈不知道?」班导的声音又冷又硬。

  「老师,她只有妈妈。」如斯前面的女同学冷冷补来一枪,本来还想再说她爸爸外遇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冷不防被龚昊天发狠一瞪,未出口的话硬往肚子里吞,看向如斯的眼光变得更为怨毒。

  「你妈妈知不知道你在谈恋爱?」班导的口气越来越咄咄逼人。

  如斯仍旧低着头,保持沉默。

  「跟你交换日记的人是谁?」班导手抓着日记,视线缓缓扫过全班同学。「是哪个男生?自己站出来承认。」

  全班鸦雀无声。

  龚昊天斜扫了吴卫然一眼,见吴卫然静静看着班导一动也不动,还是坐得那么挺,他突然撇嘴一笑,笑里有不屑,也有不耐。

  「没人承认的话你一个人记两支警告。」班导对着如斯说道,「把他说出来,一人记一支警告就好。」

  如斯不想把吴卫然说出来,与其两人一起被罚,她宁愿独自受罚,但此时此刻她最伤心的是他没有站出来……虽然她庆幸老师罚不到他,可是他怎么忍心让她一个人承受?

  「孙如斯,你还是选择不说吗?」班导的声音比窗外雷鸣更令人胆颤心惊。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