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情人太霸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4 页

 

  「这你不必担心,我都安排好了。」她把最后一件衣服放进行李箱、关好盖子,干净利落地拉上拉炼,转身面对他。

  「我已经交代好杨大婶,先到我爸爸的店里拿三百粒水饺回来应急,你不必担心吃不到新鲜的水饺。」

  就如同她所说,她已经安排好一切,包括水饺的数量她都计算得清清楚楚,充分展现出商人的本色。

  「不是你包的水饺我不要,一定不好吃。」他亦把他身为艺术家的脾气拿出来,看谁的特色比较鲜明,谁就赢。

  「你正在侮辱我爸爸的手艺,当心他知道了以后把你折成两半。」她警告他,耿耀这才发现自己说错话,连忙向她道歉。

  「对不起。」他忘了他们的亲子关系紧密,不能乱说话,否则就是一次得罪两个人,会没命的。

  「你是该道歉。」她点头。「因为我是传承我爸爸的手艺,若是你觉得我包的水饺好吃,我保证你会更喜欢我爸爸包的水饺,味道更赞。」

  江冬茉不怕被人说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因为她对她父亲的手艺非常有信心,不怕比较。

  耿耀知道这绝非没有根据,她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好的功夫,怎么看都是经过老师傅教导,不然不可能做出老味道。

  「不是这个问题。」他焦虑的说道。

  「那是什么问题?」他不说清楚她怎么会明白?

  「就是——就是——」他要怎么告诉她,事到如今重要的不是水饺,而是包水饺的人?肯定被她笑死。

  「就是……?」

  「就是好端端的,你干么要回家?」

  说来绕去,他就是不肯承认她对他很重要,这个胆小的男人!

  「看过你和伯父相处情形,再听到你父母亲的故事,带给我很深的感触。」她回道。

  「蛤?」不就是上一辈的恩怨情仇,和她扯上什么关系?

  「我就知道你不懂。」江冬茉叹气。

  「你总得说得通,我才能懂啊!」他自认为理解能力不差,逻辑推理能力也还行,但她没头没尾的说法,真的超出他的智商范围,形成巨大的挑战。

  「你真的是艺术家吗?」都说艺术家敏感,怎么他迟钝得跟木头人一样,也不懂得举一反三。

  「看过我的画作,你还有疑问?」他眉毛挑得老高,怀疑她的视力不良。

  「没有疑问。」她重重的叹气,完全败给他的敏感度。难怪他只能画出太急那种正常人看不懂的画,因为他就不是正常人。

  「总之,我要走了,你保重。」继耿尧之后,又有人提行李离开他家,可见耿耀有多不会经营人际关系。

  「不行,你不能走!」他拦住她,总觉得她翻脸跟翻书一样,之前两人明明还浓情密意,现在说变就变,教他怎么适应?

  「我为什么不能走?」江冬茉并没有翻脸像翻书,而是连续想了好多天的结果。

  他父母的故事让她深深体会到,没有爱情是不行的。虽然很不可思议,但她的确爱上耿耀,可悲的是她无法确定他是否爱她,所以她不能留不下来,除非能确定他的心意。

  「我……」耿耀本来想抬出她得帮他包水饺那套歪理,但想想行不通,她已经把话说死,他也没胆再批评她父亲的水饺,如此一来,就只剩下一条路可走。

  「好吧,我娶你。」他深吸一口气,说出这句惊天动地的话。

  江冬茉望着他,眼里没有感动,只有不可置信。

  「你要娶我?」她以为她的听力出问题,结果并没有。

  「对,我要娶你。」他本来以为会很困难,谁知道求婚这么简单,一冲动就说出来,真好。

  「为什么?」她不能理解。

  「你问我为什么?」他愣住,比她更难理解眼下的状况。

  「我需要知道原因。」她点头。

  「因为……」活见鬼,她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难缠?「因为……我们上床了!」他总算找到没那么丢脸的理由。

  「什么?」

  「男人婆曾经警告过我,如果不小心跟你上床就要负责。」他非常欠揍。「我跟你上床了,所以得跟你结婚。」

  「……这就是你要跟我结婚的理由?」真谢谢他,愿意负责。

  「该死,我正在跟你求婚!」他看她的脸色迅速崩坏,开始急了,变得口不择言。

  「对我来说,你这不是求婚,是在侮辱我!」她气得朝他大吼,他愣住。

  「我什么时候侮辱你?」他根本没这个意思。

  「你现在就在侮辱我,笨蛋!」她愤怒地提起行李箱,打定主意走人。

  「笨、笨蛋?」他挡在她前面,无法相信她竟然开口骂他,在清醒的时候?

