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情人太霸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3 页

 

  「但这一次真的是我最后一次结婚,我爱Linda,今生今世不会改变,希望你能帮我转达给小耀知道,我并不是像他想象那样,完全不懂得爱人。」

  他风流过,也下流过。人生过了半百,以为自己就是这样了,没想到竟会让他碰见想要相守到白头的女人,他不想错过,因此即使冒着被儿子憎恨的风险,他也要亲自邀耿耀参加婚礼,让他亲眼目睹他的改变。

  「我会转达给他知道。」江冬茉觉得好气又好笑,一方面又佩服他的坦率。这就是所谓艺术家的脾气吧!耿耀也有这种倾向,不愧是父子。

  「另外还有两样东西,请你一起转交给他。」耿尧走到行李箱旁边,拉开前面夹层的拉炼,从里面取出两幅画。

  「这一幅画是小耀四岁的时候画的,主角是他母亲。」耿尧将第一幅蜡笔画交给江冬茉,她接过来仔细端详,发现他从小就展现绘画的才能,线条虽然歪七扭八,但基本的轮廓和神情都已经充分掌握,画得非常好。

  「另外这幅画,是我依他母亲的照片画的,没有小耀画得好,但还是请你帮我交给他。」耿尧把另一幅画交到江冬茉手上,是油画,画得非常逼真,单纯以江冬茉的角度,她反而更喜欢耿尧的画,至少她看得懂。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耿耀画人物,虽然是他四岁时的作品。」她猜连耿耀自己也不记得有这幅画,耿尧能把它保存下来,显然很爱他儿子。

  「他大概是怕触景伤情吧!」耿尧叹道。「人物画会使小耀想起他母亲,所以小耀宁可画别的东西,也不画人物。」

  到底是父子,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耿尧还是能够了解耿耀的心思,这点让江冬茉非常感动。

  「伯父您放心,两幅画我都会转交给耿耀,还有您的话,我也会一起告诉他。」江冬茉接下任务,打定主意就算用绑的,也要让耿耀听完她的话,绝不许他再逃避。

  「拜托你了。」耿尧站起来,随后想起什么事又坐下。「另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请你一并告诉小耀。」

  「哪一件事?」她追问。

  「我知道小耀嘴巴上不说,其实很怨恨他母亲不回来看他。」

  这倒是,虽然他一再强调无所谓、不怪他母亲,但他对母亲的思念全写在脸上,教人看了于心不忍。

  「请你告诉小耀,不是他母亲不愿意回来看他,而是不能回来看他。当年我父亲答应她离婚的条件,就是要跟我们家断得一干二净,他会给她一笔钱供她奉养她母亲,和做为她弟弟的教育费,但她得答应不跟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连络,特别是小耀。」

  老一辈总喜欢操控子女的人生,甚至连孙子辈都难逃掌握,耿耀是耿家的长孙,地位自然特别重要,相对也难逃被掌控的命运。

  「伯母答应了?」

  「她不得不答应。」耿尧苦涩的回道。「她娘家的经济靠她支撑,我当时又那么放荡,只会伤她的心,加上她又畏惧耿家的势力……」

  他深吸一口气,责怪自己。

  「我还记得她是半夜离家的,因为我父亲甚至不准她白天走,怕小耀会哭着找妈妈,麻烦。」

  电视剧里的剧情搬到真实世界来,是多么残忍可怕,江冬茉光听就起鸡皮疙瘩,更何况他们都曾亲身经历,痛苦可想而知。

  「我该走了,再晚会赶不上飞机。」耿尧把事情交代好就要离开,江冬茉只好跟着起身。

  「您真的不等耿耀回来再走吗?」

  江冬茉试着留人,却失败。

  「不了。」耿尧摇头。「我本来以为我们父子能够和解,看来只是奢望。」

  「我会想办法解开你们之间的误会。」江冬茉自告奋勇充当和事佬。「我还会想办法让他去意大利参加您的婚礼,为您祝福。」

  「谢谢你。」他相信她做得到,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人能说服他儿子,一定是她,不会有别人。

  「我希望到时候你能和小耀一起来参加我的婚礼。」耿尧说道。

  「啊?」江冬茉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才唯唯诺诺的回答。「我、我也希望我能去……」

