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情人太霸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面对好友一连串抱怨,耿耀仅投以「敬请节哀顺变」的眼神,说到底他们三个也是为了迁就李思本对甜点的狂热,才愿意出钱投资。

  他甚至把今年获奖无数的作品无偿让李思本使用,而李思本也毫不客气,从店内装潢到产品外包装,无一不使用他的画作,可说是利用他的名气利用得非常彻底。

  即使如此,耿耀依然无法否认,自己亏欠李思本。再怎么说他都是发起人,虽然只是玩笑话,李思本却做得非常认真,他不多少出一点力,实在说不过去。

  「好吧,我也帮忙出主意好了。」他大少爷总算发挥公德心,不折磨李思本了。

  「真的吗?」李思本闻言喜出望外,整家店的企划都靠他一个人,他都快没点子可想。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耿耀挑眉。

  「这倒是。」耿耀这人没别的好处,就是绝对守信用……

  「我决定用水饺做内馅。」他说。

  「这真是个好主意——你说什么,用水饺做内馅?!」李思本先是抱耿耀大腿,后发现苗头不对陡然睁大眼睛,两只耳朵耸得跟狗一般高。

  「一般的馅料太无聊了,我们应该发挥创意,来点不一样的。」艺术就是要大胆,就是要突破,才有看头。

  「……大哥,我们是开蛋糕店不是开水饺店,我无法想象蛋糕里面放进水饺会是什么味道。」应该和馊水没两样吧?李思本猜。

  「所以我才会是画家,你只能卖蛋糕,这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差别。」耿耀显然相当以自己的想法为傲,李思本根本懒得反驳,反正说了也是白说。

  「是是是,但你的想法真的行不通。」李思本终究还是忍不住反驳。「蛋糕本身是甜的,水饺却是咸的,更何况还有保存期限的问题。」

  「错!」耿耀相当不以为然。「月饼也是甜的,那为什么里面还包咸肉?」

  耿耀举一反三,李思本顿时无话可说。

  就像他说的,月饼也是甜的,为什么可以放咸的馅料?

  「还是不对,此肉非彼肉,相差很多。」尽管李思本已经发挥最大的想象力,还是无法想象当顾客许完生日愿望后,一刀切开蛋糕却发现自己面对一整盘水饺时脸上的表情,想起来就发毛。

  「一定被骂到翻!」

  「一定大受欢迎!」

  耿耀脑海中也浮现同样场景,却归纳出不同的结果,并几乎和李思本同一个时间喊出来。

  「……」

  「……」

  「你错了,不可能大受欢迎。」

  「你才不对,一定会大受欢迎,我有信心。」

  「太离谱了,没有人会用水饺做馅。」

  「你缺乏创意。」

  两个好朋友说起自己喜欢的事物都坚持已见,谁也不让谁,他们甚至还隔空互用眼神别苗头,看谁瞪得比较久,谁的眼睛又比较大。

  「……好,你赢。」李思本首先败阵。「等楚堂回来,再请他评评理,看你对还是我对,他一定会站在我这边。」

  「一言为定。」耿耀有绝对信心。「他一定会赞成我的idea,毕竟他是亚洲最大广告公司的CEO,最不缺的就是想象力,你输定了。」

  他们两个显然都没把正在医院养病的大雄放在眼里,虽然蛋糕店他也有一份,但大家都把他忘了。

  事实证明,果然在胖虎和阿福的淫威下,大雄很难生存,无论漫画或是现实皆是如此。

  「反正今天团也练不成了,我们不如出去走走,你看怎么样?」李思本不想再听见任何有关水饺的话题,决心远征户外,省得和耿耀斗嘴。

  「去哪里?」耿耀正有此意,他也不想留在屋里和李思本大眼瞪小眼,闷得发慌。

  「嗯……为了躲避记者,我们不能去公共场合。」和名人出去就是这么麻烦,康庄大道行不得,只好走羊肠小径,甚是心酸。

  「我无所谓。」耿耀耸肩,一点都不怕记者,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反正他都是同样态度。

  「我知道你很屌,但我不想上报。」李思本开玩笑的说。「万一不幸被记者乱写成和你有什么暧昧关系,我会被你的女粉丝乱棒打死。」

  李思本就不懂了,耿耀明明只是一个画家,怎么就比偶像明星还受欢迎,网络上甚至还组成专属粉丝团,粉丝人数多达两千多人。

  「无聊。」同样的口头禅耿耀一天要说好几遍,可见他真的很无聊。

  这也难怪,耿耀出身名门、家庭富裕,又遗传到他爷爷绘画的天分,加上他智商又高,无论做什么都手到擒来,年纪轻轻就在国际画坛占有一席之地,教他不骄傲也难。

  他都已经这么优秀了,偏偏又继承了他母亲的美丽外表,唇红齿白、皮肤白皙亮透、五官立体秀气,丝毫不输整容过的韩星。

  唉!

