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情人太霸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5 页

 

  耿耀一开始并没意识到自己耍手段,经佟璃璇这么一提,才发现他找了一堆愚蠢的借口,只为了将江冬茉留在身边。

  或许,真如她说的,爱情悄悄降临在他身上。

  Love is feeling。

  既然他已经决定跟着感觉走,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尽管迈开脚步就是。

  「不过我得先警告你,江伯伯虽然迫于无奈让冬茉留在你身边,但你最好别动歪念头,免得后悔。」佟璃璇丑话在前头,就怕他误踩地雷,砰一声爆炸,她可就罪过罪过。

  「你的意思是,一旦我碰了小茉,就得负一辈子责任?」耿耀的理解能力真不错,举一反三,用不着佟璃璇操心。

  「大概就是这样。」聪明。「近年来江伯伯的标准已经放宽许多,以前是连碰都不能碰,现在改为事后负责,算是有很大进步。」

  ……是啊,在这都快可以移民到另一个星球的时代,真的是很「进步」。

  「我会三思。」他眉毛挑得老高,表示他会考虑,佟璃璇一句话也不信。

  像他这种随心所欲的艺术家,懂得控制欲望?这就跟叫猫不要偷腥差不多——不可能!

  他啊,准备当江家的女婿吧!

  呵!

  第6章(2)

  夜深沉,人儿已睡。

  曾经以为不会再惊扰她的恶梦,重新占据江冬茉的梦境。梦中的她是如此青涩,稚嫩的脸庞堆满笑容,和同学有说有笑,一起漫步在校园,这个时候她多快乐,即使雨天,在她眼里也像是晴天,尤其她才刚入学不久就交到好朋友。

  「外面那一群女的吵死人了!」

  她新交的朋友叫做佟璃璇,名字很好听,很女性化,可是她人却是粗鲁得要命,和名字一点都不搭。

  「她们在吵什么?」江冬茉拉长脖子看向窗外,只看见好几颗黑色的头围着一个高个子男生七嘴八舌抢着说话,非常热闹。

  「还不是在吸引任戴维注意。」佟璃璇拉了拉及肩的长发,考虑削成平头。

  「谁是任戴维?」没听过。

  「就是被她们包围的那个家伙。」佟璃璇的口气满是不屑。「那家伙以为自己从美国回来就很了不起,到处招蜂引蝶。」

  佟璃璇又是家伙,又是招蜂引蝶,出口没好话,引起江冬茉的好奇。

  「你们吵架了?」她问佟璃璇。

  「我和谁吵架?」佟璃璇一脸困惑。

  「外面那个男生。」江冬茉没看到任戴维的脸,不清楚他长什么模样,但她猜想应该长得不错,不然不会这么受欢迎。

  「我干嘛跟他吵架?」无聊。「我只是看不惯他的态度,对谁都好,以为自己是大众情人!」

  不知是佟璃璇太早熟,还是江冬茉被保护得太好,佟璃璇所说的这些男女之事,在她家是被严格禁止的,也不能讨论。

  「可是同学们好像都很喜欢他。」

  「我不喜欢。」佟璃璇冷哼。

  江冬茉一点都不意外佟璃璇会这么说,她就喜欢唱反调,所以在学校人缘不是很好,但江冬茉知道她是个好人,足以当一辈子朋友。

  虽然学校每个女生都在讨论任戴维,江冬茉却毫无兴趣。这天,佟璃璇因为家里有事没来学校,没办法和她一起放学,江冬茉只得一个人独自回家,不料却在门口遇见一个高高的男生。

  「哈啰,我注意你很久了。」

  这个男生长得又高又帅,笑起来像卖牙膏的业务员,江冬茉总觉得好像看过他,但又记不起来在哪里看过。

  「你是一年五班的江冬茉,对不对?」男生连她的名字都知道,让她吓一跳。

  「你、你是哪位?」她连忙用书包把自己胸前的名牌盖起来,多余的举动逗乐对方。

  「我叫任戴维。」他比了比胸口的名牌,请她看清楚。「我之前一直住在美国,今年才回到台湾念书。」

  他好像很以自己的身家背景为傲,江冬茉小心的点点头,抱着书包试着从他身边偷偷溜掉,不幸被他发现。

  「等一下!」他拉住她。「我想跟你做朋友!」

  「做、做什么朋友?」她一脸戒备的看着他,拼命挥掉他的手,拜托他别碰她,被她爸爸知道肯定挨骂。

  「做什么朋友?」任戴维偏头想了一下。「你想做什么朋友?」

  这本是她问他的问题,他却丢回到她身上,教她好为难。

  「不是朋友的朋友?」她试探性地问,任戴维乍听之下愣了一下,而后大笑。

  「你真可爱!」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亲了一下她的脸颊,江冬茉反应不及,只能呆呆站在原地。

