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情人太霸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8 页

 

  「那家蛋糕店是你开的?」江冬茉闻言愣住,无法把他和蛋糕师傅联想在一起,完全不搭轧。

  「我只是股东。」他说。「我真正的身分是画家,主攻油画。」

  耿耀得意洋洋的解释,多少以自己的名气为傲。江冬茉虽然听懂了,却是一脸茫然,不明白这有什么好拿出来炫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专长,她从来也不觉得拿画笔的一定比拿菜刀的高尚,到底民以食为天,若认真计较起来,厨师还比画家更可贵,因为他们可以填饱人们的肚子。

  「我知道你的身分了,很高兴认识你。」江冬茉匆匆丢下这一句话,便翻开棉被跳下床落跑,留下耿耀一个人坐在床沿。

  他像被施了魔法无法动弹,连最基本的反应能力都失去,直到听见江冬茉在走廊奔跑的脚步声,才如梦初醒。

  「江冬茉,你站住,别跑!」他下床还来不及穿鞋,随即拔腿狂追,一边下达命令。

  「你别追我!」她回头苦苦哀求他别为难她,但这就像叫猫别去追老鼠一样困难,特别她身上还有他要的东西。

  「不可能,我要定你了。」他大步一跨,伸长双手就想来个大海捞月,被她巧妙闪过。

  她轻快的冲下楼梯,一楼大厅明亮宽敞,几乎是她家客厅的四倍,但她却没空欣赏装潢摆设,一心一意想找到出口,好在大门就设在客厅的正中央,轻轻一推便可逃到屋外。

  尽管江冬茉的体育成绩不是非常出色,但却精于短跑,一百公尺短跑只需要十三秒六三便可跑完全程,说她是飞毛腿也不为过。

  「江冬茉!」可惜耿耀也不是省油的灯,他虽然不像她有一双飞毛腿,脚程却也不慢,加上男人跑步的速度本来就比女人快,江冬茉眼看着就要被追上。

  俗话说:山不转路转。

  本来江冬茉还指望能够马上离开耿耀的房子,怎么想到大门之外居然是更宽阔的庭园,花木扶疏还种了许多大树,每一棵树龄看起来至少都有二十年,一棵长得比一棵还要茂盛。

  江冬茉压根儿不知道台北市区还有这样的地方,绿化程度媲美大安森林公园,虽然不至于古木参天,但也够夸张。

  「停下来,江冬茉,我们把话说清楚!」耿耀真受够了她逃避的态度,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不管你想说什么,我都不想听!」她只想安安静静生活,为什么他就是不能放过她,非招惹她不可?

  「Shit!」耿耀气到飙脏话,发誓捉到她以后,要把她的双脚捆起来,看她多会跑。

  你跑我追的游戏,看似没完没了。

  眼看着她就要被高耸的围墙困住,情急之下,江冬茉竟想到用爬树逃避耿耀的追缉,教他大开眼界。

  耿耀站在大树底下,气喘吁吁地看她越爬越高,钦佩之余不禁纳闷她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事实上,江冬茉还当真没有考虑这么多,她只知道自己既然碰到了死胡同,就要找活路,这个庭园唯一的活路就是这些大树,她如果不往上爬,万一被他抓到怎么办?怎样都得爬上去。

  别看江冬茉平时动作慢吞吞,可一遇到紧急状况,倒也颇能发挥火灾现场的力量,动作变得奇快无比。

  双手抱胸仰看她施展爬树绝技,害得耿耀差点以为自己来到泰国欣赏摘椰子表演。

  「我知道你的决心了,下来!我会好好考虑。」他叹口气,要她别再当无尾熊,她爬的人不累,他看的人脖子却是酸得快要断掉,到底谁吃亏?

  「你不让我回家,我就不下去。」江冬茉找到横生的树枝一屁股坐下,耿耀只能赞叹她挑得好,因为她爬的这棵树最强壮、树龄也最长,足足活了三十个年头。

  「那你就一辈子坐在上面好了,因为我打算绑架你。」明人不说暗话,他赤裸裸表明自己的心迹,现在就看她怎么回应。

  江冬茉的响应是呆滞,是不可思议,他竟然大言不惭说要绑架她?

  「你……你这是犯法的行为。」她喃喃自语,无法相信他敢如此胆大包天。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他在下面喊道。

  「我说,你无法无天!」她朝他大吼,而他很满意,他们总算能正常对话。

  「下来吧!」他会让她见识他有多无法无天,现在惊讶还太早。

  「除非你答应不碰我,我才要下去!」她跟他讲条件,又进步一些。

  耿耀朝她比了一个特大号的OK,承诺他绝不碰她,江冬茉才松一口气,抓紧树干准备下去。

  只是爬树就是这样,上去永远比下来简单。江冬茉仅仅只是看了树底下一眼就被吓死,这到底有几公尺高啊?

