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情人太霸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1 页

 

  我爱你。

  他在心里默默对她表白,虽然没说出口,却以实际行动诉说他的爱意,希望江冬茉能懂。

  只是他高估了江冬茉,江冬茉没能接收他的身体语言,只觉得他在欺负她。

  唤!

  当他无预警的扯掉她的胸罩,低头吮吻她酥胸的蓓蕾时,她真的很想出声又不敢造次,只能在心里呻吟。

  这可称了他的心意。

  于是原本就已经有恶魔倾向的耿耀,头的两边瞬间各长出一支角,成了地道的恶魔。

  只见他一会儿将她两粒饱满的圆球当成面团搓揉,一会儿像个永远不知满足的小婴儿吸吮她的蓓蕾,直到它们昂然挺立,红润可口才肯罢手。

  可怜的江冬茉,因为给自己下了噤声令,无论是舒服或是难过都不敢出声,只能透过表情表达她的感觉,但对耿耀来说却已足够。

  他的嘴唇于是沿着她的肚子一路亲吻,最后来到肚脐。江冬茉下意识地用手保护小腹,因为他接下来很显然正打算脱掉她的牛仔裤,她不能让他这么做。

  但她无法阻挡他,任何时间、任何地点。

  打从他们初相见的那一刻起,她就不停对他摇头说不,从来也没成功过,她凭什么认为现在会奏效?

  没有效,永远不可能有效,因为他不准。

  耿耀强悍地褪去她的牛仔长裤,几近野蛮地撕裂她的蕾丝内裤,用行动告诉她,永远也别拒绝他,因为——

  他不准。

  ……

  第9章(1)

  激情过后,该是谈心——不,害羞时间。

  江冬茉不知道别的女人都是怎么面对,呃……这种情况,但她是真的很尴尬,恨不得有个洞能钻进去或是马上移民到月球当嫦娥,也好过留在地球丢人。

  可惜她没法偷得灵药,而且后羿紧追不舍,她就算有心逃避,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更何况房间就这么大,她能逃到哪里?再加上他把她钌死在床上,她能翻身的地方就更有限了,根本不要想逃。

  「小茉。」

  她才在想后羿有多烦人,他的奶油桂花手果然立刻缠住她的腰,将她牢牢抱住。

  江冬茉当场脸红,不过耿耀没看见,因为她害羞到把自己卷成麻花卷,他得先把她的手扳开,再将她的下巴撑高,他才能看见她的脸。

  「你、你有什么吩咐?」她的女仆性格什么时候不好显现,偏偏挑这个时候发挥,笑坏耿耀。

  「吩咐……哈哈哈!」他笑到差点岔气,觉得她好可爱,总是能逗他开心。

  江冬茉的脸更红了,她是真的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说什么、做什么,他还取笑她,简直不是人。

  「我不理你了。」她明明是生气,看在耿耀眼里却像在撒娇,逗得他心好痒。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笑你。」他安抚她。「但是……噗!」

  说好不笑,他还是忍不住笑出声,不过有比较收敛,不再笑得那么夸张。

  「又笑我。」超没良心。「不然你说,我应该有什么反应?」她的脑子里面只想到这句话,她又有什么办法?

  「呃……」这可问倒他了。「应该甜言蜜语、说些你好棒之类的话吧!」他也不确定。「你别问我,我的经验只有比你多一些些,没有你想得那么丰富。」

  换句话说,他不是滥交的人。虽然他有钱、有名气,人又长得特别帅,但他并不会因为容易上手而在男女关系上胡搞瞎搞,相当洁身自好。

  江冬茉闻言激动地抱住耿耀,很想颁一面好人好事代表奖牌给他。他颠覆了一般人对艺术家的既定印象。当大家都误以为艺术家就是任性自我、放荡不羁、生活靡烂的异类时,他站出来以身作则,让大家住嘴。

  不可否认,他是有些自我,某方面还相当任性。但他生活规律、绝不靡烂,偶尔会有些疯狂的点子,但只限于艺术创作,至于在人际关系上比普通人还来得单纯严谨。

  可以说他屌屌的外表只是假象,真实的他比谁都认真过生活,虽然他自己不承认。

  「你干么突然变得这么热情?」她的举动让耿耀有些受宠若惊,一般来说她不会先采取主动,除非发生紧急情况,比如说刚刚他差点毁了自己的画,她才会抱住他,否则别想。

  「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她像小猫一样磨蹭他的胸膛,瞬间从女仆降级为四只脚的动物。

  这也是她聪明的地方,现在当宠物比当人幸福。主人疼得半死,还不用自己工作赚钱,吃得比人还高级。

  喵!

