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天朝第一娘子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这位小嫂子……”

  不耐烦繁文褥节的乔立春出声打断他。“我娘家姓乔,就喊我乔娘子吧!我和离了。”

  她一点也不在意让人知晓她已非人妇,这是迟早要面对的事实。

  男子一怔,抬眸看了她一眼。“乔娘子的病情已有所好转,只需再喝几帖药便可痊愈,只是我手中并无笔墨……”没法开药方。

  “你口述即可。”她向来过目不忘、记忆力奇好。

  他讶然。“你背得住?”

  “还行。”她口气平静。

  男子目光一闪,感觉这位乔娘子的周身气势有几许熟悉,像他来的那个地方的人。“那我念了,请记住……”

  当归三钱,生地四至五钱,熟地四至五钱,黄莲一至二钱,黄芩二至四钱,黄柏……水煎取汁……

  听着抑扬顿挫的男音,乔立春不自觉的感到安然,蓦地问:“先生要往何处去?”

  她看着他放在地上的行囊。

  男子微微恍神了一下,随即说了一句改变乔立春终生的话。“回家,回到我出生的地方。”

  第二章 举家搬回周家村(1)

  回家。

  这句话说得简单,行之不易。

  韩重华为了回家之路足足走了十二年,从个头没枪头高的少年走到身高七尺的青年,他不知磨破了多少双鞋子,走过多少的路,攀过一座又一座大山。

  他走时,爹娘还年轻,一头黑发如丝,长茧的手掌有长年劳作的痕迹,两个妹妹一个十一、一个八岁,还有正调皮的小弟才三岁,一家人含着眼泪站在村口目送他。

  那一年,他十三岁。

  鞑子入侵,朝廷大量征调民兵,一户人家至少要出一个男丁,那时他们家只能仰赖父亲的耕种才有口饭吃,身为长子的他义无反顾的代父接下军帖,慷慨赴义。

  只是他太瘦小了,连长枪也扛不动,只能派往伙头军,专门切菜、搬锅子和舀汤,做些体力活。

  如此过了两年,他的力气练出来了,个子也一下子抽高变得壮实,一名百夫长瞧中了他,将他编入先锋营。

  有几年他是跟着这位百夫长冲锋陷阵,百夫长升为千夫长、校尉、归德郎将,他也跟着成为亲卫,官升好几阶。

  可是在一次战争中他受了重伤,几乎命丧当场,等再睁开眼时,他看到一名发色半白的老军医正在为他的同袍上药,顿时心中有无数感慨,在残酷的战场上,人命何其低贱。

  于是他向长官请辞,由武转文,也因为他识字,因此老军医破例收了他,让他跟在身边学了几年治病疗伤的医术。

  一转眼又过了好些年,医人不自医的老军医病死在军中,临死前唯一的遗愿便是想落叶归根。

  亦师亦父的老军医教了韩重华很多,虽未正式拜师也形同师徒,所以他告别军旅送老军医回乡安葬,入土为安。

  回家,他盼了多年的梦,他也想有家可回。

  只是世事多变,人事全非,经过他多方打探,故乡的老父老娘早已仙逝多年,两个妹妹已经嫁人了,年方十五的弟弟寄人篱下,今日他便是来找弟弟的。

  小小的铺子不大,卖着油、盐、箩筐等杂货,生意看起来普普通通,不好也不坏,一名中年汉子抽着水烟,一步浅一步深的走得蹒跚,豆子大的眼睛看向来者。“咦!你找谁?”

  “大伯,你不认得我呢!我是重华,老二家的大儿。”一脸胡碴的韩重华带着几许乡音,有礼的问候。

  “重华?”谁呀!不认识。

  韩大伯面色不善,有意要赶人,认为是来找碴的。

  “就是铁头,一顿饭要吃三个大馒头的铁头,大伯你忘了吗?”他说出幼时的小名。

  “铁头……”他想了一下,忽地瞪大眼看向个头比他高的男子。“你……你是老二家的铁头?!”

  “是的,大伯,我是铁头,我回来了。”在外十二年,终于回到自己的家了。

  “哎呀!你长得这么大了,大伯记得你刚走时瘦瘦小小的,你爹还担心你吃不了苦,想去军营换你回来,大伯劝了他老半天才劝得他打消念头,你们一家老小都要靠他,哪能折了进去……

  “呃!大伯的意思不是眼睁睁看你去送死,你家那时的情况也离不开老二,总不能全家都饿死,只好委屈你了……”幸好那时尚未分家,有他去了,他儿子才免于征召。

  “我了解,大伯,不委屈,是我应该做的。”他不去,难道要他爹拖着老命去杀敌?

