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恋上好天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谢谢你还记得我。」吴卫然欣慰一笑。

  「老板,我对你有绝对的尊重,我刚才说王八蛋不是骂你,也绝对不是针对现在的你,是骂国中时代的你,这样说好像也不对……」如斯想把话解释清楚,却发现越解释越糟。

  「国中时我对你做出那种事,确实是我不对。」这点他很有自知之明,且见她着急解释,他并没有丝毫被冒犯的感觉,反而对她感到更愧疚。

  「所以我不用辞职谢罪?」她目前只想确认这一点。

  「哈哈,如斯,有你在身边,我总能感觉很放松。」吴卫然有一瞬间的错觉,彷佛自己回到无忧无虑的国中时期。

  那时候他身上没有过多的家族压力,还能谈一场不带任何目的的纯粹恋爱,方才他想着,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他们现在是否还会在一起?或者,老天让他们在此时此刻相遇,就是为了给他机会,弥补自己当初犯下的错。

  「很高兴听到老板这样说。」她表面上故作镇定,心里却莫名感到紧张,她真的没有心理准备再遇到他。

  吴卫然的笑意一敛,认真的注视着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你是故意的吗?」

  「故意什么?」如斯一愣。

  「一直喊我老板。」他好看的唇扯出一抹淡淡的苦笑。

  「你确实是我老板。」两人的身分不是很清楚吗?要不然要她怎么喊?「你不是吗?」

  一句轻轻的反问,堵得吴卫然哑口无言。

  跟国中时候的如斯相比,现在的她嘴巴厉害多了,人也变得干练直接,以前的她像团无害柔软的棉花糖,看起来浪漫,吃起来香甜,现在像穿上金钟罩,保护了自己,隔绝了他人。

  脱掉这层金钟罩,她还是原本的她吗?他还能接触到当初的那个她吗?

  「如果我不是老板,你大概不想跟王八蛋说话吧?」吴卫然看着她清澈果断的眼神,扯唇淡笑。

  「老板,你悟性很高啊。」如斯正在小心拿捏分寸,试着找出面对他时应该用什么态度最合适。

  他既是自己国中时期的初恋男友,也是她现任的老板,他已经直接把话点明,她也不好死守着老板和下属的单纯关系,必须在纯粹公事和往日关系之间拉出一条巧妙的平衡线。

  「如斯,当年的事我跟你道歉。」吴卫然专注的看着她,把欠了几十年的一句话说出口,「对不起。」

  「好,我接受你的道歉,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我们就是纯粹老板和员工的关系。」如斯答应得很干脆,不希望过去影响到现在。

  「上班时间,我们是老板和员工的关系。」他反倒无法做到像她那么干净俐落。「下班后,我们还能是朋友吗?」

  「如果我说不行,你大概会说我根本没原谅你,对吧?」

  她很清楚,他非常懂得在任何条件环境下,为自己争取最大利益,而且几乎没有失手过。

  「你很了解我。」吴卫然低头笑了。

  「一切老板说了算。」她站起身,想尽早离开这里和他,好好厘清自己的思绪。「如果没别的事,我先下去忙。」

  在踏进这间办公室之前,她以为自己要面对的是笑面虎老板,没想到短短十几分钟内,情况完全翻盘。

  「如斯。」见她迫不及待想离开,吴卫然忍不住开口喊住她。

  她转过头看向他。「嗯?」

  吴卫然定定的看着她两秒钟后,「很高兴和你重逢。」

  如斯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转身走出了这间宽敞明亮的办公室。

  刚才送奶茶进去且精心打扮的秘书立刻走到她身边,小小声的询问,「你还好吗?」

  「很好啊。」如斯客套地笑着。「奶茶很好喝,谢谢。」

  「老板很喜欢喝热奶茶,每天至少要喝一杯,我还特地去学怎么泡,后来老板只喝我煮的奶茶。」秘书骄傲地微抬起下巴。

  「难怪……」难怪他随口一点,就能喝到现煮的奶茶,还不是从外面买来或简易型奶茶。

  「老板从不和人一起喝奶茶,今天是唯一的例外。」秘书探询的眼神像两只黑色爪子探向如斯。

  「老板今天好像有点反常喔?」如斯顺着对方的话打哈哈,「老板要我整理不少资料,他急着要看,我先下去忙。」

  顺利溜下楼后,这天如斯忙得昏天暗地,主要工作内容不是新任老板丢来的功课,事实上吴卫然要她准备的东西,昨天她就搞定了,一天大部分时间她都在指导下属如何准备明天的报告和提案。

  下班前她才找到几分钟空档,点开于舞能昨天半夜传来的相亲心得报告,内容惨不忍睹。

  于舞能最后用四个字做总结—凌迟处死。

  既然都凌迟处死了,如斯也只能回她—相亲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晚上如斯准备上床睡觉前,又收到于舞能的新讯息,内容是她星期六中午要去相亲。

  这次对方是个很优秀的医生,为了避免凌迟处死事件重演,于舞能要求对方找一名男性友人相伴,而她也会找一名女性友人相陪,把相亲活动搞成假日娱乐活动,尽量降低没话聊又太尴尬的风险。

  两人传了半小时的讯息,最后敲定时间和地点。

  据说对方是很有大爱的医生,曾经加入无国界医师之类的组织,所以于舞能推敲对方可能比较喜欢干净简单的女人,于是她特地要求同行如斯穿一身名牌过去,用如斯的过度华丽衬托自己简单素雅的形象。

