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情人太霸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楔子

  喀嚓!

  喀嚓!

  阶梯下方的摄影记者不断地按下快门,寻找各种角度拍下照片。

  在这堪称本年度最激烈的一场卡位战之中,谁都想抢到先机,毕竟耿耀并不轻易接受采访,他之所以愿意公开受访,其中有一半原因是记者的人数过多把他团团围住,他就算是想走也走不掉,于是索性停下脚步,让大家拍个够。

  难得耿耀如此配合,各位摄影大哥无不卯足全力,拼命用镜头留下他的身影,生怕过了这村就没了这店,谁晓得他下次现身公众场合是什么时候?赶快按下快门就是。

  喀嚓!

  喀嚓!

  站在阶梯上方,居高临下地看着底下的新闻媒体,耿耀有如王子般的脸庞,在众家媒体记者镜头的捕捉下,显得更加高傲。

  没错!他是台湾画坛的王子,作品以其大胆、冲突、矛盾、充满自我风格而闻名于世。自他十七岁获得第一个奖项开始,他就不断以特有的强烈画风震撼世界。今年他更以一幅自画像「CRAZY」囊括国内外各大奖项,今日他就是现身艺术中心领奖,媒体才逮得到他。

  「耿先生,这已经是你今年得到的第四个奖项,请问你对此有何感想?」不只摄影大哥卯足劲抢镜头,就连采访的女记者也不遑多让,一个抢得比一个还凶。

  「没有任何感想。」耿耀屌到不行的态度,说实话很讨人厌,但观众就是买帐,女记者尤其喜欢。

  「你都拿四个奖了,怎么可能没有任何感想?」相较于女记者只会耍花痴,男记者就尖锐许多,问起问题来毫不客气。

  「谁说拿奖就一定要有感想?」耿耀不耐烦地反问记者。「能拿多少奖对我来说根本无所谓,这些都不是重点。」

  「你嘴巴说无所谓,但你还不是亲自前来领奖。」耿耀傲慢的态度引起男性记者的强烈反感,他们对他那张媲美偶像明星的俊脸没什么好感,甚至是厌恶。

  「因为我肚子饿了。」耿耀的答案出人意表,大家听了不禁傻眼。

  「蛤?」一票记者以为自己的听力出问题,个个露出困惑的表情。

  「让开。」耿耀懒得跟他们解释,他听说附近有家隐藏版的水饺店卖的水饺很好吃,因为距离不远,他才顺便过来领奖,原先根本不打算出席。

  「耿先生,能不能麻烦你再解释得清楚一点?」大家有听没有懂,都想不到领奖跟他肚子饿扯上什么关系,殊不知其中的奥妙。

  「让开,你们挡到我的路了。」其中的奥妙就是他对水饺有着常人无法理解的执着与喜爱,他可以为了一盘水饺飞过大半个地球,先决条件要符合他的口味,只是很不幸,到目前为止他尚未找到令他满意的味道。

  「耿先生!耿先生!」所有记者都不敢相信,耿耀竟然用手拨开像树枝一样茂盛的麦克风和摄影机,走下阶梯,丝毫不怕得罪他们这些无冕王。

  耿耀才不管他们想怎么写,把他写成全世界最傲慢的混帐他也无所谓,对他来说只有美味的水饺才是他一贯的坚持,剩下的管他去死,他不在乎,也不屑在乎。

  「耿先生请留步!」

  「耿先生,我们还有话要问你!」

  「耿先生!」

  一票记者追着他跑,耿耀的脚步越走越快,摄影大哥扛着摄影机越跑越喘,女记者的声音越叫越尖锐,男记者则是骂声连连,不明白他践什么践。

  不消说,记者们没有一个追到耿耀,他们等了一个早上的采访就这么莫名其妙报销,现场无论哪一家媒体,没有一个好脸色。

  隔天早上从网络新闻到实体报纸,不分哪一家报社或电视台都下了同一个标题——

  画坛王子耿耀,今年应该获颁第五个奖,以彰显他的无礼和傲慢。

  毫无意外,他第N次惹毛记者,值得庆幸的是,他毫不在乎。

  第1章(1)

  刺耳的电吉他声传遍整个房间,其中不时挟带着爵士鼓的鼓声——咚咚咚咚——咚咚!