  其实当初一户出一丁,该去的是韩家大伯,可是他不知塞给里正什么好处,军帖上的名字便变成韩家老二。

  孝顺的韩重华不忍父亲一把年纪还要长途奔波,便提议由他代为接帖,反正他也是家中男丁,没差。

  父子俩争执了一番,最后两人泪汪汪的有了决定,毕竟家里还有几口人要吃饭,主力劳动者不能不在,成全了儿子孝心,一家老老小小也都得以温饱。

  “快进来,快进来,铁树他媳妇刚煮了锅绿豆汤,来喝碗绿豆汤消消秋燥。”当了这些年的兵,手头上多少宽裕些,也许能帮衬帮衬一些。想到大侄子的银子,韩大伯笑得特别亲切和气。

  韩铁树小韩重华三岁,今年二十二岁,成亲六年,有三个孩子,目前算是铺子的东家,但他却常不在家,原因无他,好赌而已,好在赌得不大还有分寸,小输小赢,还没忘记养家活口的责任,有一点惧内。

  “不了,我来之前刚吃了两大碗的汤面,肚子还饱得很,我是来找重阳……呃!铁石,不知他在不在。”他主要是找弟弟的,这么多年未尽到兄长之职,他心中有愧。

  一听到他找的是小侄子,韩大伯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铁石他……呵呵!去送货,一会儿就回来了。”

  “那大伯你忙去,我就在这等他就好。”相隔十数年,说实在话,他跟亲大伯还真没什么话好聊。

  “你要不要留下来吃晚饭,我让你堂弟媳杀只鸡加菜,几年没见了,兄弟们连络连络感情,打断骨头连着筋,都是咱们韩家的子孙。”他刻意要拉近两家的交情,打好关系。

  “不用了,大伯,自家人不必客套,我还不确定会不会留在镇上,也许过会儿就回家去。”家里也该清扫清扫,多年没住人,只怕是生霉了,还得大力整顿一番。

  “回……回家?”韩大伯面色一阵讪然。

  他还有家可回吗?

  “怎么了,大伯,你的神情有点奇怪……”善于察言观色的韩重华一眼就看出他面有异状。

  “哪有什么奇怪,不就高兴你能平安归来,以后就把大伯家当你家,不差你一双筷子一只碗。”如果能傻乎乎的替他干活就更好了,就像傻不愣登的小侄子。

  “大伯……”他目光透着锐利。

  “呼呼!大伯,我送……送货回来了,今天可不可以让我吃饭,我已经一天没吃饭了……”快饿死了。

  远远走来一道身形瘦小的影子,身后拉着比他人还重的板车,看来才十二、三岁的样子,他人很瘦,看得出是长期没吃饱,面黄肌瘦,一件过大的衣服穿在身上像挂了一块布,松松垮垮的,衣服上还有数个大小不一的补丁。

  没等他说完,韩大伯笑着迎上前,打断他未竟之语,顺手接过重得快压死人的板车。“哟!铁石,快看看谁来了。”

  没有大伯的同意,连水都不敢喝的韩重阳饿得前胸贴后背,头昏脑胀的看不清来者。“谁呀!有饭吗?”

  他一心念着吃饭,把有意向大侄子献殷勤的韩大伯气个倒仰,心里暗啐他没出息、不争气。

  “是你大哥,你亲大哥回来了,还不过来叫人。”这根傻木头呀!何时才能开窍。

  “大哥?!”韩重阳怔了一下。

  “呵呵……不认得人吧!他走时你才三、四岁,难免生疏了些。”大侄子那一身绸缎袍子应该值不少银子。

  先敬衣,后敬人,韩大伯也是看韩重华一身人模人样的穿着才对他另眼相看,尤其是簪发的玉簪,以及腰上的螭形玉佩,在在显示他混得不错,身为大伯的他好歹能分一杯羹。

  韩重阳不解的搔搔头,他手一举高,露出满是旧伤口的手背,见状的韩重华瞳眸一利,只听韩重阳道——

  “我大哥不是七年前就死了,大伯还拿走二十两抚恤金说要替我爹买药?”

  那些银子一毛钱也没落在韩家老二手中,他死时只有一口薄棺,隔日就下葬了,连哭灵都省了。

  “抚恤金?!”他的?是谁谎报他已死的消息,他明明活得好好的。

  韩大伯干笑的抽了口水烟。“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胡说八道,大伙儿都以为你不在人世,你娘一听没多久就去了,你爹也只拖了大半年,不过幸好有那笔银子,才让你爹多活些时日。”

  “剩下的银子呢?”他的“抚恤金”就该还给他本人。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