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情人太霸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2 页

 

  「这还差不多。」成交。

  别看江冬茉好像胆小怕事,算盘倒也拨得精,这和她长年在家里帮忙有关。她姊姊很早就离家自己一个人生活,留下她和她父亲守着水饺店,她父亲忙着在店里招呼客人,她则负责每日营业金额结算以及控制成本,长久下来,倒也练就一身算帐的好本领,想要占她的便宜没那么容易。

  「时间差不多了。」他抬起手腕低头看表。「我先带你去你的房间,你稍微休息一下,换件衣服,然后我再带你去吃晚餐。」

  耿耀显然把一切都规划好了,并且不容她拒绝,害她到口的「NO」又吞回去。

  「一定要出去吃吗?」她唯唯诺诺地问他。

  「有什么不能出门的理由吗?」他反问她,而她无言。

  她有非常充分的理由,但是她无法轻松说出她害怕人群,总觉得他们的目光都带有敌意。

  「我只是随口问问而已。」她摇头,不想让他知道她患有恐男症,怕他笑她,也怕丢脸。

  闻言,耿耀随意瞄了她一眼,并未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只是提起她的行李箱,帮忙提到二楼。

  上到了二楼,映入眼帘的是更多的法式古董家具和摆设,不知情的人会以为来到摄影棚,绝对想不到竟是一般住家。

  江冬茉即使对艺术再无感,也无法忽略眼前的一切,这根本是老上海时代重现嘛!她看过民国初期的连续剧,三、四0年代的洋房,里面的装潢就是这么豪华,充满了那个年代的特色。

  「这些都是真的古董,还是仿古家具?」她指着摆在落地窗边的两张法式单人沙发椅问耿耀,白色的椅座上面铺着红色的丝练,还有金漆压线,看起来非常高贵。

  「这里的每一件家具、每一件艺术品,乃至于人都是货真价实,赝品无法在这栋房子里生存。」他回答得理所当然,江冬茉听了有些不自在。

  他是在暗示她是赝品吗?确实如此。还没踏入他家之前,她以为他只是穷画家,没想到是出身豪门的贵公子,相较之下她的确是赝品,不但摆错地方,还玷污了他家,她实在不应该来。

  「这是你的房间。」他在一扇白色镶金框的门前停下,伸手按下门把将门轻轻推开。

  「我就住在你的对面,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敲我的门。」然后他用大拇指指了指背后的房门,同款同一个颜色,一不小心很容易混淆,偏偏她的方向感又奇差无比,她真怕自己会搞错。

  「好。」她点点头,不太敢踏进房间,很怕里面又摆满古董家具,弄坏她赔不起。

  耿耀帮她把行李提进房间,她注意到耿耀虽然外表屌屌的,个性又霸道,但教养其实不差,和时下动不动就比摇滚手势,自以为很酷的男生有些不同。

  「我把行李箱摆在这儿,你休息一下,半个钟头后楼下客厅见。」他帮她将行李箱放在衣柜的前面,顺手帮她打开电灯,房间内瞬间一片光亮。

  「失陪。」他随便打一个招呼,竟也潇洒无比,害江冬茉的心小鹿乱撞了一下。

  镇定,江冬茉。这才刚开始,你这么兴奋,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

  她告诉自己,千万要冷静,却发现很难。

  一如她猜想,房间里面从睡觉用的弹簧床到摆床头灯的三脚矮柜,没有一样不是六十岁以上,教她这个年纪不到它们一半的小姑娘好生为难。

  她小心翼翼地坐上弹簧床,柔软的床垫几乎要把她吃掉,和她房间硬邦邦的大床完全不同。

  原来,有钱人睡的床都这么软啊!上回去找姊姊的时候,没大胆试睡她的床就不对了,不过现在也不算太晚,还可以多玩几下。

  江冬茉像个开心的孩子,一会儿从东边滚到西边,一会儿又从上面滚到下面,乐此不疲。

  真好玩,这床软得……啊,糟了!

