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情人太霸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9 页

 

  「啊,我不该挑这个时间回来,抱歉。」

  江冬茉担心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只不过打断他们亲热的人不是李思本,也不是下人,而是一个穿着打扮非常有味道的中年男子,嘴角带着一抹浅浅的微笑,打量着他们两个人。

  第8章(1)

  一股奇异的气氛弥漫在他们的四周,打从中年男子踏进客厅开始,耿耀脸上的表情就有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从满心期待变成冷漠,最后终至僵硬。

  「小耀,我回来了。」中年男子首先打破沉默,主动跟耿耀示好,耿耀依旧冷着脸,半天不说话。

  中年男子一直得不到耿耀的响应,只好把头转向江冬茉,对她说道:「你一定是小耀的女朋友,我是小耀的父亲,今天刚回国,初次见面。」

  「您、您好,耿伯伯,我叫江冬茉,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江冬茉一听见中年男子竟是耿耀的爸爸,连忙跟他行礼,慌张得不得了。

  「哪里,真是个可爱的小姐。」耿尧微笑。「你别紧张,我不会吃了你,顶多只会咬你。」

  耿尧跟江冬茉开玩笑,江冬茉真的放松一些,马上就对耿尧产生好感。

  「别把你在外面把妹的那一套用在小茉身上,她没那么容易上当。」好不容易耿耀终于开口,却是怒气冲冲,一句好话也没有。

  「耿耀,你怎么对伯父这么说话——」

  「闭嘴。」

  随着耿耀冷漠的命令,现场再次陷入令人尴尬的沉默,江冬茉都快透不过气,想不通这对父子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气氛如此紧张。

  「我在飞机上什么都没吃,家里有什么吃的东西吗?」耿尧似乎非常习惯耿耀这种态度,也不生气,跳过耿耀直接就问江冬茉。

  「啊?」她差点反应不过来。「有……有水饺!是我自己包的,如果您不嫌弃的话……」她越说越小声,骂自已土包子,耿耀的父亲可是国际间知名的现代工艺大师,长年旅居欧洲,吃遍欧洲各国美食,怎么会瞧得起她包的水饺……

  「那就麻烦你了。」耿尧二话不说点头,江冬茉闻言喜出望外。

  「不麻烦,我现在立刻去煮给您吃。」她超兴奋,转身就要冲去厨房当煮饭婆,被耿耀拦下。

  「等一下,我有说OK吗?」他怒气冲冲的瞪她,骂她多事。「人家说肚子饿,你马上就把我的水饺给人家,有你这么当女朋友的吗?」

  他小气的老毛病又犯,只要是有关水饺,他打死不退,江冬茉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那你也吃一点嘛!」这总行了吧。「反正中午你也没怎么吃,干脆和伯父一起吃,我去下水饺!」

  说完,她一溜烟跑得不见人影,气坏耿耀。

  「江冬茉!」

  她才不管他在背后怎么喊,坚持要给耿尧做饭吃,气坏耿耀。

  这还是耿尧第一次瞧见耿耀吃瘪,想笑又不敢笑,忍笑忍得很痛苦。

  耿尧上扬的嘴角,使得耿耀的双颊微红,嘴巴念念有词。

  「这小妮子,居然敢不听我的话,看我怎么修理她……」他低下头跟耿尧擦身而过,耿尧见耿耀显然在逃避自已的视线,不禁笑出声。

  他目送耿耀的背影消失在厨房的门扉之中,声音从门板的细缝传出。

  「江冬茉,你皮在痒……」

  随着厨房的门完全关上,耿耀的声音变得模糊,耿尧听不清楚谈话的内容,却足以令他欣慰万分。

  看来,小耀找到一个很好的女孩,有她照顾小耀,就算他不在他身边,他也可以放心将儿子交给她。

  耿尧按电铃招来下人帮他安排房间,杨大婶来到主屋客厅一看竟是耿尧,又惊又喜。

  「先生,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喊我一声?」杨大婶十分兴奋看到主人,嘴巴笑到都快合不拢。

  「我这不是喊了吗?」耿尧打趣回道。

  「你都进门这么久了才记得叫我。」杨大婶抱怨。「你等等,我这去帮你整理房间。」

  杨大婶带耿尧上楼,一边像只老母鸡吱吱喳喳唠叨个不停,大多说些家中细碎的琐事,不听也罢。

  在她帮耿尧整理房间的时候,耿尧乘机向她打听江冬茉,问她觉得江冬茉的人品怎么样,配不配得上他儿子?