  想到这里,李思本不由得深深吐一口气。都说有一好没两好,他是什么都好,这还象话吗?老天爷真不公平。

  「不然,我们去参加我朋友公司举办的园游会好了。」李思本灵光一闪,想起一个人不会太多,但是又够热闹的地方,可供他们打发时间。

  「你都几岁了,还参加什么园游会?不去。」耿耀自认为已经从小学毕业,没兴趣去跟人买餐券换小吃,又不是在玩办家家酒。

  「不要这样嘛!」李思本使出撒娇战术。「人家已经好几年没参加过园游会,你就陪我去一次嘛!拜托。」他一边说,眼珠子不时闪烁,只差一条手帕就可以演出泪光闪闪。

  「不要靠过来,恶心!」耿耀虽然长相稍嫌秀气,但个性却是man到不行,无法接受伪娘,更何况这个伪娘还是他的好友。

  「只要你答应陪我去,我就不吻你。」李思本不但往耿耀身上靠,还作势要吻他,逼得耿耀若不挥拳K人,否则就得点头,而他选择后者。

  「好、好,我答应。」他用手把李思本的猪嘴推开,以保护嘴唇的贞操,李思本感动之余不忘揶揄耿耀,没想到他那么守旧。

  「我若是女人一定爱死你。」这般纯洁又专情,天底下少有的极品。

  「幸好你不是女人,不然我光吐就吐死。」耿耀不客气的反击回去,害李思本都想找镜子,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长得这么糟糕?

  结论是他长得不差,但个性很差,尤其他不正经爱开玩笑,最让人受不了。

  「快十二点了,我们现在立刻出发,刚好赶上午餐。」李思本低头看腕间的手表计算时间,耿耀完全提不起劲。

  他们两个都几岁的人了,还参加园游会?

  「走,出发!」李思本虎克船长上身,一脸兴致勃勃,看得耿耀好想去提一桶冷水从他头浇下去。

  「我若是找不到东西吃就找你算帐。」他警告李思本,要他皮撑着点儿,别让他饿肚子。

  「安啦,绝对够你吃。」李思本跟耿耀打包票,一定让耿耀吃撑肚子,虽然他其实一点把握也没有。

  好好一个周末假期,两个黄金单身汉居然手牵手去逛园游会?真有够逗的。

  第1章(2)

  「亨通集团」乃国内冷冻食品业的龙头,这些年将事业触角伸展及物流和茶饮市场,经过十年的奋斗已获得相当成果,除了在台湾的市场有一定市占率之外,在东南亚也有一席之地,可说是国内最成功的企业之一。

  亨通集团其实已有三十年历史,这三十年来虽未像集团的名字一路亨通,却也挺过大大小小无数个金融危机,直至今天的规模。

  「下一个项目是四百公尺短跑,参加的选手请准备。」

  某所大学运动场的司令台上,传出大会司仪的声音。在这风和日丽的周末里,集团高层特别租借了这所大学的运动场及周遭场地,举办运动会和园游会,用以庆祝亨通集团创立三十周年,场面搞得非常盛大,集团旗下子公司所有员工几乎全数到齐,海外分公司也派了不少人返国参加,宣誓忠诚之余还可以争取曝光机会,场面十分热闹。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面对满满的人潮,江冬茉感觉自己快要被淹没,开始觉得难以呼吸。

  「冬茉,才刚开始而已,拜托你一定要撑下去。」佟璃璇见江冬茉脸色转白,连忙放下手中的环保餐具,过来安抚江冬茉,就怕她走人。

  「我——呼呼。」江冬茉拼命做深呼吸缓和情绪。「你不必担心,既然我已经答应你,就一定会坚持到底。」

  江冬茉发挥江家人的精神——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让佟璃璇好感激。

  「都怪我没有用,牵连你受累。」佟璃璇真的觉得很对不起江冬茉,明明知道她害怕人群,为了自己却不得不把她从家里拉出来,只因为她不敢对上司说不。

  「不要这么说,你也是无辜的。」江冬茉摇头。「如果不是万不得已,你也不会找我帮忙。」

  「没办法,谁教我是菜鸟?」佟璃璇苦笑。「菜鸟就活该受欺负,上头随便一句:这件事由你负责,我就得做牛做马。」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