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讨喜小财奴(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楚姨娘忍不住皱眉。这丫头小时候很听话,教她往东,她绝对不敢往西,可是六年前落水醒来之后,她就越来越有主意,还特别喜欢跟她这个娘亲对着干,原以为是想讨好夫人,没想到在夫人面前也不见她有所收敛,主意一样不少,不过说话倒是婉转温和—— 这不是明明白白告诉她,她就是跟自个儿的亲娘过不去吗?

  深吸一口气,楚姨娘按捺着性子道:“你是个聪明的,只要肯用心,岂有学不来的道理?”

  “我不喜音律,不喜舞蹈,不喜下棋。”换言之,她就是无心。

  楚姨娘变脸了,脾气一来,声音也变得极其尖锐,“你脑子糊涂了是不是?也不看看自个儿是什么身分,若不能争得前三名,你不想低嫁,就只能当妾。”

  她最恨的就是不得不为妾的命运。祖父卷入先皇夺嫡之争,楚家男子流放边疆,楚家女子成了官奴,祖母和母亲从此一病不起,临死前祖母请求好友出面买下她,随后她便进了武阳侯府,成了老夫人的丫鬟,后来侯爷看上她,老夫人便将她给了侯爷。老夫人始终不曾问过她一句愿不愿意,因为在老夫人心里,她就是一个可以任主子买卖的奴婢。

  “低嫁也没什么不好啊。”不想低嫁的人是姨娘吧。

  “什么?”

  “嫁进普通官宦之家,规矩没那么多,日子不是更快活吗?”

  楚姨娘气恼的举起手用力戳女儿的额头,“你还真有出息啊!”

  穆姌连忙往后缩,揉着额头,痛得想骂人,不过她到底是女儿,不能失了分寸。她没好气的撇嘴道:“对啊,我就这么一点出息,以后姨娘就不必为我费心了!”

  “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穆姌叹了口气,平心静气的问:“姨娘开心吗?”

  “嗄?”

  “侯府吃好的喝好的穿好的,可是你心里很苦,对不对?”

  怔愣了下,楚姨娘张口想反驳,可是话在舌尖转了一圈,终究出不了口。

  穆姌并不期待姨娘承认,因为她是个骄傲的人,明明是妾,却跳脱不了骨子里身为伯府千金的意识。“我不想像姨娘一样,穿金戴玉,看似光鲜,心里却苦得很。”

  “难道粗茶淡饭心里就不苦了吗?”楚姨娘不服气的道。

  “我好歹是侯府家的姑娘,不至于粗茶淡饭。”撇开父亲不说,嫡母也是个重视名声爱面子的,不会随随便便将她嫁个穷光蛋,再说了,她自个儿也有挣银子的本事,饿不死的。

  转眼之间,楚姨娘变得无比哀怨,声音极其压抑的道:“你这个没良心的丫头,你就是想教我心里难过,是吗?你看不起我,怨你从我的肚子生出来,若你是夫人生的,你还愿意低嫁吗?”

  穆姌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又来了,每次说不赢就装可怜。“姨娘争强好胜近半辈子了,不觉得累吗?”

  楚姨娘闻言一怔。

  “我一想到成日要和一群女人斗心机就觉得累、觉得烦,难道姨娘不担心我会遭到人家毒手,死不瞑目吗?”

  “你聪明得很,只有你斗人,岂有人斗得了你?再说了,男人只要有点钱,哪能安分守着一个女人?”

  她是不是应该谢谢楚姨娘如此看得起她?虽然在现代看了很多宅斗的书,可是理论不等于实务,她没有作战经验,谁斗谁还不知道呢!穆姌自动略过宅斗这件事,直接回应第二个问题,“没错,男人很难安分守己守着一个女人,但是我只要顾好一个男人,总好过应付前仆后继的好多个。”

  楚姨娘真是恨不得扑过去掐她,“你这丫头怎么如此冥顽不灵?”

