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情人太霸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7 页

 

  江冬茉醒来也不先跟耿耀打招呼,自顾自的玩猜谜游戏,看得耿耀大为光火。

  「我说你——」

  「吓!」

  他只不过说了三个字,江冬茉马上大叫,吓了他一跳。

  「你干嘛?」他不解地望着她的侧脸,不明白她为什么总是像惊弓之鸟,一点小动作都会惊动她。

  这声音……

  她慢慢地把头转过去,一点都不希望看到耿耀的脸。

  「你……」她困惑的看着他,满脸不确定。「我还在作梦吗?」

  「你在说什么啊!」他弯腰靠过去,江冬茉直觉往后退,整个背陷入柔软的枕头。

  「你该不是睡昏头,什么都不记得了吧?」耿耀伸手摸她的额头,原本是出于好意,没想到她的反应会这么激烈。

  「别碰我!」她四处找武器防身,找不到可用的东西只好拿枕头威胁他,耿耀又是一阵傻眼。

  「离我远一点!否则我、我……」她拿枕头挡在前面的模样,看在耿耀眼里,又好气又好笑,但最多的还是伤到他的自尊。

  「否则怎么样?」他刻意把脸压过去,让她看清他这张比昼作更具有价值的脸,他之所以会被称为画坛王子,可不是在叫假的。

  然而耿耀不知道的是,他俊美非凡的面孔,对江冬茉来说无疑是最大的过敏源。她宁可他长得像青蛙或是鳄鱼,至少比较不具威胁性,不会让她昏倒。

  「嗯?」偏偏他长得既不像青蛙也不像鳄鱼,还专走花美男路线,简直是要她的命。

  「你不要过来!」拜托快走开。「否则我会——」

  「否则你会怎样?」他不信邪,硬是挑战她的极限,逼得她只好动手。

  「否则我会打你!」她拿起枕头对准他的俊脸一阵乱打,速度之快,简直就和韩国有名的乱打秀一样精彩。

  砰砰砰!

  耿耀连喊停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她打得像猪头,眼睛根本睁不开。

  「住手!」他好不容易抓到空隙,勉强出手抓住枕头狠狠扯下来。

  「呼呼!」

  「呼呼!」

  两个人都气喘吁吁,一头乱发互相对视,耿耀是目光如炬满腔怒火,江冬茉则是害怕外加心虚,好像到现在才发现自己干了什么好事。

  她二话不说,就想从床的另一边跳下逃跑,耿耀气愤地将枕头丢到地下,发誓绝不让她称心如意。

  「你想跑到哪里去?给我回来!」他大手抓住她的手臂,硬是将她拖回床上,江冬茉死命挣扎,好几次几乎成功脱逃,耿耀方才发现她的个头虽然娇小,力气却大得吓人。

  耿耀向来死要面子,输人不输阵这句话在他身上一向管用,更何况对手是个女人,怎么也不能输。

  「放开我!」

  「休想!」

  他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压制住江冬茉,江冬茉双手手腕被他紧紧箝住,动也动不了,只能用眼神与他对抗。

  于是小鹿般的无辜大眼,和带着一千安培流量的电眼在空中打起架,谁也不让谁。

  坦白说,江冬茉没想到自己竟然有勇气直视他,两手被他抓住也没有昏倒,毕竟他可是碰触了她最珍贵的肌肤。

  正因为如此,她更不能退缩,一旦她放弃抵抗,谁知道他会用什么卑鄙的手段对付她,她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失身。

  「这里是什么地方?」她还要弄清楚自己被带到何处,这个房间怎么看都不像医院,倒像私人卧房。

  「我家。」他顺着她的视线环看卧室一周,没看到什么奇怪的地方,也不明白她的眼神为何如此惊恐。

  「你、你凭什么把我带回你家?」坏胚子。

  「因为你昏倒了。」这不是很自然的事吗,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

  「你应该叫救护车把我送到医院,不该把我带回来。」她指正他的错误,他大少爷非常不爽。

  「我为什么要那么麻烦?」他不客气的回道。「我没有义务帮你叫救护车,你最好搞清楚,不要想命令我。」

  打从他出生以来,就只会发号施令,谁的话也不甩,就算她的水饺包得再好吃,也别想他会屈服。

  「你、你这个人完全不讲道理!」江冬茉这辈子没有这么生气过,她气到忘记害怕,只想争输赢。

  「我会当成是我的荣幸。」他挑眉。「Comeon,这种话我听多了,你能不能换一点新鲜的台词?」

  耿耀的态度一贯满不在乎,他身边的好友或许认为没什么,但在江冬茉的眼里只觉得不可思议,什么样的人会对别人的不幸幸灾乐祸?

