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情人太霸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0 页

 

  耿尧看着耿耀,欲言又止,彷佛不知道怎么跟他说话,痛苦全写在脸上。

  「你——算了。」耿尧决定先填饱肚子,才有力气继续跟耿耀战斗。

  说来可悲,明明是父子,却搞得跟仇人一样。这一切都是他的错,都怪他太自私,怨不得他儿子。

  耿尧拿起筷子挟了一粒水饺放进口中,才嚼了两下随即愣住,瞬也不瞬地盯着江冬茉。

  「怎么了,耿伯伯?」看见耿尧的脸突然变得僵硬,江冬茉担心地问耿尧。「我包的水饺不好吃吗?」

  「……不,很好吃。」耿尧的表情很奇怪。「只是你包的水饺,让我想起小耀的母亲,她包的水饺跟你一样好吃,而且味道很像——」

  第8章(2)

  「够了,别再说了!」

  砰!

  耿耀一拳打在桌上,震得水饺掉出盘子,可见他有多用力。

  「吓!」江冬茉吓得用手捂住嘴,睁大眼睛看着耿耀,不明白他为何突然发飙。

  「别说得好像你有多爱我妈妈一样,让我听了想吐。」他看耿尧的眼神是如此轻藐,彷佛他父亲比垃圾还不如,让江冬茉大吃一惊。

  「耿耀,你别这样……」她拉他的袖子,又一次被他甩开。

  「你不要多管闲事。」他警告她,江冬茉十分尴尬,脸都红起来。

  「Shit!」他不想伤害她,然而该死的,她真的太鸡婆,又喜欢当滥好人,被战火波及只能怪她自己活该。

  耿耀怕自己再待下去,会对江冬茉说出更过分的话,只得推开椅子离开饭厅。

  「耿耀!」江冬茉看看耿耀的背影,再看看耿尧落寞的神情,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先安慰哪一个,因而十分为难。

  「对不起,耿伯伯,我先去看看耿耀,您慢用!」最后她还是选择先关心她的阿娜答,这也是人之常情。

  「小耀就拜托你了。」耿尧点点头,把儿子交给江冬茉,心里已经认定她是耿家未来的媳妇。

  「好。」江冬茉急忙转身跑出饭厅去追耿耀,在心中默默祈祷他别难过。

  江冬茉自认脚程不差,可是她还是追丢了人,才不过一晃眼的时间,耿耀就跑得不见人影,不知道上哪儿去。

  她立刻去问看门的大叔耿耀有没有开车出去?看门的大叔给了否定的答案,她于是又跑到后面的庭园找耿耀,也没看见他的人。

  没办法,她只好把耿公馆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搜过一遍,连他最不可能去的仓库也去找,还是不见他的人影。

  他会去哪里呢?

  江冬茉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地方还没找过,那就是他的画室。

  她跑去画室,轻轻打开门透过门缝窥探里头的情形,果然看见耿耀在里面作画,不禁松了一口气。

  他还有心情作画,那就代表他尚控制得了情绪,很好。

  江冬茉才刚放下心,这个时候耿耀突然拿起画刀,朝画布狠狠刺下去。

  他要毁了「太急」!

  她连忙用力推开门,赶在他下第二刀之前,阻止他做傻事。

  「不要!」她从背后抱住耿耀,将他拖离无辜的画作,不让他伤害自己的作品。

  「放手。」他试图扒开她的手,江冬茉无论如何都不放开,硬是和他抗争到底。

  「我不能放。」她说。「放开以后,你会后悔,我也会后悔,所以千万不能放。」画就像是他的孩子,虽然她看不懂,但她不能让他毁掉自己的心血。

  耿耀尽管愤怒,但他知道她是对的,倘若他任由自己冲动毁掉这幅画,他一定会后悔。

  他慢慢放下画刀,将它扔回笔筒里面,想办法缓和情绪。

  江冬茉的小手始终巴得好紧,即使他已经放松身体,她依然环住他,就怕一个没抓牢造成遗憾。

  「小茉,你可以放手了。」他连续做了几次深呼吸以后,心情已经平复许多,不再那么激动。

  「你确定?」她不是很相信他的话,怕他会再对画施暴。

  「确定。」他向她保证绝不再做傻事,她才放手。

  「呼!」她松了一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真的要毁了太急……」

  双手忽地被耿耀攫住,整个人被耿耀拥入怀中,江冬茉错愕地发现到耿耀攻击的对象从画布变成她!

