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情人太霸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6 页

 

  「吓!」

  说不出谁比较惊吓,男店员原本是面带笑意,看见她身穿大风衣、脸戴口罩、头戴渔夫帽,一副变态打扮,不禁往后吓退一步,江冬茉当然也一样。

  「我、我要买蛋糕。」她紧紧抓住风衣的领口,好像怕男店员会对她怎么样,事实上是男店员比较害怕她会突然打开风衣,展现傲人身材,白白让他的眼睛吃冰淇淋。

  「蛋糕都在橱柜里面,这边请。」店员十分客气地将她引导到一整排橱柜前,里头摆着各式各样的蛋糕,每一个蛋糕都非常有特色。

  这还是江冬茉头一次看见这么多蛋糕,说实话,非常有意思。这家蛋糕店卖的蛋糕一个比一个还奇怪,一般蛋糕店根本看不到,难怪佟璃璇会指定她一定要来这家店买蛋糕。

  她曾在电视新闻中看见人家介绍比基尼蛋糕,当时她就觉得很可爱,如今亲眼目睹更觉得有趣。她甚至开始幻想,改天她生日佟璃璇买同样的蛋糕为她庆生,一定很有意思。

  江冬茉有如走进大观园的刘姥姥,心里不停发出赞叹声,虽然其中不乏让人脸红心跳的蛋糕,但整体而言很有看头,这家店甚至还推出料理人系列蛋糕,等她父亲生日可以买来为他庆祝,他老人家一定很高兴。

  原本她不愿意前来,现在倒看得入迷,一心一意沉浸在造型蛋糕的世界。

  男店员默默在一旁等待,没有打扰她,这时从店的里边走出一道高身影,男店员本想开口跟对方打招呼,被对方阻止。

  对方甚至示意男店员到里面去,顾客交由他招呼,男店员第一时间愣住,而后对高男子点了点头,以最快的速度消失。

  于是,店面只剩江冬茉和高男子,江冬茉专心在挑蛋糕,根本没有发现店员换人,还挑得很高兴。

  「先生,请你帮我把这个蛋糕包起来,谢谢。」最后她挑中一个仙人掌造型的蛋糕,总觉得很适合佟璃璇的形象,小璇就像仙人掌一样坚强,只要一点点水就能存活。

  「你喜欢仙人掌?」耿耀看她选中仙人掌蛋糕,挑了一下眉,表情有些意外。

  江冬茉听见耿耀出声当场僵住,这个男人的声音和刚刚那个店员不一样,而且听起来很耳熟,好像……

  她很快转身,耿耀那张俊脸瞬间映入眼帘,在她瞳孔不断放大。

  「没想到我们会再见面吧,江冬茉小姐。」耿耀的眼神透露出不怀好意。「昨天你跑得太快,我还来不及好好跟你打招呼。」

  他并且露出一个在任何女人来看都是充满魅力,但在她眼里有如恶魔的微笑,江冬茉顿时全身无力,无法思考。

  他知道她的名字,他居然知道她的名字……

  江冬茉觉得眼前一黑,跟着身子一软,一头陷入黑暗之中。

  「江小姐!」耿耀压根儿没料到她会昏倒,反射性用双手接住她软绵绵的身体,大声呼唤她。

  「江冬茉小姐,你怎么了?江冬茉小姐!」

  ……他、他真的知道她的名字,好可怕。

  第3章(1)

  耿耀生平最怕麻烦,偏偏麻烦总爱找上他。

  坐在床沿打量江冬茉,他不明白自己只不过跟她说两句话,她为何就莫名其妙昏倒?真是令人费解。

  「唔。」

  床上传来细碎的嘤咛声,提供了他最好的答案。

  他皱了一下眉头,弯腰趋前察看江冬茉的脸,发现她的额头正在冒汗,胸口起伏很大,似乎很不舒服。

  耿耀再次皱了一下眉毛,偏头打量江冬茉,他从来没照顾过昏倒的人——应该说他没有任何看护的经验,突然就丢了个大难题给他,对他真是一个相当大的考验。

  「呼!呼!」江冬茉似乎喘不过气,呼吸变得困难,耿耀猜想应该是口罩的关系。

  他知道有些人生病时会戴口罩,烹调食物的时候也会,昨天她煮水饺戴口罩他不觉得奇怪,毕竟是为了顾客的健康,但今天还戴就有些诡异,听她的声音也不像感冒,而且她还戴了一顶丑到不行的帽子,似乎想把自己遮起来。

  然后他又瞥见她身上的风衣,size明显大了好几号,穿在她身上好像挂抹布一样,一点都不合身。

  耿耀像找到一个新奇的玩具般研究江冬茉,发现她是他见过最特别的「人种」,因为他从来没见过哪个人会把自己包得紧紧的,天气分明又不冷。

  一瞬间,耿耀的心里涌上一种类似兴奋的感觉,这是他抛弃已久,近来他即使得再多奖也不曾出现的悸动。

  怦怦!怦怦!

