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恋上好天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而这段时间,店内其他客人平均的用餐时间比平常短了近半小时。

  如斯知道是因为前庭那组客人太吵的缘故,让柜台人员结帐时一律给予八折优惠,并赠送一张用餐九折的贵宾卡,主动向客人表示希望他们能再次光临。

  「服务生,结帐。」卷发男来到柜台买单。

  高冷男走在他身后,步伐徐缓却充满自信。

  如斯见他们要结帐,心里松了口气,随即站起身,踩着同样不疾不徐的步伐到柜台内。

  「好的,请稍等。」柜台人员很快结算好金额,一串不短的消费数字显示在萤幕上。「请确认金额。」

  「我有没有看错?」卷发男看见一长串数字,当场炸锅大吼,「你把老子当肥羊宰啊?!区区几盘菜要二十几万!在黑店吞金条也没这么贵,把你们店长叫来!」

  柜台人员被吓得缩了缩肩膀,不知所措地看着卷发男。

  龚昊天双手插在裤袋里,微微皱了眉,随后又松开,神情满是不在乎。

  如斯早料到会有这种场面,她左手轻压柜台人员的肩膀,表示由她来处理,眼角余光刚好看见高大哥跑出厨房。

  柜台人员看见如斯大大松了口气,肩膀刚放松,就听见她轻脆好听的声音悠悠响起—

  「两位先生,第一,金条是不可食用的金属,不是食材,恕本店不提供,第二,除非你想学《红楼梦》里的尤二姐吞金自杀,否则不建议你吞金条,另外,本店也不提供助客自杀服务。」她皮笑肉不笑地道。

  「尤二姐是哪号人物?是住在西门町的红楼里吗?」卷发男张大嘴巴,搔搔脑袋瓜。

  「小姐,请你重新给个合理的价格。」龚昊天对同伴的发问无感,冷冷地盯着如斯。

  「先生,你们刚刚吃掉好几斤顶级龙虾,还有价值十多万的松露,因为你们是本店享用隐藏式菜单的贵客,我还特地打了八折,总共才二十二万九千零八十块。」如斯并不打算让步。

  价值十多万的松露?高大哥吞了吞口水,下意识往厨房里缩了缩。八万多的松露被说成十多万,态度还能如此自然,老板信任如斯小姐果然有一定的道理!

  「居然还敢说打了八折?」卷发男没好气地道。

  「我事先便提醒过你们,本店招待贵宾的菜品单价极高,但你们还是选择这样的料理,不是吗?」完全无视卷发男激动的情绪,如斯从头到尾都一派冷静。

  「算你狠!你是这间餐厅的老板?」卷发男恨恨咬牙。

  「我不是。」如斯礼貌地有问必答。

  「你叫什么名字?」始终沉默的龚昊天缓缓飘来一句。

  如斯低头,瞄了眼黑色围裙制服上的银色姓名牌,回道:「Amy。」

  「中文名。」见她犹豫,龚昊天冷冷撇嘴一笑,眼底浮现不屑。「不敢说?」

  「这是我的个资,恕难奉告。」如斯的态度也转冷,完全不受他挑衅影响,目光直视着他,两人气势相当。

  龚昊天眼底闪过一抹精光,感兴趣地笑了笑。「你是这里的员工?」

  闻言,卷发男难掩诧异地张大嘴,老大很少主动对女人问东问西,大多时候都是女人主动攀上老大,看来这回真的动怒了……

  「我没有义务要告诉你。」如斯冷冷的回道。

  「你知不知道他是谁?」卷发男受不了她冰冷的态度,当场跳脚。

  这女人瞎啦?没看到他老大有多帅,体格有多好吗!换作别的女人早就名字、手机号码、各种通讯帐号一次给了,老大问她她还姿态那么高,扯什么他马的鬼义务?

  「我对他的个资没兴趣。」如斯毫不客气地回道。

  龚昊天饶富兴味地又笑了。

  第1章(2)

  「我说你这女人怎么……」卷发男全身的每个细胞都处在极度震惊中,被呛得满脸通红,素有「天才程式之脑」的脑袋遭受严重攻击后,正在重新开机。

  「给个名字。」龚昊天云淡风轻地一笑,表面上不动声色,眼底却有什么东西正在涌动。「冤有头债有主,以后不小心遇到才能喊你一声,好好打个招呼。」

  「换作是你,你会给栽在自己手里的冤大头名字?」如斯直接把话挑明了。

  「哇靠!你这女人简直……」这么说话不会太挑衅吗?!排山倒海的挫败感笼罩卷发男全身。

  果然,和女人聊天比起来,还是程式语言容易掌握多了。

  「有点意思啊。」龚昊天的笑意加深,接着递出黑卡。「请用。」

  如斯伸手去拿,可是她抽了两次抽不动,知道是他故意拿着不放,她没好气的抬眼看向他,正好跌入他好整以暇等着的挑衅目光之中。

  「怕信用卡被刷爆吗?」她发自内心微微一笑。嚣张的人种也有怕的一天?

