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恋上好天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0 页

 

  「有人追是好事。」龚昊天深情凝望如斯,大掌将她的手握得更牢。「世界上眼光好的人不只我一个,但她只会有我这一个男朋友。」

  「昊天……」蒋婷悦见他那么挺如斯,顿时怒火中烧。凭什么这么好的两个男人都喜欢她?孙如斯到底凭什么!

  「我不一定是最好的,但一定是对她最好的。」不管蒋婷悦说什么,龚昊天始终看着如斯,句句说得清晰明白。

  如斯因他的话,脸上缓缓漾出一朵微笑,动了动被他紧握牢的手,想抽出改握住他的手当作嘉奖,没想到他不让,察觉她的小动作,他反而握得更牢、更紧,像怕她挣脱似的。

  实在没边法,她只好用食指指尖,在他掌心里轻轻刮一下。

  这一下,让他笑了,也安了心。

  第9章(2)

  「昊天!」蒋婷悦见他们暗中不知道使了什么小动作,一起笑得那么甜蜜,红唇几次扭曲后,大大上扬微笑着。「大学时我跟那个男同学出去吃过几次饭,不是真的劈腿,我只是想气你。」

  他们曾经交往过?如斯微微二愣,随即明白过来,难怪蒋婷悦刚才看见他会像鲨鱼见了血,原来是旧情人重逢。

  「随你怎么说都可以,现在我在乎的女人除了我妈,就是她。」龚昊天眼睛只看着如斯,「只有她,听清楚了吗?」

  「我知道自己当时伤你很深,可是我真不是故意的,后来大学毕业我想联络你都找不到你。」见他们气氛微妙一变,蒋婷悦红唇微嘟,加码演出。

  「蒋婷悦,我跟你早就已经结束了。」龚昊天转头看着蒋婷悦,冷冷的表态,「现在提出来一点意义也没有。」

  「昊天,我知道你还是在乎我的……」蒋婷悦想着当时自己跟他告自,两人交往不到一个月,他就对她很冷淡,她是气不过才跑去联谊,后来和隔壁校的风云人物交往。

  「我们走。」龚昊天牵着如斯的手往休旅车移动,将蒋婷悦抛在后头,驾车离开。

  蒋婷悦看看驶远的车身,眼神充满不甘心,「说不定他和如斯在一起就是为了刺激我,毕竟当初是我先劈腿离开他的……」她喃喃自语着,越想越有可能。「说不定真是这样。」

  龚昊天这个神秘大客户被起底,从如斯手中转给蒋婷悦。

  蒋婷悦三天两头就杀去龚昊天的网络公司,据说对方已经给她吃了好几碗闭门羹,不是不见,就是人不在。

  大家聚集在十八楼会议室开会,连轰了两个多小时,好不容易熬到中场休息,如斯捧着空的马克杯正要踏进茶水间,就听见有人聚在里头说话——

  「你们知不知道蒋婷悦是龚先生的前女友?」

  「哪来的消息?这么劲爆。」

  「听说是蒋婷悦直接找上老扳,主动争取和龚先生接洽的机会。」

  「这根本是假公济私。」

  「我看是前女友的复辟计划,你们不是没看到姓蒋的多想一脚把如斯踢到美国去忙得团团转,男人身边空了,总会寂寞地想找个人……」

  「咳,大家在聊天啊?」小慧手里捧着杯子,越过如斯,直接踏入八卦核心区域,终止这些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八卦言论。

  见小慧踏进茶水间,大家正想批她两句,叫她别坏了大家高昂的聊天兴致,赫然惊见站在她身后的如斯,顿时做鸟兽散。

  「没必要。」如斯看着小慧无力地笑了一下。

  「这些人就喜欢乱说话,你不要往心里去啊!」见如斯笑了笑没说话,小慧还想说点什么,这回换阿杰在门口探头。

  「休息时间快结束了,还不进会议室?」阿杰催促道。

  「知道了啦。」小熭跟着阿杰踏出茶水间。

  如斯倒了一杯热水,若有所思地走在他们身后,经过一个转角,她感觉右手突然一热,随即被紧紧握牢,扯向一个僻静角落。

  热水洒出了大半,烫到了她的手,她正要斥喝,却在看见对方是谁后闭上了嘴。

  「是我。」

  「老板。」如斯抽回手。

  又喊他老板?吴卫然恍惚地笑了笑。「这就是你给我的答复?」

  一直都是。如斯坚定的看着他,没残忍说出口的话,已经用眼神表达出来。

  「是因为他帮过你一次?」他看着她苦笑。

  「不是。」她摇摇头。

  「那是为什么?我们国中时明明可以那么单纯的在一起,为什么现在不行?」吴卫然以为自己慢慢追,她迟早会愿意喊他一声卫然,而不是冷冰冰的老板。

  「国中时我喜欢好天气。」如斯往后退了一步,与他拉开距离。「现在我爱龚昊天」

  「他凭什么?!」看见她的动作,吴卫然眼神陡然一黯。

  「凭他肯来挡在我身前,凭他为了不让我心里愧疚生病也参加比赛,凭他因为我的一句话,就得拐弯抹角来找我,凭他把我的事都当成他的事,凭他总是把我的话听进心里,直接行动给我看,凭他……」如斯一一细数昊天对她的好,虽然她从不说出口,但放在心里,点点滴滴都是甜,都是蜜。

