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情人太霸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4 页

 

  「不好意思我只会风花雪月,浪费你的时间。」她嘴巴锋利,他的反应也不慢,扯平。

  「能有闲情风花雪月,还能赚到大把钞票,我真羡慕你。」不愧是天之骄子。「你想知道什么?我知道的范围,都会告诉你。」只要能帮得到冬茉。

  「你知道她有恐男症吧?」

  「嗯。」佟璃璇点头。

  「她这毛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又是怎么染上这毛病?能不能治好?」

  佟璃璇赶时间,他干脆来个快问快答,两人充分配合。

  「你的问题真多。」她差点吹口哨。「我没记错的话,冬茉这毛病应该是从国一的时候开始的……对,就是那个时候。」佟璃璇想了一下后肯定答道,耿耀闻言颇为惊讶。

  「已经这么久了?」从国一开始……唔,那得是几年?

  「久到我以为她生来就患有恐男症,但其实国中以前,冬茉并不怕男生,相反地,她还很受到男生的欢迎。」

  回想起那段青涩岁月,不胜唏嘘。那个时候冬茉就像个小公主,而她就像公主身边提鞋的女仆,任谁都不会看她一眼。

  「想象得到。」耿耀不自觉地握紧拳头,不晓得在跟人吃哪门子飞醋?那个时候他不知道还在地球哪个角落,跟江冬茉八竿子打不着边。

  不过,也由于他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情绪,让佟璃璇更加确定自己的决定是对的,他和江冬茉之间有一股看不见的吸引力,将他们两个牢牢吸在一起。

  「你知道原因吗?」同样的话他曾问过江冬茉,她选择沉默,而他希望能从佟璃璇的口中获得回应。

  「我知道。」她说。「冬茉会得恐男症,有两个罪魁祸首,一个是任戴维,另一个是江伯伯。」

  佟璃璇——点名,耿耀十分惊讶听见江鸿的名字,不禁露出疑惑的眼神。

  「伯父跟小茉的病也有关系?」

  「有绝对的关系。」佟璃璇叹气。「应该说,冬茉会得到恐男症,都是因为江伯伯太过严厉,如果他不要那么严厉,今天冬茉会是个正常的女孩。」

  「怎么回事?」他不解。

  「说来话长。」她低头看表,不确定有足够的时间说完。

  「那就长话短说。」无论如何,今天他一定要知道原因。

  「好吧,大不了下午请假。」她豁出去了,顶多又挨顿白眼,反正无论她做得多好,她的上司对她都不满意,就让她更不满意好了。

  「这件事要从冬茉的家庭说起,你见过江伯伯,你觉得江伯伯感觉起来如何?」在正式进入主题之前,她问他对江鸿的印象,得到的答案十分正面。

  「既温和又讲理,是一个相当慈祥的长辈。」这是他和江鸿短暂会面的感想,不知道正不正确。

  「现在的江伯伯也许真的像你所说的一样慈祥,但以前他可不是这种个性。」佟璃璇说道。「以前的江伯伯既严厉又专制,管两个女儿管得死死的。」

  她回想。

  「你知道冬茉还有个姊姊吗?」她问耿耀。

  「不知道,我还没机会问。」他摇头。

  「冬蕾姊因为受不了江伯伯,外出念大学以后就没再回家,一直住在外面。」算是逃避。「冬茉就没这么幸运,一方面也是因为她患有恐男症,又不适应人群,所以一直住在家里。」

  可以说家是她的避风港,也是她不得不待的地方,某种意义上又像牢笼,她既然挣脱不了只好乘乖待着,避免受伤。

  「从外表真的看不出来伯父这么严厉。」耿耀皱眉。

  「江伯伯是军人出身,当然严厉了。」他不懂啦!「偏偏江妈妈又过世得早,江伯伯一个人带两个女儿,为了怕她们变坏,对她们加倍严厉,两姊妹吃足苦头。」

  「怎么说?」耿耀生长的环境和江家姊妹完全不同,自然无法体会被束缚的痛苦。

  「江伯伯给两姊妹的规定一大堆,说是江家的家训。」佟璃璇想到不由得打冷颤,庆幸自己无人可管。「最重要的是,江伯伯不许她们和异性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怕会败坏门风。」

  老天!现在都什么年头了,居然还有这种老八股的想法,不愧是上个世纪的军人,代沟有够深。

  「然后呢?」听完这一大堆前言,耿耀总算对江冬茉的家庭有初步了解。

  「然后两姊妹一直遵从江伯伯的教诲,不敢和异性走得太近,直到有一天任戴维那个死白目不小心亲了一下冬茉的脸颊,她的人生开始起了变化。」听起来满像电影的情节,却千真万确。

  「任戴维?」这又是哪号人物?

