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情人太霸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0 页

 

  「对!」她几近嘤咛的呼唤,更加让他难以自己。「我的名字就叫耿耀,你要一辈子记住。」

  话毕,他再度低头贴上她的唇,像个永远不知满足的小孩拼命吸吮。脆弱如江冬茉竟也承受得了他一连串进击,没有昏倒。

  莫非,真的像他说的,只要多练习几次就能习惯,接吻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第4章(2)

  真奇怪,你就不怕你姊夫。

  对啊,怎么会这样?

  可见你的恐男症不是全然没有药医。

  脑中浮现昨日她与佟璃璇的对话,江冬茉心中的疑惑加深,开始相信自己的病真的好得了。

  「怎么了?」虽然她的动作非常细微,他仍然可以感受到她情绪的变化,好像发现了什么似地震惊。

  「我、我不能留在这里,我要回家。」被自己的想法吓着,江冬茉慌乱不知所措,只想逃避。

  「我说过,你必须留下来。」他皱眉。

  「你没有权利扣留我,别逼我报警。」她虽然柔弱,但也不是软柿子随他爱怎么捏就怎么捏,她也是有脾气的。

  耿耀闻言眯眼,她当然可以报警,他若有心也可以让她永远无法接触电话或计算机,但那太累了,他可不想二十四小时看着她,又不是在关犯人。

  「OK,我知道了。」他放开对她的箝制,举手投降。「不必麻烦你打电话报警,我跟你走一趟就是了。」

  「你说什么?」他怎么净说一些她懂不懂的话。

  「你不是想回家吗?」他反问她。

  江冬茉点点头,还是不明白他说什么。

  「亲爱的,我跟你一起回去。」他露出灿烂无比的笑容,赖定江冬茉。

  紧张的气氛弥漫在江家的客厅,两个大男人互相瞪视,谁也不让谁。江鸿虽然已经有六十几岁,但他那双眼睛依然明亮有神,丝毫不输年轻人。

  耿耀同样意志坚定,他的眼神无畏无惧,完全不怕迎视上校退伍的江鸿。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

  江冬茉突然把人带回来已经让江鸿够震惊,他提出来的要求更是令人难以置信,而且显然打算再试一次。

  「我想借您的女儿一阵子,请您同意。」耿耀初生之犊不畏虎,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胆子忒肥。

  夹在他们中间的江冬茉,一会儿转头看江鸿,一会儿又掉过头来看耿耀,很怕他们打起来。

  「你这小子带种,居然敢对我这么说话,你凭什么提出这种不象话的要求?」江鸿果然发飙,但并未如江冬茉预料把耿耀赶出去,这点教她疑惑。

  「因为您的女儿对我使用暴力。」耿耀低下头,用手指着被打的地方,请江鸿睁大眼睛看清楚,江冬茉如何对他。

  「你女儿拿锅勺打我,害我的头肿了一个大包,我没告她伤害就不错了,只是要她到我家帮忙几天,希望您不要拒绝。」耿耀摆明威胁江鸿,一旁的江冬茉又紧张又害怕,同时期待。

  拒绝他,老爸。把你从军时的威严拿出来,让他明白何谓力量的差距,女儿的未来就拜托您了!

  江冬茉祈祷她父亲能听见她的心声,江鸿沉吟了半天,就是不说话,江冬茉的心跳指数瞬间爆表,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详细的情形我已经听璃璇说过,你头上的那个包确实是小茉弄出来的,我代替小茉向你道歉,你就别再提了。」江鸿拿出当长辈的威严,强压耿耀。

  干得好,老爸,这么说就对了!

  江冬茉在心中猛点头,心想还是老爸厉害,三言两语就把事情搞定。

  「不过,你也没说错,这件事是小茉不对。」江鸿叹气。「好吧!我就把小茉借给你一阵子,听说你很爱吃我家的水饺,小茉的手艺传自于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爸!」江冬茉原本还指望他老人家救她,没想到却将她推入火坑,不禁大声抗议。

  「闭嘴。」江鸿总算拿出威严,不过却是对自己的女儿。「江家的祖训是从不欠债,若不幸欠债,无论用什么方法都得偿还,你忘了吗?」

  她没忘,她还记得言出必行,所以她才会冒着曝露在大庭广众下的危险,到园游会帮忙摆摊卖水饺,就是因为她已经答应佟璃璇,不得不去。

  「伯父,您真是明理,相信您包的水饺必定很好吃。」耿耀够机灵,明知料理人最喜欢人家夸他手艺好,马上就抱起江鸿的大腿来了。

  「这是当然。」江鸿超有自信。「我这家小店不必挂招牌都能每天客满,你说我包的水饺好不好吃?」

  「绝对好吃。」

  YEAH!