  订好闹钟,抛开手机快要入睡前一秒,如斯的脑中闪过吴卫然的脸,不过有点模糊。

  接着,国中时期的吴卫然慢慢出现在她脑海,徘徊不去。

  每次只要回想起吴卫然,就一定会出现另外一个人取代吴卫然,占据她国中时代末期的所有篇幅……

  第2章(2)

  在可以看见操场的走廊上,如斯穿着和周围所有女同学一样的白衣黑裙。

  走廊上有人在嬉闹,有人拿着排球在练习,打扫时间的校园总是比较躁动。

  如斯和几个要好的同学们刚从打扫区域回来,正要回教室。

  「孙如斯。」不陌生的好听嗓音喊了一声。

  如斯的心随即怦怦直跳,她并没有回头,不是因为没有听到,而是害怕这只是太希望对方来找自己出现的幻听。

  「喂!白马王子在叫你。」如斯身边的女同学拉拉她的衣袖,率先转头看向声音来源。

  连同学都听到了,那肯定不是自己的幻觉……如斯转过头,看见吴卫然小跑步到自己面前。

  她身边的女同学看着斯文俊秀的吴卫然,瞬间失神。

  虽然才国中,吴卫然的身形骨架已经长得很好,加上他总是挺直腰背,给人感觉更加挺拔。

  寻常的白衬衫和黑裤制服穿在他身上,硬是比其他同年龄的男同学们更加闪亮俊逸。

  吴卫然是班上公认的白马王子,几乎是全班女生芳心暗许的对象,如果有一、两位比较不同的,也是认为他和某某某并驾齐驱。

  换句话说,吴卫然在班上女生心目中,只有两个名次,一是第一,二是和另个人并列第一,从未拿过第二。

  「这个给你。」吴卫然的右手臂往前伸直,摊开掌心,上头摆着一罐罐身修长的饮料。

  「给我?」一阵热浪迅速从颈部窜到如斯脸部,轰的一声,她脸颊泛红。

  「今天很冷,你小心不要感冒。」吴卫然笑看她的单纯,还有她因为一份关心而瞬间脸红的可爱模样。

  「喔。」如斯接过他掌心上的热奶茶,温热的温度透过瓶身源源不绝的传到她手心里。「谢谢。」

  吴卫然轻声说了句「不客气」后,转身离开。

  「白马王子干么对你那么好?」身边不明所以的女同学拉拉如斯的衣袖,不解的问道。

  「他是怕如斯感冒传染给大家啦!」知道如斯正在和吴卫然交往的女同学,跳出来替他们掩饰。

  女同学们在如斯身边说了很多话,如斯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只是愣愣看着吴卫然的背影离自己越来越远,掌心里的罐装饮料热得发烫。

  她低头一看,掌心的热迅速暖向心窝。

  是她最爱喝的罐装热奶茶……

  一天下午要到音乐教室上音乐课,如斯故意最后一个离开,趁大家都走了,拿着一本画着可爱猫咪的淡蓝色日记本,走到吴卫然的座位旁,蹲下身,偷偷把日记本放到他书包里。

  「孙如斯,你干么?」

  突如其来的一声低喝,当场吓出她一身冷汗,这个声音的主人是坐在教室最后面的死白目—龚昊天,好天气。

  她霍地站起身,看向教室门口,果、不、其、然!

  她眼前是一名高大的男孩,皮肤黝黑,和吴卫然的挺拔俊秀相比,就像一幅随兴的泼墨山水画,总是无所谓地撇嘴笑着,亮着一口白牙,双手插在裤袋里,有点皮皮的慵懒,也有令人心颤的邪肆。

  好天气是班上同学替他取的绰号,说什么不管天气好坏,只要他出现,身边就一定会变成好天气。

  全班同学都在胡说八道,每次他一出现,她就觉得精神紧绷,有种正在刮风下雨打雷的恐怖感。

  「绑鞋带啦!」如斯口气颇差的回道。

  她对谁都很有礼貌,如果真被对方的白目惹毛,顶多就是不说话而已,可她好似跟好天气天生犯冲似的,每次碰头就是剑拔弩张。

  「最好是绑鞋带。」龚昊天贼眼瞄了眼吴卫然的书包,看破但不说破。

  察觉龚昊天眼神流转的方向,如斯的神经线又绷得更紧了。

  学校禁止同学们谈恋爱,她和吴卫然虽然互相喜欢,平常顶多多看对方一眼,或者像刚刚那样送个热奶茶就是极限了,连手都没有牵过。

  直到四个月前,吴卫然跟她,当然还有好几个班上的同学,一起去逛文具店替班导买生日礼物,才出现改变。

  逛文具店时,大概被他发现她一直在看一本画着可爱猫咪图案的日记本,过没几天,她抽屉里多了那本日记本,和一张折成爱心的纸条,上头写着—

  我们来交换日记好不好?

  没有署名,但她知道一定是吴卫然。

  当晚她就把日记写好,隔天趁体育课大家都离开教室后,把日记本放到他的书包里。

  从此,两人开始交换日记,这件事除了知道他们正在交往的那位女同学之外,没有人知道。

  上学期,那位女同学的父亲突然车祸过世,全班同学都包了白包,而吴卫然的那包特别厚,根据小道消息指出,好像有十几万。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