  「他是我们还在就读国中时,学校的风云人物。」佟璃璇解释。「他是ABC,读国中以前都在美国,直到读国中才回来。因为长得很高很帅,又在美国混过,学校的女生一半以上都是他的粉丝,他逢人就亲人家的脸颊,完全美式作风。不过不是人人都吃他那一套,至少我就很反感——」

  「他一定没亲过你。」耿耀哪壶不开提哪壶,佟璃璇正兴高采烈追忆往事,他就一盆冷水当头泼下来,相当不够意思。

  「我也不稀罕。」她嗤之以鼻,自认为没那么花痴。

  「他亲了小茉以后呢?」耿耀追问。「小茉就得到恐男症了?」

  「不是这样。」佟璃璇注意到他喊江冬茉的小名,而她不认为有经过江冬茉允许,一定是他自己硬喊的,看来冬茉又遇上一个霸道的男人,可怜。

  「冬茉当时虽然惊慌,但也不至于马上得病,她会患恐男症,完全是因为江伯伯。」

  「这跟伯父有什么关系?」只不过是个礼貌性的吻,还亲在脸颊……

  「当然有关系。」佟璃璇摇头。「江伯伯知道这件事以后很生气,不分青红皂白就指责冬茉不检点,丢光江家的脸,还打了她一顿,罚她好几天不能出门,她因此好几天没去学校上学。」

  这本来只是一桩意外事件,江鸿偏要把它无限放大,搞得大家鸡犬不宁,害自己的女儿成了笑话。

  「从此以后,她就很怕男生,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越害怕,根本完全不跟异性接触。」佟璃璇说完叹气,为好友感到心疼。

  「到后来她甚至只要一和异性接触,就会紧张到昏倒。」他才认识江冬茉几天,她就已经昏倒过好几次,情况非常严重。

  「江伯伯也很后悔,怪自己不该太严厉,害女儿得了这种怪病。」这该说是单亲的悲剧呢,还是江鸿的个性使然?总之,江冬茉怕男人是事实,谁也改变不了。

  「那个ABC不必负责吗?」耿耀超不爽。「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还说呢!」佟璃璇抿嘴。「他闯完祸以后,拍拍屁股就回美国了,还负什么责任。」

  也是,有些人只管闯祸,事后收拾没他的事,尽管自私自利。

  耿耀的脸色迅速下沉,脑中浮现起一道身影,这道身影便是打带跑的代表人物,只管放纵,后果恕不负责。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江伯伯这么爽快把女儿交给你?」佟璃璇话锋一转,将话题转到他身上,耿耀一点也不意外。

  「我正想问你。」这是他约她的另一个目的——弄清楚江鸿的意图。

  「就像我刚刚说的,江伯伯很后悔自己因为一时冲动,害女儿染上怪病,想要趁事情还可以挽救之前弥补一切。」

  「什么意思?」他眯眼,不是很听得懂她的解释。

  「我发现冬茉面对你的时候好像特别有活力,也没那么怕你。」佟璃璇的观察力相当敏锐,耿耀则是不知不觉。

  「是吗?」他倒是没发现,不过不能怪他,说到底他也只认识江冬茉几天,不清楚她的个性情有可原。

  「相信我。」佟璃璇肯定的点头。「园游会的时候,她不是还拿大锅勺打你?我可没看她打过别人。」这就是证据。

  「可是……我第一次吻她的时候,她一样昏倒。」他不觉得事情有她说得那么乐观。

  「天啊,你们已经接吻了?」佟璃璇闻言兴奋的大叫,发现大家都在看她,连忙用手遮住嘴巴,不过眼睛还是闪闪发亮。

  「我没有看错人,你就是冬茉的真命天子,也不枉费我努力说服江伯伯。」

  佟璃璇的话间接证实,江鸿之所以放心将女儿交给他,是因为她说服江鸿,耿耀和江冬茉之间有一股看不见的吸引力,江鸿才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将江冬茉送到耿耀身边。

  「也许你会觉得很荒谬,但我真的觉得你们注定要在一起,我就是有这个直觉。」佟璃璇发挥超级媒人的功力,硬要把他和江冬茉送作堆,让人很受不了。

  「荒谬。」他又皱眉。

  「荒谬你还来找我?」她反问他,把他问得一愣一愣。

  「我相信你也感受到那股魔力,才舍不得让冬茉离开,想尽办法将她留下来。」爱情就是这么奇妙,有时只发生在一瞬间,便能造就永恒。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