  江冬茉不知道浪费了多少时间,才想起她和耿耀约好半个钟头后楼下见,她再不赶快准备,就要迟到了。

  绝不可以耽误别人的时间!和人订好的约会,绝对要准时,一分钟都不能迟到。

  以上只是江家众多家训其中之一,江冬茉怀疑江家所有的家训加起来,比建筑法规还要厚,一个不小心很容易就犯规。

  她快速从床上爬起来,冲到衣柜前将行李箱搬上床,打开行李箱翻过来又翻过去,竟然找不到一件可供外出穿的衣服。

  她懊恼地咬了咬下唇,长久以来,她因为怯于出门和在厨房工作,买的衣服都以宽大舒适为主。她的衣服不是衬衫就是T恤,而且每一件都大一、两号好方便遮掩身材。以前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现在衣到穿时方恨少,后悔也来不及。

  为了不违背家训,江冬茉只得从她那少得可怜的衣服之中,找出一件比较象样的,并祈祷看起来不至于太过糟糕。

  结果她还是只能穿牛仔裤和T恤,因为天气冷外面再加上一件毛衣,最后穿上风衣,脚上则还是布鞋,如此一来就算装扮完毕。

  她在规定的时间内冲下楼,耿耀已经在客厅等她,看见她的穿着不知怎么地一点都不惊讶,只是无奈。

  「我就知道。」他挑眉。「看来我得先发工资给你,免得你去劳工局控告我虐待员工。」又是那件丑到不行的风衣,她就没有别的外套可穿?唉!

  「我干嘛去劳工局告你?」她听不懂他的笑话。

  「没事。」他挥挥手,要她别理会他的冷笑话,他自己也觉得很冷,一点都不好笑。

  「我们走吧!」看样子,他们只能去些比较平价的小店,无法到高级餐厅用餐,省得大家尴尬。

  「嗯。」江冬茉点点头,跟在他身后。

  一般来说,她不喜欢出门,尤其讨厌到人多的地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她却有点期待,真奇怪。

  第5章(2)

  因为江冬茉穿着太过于随意的关系,耿耀能挑的餐馆变得有限,他挑来挑去,最后挑中一家知名的烧烤店。

  「烧烤?」

  当耿耀征求江冬茉同意时,她愣了一下。

  「好啊,我没吃过烧烤。」江冬茉此话一出,换耿耀愣住。这年头居然还有人没吃过烧烤,除非她住在深山林内,可她家明明位于台北闹区的巷弄内,怎样都说不过去。

  「呃,我很少出门。」在他质疑的目光下,她低头解释,表情有些赧然。

  「我想也是。」光凭她这么喜欢把自己藏起来,就看得出她是个宅女。

  闻言,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似乎在为自己的消极道歉。

  「这又没什么。」他搂过她的肩膀满不在乎的说道。「天气这么冷,我也不喜欢出门,还不如待在家里画画。」

  他说得一副他好像也是个大宅男,但江冬茉知道这并非事实,他只是安慰她,而她真心感激。

  不过被他在大庭广众下这样搂着,她真的感到不习惯,总是想要挣脱。

  「别动。」她越是想挣脱,他搂得越紧。「你再动来动去,小心我当街吻你。」

  耿耀深邃的眼眸,透露出一种狂野的光亮,使得江冬茉深深相信,自己如果不照着他的话做,可能会成为他人注视的目标,那才是真的羞死人。

  基于她从小就养成听话的好习惯,这次也是无异议的服从,乐坏耿耀。

  不可否认,他是个沙文主义的追随者,喜欢他的女人乖乖听话,当然他也不会亏待她,甚至会对她很好。

  耿耀带她去一家位于十字路口交会处的烧烤店,店面颇大,包括走廊可以容得下二十几张桌子,呈三角形开放空间,既没窗也没门,乍看之下像是路边摊,但又比路边摊高级,很难划分定位。

  她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地东瞄西瞧,感觉好神奇。但在耿耀眼里,她才是奇特,竟然没来过烧烤店,想当然耳她也没去过几间象样的餐厅,未来的日子他有得忙了。

  虽然离用餐时间还有一段距离,烧烤店已经是人声鼎沸,几乎没有空位。

  即便如此,服务生仍为耿耀硬是乔出一张空桌,可见他和这家店的老板颇有交情。

  「你想吃什么?」一拿到菜单,耿耀就询问她的意见。

  「什么都可以,我不挑食。」她回道。

  「真好,我特别挑食。」他一语双关,迟钝如江冬茉听不出来,他也不指望她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他挑剔食物,也挑剔女人,而且从不走大众路线,有他自己的风格。

  由于江冬茉主动放弃点菜的权利,耿耀只得帮她代劳。他点了一些他平时爱吃的菜,其中有烧烤,也有热炒,种类非常丰富。

  江冬茉看他熟门熟路,感觉十分新鲜。从他住的房子和开的车子看起来,真的不像会来小吃店的人,可他却又十分巧妙地跟周遭的环境融合在一起,宛如变色龙一样自然。

  小吃店没有别的好处,就是动作快。他们不过才坐下不到十分钟,就已经上第一道菜。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