  「对,笨蛋!」她把他推开,发誓自己比什么时候都还来得清醒,她早该这么做。

  江冬茉怒气冲冲地离开耿公馆,恭喜他又成功把人赶跑。

  「我是笨蛋?」耿耀显然还在计较江冬茉的用词,果真是「阿厚」(注:乌鸦的叫声,日文笨蛋、傻瓜的意思。)

  阿厚!阿厚!

  一群乌鸦从耿公馆的天空飞过,连它们都看不惯耿耀太愚蠢,赶过来嘲笑他。

  「冬茉,你真的决定不理耿耀了吗?」

  江冬茉已经搬回家超过一个礼拜,这一个礼拜她每天卖力工作,好不容易才盼到佟璃璇休假,两个人一起出门逛街,谁知道才刚坐下来,还没能喝上一口咖啡,佟璃璇就说到耿耀那个讨厌鬼,大大破坏她的雅兴。

  「别提他,我不想听。」江冬茉用手捂住耳朵,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过相关话题,简直是作梦。

  「少来。」矫情。「你明明就很在意耿耀,还要硬撑。」

  「我哪有。」江冬茉死鸭子嘴硬,拗到底。

  「就有。」佟璃璇反驳。「你看你的眼睛都亮了,还不承认?」

  「我的眼睛真的亮了吗?」江冬茉急忙翻包包找镜子,真的很容易上当。

  「没有。」佟璃璇承认她骗她。「有的话,也是散发出愤怒的光芒。」轻轻松松就能把身边的蚊子全部杀死,厉害。

  「哦!」她就说嘛,她的眼睛怎么可能会发亮,都有黑眼圈了。

  「说吧,你和耿耀怎么了?」佟璃璇叹气。「你怎么突然间从他家搬走,又发誓从此以后不理他,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呃,其实也没什么。」江冬茉试着轻描淡写,佟璃璇可不会让她唬弄过去。

  「我们是几年的交情,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佟璃璇冷哼,最恨人小看她,江冬茉显然是犯了她的大忌,找死。

  「对不起、对不起。」江冬茉赶紧赔不是,以免佟璃璇真的抓狂。「我也不想骗你,只是这件事太难启齿了,我不好意思说。」

  「你跟我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别忘了我们是好姊妹。」

  虽然江冬茉自己有亲姊姊,但江冬蕾很早就离家,加上她又已经结婚,自然不如佟璃璇跟她来得亲近。

  江冬茉想想也对,好姊妹有什么不能说,况且这件事也跟她有关,她有权利知道。

  「耿耀说要娶我。」

  佟璃璇都还没完全准备好,江冬茉随手就扔出一枚炸弹,炸得佟璃璇一愣一愣。

  「什么,他要跟你结婚?!」过了一会儿,她终于会意过来,接着大叫。

  「嘘,小声一点。」大家都在看她们两个。「他说他要娶我,没说要跟我结婚。」

  「那还不是一样。」佟璃璇翻白眼,不知道她在计较什么。

  「不一样。」当然要计较。「他说『要』娶我,可不是在征求我的意见,反而比较像是命令。」

  「耿耀那个猪头。」真受不了他。「要求婚就好好的做,耍什么帅?」

  「他也不是求婚。」江冬茉摇头。

  「他都想娶你了,这不是求婚,是什么?」要她说冬茉也过于计较,小心弄巧成拙。

  「他之所以想娶我,只是因为我们两个人已经上床,他不得不负责,这算不上求婚。」不是她吹毛求疵,换做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接受,请谅解。

  「他真的这么说?」佟璃璇闻言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江冬茉,无法想象世界上竟有他这种笨蛋。

  「他还说你警告过他,一旦跟我上床就要负责到底,所以他非娶我不可。」江冬茉补充。

  佟璃璇简直快杀了耿耀,她这么热心帮他,他还出卖她,良心被狗啃了。

  「我只是警告他别想对你动歪念头,谁晓得他竟然——」咦?不对哦!冬茉刚刚说什么?她说他们已经……

  「冬茉,感觉如何?」佟璃璇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迅速改变话题。

  「什么感觉如何?」江冬茉一头雾水。

  「你和耿耀不是已经上床?」

  江冬茉害羞的点头。

  「我就是在问那种感觉。」佟璃璇意有所指。「你觉得还好吗?」

  「呃,这要看个人。」话题怎么突然转到这方面去?羞死人。

  「原来是要看个人。」佟璃璇叹气,她还以为能够从好友身上打听到消息,结果也是白搭。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