  「让我走!」她现在只想离开这里,这辈子别再见到他。

  「我什么话都还没说,你想走到哪里?」他带她回来可不是折返跑,别想他再浪费体力和汽油钱,他不干!

  「你想说什么就说,别抓着我,很痛。」她大声抗议,耿耀这才发觉自己的举止好像稍嫌粗鲁,是该改进。

  「如果我放开你,你能向我保证会好好听我说话,不会逃跑吗?」他愿意改进,不过她得跟他约法三章,他可不想跟她玩捉迷藏游戏。

  「我保证不会逃跑。」她紧张地看着他的手臂,好像真的很讨厌他的碰触。

  第3章(2)

  耿耀突然觉得很火大,别的女人想要他碰还求之不得,他只不过是碰到她的手臂,她就表现出一副嫌厌的模样,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毛病?

  尽管他满肚子疑问,耿耀还是依照约定放开她的手。好不容易重新获得自由,江冬茉先是起身揉一揉被抓疼的手臂,然后转身落跑。

  这个狡猾的女人,他就知道她不会遵守约定!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幸好耿耀早有准备,几乎在她转身的瞬间便抓住她,利用身体的重量将她压进床褥,柔软的弹簧床垫随之凹陷。

  身体不期然与他亲密接触,江冬茉第一时间愣住,耿耀也一样。江冬茉是因为从来没和异性如此接近而吃惊,耿耀是因为他从未在任何女人身上,感受到触电的感觉,可江冬茉却真真实实触动他的心。

  她小鹿般无辜的大眼、小巧挺直的鼻梁和不合时尚的樱桃小嘴,在在挑动他的神经,给他一种久旱逢甘霖的感觉。

  他明白他的感觉是荒谬的,是可笑的,然而他就是挥之不去,在拿掉她的口罩,初见她容颜时的急促心跳,这一刻又回到他的胸口,随着每一次跳动,敲碎名为理智的砖头。

  Love is feeling。

  耿耀感觉自己好像恋爱了,随着理智的砖头一块一块的碎裂崩塌,他心里的感觉却相对活跃,就彷佛一只被禁锢许久的蝴蝶,终于破茧而出。

  微风吹动窗帘,透过半掩的窗扉窜进房间,吹拂两人的脸。

  冬季的风透着些许冰凉,然而经由彼此的凝视,他们灼热的视线驱走了寒意,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无法宣泄的热气,在彼此的体内流转找不到出口。

  怦怦!

  怦怦!

  不只是耿耀胸口如小鹿乱撞,江冬茉的心也跳得很快,她甚至怀疑自己会因为心跳过快而死,因为她已经感受不到呼吸。

  「放、放开我。」她的声音由原本的高亢激动,变得像蚊蚋一般细不可闻,喉咙因为紧张而干涩,几乎发不出声音。

  耿耀明白这个处罚游戏已经太过分,然而他就是停不下来。

  他将她的双手抓得牢牢的,生怕她从他的身下溜走,江冬茉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压迫,小嘴自然而然的张开,看在耿耀眼里就像是邀请。

  他毫不犹豫地低下头一吻芳泽,在她的柔唇留下湿润的痕迹。江冬茉作梦也没想到,她的初吻就这么莫名其妙奉献出去,她甚至不知道他是谁、叫什么名字。

  一吻既罢,总算是满足耿耀的好奇心,原来她的唇这么柔软,吻起来如此香甜,真是个可人儿。

  他还来不及赞美她,只见她陡然睁大眼睛,紧接着陷入黑暗。

  耿耀见状难以置信,他只不过碰了一下她的嘴唇,还没深入她的芳腔,这样她也能昏倒,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体质,值得研究。

  这回他懒得喊她,更不会帮她叫救护车,反正她早晚会醒来,他只需耐心等待。

  耐心?

  这两个字让耿耀不由得发出冷笑,怀疑自己哪根神经不对劲。

  他最缺的就是耐心,可自从碰见她以后总是不停等待,就某方面来说,她也算是他的克星。

  她的初吻……她的初吻,她的初吻就这样没了!初吻小姐不要走,等她一下,她马上把初吻追回来——

  猛然睁开眼睛,江冬茉原本是想阻拦她的初吻离她而去,未料却看见夺走她初吻的凶手,正一脸无聊地看着她。

  「你醒了。」他无聊到猛打呵欠,江冬茉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让她走。

  「你、你是谁,叫什么名字?」她用手肘撑起身子离他远远的,怕他出其不意又偷吻她,她可没把握不再昏倒。

  「我叫耿耀,是这栋房子的主人,还有你光顾的蛋糕店,我也有一份权利。」他总算有机会跟她做自我介绍,之前她不是尖叫就是昏倒,烦都烦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