  「够了!」吴卫然咬牙低哼:「真的够了……」

  「老板。」她定定的看着他。

  「这些我也都做得到。」吴卫然苦笑起来,眼神往走道另一边看了一眼。「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证明。」

  「吴卫然,你对女人好的方式,和昊天不一样。」如斯以站在朋友的立场和他说话,所以喊他吴卫然,而不是老板。「你没有必要跟他一样。」

  「我用我的方式对你好,你愿意给我机会让我们重新开始吗?」国中时他曾把她追到手,没道理那时候能成功,现在却不能。

  为了她,他抛开老板身分高调送花给她,为了她,他压下自己进公司就想立下的评分制度,只因为她强力反对。

  他是公司老板,必须顾虑自已的立场,他不可能无条件把尊严踩在脚底下去追她,所以他从不当面约她出去约会,只送花。

  不管她心里是怎么想的,但她总会给他个面子收下花,他本以为这代表两人还是有机会复合,只要那个家伙不要出现。

  「就算他没有重新出现在我生命里,我们也不可能。」如斯看着吴卫然的眼睛,摇摇头。

  「为什么?」

  「我们不适合。」

  「十几年过去,我已经有所改变,当初是我不好,再给我一次机会。」吴卫然两个跨步逼到她身前,双手紧紧握住她肩膀。

  「老板,放开我!」如斯一手还拿着杯子,努力想推开他,热水洒到自己的手,也洒了他一身,无奈力气比不过男人。

  感受到她的抗拒,吴卫然眼神往走道另一头又瞄了一眼,算准时机,张开臂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任她怎么抵抗都不松手。

  如斯被他紧紧搂住,到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越闻越火大,正想抬脚往他最脆弱的部位狠一踢,就听到如雷般的低!

  「你们在干什么?!」龚昊天冲过来,一拳挥在吴卫然脸上。

  吴卫然往后退了好几大步,一个重心不稳跌坐在地上,见龚昊天又冲过来,直接跳起来还手。

  「不要打了!」如斯大喊。

  两个男人打得难分难舍,根本不理会她喊什么。

  「你们再打我马上离开,听到没有?!」她再次大喊,见他们依然打得难分难舍,她气得当真转身走人。

  当她一转身,才发现一旁站着正在看好戏的蒋婷悦。她怎么在这里?

  直到走出公司大楼如斯才感觉身后有人追上来。

  「孙如斯,等一下。」

  她转过头,有些烦躁的看着婷悦,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蒋婷悦不怀好意盯着她冷笑,走到她面前,站定,亮出手中的钻石耳环,「刚才昊天说了,说他不要会劈腿的婊子。」

  「谁才是婊子,自己心里清楚。」如斯冷冷盯着蒋婷悦,一字字说得很凊楚,说完转身就走。

  「孙如斯!不要缠着我的昊天,他现在已经对你失望透……」蒋婷悦在她身后大吼,吼到一半,看见如斯突然气势汹汹往回走,直到站定在她面前。「你干么?如果你敢打我,我一定告死你。」

  「这是我跟他的定情物,你不配拿。」如斯一把抢过她手中的钻石耳环,冷冷瞪她一眼,转身就走。

  「什么破定情物!」蒋婷悦对着越走越远的身影扯开喉咙大喊,「我告诉你,那破东西他刚刚转送给我,说是要跟我旧情复燃,就像你跟吴卫然一样!」

  龚昊天喝了几杯酒才回家,一进门,一亮灯,发现自己找了一整晚都找不到的人,正坐在他家沙发上,冷冷看着他。

  她来找他了。

  「终于回来了。」如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阿姨下班了?」他不动声色慢慢踏进客厅,走到她身边的沙发坐下,一双眼紧紧盯着她。

  「我请她先离开,免得我们吵得太凶,她老人家受不了。」

  「你说什么?」龚昊天皱眉。

  「你去哪里?」如斯到淡淡的酒气,融合他身上的味道,闻起来其实很好闻,比吴卫然身上的香水味好闻多了。

  「先到处找你,后来去你家楼下待了一下。」他抬起右手抹了抹脸,神情有些疲累。

  「喝酒了?」她接着又问。

  「蒋婷悦刚刚打给我,说你去吴卫然的住所。」就是因为接了那通电话,又发现她不在家,他才去喝了两杯酒。

  本来想把思邈叫出来陪喝,没想到那家伙正在跟于舞能约会。

  他独自一人在店里才刚喝了两杯,又有女人跑来缠他,烦得他匆匆打道回府。自从绑架案后,那两人进展速度飞快,思邈现在全副心思都在想着要怎么求婚,婚后要到哪里度蜜月,幸福到令人想叹气。

  那两人才认识多久就在想结婿的事,可是看看他和如斯,从国中认识到现在,进度居然比人家还慢。

  「蒋婷悦说的可不只这些。」如斯看了眼她早就放在客厅茶几上的一对钻石耳环,让他也看见。「她还说你把这个破东西转送绐她,说要跟她旧情复燃,就跟我积吴卫然一样。」

  「你跟吴卫然……」龚昊天的脸色当场刷白,喉咙干涩到说不出话。

  跟吴卫然的拳头相比,她的一句话更能伤到他。

  「你真把钻石耳环送给前女友?」她问。

  「你真要跟吴卫然旧情复燃?」他也问。

  「我没要跟吴卫然旧情复燃。」她否认。

  「我也没把钻石耳环送给她。」他也否认。「估打架时掉到地上,被她捡走,还编了故事。」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