  龚昊天静静盯着她,眸色转深,好看唇形跟着她的笑容微微上扬。

  不错喔!在他注视下还能出口反击,不像公司里无胆的员工们,只是被他盯着看,说话就会忍不住结巴。

  想到这里,他的嘴角不自觉又上扬两度,松开手,眼中闪烁着戏谑的光芒。

  「他的信用卡怎么可能被刷爆,我说你不知道他是谁就不要乱说话,老子光听就满肚子火。」卷发男气得跳脚。

  如斯把信用卡交给今晚负责结帐的柜台人员。

  柜台人员见气氛不对,加快速度完成刷卡后,恭敬的用双手把信用卡递还回去。

  龚昊天看而不取,双眼直勾勾盯着如斯。

  如斯意会一笑,挑了挑眉,单手从柜台人员手中拿过信用卡,顺势送到他眼皮子底下。

  见他终于肯伸手来拿,如斯神秘一笑,趁他微微一愣之际,将信用卡转了个弯,直接放进他西装外套胸前的口袋里,接着再微微倾身向前。

  看着这一幕,所有人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全场只有龚昊天感到有趣而浅笑开来。

  如斯贴近他耳边说了句话。

  龚昊天一手被晾在半空中,听见她的话,右眉隐隐往上扬了几度,撇嘴一笑,看着她像个没事人,冲他笑着说谢谢光临。

  一坐上跑车,跟龚昊天一起去结帐、绰号「鬼脑」的卷发男小声问道:「老大,刚刚那泼妇黏着你说了什么?」

  龚昊天淡淡一笑,默然无语。

  见他笑而不答,鬼脑摸摸鼻子,不再追问,只要老大不愿意说的事,谁都别想从他嘴里挖出一个字。

  一群人笑笑闹闹的转战夜店,龚昊天去晃了一圈便提早离开。回到家后,如常洗澡上床,睡前一秒钟,脑中快速闪过伴随她身上淡淡清爽香气传来的话—

  谢谢您对本餐厅营业额做出的贡献,附带提醒您一句,开车请多体谅路人,也请重视自己的生命。

  一改往常快要九点大家才陆陆续续到齐,今天不到八点半,办公室内已经人声鼎沸。

  如斯打上班卡时刚好八点半,还没移动,几名打扮比较简单朴素的员工便聚集到她身边。

  「如斯,这是我们整理好的资料,等一下新老板发动攻击,你要多帮我们挡挡子弹啊!」

  「谢谢你们,我尽量。」如斯虽是公关部经理,但从不让人喊她经理,不管是谁,一律喊她的名字。

  「我花十分钟时间跟你大概讲一下重点,话说回来,我以为你今天会更早到。」如斯最得力的左右手小慧,边说话边滑开手中的平板。

  「还不都是我妈,今天早上又莅临我的小窝,唠叨我要慢慢吃完早点再上班,一顿早饭我吃了半小时,她念了半小时。」自从发现她胃食道逆流后,老妈盯她吃早餐盯得很紧。

  为了节省上下班时间,她在公司附近租了间小房子,老妈有时候会过来替她打扫,顺便监督她正常用餐,虽然她曾婉转的跟老妈说过不用这么辛苦,但老妈根本不听。

  「你居然受得了?」小慧很快找到整理好的重点页。

  「被念了二十几年,早有抗体。」如斯皱眉,鼻子敏感的嗅了嗅。「哈啾!什么味道这么浓烈?」

  「行销部在楼下集合后,早你两秒钟刚飘进大会议室,感觉像一大瓶的移动式香水。」小慧很了如斯想问什么。

  公司租下这栋菁英商业大楼的十七、十八、十九三层楼。

  十七楼是行销部和业务部,十八楼是公关部和形象规划部,十九楼足足有两百多坪是老板专属的办公室,办公室外设有舒适的等候室,以及宛如门神坐镇的两名秘书办公空间。

  十七楼有二十间小型会议室,十八楼只有一间会议室,却是能容纳百人以上的大型会议室。

  十九楼为了避免闲杂人等走动,没有设有任何会议室。

  「不知道是不是感情太好,你们会不会觉得行销部的人长得越来越像?」小慧困惑皱眉。

  「怎么能不像?古人感情好是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他们是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眼同鼻同医生。」一名长相古锥的男同事阿杰小小声回应。

  此话一出,引起众人一阵轻笑,如斯轻咳一声,淡淡扫视大家一眼,顿时四周安静下来。

  「里面有个写着今天日期的档案夹,把里头所有文件都列印出来。」她把一个随身碟交给其中一名下属后,快速交代道,「新老板Chris昨天发英文信通知,今早九点十分准时开会,我们九点进会议室就可以,昨天我整理了一份公司这五年来大概营运走向,内容不多,大家花二十分钟应该能消化完,抓紧时间赶快看。」

  「是。」属下们异口同声地回道,接着回到各自的座位临时抱佛脚埋头苦读。

  阿杰背得痛不欲生,直嚷着联考都没这么折磨过他。

  其实不是他们不愿意提早做准备,而是他们前两天才得知公司换老板。

  九点整,如斯和部门员工一起踏进会议室,此时会议室内的右半边已经坐满十七楼的同事们。

  蒋婷悦穿着和于舞能昨晚穿的一模一样的最新款香奈儿白色洋装,坐在右边最靠近前台主位的位子,冷冷盯着如斯。

  蒋婷悦上周才进公司,还是靠关系进来的,据说那时候公司已经确定卖给新老板。

  面对流言,大家没怎么相信,毕竟有谁会特地靠关系进入一间刚易主的公司?怕好不容易挤进公司,新老板一声令下就人事改版,刚进来又得滚出去,谁会吃饱没事瞎忙一场?

  所以面对蒋婷悦时,大家反而小心翼翼,因为所有人更愿意相信蒋婷悦是新老板的侦察兵。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