  「啊——David亲了一年五班的江冬茉!」

  不知哪来的长舌妇看见任戴维亲她,叫得像这辈子没叫过似地,立刻引来围观。

  「真的吗?」

  「不会吧!」

  「她家的家教不是很严,还让人亲她?」

  同学们东一句、西一句,说得她的耳朵都红起来。

  「对不起,我先走了!」她把书包紧紧抱在怀中,快步走出校门。

  「等一下,江冬茉!」任戴维在她背后叫她。「你还没有回答我,要不要跟我做朋友,江冬茉——」

  丢脸死了。

  回家的路上,她几乎全程用跑的跑回家,一方面觉得羞愧,另一方面很怕她爸爸知道这件事会发飙,到时候她就倒霉了。

  整个晚上她都在极度不安中度过,姊姊问她怎么回事,她也不敢讲。因为她姊姊虽然大她几岁,其实也被她们的父亲严加看管,搞不好还没被亲过脸颊,说了也是白说。

  大约到晚上九点钟,终于东窗事发。不晓得哪个同学多事,跑来跟她父亲打小报告,她父亲一听见她竟然在校门口做这么丢脸的事,不管她到底有没有做错,握紧藤条就是一阵毒打。

  「你敢败坏江家的门风,我打死你!」

  藤条咻咻咻地打在她身上,说痛也痛,但更痛的是她的心。

  「我没有!」她哭喊。「我真的不知道他会突然亲我,这不是我的错!」

  「你不要脸!」父亲拿藤条一次又一次的打她。「我说过多少次,不能让男生碰到手,你还让他亲你,挨打活该。」

  咻咻咻!

  「我没有!」

  咻咻咻!

  「你让男生亲你,你活该!」

  「……我没有……我没有……」江冬茉深陷梦境,眼泪跟随着呢喃缓缓流泄,晶莹的泪水宛若断了线的珍珠一颗一颗接连掉落枕头,直到一双大手将它们掬起,它们才有了归依。

  用指背擦掉她眼角的泪水,耿耀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梦让她这么伤心,但他知道绝对不是好梦。

  「……我……没有……」

  她不断重复强调这三个字,表情狰狞而痛苦,彷佛正遭受极大痛苦。

  「小茉,快醒醒!你只是在作梦,没事。」他不忍心见她受苦,轻轻摇晃江冬茉叫醒她。

  黑暗中,她依稀听见他的声音,但梦境太可怕了,她无法挣脱,只得哭喊。

  「我没有——」

  「小茉!」他用力摇她的身体强迫她醒来,不让她再被黑暗吞噬。

  「……耿……耀?」她眼神空涧的看着他,无助的模样教人心疼。

  「对,是我。」他张开手臂,将她拥入怀里。

  江冬茉的双手起先垂在身体的两侧,渐渐感受到他的体温、他的拥抱以后,才慢慢举起手环住他,与他紧紧相依。

  「呜……好可怕,我作恶梦了!」她哭得肝肠寸断,小小的脸庞都被泪水浸湿,五官都看不清。

  「我知道,所以我才叫醒你。」他轻拍她的背安慰她,江冬茉靠在他的胸膛哭泣,总觉得好有安全感,有个人可以依靠的感觉真好。

  「从来没有人叫醒我,我总是一个人哭泣。」每回当她醒来,已经是泪流满襟,陪伴她的只有冷清和无尽的寂寞,以及一股说不出来的痛楚。

  「我能体会你的感觉。」曾经有一段很长的时间,他都是独自一人。一直等到他长大,身边多了一些朋友,他才开始相信寂寞可以消除,只要找到对的人。

  她会是那个对的人吗?

  耿耀问自己。

  他会是那个对的人吗?

  耿耀再次问自己。

  他不习惯自问自答,但有些事情不逼自己回答又找不到答案,就算逼了也得不到解答,人就是这么矛盾。

  「不要哭了。」他亲吻她的眼睛,以为能够止住她的泪水,结果令他大失所望。

  「你不问我作了什么恶梦吗?」她泪眼汪汪的模样,彷佛迷路的小鹿,让人看了不忍,同时又想逗弄。

  「不想。」他没那个闲工夫。「我命令你立刻停止流眼泪,否则就要处罚你。」

  「我、我做不到。」她的眼睛又不是水龙头说关就关,他也未免太过于霸道。

  「我不管,你就是不能哭。」他就是霸道,就是不准她哭,怎样?

  「你……」江冬茉气到忘记掉泪,称了他的心意。

  「我……我不哭了。」她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猛眨眼睛,高兴得不得了。

  「耿耀,我停止流眼泪了——」然后,她的话语连同她残存的眼泪,一起被他吞下肚,消失得无声无息。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