  「咦?不对不对,停!」

  电吉他和爵士鼓本来配合得好好的,吉他手这时突然比了一个暂停的手势,鼓手只得停下来。

  「干嘛?」耿耀无聊地耍着鼓棒,姿势很帅但节奏完全不对,所以李思本才要他停下来。

  「你的节奏全乱了。」李思本指出错误。

  「咕!」耿耀闻言瘪了瘪嘴,将鼓棒放在一旁,索性不打了。

  「你昨天不是刚去吃了一顿好吃的,怎么还臭着一张脸?」李思本干脆也放下电吉他,反正人数不够也无法练团。

  「别提了,一点都不好吃。」什么隐藏版?就只有地点隐密而已,口味普通到不能再普通,只比冷冻水饺好一些。

  「不是说网络评价很高?」李思本皱眉。

  「所以说网络谣言信不得,大雄就是最好的例子。」耿耀语带讽刺的回道,李思本完全赞同。

  「是啊,他被吓得不轻。」李思本叹气。「他作梦也想不到,三围34C、24、36的网络正妹,见了面以后会变成有腿毛的大男人,还追着他想搞男男恋。」

  「他漫画看多了,以为自己真的能找到静香。」耿耀丝毫不同情好友,总觉得他活该,不听劝告,才会落到今日的下场。

  「别这样,他好歹也是我们的键盘手。」相较之下,李思本有同情心多了。「他这一病,医生说他最少也得在医院躺一星期,我们这一个礼拜都无法练团。」

  「无所谓。」耿耀耸肩。「反正负责弹贝斯的人也不在,就让他多躺一个礼拜好了。」

  真可怕,那家店的水饺一定难吃到一个程度,耿耀的心情才会这么差。

  「楚堂什么时候回来?」有个CEO团员就是这么麻烦,总得等他有空时才能练团,超不方便。

  「等他想回来的时候,自然就会回来。」耿耀仍旧没好语气,听得李思本一阵畏缩。

  他再次确认,那家隐藏版水饺店功力甚深,把耿耀的好心情全都藏起来,害他连带不好过。

  「对了,你看过今天的报纸了吗?有你的新闻。」李思本哪壶不开提哪壶,难怪顾人怨。

  「无聊。」耿耀冷哼一声,一点也不意外。

  「猜猜那些记者都写了什么?」就李思本自己一头热。「他们说光凭你傲慢无礼的态度,就足以拿到第五座奖杯。」

  「呿!」耿耀根本懒得理记者怎么写,李思本说着说着觉得无趣,只得嚷嚷。

  「你怎么会接受采访?」既然不喜欢记者就应该躲避,而不是像尊雕像站在原地任人拍照,让他们有抓住把柄的机会。

  「因为他们挡住我的路,那个时候我正要去吃饭,不想跟他们啰嗦,只好随便他们,了了吗?」耿耀的心情非常差,李思本知道自己最好换个话题。

  「我们这次推出的丧尸系列和地狱系列卖得很好,万圣节前夕更是卖到翻,好多顾客都抱怨订不到蛋糕,师傅也说手做到快废掉。」

  李思本得意洋洋地跟耿耀报告蛋糕店最新的战绩,打从他们的蛋糕专卖店开幕以来,生意就好得出奇,近来更晋升为业界的传奇,挣足了面子。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耿耀可不觉得这有什么好炫耀的,毕竟是采用他的设计,不红才怪。

  「你就不能给我这个管理者一些鼓励吗?小器鬼。」李思本忒委屈,虽说蛋糕店他们四个人都有份,但实际做事的人是他,他才是最辛苦的人。

  「送你一幅画,行了吧?」懒得听抱怨,耿耀索性拿画塞住李思本的嘴,省得他碎碎念。

  「尺寸不能太小,起码要三号。」李思本熟门熟路,一比就是三根手指,完全不给耿耀作弊的机会。

  「三号就三号,你真会乘机敲诈。」耿耀睨了李思本一眼,对于他见缝插针的功夫深感佩服,难怪他能一手撑起蛋糕店,简直太机灵了。

  李思本嘿嘿嘿的笑,承认自己就是狡诈,谁都知道耿耀不轻易赠画,因为家境优渥也鲜少卖画,他的画作因此极少在市面上流通,在市场上非常抢手。

  一幅27公分乘以22公分大小的画开价三十万,换句话说,他今天轻轻松松就有三十万元入袋,那还不高兴?

  「既然我们都聊到蛋糕店,不如顺便规划一下未来。」眼见耿耀心情有恢复的迹象,李思本连忙把握机会和耿耀进行讨论。

  「什么未来?」耿耀无法理解李思本对蛋糕的狂热,一如李思本无法理解他为何那么喜欢吃水饺,各有各的癖好。

  「我们蛋糕店未来的走向啊!」李思本抗议。「我知道这家店对你们三个可有可无,但对我很重要,我还想成为甜点界的一哥。」

  李思本一副大家都对不起他的样子,事实上也是,耿耀尤其更应该觉得羞愧,因为是他起的头,李思本只是顺应民意开了「CRAZY」蛋糕店,谁料得到生意从此火红起来,果然好crazy。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