  杨大婶对江冬茉赞不绝口,称赞她乖、做事又勤快,重要的是耿耀十分喜欢她,无时无刻把她带在身边,几乎已经到达形影不离的地步。

  不过杨大婶同时提到,江冬茉的家世很普通,只是水饺店老板的女儿,恐怕配不上耿家这种艺术世家,光是门面就有天大的落差。

  耿尧虽没搭话,但在他心里家世好坏根本成不了问题,只要耿耀喜欢,人品和个性够好,就是媳妇的理想人选。

  「耿伯伯,水饺煮好了,请您到饭厅吃水饺。」

  说人人到。

  耿尧才说她是理想人选,江冬茉马上就尽显好媳妇本色,来请公公前去用餐。

  耿尧和杨大婶交换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笑着点头。

  「我马上下去。」到目前为止,耿尧对江冬茉还算满意,她的外表虽然没有多出色,却很能勾起男人的保护欲,难怪他儿子会喜欢她。

  江冬茉和耿尧一起到饭厅,耿尧一点都不意外看见耿耀乖乖坐在椅子上,因为他的寳贝叫他「吃一点」,虽然是用恳求的语气,但对他来说就是命令,只是他骄傲得不肯承认,其实他早就落入江冬茉的掌握之中,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完全相反。

  滴水可穿石。

  耿耀又臭又硬的脾气,正被江冬茉的柔情一点一滴的贯穿,总有一天会被侵蚀殆尽,他万分期待那一天的来临。

  「耿伯伯,请坐。」江冬茉殷勤的帮耿尧拉椅子,超体贴。「我去帮您盛水饺,请您稍等。」

  她熟练的动作和热情的招呼,让人很难相信一个月以前,她还躲在店里的厨房不敢面对顾客,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耿耀突然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做错,他不应该带她熟悉这个世界。如果他不曾这么做,现在她还是他一个人的,自然也不必跟人分享她的温柔,特别是对面这个臭老头。

  虽说是父子,耿尧和耿耀其实聚少离多,就算偶尔见面也像仇人,没打架就不错了,不要说谈心。

  「水饺来了。」江冬茉给父子俩各盛一盘,自己也拿一盘水饺在耿耀的身边坐下,她其实吃不下,但为了缓和气氛,她只好卖命当陪宾。

  她对耿尧笑一笑,总觉得这种场面好熟悉,以前她姊姊难得回家一趟,她爸爸一定给她姊姊一顿排头吃。

  她姊姊也不认输,这个时候就需要和事佬,毫无疑问她一定得充当润滑剂,因为家里除了她以外就没有别人能够担任这项工作。

  耿尧可以感受到她的努力,并感谢她的付出,他和耿耀之间真的需要有人出面缓颊,否则一定吵架。

  「你这次回来的目的是什么?可以告诉我了吧!」

  只可惜他们有心营造好气氛,耿耀却不合作,坚持要把气氛弄拧。

  耿尧叹口气,心想耿耀的脾气不知道像谁?他母亲也是个温柔的人,他的脾气也没那么古怪,可能是遗传到他父亲,也就是耿耀的祖父,他老人家的脾气也是又臭又硬。

  「我确实有重要的事要告诉你。」耿尧直视坐在对面的儿子,耿耀亦回敬他,父子再一次形成拉锯战。

  「我说你怎么肯抽空回来看我这个不成材的儿子,原来是有要事相告。」耿耀冷笑,口气嘲讽得不得了。

  江冬茉偷偷拉耿耀的袖子,要他说话别那么冲,被他甩开。对一个丢下儿子,自己跑到国外逍遥的自私鬼,他没空顾虑他的心情,被他伤害活该,而且他也不认为他父亲会受伤。

  「我要结婚了,一个月后。」

  耿尧此话一出,耿耀立刻陷入沉默。

  「为什么我不会觉得惊讶。」沉默过后他依然嘲讽。「这已经是你第几次结婚,我都记不得了。」

  「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耿尧回道。「一个月后我和Linda会在意大利的农庄举行婚礼,希望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

  「我该谢谢你亲自邀请我吗?」耿耀挑眉。「你别告诉我,这次你结婚的对象年纪比我小,有了上一次被脱衣引诱的经验以后,我的胆子变小了不少,希望这次你慎选老婆。」

  耿耀一字一句都是控诉,江冬茉虽然不明白整件事的始末,但大约猜得出来耿耀遭受过什么待遇。

  「你放心,Linda只比我小一岁,这次绝对不会再发生同样的事。」耿尧向耿耀保证,这次的结婚对象无论是年纪或是家世都跟他非常匹配,他不必担心会受到骚扰。

  耿耀冷笑,一点都不相信父亲所谓的「保证」,他向他保证过很多事,没有一件事能够做到。

  「不要指望我会去参加你的婚礼。」耿耀有言在先,免得父亲作白曰梦。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