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情人太霸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3 页

 

  她津津有味地吃着丝瓜炒蛤蜊,为所蕴含的新鲜滋味深深着迷。她虽然比她姊姊擅长包水饺,但却远不及她姊姊来得会做菜,她姊姊光用番薯就可以搞出一桌番薯大餐,虽然她姊夫叫苦连天,但她仍是有本事让姊夫统统吞下肚。

  「哈……哈啾!」远在城市另一头的岳群无端遭到点名,打了一个特大号的啧嚏,引起江冬蕾的关心。

  「你感冒了吗?」怎么突然间打啧嚏。

  「没有。」岳群回道。「只是觉得好像有人提到我。」

  「你想太多了。」疑神疑鬼。

  岳群耸肩,但其实他的第六感十分准确,江冬茉确实提到他了,只是嘴巴没有说出来而已。

  镜头转回到江冬茉和耿耀身上,他们点的菜陆续送上桌,每一道都很可口,江冬茉每一样菜都喜欢。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这个时候,耿耀的手机铃声响起,催促他接电话。

  江冬茉觉得他的来电答铃十分有趣,竟然是爵士鼓声,一般人都用音乐,可见他的品味有多独特。

  他拿出手机瞄了一下屏幕,发现是郝楚堂打来的,不禁露出兴奋的笑容。

  「这家伙还没死啊!」他很没风度的诅咒好友,抬头交代江冬茉。

  「我接一下手机,待会儿回来。」然后推开椅子,起身走向店外,寻找安静的地方讲电话。

  耿耀这个举动虽然稍嫌不礼貌,却是情有可原。毕竟烧烤店内的客人实在太多,每一个人都拉高分贝说话,就算面对面都很难听清楚对方说什么,更何况手机?他丢下她也是没办法的事,她无法责怪他。

  理智上都能说通,然而她对人群的恐慌却是属于非理性,就算她再怎么理解眼下的情况,那股不安仍是困扰着她。

  耿耀在时,她尚能勉强自己忘掉自己身边的人群,一旦他离席,人群彷佛从四面八方向她压过来,让她陷入深深的恐惧。

  不要怕,江冬茉,你不可能永远独自一个人,总会有面对大众的一天,一定要撑下去。

  她给自己心战喊话,一边做深呼吸。也不知道是否因为知道耿耀就在附近给她力量,她的心情逐渐缓和下来,不再那么害怕。

  就在她几乎要成功的时候,一个陌生男子朝她的方向走来,她睁大眼睛看着他的路过行径,希望他能转弯,没想到他却在她的面前停下。

  她抬起头看男子的脸,只见男子面带笑容,对她说:「小姐,你一个人吗?」

  男子明显跟她搭讪,而且说实话,这也不是她第一次被搭讪,只是每次被搭讪时她身边都有人陪,这一次她却要独自面对。

  她无助地看了一下四周,耿耀依然还没进入她的视线,不知道跑到哪里讲手机。

  「你介不介意我坐下来?我想要认识你,和你做朋友。」男子非常有礼貌地征询她的意见,江冬茉顿时结巴。

  「我、我……」她紧张到喘不过气,男子误以为她是害羞,径自在她的身旁坐下。

  「我叫张东健,请多指教。」男子对她伸出手,看似礼貌,其实不符社交礼仪,这种场合应该是女士先伸手才对。

  然而不管谁应该先伸手,江冬茉都没有和他接触的打算,她只想快点找到耿耀,离开这个地方。

  「小姐,你还好吗?」男子看她的脸色突然转白,很是为她担心。

  「我、我很好……呼呼。」她气喘吁吁地回道。「请、请你……」

  「请我怎样?」男子听不清楚她说什么,趋前附耳近到几乎碰到她的脸颊,江冬茉无法承受这样的刺激,眼看着就要昏倒。

  「请你不要靠近我……」

  隆咚!

  「小姐,你怎么了?小姐!」

  江冬茉毫无意外又昏过去,陌生男子虽然和知名韩星同名,却没有韩星的魅力,简直窘翻天。

  「小姐,你醒醒呀,小姐!」更倒霉的是他还不能「捡尸」,因为大家都看见他搭讪江冬茉,并且害她昏倒。

  陌生男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怎么处理江冬茉这颗烫手山芋,这个时候耿耀终于切断手机,将手机塞回皮夹克的口袋,返回烧烤店。

  「怎么这么吵?」他看前方闹烘烘,急忙抓住服务生问。

  「有客人昏倒了。」服务生回道。「好像就是跟你一起来的小姐,你快过去看看!」

  小茉!