  他的心脏不断地鼓动他揭开神秘面纱,看看特大号口罩下,隐藏着一张如何的容颜。

  他伸手松开江冬茉口罩的松紧带,她小巧紧贴的耳朵,第一时间引起他的注意。

  原来她还有一对漂亮的耳朵,意想不到。

  耿耀的怪癖有一箩筐,酷爱吃水饺只是其中之一,不过却是最严重的,至今依然无药可救。

  还没卸下口罩,江冬茉就已经给了他第一个心动的理由,这使得他更加期待江冬茉的真面目。

  哦,对了,她还有一双圆滚滚有如小鹿般无辜的眼睛,这是他第二个心动的理由,虽然它们此刻正紧闭着。

  难得有女人能让他伸出手指头数优点,现在就看这位穿得有如变态中年大叔的江冬茉小姐,能否让他把五根手指数完。

  就像圣诞节等着拆礼物的孩子,耿耀的脸上尽是兴奋的表情。他小心翼翼地拿掉江冬茉的口罩,跟自己打赌她绝对不会是恐龙,否则他就抢劫哆啦A梦的时光机回到侏罗纪屠龙谢罪。

  非常幸运的,江冬茉长得非但不像恐龙,还十分符合他的标准。

  「呼!」他大大松一口气,感觉自己好像从圣诞老公公那里得到不错的礼物。时下流行的大鼻子、厚嘴唇一点都不合他的胃口,他喜欢小巧的鋳蛋脸和樱桃小嘴,鼻梁不见得要多挺但鼻头一定不能太大,这是他起码的要求。

  换句话说,他喜欢古典的长相,这和他艺术上的理念完全冲突。但是别忘了,冲突以后就是妥协,他基本上还是有遵照规则。

  江冬茉的长相十分女性化,五官基本上都是小小的,唯一不协调的地方,是她那双大眼,一般人来看,这反而 有加分作用,毕竟拥有一双明亮迷人的大眼睛是每个女人梦寐以求的事,她很幸运能够拥有。

  耿耀一不小心就把五根手指头用完还不够,她安静躺在床上的模样彷佛睡美人,直到这一刻耿耀才了解王子的心情。

  他用手指戳江冬茉的脸颊,江冬茉一点反应都没有,呼吸亦平稳许多,耿耀这才放宽心,看来口罩确实是阻碍她呼吸元凶。

  既然抓到了元凶,接下来该轮到帮凶。除了口罩以外,还有另一样东西让江冬茉不适,那就是渔夫帽。

  左手托住江冬茉的柔颈轻轻抬起,右手顺势摘掉她头上的军绿色渔夫帽,事实证明不是人人都戴得起绿帽子,至少她超不适合。

  耿耀毕竟是生手,在摘帽子的同时不小心拔掉江冬茉的发夹,她有如瀑布般乌黑亮丽的秀发顿时倾泄而下,缠住他的手指。

  他愣愣地看着指间的发丝,它们是如此乌黑、如此光滑,纯粹细致不带一丝杂质,如果不是他紧紧握牢,随时都可能从他的指尖溜走。

  怦怦!怦怦!

  不合理的心跳声,不知不觉又多用掉耿耀一根手指,再这么下去十根手指都不够数,他就不信她身上有这么多优点。

  没错,她充其量只是长相清秀的中等美女,篮球场边观看球赛的正妹,镜头一带随便一个都比她正,她真的长得很普通。

  猛然缩回手,耿耀极力调高他对美感的标准,以符合他艺术家的身分。只不过江冬茉的后脑勺却因为他这粗鲁的动作重重落下,虽然有枕头做为缓冲并无大碍,却因此吵醒江冬茉。

  她第一时间只觉得她的后脑好像撞到什么东西,但又不觉得痛,正纳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注意到自己的眼睛是闭起来的。

  奇怪,她为什么闭着眼睛?没道理啊!她记得佟璃璇要她买蛋糕给她吃,还指定一家名为「CRAZY」的蛋糕店。

  这家蛋糕店果然不负盛名,专卖一些造型奇特的蛋糕,她看中一个仙人掌造型的蛋糕——

  你喜欢仙人掌?

  耿耀略带磁性的嗓音,像是一盆冷水瞬间将江冬茉浇醒,迫使她张开眼睛。她以为自己身在医院,因为她最后的记忆是停留在黑暗之中。这场面她十分熟悉,从小到大,只要她过于紧张,或是过于害怕,最后往往都是以昏倒收场。

  今天,她显然又陷入同样的窘境,只不过映入眼帘的不再是白色的天花板,而是教人眼花了乱的大型画作,派别则是未知。

  她坐起来,拼命眨眼,很是困惑。近年来她虽然比较少昏倒,进出医院的次数大大减少,但也从来没听说过哪家医院的天花板搞得跟画布一样,难道是新开的医院?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