  「怎么了,下来呀!」耿耀拼命朝她招手,江冬茉用力吞下口水,双手死抱着树干不放。

  「太高了,我不敢下去!」她承认自己胆小,不敢挑战这最少高达两层楼的高度。

  闻言,耿耀偏过头偷笑,江冬茉则是脸红不已。糟的是她还不能松手遮掩羞红的双颊,怕自己一旦放开手便会掉下树,因此而将树干抱得更紧。

  着实笑了好一会儿,耿耀摇摇头将视线重新投注到江冬茉身上,紧抱着树干的她看起来就像只无尾熊,无辜得可爱。

  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又开始以等比级数前进,他担心自己的心赃若是一直维持这个速度,他可能会因此休克而亡。

  耿耀笑着从裤袋掏出手机,在拨号的同时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他这个决定不容拒绝,即使当事人都不能说不。

  「老杨吗?是我。」他打电话给专门管理庭园的领班。「去把家里最高的那把梯子拿过来……对,三楼高那把,别拿错了。」

  吩咐完领班后他将手机收回裤袋,站在树底下仰望江冬茉,颇为佩服她闹场的本事,她似乎总能不断引起他的兴趣,这一点,从来没有哪个女人做到过,真该为她拍拍手,称赞她厉害。

  此外,打从有记忆以来,他就是居高临下看着所有人,唯有她能够迫使他从底下出发,实话说有些气人。

  「少爷,梯子拿来了。」老杨及另一名工人扛着长梯,气喘吁吁地赶到树下。耿耀伸出手指朝树顶的方向点了点,老杨顺势抬头一看,差点没吓坏。

  「唉呀!这不就是那位昏倒的小姐,怎么已经能够爬树了?」老杨显然也被江冬茉的特异功能吓着,卯起来大呼小叫。

  「可不是吗?」耿耀扬起一边的眉毛,要老杨架好梯子,打算亲自爬上去迎接江冬茉。

  由于他的笑容太过灿烂,老杨一时之间还以为自己眼花认错人。

  一向没有好脸色,总是嚷嚷着无聊的少爷,眼底竟散发出兴奋的光芒?这可是件大事啊!

  「小陈,用力扶好楼梯,别让少爷掉下来。」老杨抓住楼梯,高兴地吩咐属下。

  「是,领班。」小陈两手抓住楼梯的另一边,使劲顶住。

  有了强力的支撑做为后盾,耿耀总算能安稳的做一次罗密欧,就是不知道他的朱丽叶愿不愿意赏光,接受他的邀请?

  「我来接你了。」爬到江冬茉所在的位置,耿耀朝江冬茉伸出手,彷佛真的王子降临。

  江冬茉简直快喜极而泣,她从来没爬过这么高的树,早已吓得魂飞魄散,他肯救她下去,最好不过。

  也许是情况实在过于危急,江冬茉竟然忘了不接触男人的原则,老老实实把手伸过去——

  「不行,还没谈好条件,不能就这么便宜你。」就在快要碰到她的柔荑时,耿耀主动缩回手,比江冬茉还要矜持。

  「条件?」她一脸茫然地看着耿耀,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要我救你下去也可以,但你要答应当我的情人。」这就是他花了一秒钟时间所下的决定,谁都别妄想更改。

  「你……你要我当你的女朋友?」江冬茉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听错,看见他摇头松了一口气,心想自己果然是幻听。

  「不是女朋友,是情人。」他再次强调。

  「蛤?」他到底在说什么,这两者不是一样……

  他笑了一笑,索性伸手抓住她的下巴,用猛烈的吻,帮她区分其中的不同。

  第4章(1)

  温热的唇不期然再度贴上粉唇,江冬茉连眨眼的时间都没有,便遭耿耀掠夺。

  不消说,她必定非常惊讶,因为这次的吻和之前完全不同。上回他只是轻轻触碰,并未有太大动作,这次他竟然含住她的嘴唇用力吸吮,一次不够,两次、三次、四次……

  好像非把她完全吞下肚子才甘心,这种吻法真的吓到她。

  江冬茉瞬间感觉到天旋地转,说是恶心也不尽然,就只是惊讶、不适应,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感觉她也说不上来,这些感觉集合在一起冲击她的反射神经,让她不知如何是好。

  「别昏倒,小心掉下去。」眼见她又要变成中世纪妇女,耿耀赶紧提醒她,免得她做傻事。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