  不待服务生说完,耿耀就拔腿狂奔跑回到座位,只见江冬茉脸朝下趴在桌上,旁边的座位多了一个他见都没见过的男人。

  「你回来了。」陌生男子看见耿耀松了一口气,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解脱。「他们说她有跟男朋友来——」

  「你对她做了什么?!」

  砰!

  耿耀根本不听陌生男子说完便挥拳,一拳把他打倒在地,隔壁桌的客人见状纷纷尖叫,其中有不少人认出他,开始窃窃私语。

  「那不是耿耀吗?」

  「好像是耶!」

  「怎么随便挥拳打人……」

  因为他才上过新闻版面,知名度高居不下,现在又惹出打人风波,眼看着又要上新闻报到。

  但是——耿耀才不管这么多,只要谁敢碰他的女人,就要付出代价。

  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抱起江冬茉大步走向停车的地方。那身段既优美,又充满男子气概,教人为之叹息。

  第6章(1)

  江冬茉就像是睡美人在床上静静躺着,彷佛任何事都无法惊扰她,但耿耀知道这并非事实,她是因为过度惊吓而昏倒,才使得她这样沉睡以逃避世人的眼光。

  凝视江冬茉如婴儿般纯洁的脸庞,不晓得怎么搞的,他好像能够看进她的内心深处,因为他灵魂的某个部分和她是相通的,他也有不为人知的伤痛,虽然他不知道她究竟有何伤痛。

  耿耀自认为是个冷漠的人,不怎么关心别人的死活,但他发现自己却好奇有关江冬茉的一切,短暂拜访她家并没有满足他的好奇心,他只知道她父亲急着把她推向他,而这非常不可思议,因为她父亲并不认识他,甚至可以说是陌生,他却大胆把江冬茉交给自己。

  他越想越觉得其中必有蹊跷,个中内幕只有当事人最清楚,他只能耐心等她醒来。

  不擅等待的耿耀于是又再一次发挥耐心,角落边的古董座钟不畏时间的推进,依然强而有力地晃动着钟摆,江冬茉就在时钟的滴答声中逐渐醒来,一睁开眼睛,就看见耿耀双手抱胸坐在床头,似乎已经等候她多时。

  「我怎么了?」她坐起来,一时间还搞不清状况。

  「我……我又昏倒了吗?」接着她想起在烧烤店发生的事,眼底净是抱歉,对自己的脆弱感到很不好意思。

  「这应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吧!」他皱眉。「我问过店里的人,他们说那个家伙只是跟你说了几句话,并没有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

  回家安置好她以后,他马上打电话质问店老板,老板第一时间喊冤,告诉他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他才知道他发错飙、打错人,对方平白无故挨了他一拳,没告他已经是万幸。

  「他只是跟我搭讪。」她羞愧承认。「是我自己太过于紧张,一时控制不了情绪昏倒,不关那个人的事。」

  「你这毛病多久了?」回想他们初见面时她也是满脸通红,好像很紧张,但并没有昏倒,不但没有昏倒,还拿锅勺把他的头打出一个包。

  「好些年了。」她深吸一口气,坦白一切。「我患有恐男症,只要一接触到陌生男人就很容易紧张,严重时还会心跳加速、呼吸困难,甚至昏倒。」

  原来如此,难怪她总是把自己包得紧紧的,生怕被人发现一样。

  「你知道原因吗?」他追问。

  江冬茉低头不发一语,耿耀等了半天不见她有任何反应,立刻知道等也是白等,她不会告诉他。

  「你好好的睡一觉,如果有什么需要就找杨大婶,她会帮你。」他示意床头的三脚矮桌上有电铃,只要按下电铃佣人就会赶来她的房间,听从她的吩咐。

  「好。」她点点头,重新躺下,闭上眼睛休息。

  耿耀帮她把被子盖好,坐在床沿思考些事。

  隔天,佟璃璇一大早就接到他的电话,说要请她喝咖啡。

  醉翁之意不在酒,佟璃璇当然知道他不是诚心诚意请她喝咖啡,而是别有目的。

  她也不啰嗦,马上就同意和他见面。因为她还得上班,只好跟他约在距离公司最近的一间咖啡馆,气氛不怎么样,但反正他们也不是男女朋友约会,就随便了。

  「你是不是想问我有关冬茉的事?」她开宗明义就把话挑明,替他省去寒喧的麻烦。

  「你倒是一点都不浪费时间。」耿耀的眉毛挑得老高,总觉得她和江冬茉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极端,两人却很要好。

  「因为我很忙。」她不客气的回道。「我的时间都用来想怎么保护自己和争取出头的机会,没有太多时间拿来风花雪月。」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