  她小嘴微张,不明就里地看着耿耀,难以跟上他心情的变化。

  耿耀低头封住她的嘴,不想从她的嘴里听见任何问题。

  Love is my pain。

  爱是如此痛苦,只要心中仍存有眷恋,无论是亲情或是爱情,都会伤害人。

  耿耀毋须说话,江冬茉便能体会到他心里的痛。虽然他表现得好像很痛恨耿尧,但她知道他是在乎他的,否则他不会愤怒到几乎毁掉自己的画,因为他心中的爱意找不到出口,只能借由愤怒发泄。

  了解到他只是在发泄,并不会真的伤害她,江冬茉的响应大胆且热烈,期望透过最亲密的方式安慰耿耀。

  感受到她热切的心情,耿耀由原先的轻吻,转为深沉的吮吻,他并且灵巧地撬开她的唇瓣,将舌头伸进她的芳腔之中,邀请她与他嬉戏共舞。

  江冬茉发现到他虽然霸道,但在男女的事情上,却是给予她相当的尊重,并不会强迫她。

  这一个月以来,接吻已经是家常便饭,他们有时会更进一步,但他总是在最后一刻急踩煞车,从未越过最后的界线。

  他们吻得很深,很热烈。他们的舌头几乎交缠在一起,呼吸急促到都会喘,鼻息重到分不清你我,胸口起伏不定。

  「呼呼!」

  江冬茉以为他会像以往一样打住,可耿耀却将她抱起来走出画室,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她睁大眼睛望着他,无声问他想做什么?答案显然易见,他决定不再忍耐,解放自己的欲望。

  眼睁睁地看他用脚把门关上,江冬茉意识到他是认真的,他是真的想和她上床。

  耿耀将江冬茉放在床上,江冬茉挣扎着起身,他立刻用身体的重量将她压进床褥,然后再用嘴巴封住她到口的抗议,这时的他又恢复开始时的霸道,不听人说话,不管她愿不愿意,只管自己。

  不,不一样。

  耿耀用实际行动,证明他已经和当初不同。刚开始的时候,他只是单纯想要满足自己的欲望,但现在他知道该如何挑逗她,该如何激起她的欲望。

  他用更猛烈的吻占据她的理智,在她的唇齿之间留下自己的印记,教她永远记得他的名字。

  耿耀!

  她的唇遭他霸占发不出声音,但他可以听见她内心正在呻吟,她是如此渴望更进一步,也许她不方便承认,但他知道她也想要他。

  他忽地停止吻她,江冬茉的眼神困惑且迷蒙,彷佛还搞不清状况。

  台北的冬天非常讨厌,不止是因为总是阴雨绵绵,更因为气温低,每个人的衣服都穿得特别多,脱起来相对不方便。

  江冬茉总算知道他为什么停止吻她,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任务——脱掉她的衣服。

  「啊——」温热的肌肤不期然接触到冷空气,江冬茉第一时间是打冷颤,再来才是尖叫。

  她不知道他是这么粗鲁的人,竟然一次扒掉她的针织毛衣和套头内搭棉衫,只保留她的胸罩,逼得她只得用手遮掩。

  「你想吸引观众进来围观吗?叫得这么大声。」他提醒她现在屋里可不止住他们两个人,还有一个不速之客,小心隔墙有耳。

  脑中浮现出耿尧的身影,江冬茉立刻闭上嘴巴,吭都不敢吭一声。

  「这样好多了。」他坏坏地笑了笑,不想告诉她,他父亲虽然也住在二楼,却是另一栋房子,只是用空桥连接起来,单从房子的外观看不出来,会误以为是同一栋,其实是两栋独立的建筑物,除了空桥以外,彼此并没有关联。

  耿耀压根儿就是欺侮江冬茉老实,而不知道个中玄机的江冬茉,也真的完全噤声。

  为了公平起见,他也脱掉自己的衣服,裸露上半身免得江冬茉一个人赤裸难堪。

  江冬茉摇摇头,想要叫他把衣服穿回去,但她只要一想到耿尧就住在隔壁,一句话也不敢说,怕被耿尧发现他们正在干的好事。

  「很有偷情的快感,对不对?」耿耀揶揄江冬茉,她只想把他的嘴巴遮起来,求他别再说了,会被他父亲发现。

  耿耀完全被她逗乐,他说什么,她就信什么,真的好单纯。

  然而就是这份单纯、这份体贴感动了他,让他义无反顾的爱上她,就算失去自由,他也甘之如饴。

  几个钟头前李思本问他爱她与否时,他还找不到答案,未料他父亲的突然出现,会让他轻而易举的点头说Yes。

  是的,他爱上了江冬茉,非常不可思议。

  耿耀自认为是个难搞的人,虽然成天把Love is feeling挂在嘴边,却从不曾对谁真正有过FU,直到江冬茉用她那惊慌的眼神征服他,他才真的相信,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有一见钟情。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