  她显然对自己没有自信,但耿尧却非常看好她和耿耀,毕竟能够忍受得了他儿子怪脾气的人只有她,耿耀若傻到放掉她,那他只能说他活该,找不到第二句话形容。

  「再见,小茉。」

  「再见,伯父。」

  耿尧仅仅回家一天,就得再一次踏上旅程。江冬茉一个人坐在客厅沉思,好像从他说的话中领悟到些什么……

  「我回来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途的羔羊终于知返,江冬茉已经气炸。

  「我还以为你今天打算在外面过夜,不回来了呢!」

  耿耀才刚踏进客厅,未料母老虎就扑上来,杀他个措手不及。

  「我又没有说不回来。」他解释,有点被她的气势吓到。

  「好。」她凶的咧。「那你的团练得怎么样,有没有创作出什么伟大的作品来?」

  「还好啦!就只是一般练团,没创作出什么伟大的作品……」他说。「不对,你今天吃了炸药是不是?这么凶。」

  一点都不像平常的她。

  「哼!」她是吃了炸药,谁要他逃避,错过了最重要的时刻。

  「呃……」他伸长脖子不知在找谁,江冬茉看他矛盾的举动,怒气消掉一些。

  「如果你是在找伯父的话,他已经回去了。」她主动当报马仔,省得他明明想问又死不开口,看着别扭。

  「回去?回去哪里?」耿耀不解地望着她,江冬茉气又消了一些。

  「他没告诉我正确地点,但我猜是意大利。」她回道。「伯父临走之前,要我把这两幅画转交给你。」

  江冬茉先完成第一件任务,耿耀接过画以后立刻陷入沉默,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幅画是你小时候的作品,你还记得吗?」她指着蜡笔画问他,耿耀点点头,喉咙有些干渴。

  「这是我四岁的时候画的,当时他还夸我画得很好,不愧是他儿子,天生就是画家。」耿耀的记忆力十分了得,四岁的事情还记得,不像江冬茉统统忘光光。

  「另一幅画是伯父参考伯母的照片画的,因为你不再画人物,他就帮你画了一幅。」她和他一起看画中的女子,耿尧用画笔真实呈现耿耀母亲的神韵和五官,江冬茉这才发现他们母子是如此相像,一样白皙秀气,一样有双迷人的眼睛。

  尽管耿耀一直想表现得波澜不惊,但他的手却是背叛他不断地颤抖,根本无法掩饰内心的激动。

  「伯父一直保留这两幅画,还裱了框,可见他很珍惜你和伯母,只是他犯了太多的错,无法表达对你们的爱意。」

  接下来,她把耿尧要她转达的话,一字不漏的说给耿耀听。江冬茉话中提到有关他父母的往事,有些他已经知道,有些则是第一次听说。

  无论如何,至少耿耀知道他父亲不是全然不后悔,而且也爱过他妈妈,只是他对她的爱没有那么深刻,耿耀无法责怪他父亲,因为两人没有爱的基础,又要如何维系婚姻?换做他也做不到,更何况那时候他父亲还非常年轻。

  「至少你知道伯母不是不想回来看你,而是受限于和你爷爷的约定,你不是没人要的孩子。」父亲爱他却一直做错事,等到浪子回头,已经错过道歉的时机。母亲爱他却是命运的输家,她无力、也无法对抗耿家的势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儿子被夺走。

  耿耀摇摇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们一家人都在仇恨和误解中度过,什么时候才能雨过天晴?

  「伯父虚度了大半辈子,好不容易才找到真爱,你去意大利参加他们的婚礼好不好?」江冬茉再接再厉,务求完成最后一个任务。

  「全听你的。」他点头,这个时候就算叫他去死,他都会答应。

  至此,耿尧交付给江冬茉的任务,等于全部完成,她真的好厉害。

  YEAH!

  一如耿尧猜测,这个世界上如果有人能够说服耿耀,非江冬茉莫属,他逃不出她的五指山,被她压得死死的。

  「你好棒,我最爱你了。」她害羞地吻他,用柔情让他一刀毙命。

  都说女人一旦开始撒娇,男人就要小心自己的喉咙——

  果然不错。

  第10章(1)

  耿耀好不容易才化解他和他父亲的心结,江冬茉就嚷嚷着要走,简直是想考验他的耐性。

  「你住得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想要回家?」他呆呆看着床上的行李箱,大脑有绝大部分无法运作,尚处于休眠状态。

  「我想念我爸爸,也担心他老人家的身体,想回家照顾他。」她把衣服一件一件折好放进行李箱排好,耿耀只能干者急。

  「但是——」他搔搔头,不知能说些什么。「但是你这么一走了之,万一我临时想吃水饺,又该怎么办?」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