  江鸿不帮自己的女儿就算了,还跟耿耀击掌,气坏江冬茉。

  「可是爸爸,如果我去了他家,谁来当你的帮手?总不能叫姊姊回来帮忙吧!」江冬茉急中生智,连忙分析利害得失,希冀能因此打消她父亲的念头。

  「你姊姊只会帮倒忙,她包的水饺甚至比冷冻水饺还难吃,我可不想砸了自己的招牌。」说起大女儿江冬蕾,江鸿就一阵叹息,明明就比妹妹更早学会包水饺,怎么包了十几年手艺还是一样差?唉!

  「那我就更应该留在店里帮忙,免得你忙不过来。」江冬茉说之以理、动之以情,无论如何都想逃过这一劫。

  「唔……」江鸿又陷入思考,耿耀害怕他会改变主意,干脆自爆内幕。

  「我和小茉已经接过吻,现在是情人关系!」他一把拉过江冬茉,硬是将她搂进怀中,江冬茉错愕之余,几乎不会思考。

  「小茉,你……J

  「不是这样的,爸!」她手忙脚乱的解释。「是他强吻我的,我什么都没做,真的!」

  江冬茉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用手肘撞耿耀的胸膛要他帮忙搭腔,耿耀一时无法会意,又挨了一记。

  「小茉,你竟然没有昏倒。」

  隆咚!

  她以为她老爸会指责她,没想到竟说出这种让人跌倒的话。

  「爸!」她父亲今天是不是吃错药,怎么表现得这么无厘头,和平时判若两人。

  「事实上她昏倒过两次,两次都是靠我救她,我可以算是她的救命恩人。」耿耀大言不惭,明明是罪魁祸首还敢邀功,怪的是她父亲还相信。

  「辛苦你了,我这个小女儿,就是这么令人头痛。」江鸿伸手拍耿耀的肩膀,至此他可算已经把江冬茉卖给耿耀这个大魔头。

  「爸!」

  「你什么话都不必说,说了我也不听。」江鸿的态度非常坚决。「我已经决定让你去他家帮忙一阵子,就这么说定。」

  「可是爸——」

  「我的女儿就交给你了,耿先生——」

  「叫我耿耀就可以了,伯父。」

  「好,耿耀。」江鸿直接跳过女儿,与耿耀对谈。「我相信你不会亏待我女儿,必定会好好待她。」

  「没问题,伯父。」耿耀允诺。「我一定会好好对待小茉,就怕她不合作。」

  狡猾如耿耀还留了一手,他怕自己约束不了江冬茉,干脆借江鸿的手教训她,这招果然管用。

  「小茉,无论耿耀要你做什么,你都要照做,否则就是不孝,知道吗?」江鸿听信谗言不打紧,还抬出伦理道理的大旗挥舞,江冬茉都快喘不过气。

  「爸,这不公平。」她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不是耿耀。

  「就这么决定。」江鸿拿出家长的尊严,铁了心要把江冬茉送给耿耀,她都不知道为什么。

  然而纵使有满腹委屈,江冬茉仍旧不敢违抗江鸿的命令,因为她从小就是个听话的孩子,只要她父亲提出要求,她都一定尽力完成,不教他老人家失望。

  就这样,江冬茉包袱款一款跟着耿耀离开,在踏出家门之际,回头对江鸿发出求救的讯息,江鸿差点心软。

  一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巷口,江鸿才松一口气,在心中默默跟江冬茉道歉。

  原谅我,女儿,我也是为了你着想,你可别怪我无情。

  话说稍早江冬茉出门买蛋糕以后,佟璃璇马上下楼找江鸿自首。她先告诉江鸿昨天在园游会发生了什么事,先让江鸿了解整件事来龙去脉,然后招认她故意要江冬茉去买蛋糕,为的就是安排她和耿耀自然见面。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得知此事以后,江鸿护女心切,口气变得很差。「你明明知道小茉怕男人,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昏倒。」

  「我知道,江伯伯。」她也考虑过。「但是以往冬茉只要见到陌生男人转身就跑,可昨天她却拿锅勺打了耿耀好几下,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确实奇怪,小茉一向胆小,容易受惊吓,别说打人,她就算看别人挨打都会吓得半死,突然变得如此暴力,实在不合理。

  「说下去。」

  「依照我的直觉,我敢说耿耀就是冬茉的真命天子,不然不会这么巧在这个时间点相遇。」敢情她是言情小说看多了,还扯上宿命论,教人不敢苟同。

  「胡说八道。」江鸿才不信这一套。「这个世界上凑巧的事很多,太阳和月亮都能碰一块儿呢!他们只不过偶然遇见,你跟我扯什么命运?我不信!」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