  耿耀几乎能听见她发出满足的叫声,这是做主人的骄傲,因为他能满足她。

  他们就这么静静躺在床上,聆听角落边的古董座钟发出声音。

  滴答滴答!

  时间的流逝,刻划出岁月的痕迹,留在古老的座钟上面。

  江冬茉突然有所感触,这一屋子的老东西必定见证了耿家几代人的爱恨情仇,有些已经被遗忘在仓库不见天日,有些仍在屋子的某处活跃,这座古老的座钟就是其中之一。

  「唔,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问……」她想知道这间屋子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会不会过于贪心?

  「你想问什么就问,不要吞吞吐吐。」跟他在一起这么久了,说话还这么不流畅,该打屁股。

  「那我问了哦!」她深吸一口气,抬头看他。「你为什么这么讨厌伯父?」

  江冬茉这问题并不算犀利,早在她开口说有事要问他的时候,耿耀就心里有数,她一定是要问他有关他父亲的事。

  耿耀顿时陷入挣扎,不是很愿意开口。他是个骄傲的男人,某方面思想和满屋子的老古董一样守旧。他一直认为家丑不可外扬,偏偏他父亲总是喜欢把丑事摊在阳光下,防不胜防。

  他叹口气,明白自己只是徒劳无功。依照媒体的嗜血程度,恐怕挨不到他父亲公布结婚的消息,自己就被一堆麦克风团团围住,他可以对媒体置之不理,却无法忽略江冬茉眼中的疑问,因为她是他的爱人,有权利知道他的一切。

  「呃,你不想说也可以……」

  「不,我说。」他不希望她从别人口中探知原因,那更伤人。

  江冬茉屏息以待,这是他头一次愿意跟她分享心事,说实话她有些兴奋。

  相较于江冬茉一脸期待,耿耀就显得有些无奈,在别人的面前坦白心事的滋味并不好受,即使他们已经这么亲密。

  「我——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该死。

  「我记得我每次看童话书,开头一定是Onceu ponatime,你不如从你小时候开始说起,我会很有耐心的听完。」她鼓励他一步一步来,耿耀虽然感激她,却也不免抱怨她太贪心,竟然要他说这么长的故事。

  「好吧!」只是抱怨归抱怨,他还是听她的话,证明耿尧的想法并没有错,他早已被江冬茉收服。

  江冬茉张大眼睛,等着他话说从头,耿耀才发现说故事也不简单,顿时佩服起古时候的说书人来,竟能靠胡扯赚钱。

  「咳咳!」他的准备工作一大堆,江冬茉等得都快睡着。

  「我会这么讨厌我父亲,完全是因为他太风流,害我失去我妈妈。」耿耀以为他会情绪激动,没想到却意外平静,江冬茉的反应反而比他热烈。

  「怎么回事?」她回想起稍早他在饭桌上,曾经对着耿尧大吼,指责他让他想吐。

  「很简单,出轨。」耿耀嘲讽地说道。「我父亲似乎永远管不住他的裤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让我妈妈发现一个新的女人藏在他们房间的衣柜。」

  「天啊!」江冬茉无法想象那是什么样的情景,他母亲又有多伤心。

  「你看你光听就受不了了,更何况我妈妈还亲眼目睹,对她是多大的折磨。」至今他仍无法忘怀他母亲哭泣的模样,已经渗透他的记忆,像壁癌一样在他的心墙上留下痕迹。

  「她一定很难过,你也一样。」江冬茉安慰他。

  由于她母亲过世得早,造成她对她母亲的记忆有限,对她父亲孤独的背影,印象反而比较深刻。

  所以,她能理解他的痛苦。也许因为她也同样失去母亲,更能体会在成长路上,家长有一方缺席的悲伤与遗憾。

  不同的是,她父亲虽然严厉,有时甚至称得上残忍,但却是全心全意照顾她们姊妹,对她母亲的感情更是始终如一,从未变过。

  也或许如此,她才凡事听从她父亲,因为她知道他真的为她们姊妹付出很多,如果她也像姊姊一样叛逆不听话,她父亲就太可怜了,她于心不忍。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直到此刻,耿耀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他拥紧她的肩膀,无声向她道谢。要说出这些话不容易,如果没有她的鼓励,他一定说不下去。

  「我妈妈一次又一次原谅我父亲,最后她终于受不了,要求跟他离婚。」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他一点也不意外母亲会这么做。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