  “姨娘不也是如此吗?”

  楚姨娘被女儿这话一噎,一时间身子僵了,表情也僵了。

  这会儿轮到穆姌优雅的捧起茶盏喝了一口,虽然茶汤冷掉了,但还是很适口。果然心情好,平日最不喜欢的冷茶也别有一番风味。

  见状,楚姨娘倏地回过神来,更火大了,索性发狠道:“你若不想气死我,就好好给我争一口气!”说完,她起身走人。

  穆姌无动于衷的将茶喝完,放下茶盏,看着红杏道:“下次别拿那么好的茶招待姨娘,太浪费了。”

  “我若是给姨娘喝次等茶,这儿就没有我的位置了。”红杏是在穆姌八岁那一年才来到馨芳阁伺候,当然清楚穆姌的主意可大了,不过楚姨娘太厉害了,就连夫人都不会正面和她起冲突,她不过一个小小下人,当然只有百般讨好的分。

  穆姌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你对我就这么没信心吗?难道我会保不住你?”

  “虽然小姐近来表现得很好,可我还是比较看好姨娘,姨娘的战斗力无人能及。”

  红杏打从心底对穆姌又爱又护,可是主子没有主子该有的样子,丫鬟又岂有丫鬟的样子?还好这是主仆俩关起门的事,出了房门,她们可是很有默契的一致对外。

  穆姌咬牙切齿,“你也太实诚了吧!”

  “小姐不是老教我们坦诚相对吗?”

  穆姌终于闭上嘴巴了,却是让自个儿的丫鬟给堵住的,这若是教楚姨娘知道,又要招来一句没出息。不过她一点也不在意自个儿有没有出息,最重要的是荷包有没有底气,所以啊,她还是赶紧窝到书案后面继续笔耕,好存更多私房钱。

  第二章 这两人有秘密(1)

  来到大魏,穆姌最满意的莫过于这儿对女子的限制并不严谨,男女在林子里幽会……喔不,只是巧遇,教人瞧见了,也不至于因此名声就毁了,当然,最好有第三者在场,至少可以保证两人无法干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总之,女子要出门不难,毕竟大部分的贵女都会去京华女子学院学习,下学不直接回府,绕过去书坊一趟也是很寻常的事,女扮男装也很常见,感觉这里很像她印象中的唐朝,民风热情奔放,不太一样的就是这儿不流行幂罗、帷帽那种东西,反正结论就是,她这个养在闺阁的庶女出门挣银子不会太过显眼。

  虽说经常可见女子独自逛书坊,可是她来这儿的目的是“做买卖”,手上提着她的“货物”,当然女扮男装会更为妥当,至少不小心被人瞧见时,不会一下子就暴露她姑娘家的身分。

  大魏再如何开放,想必人们也难以接受他们平日追捧的侠义小说创作者竹山先生竟是个姑娘,甚至还未及笄。

  进了云石书坊,穆姌如同进了自家后院,向伙计招呼一声,确认云锦山在之后,便一路闯进帐房,她更喜欢称这里为办公室,因为书坊偶尔会请学子抄书,就是在这儿进行。

  穆姌将手中的蓝包布包摆在云锦山前面的案上,“此书命名《群英传》,今日先交一半,过几日再交另外一半。”

  云锦山欢喜的打开布包,赶紧取出头几张纸,看了一小段落,随即两眼闪闪发亮的瞅着她,惊叹道:“你这丫……小子,真是太令人惊奇了!”

  “别惊奇,给银子就好了。”

  她这个穿越者在现代看过太多武侠小说,本身还是个武侠小说作家,如今不过是将她上一世写过的内容重新润饰写下来,因此每当他用那种“她是旷世奇才”的目光看着她时,她就会觉得自己很像诈骗集团,有些心虚。

  “我何时在银子上亏了你?”他很爽快的取了一张早就备好的银票给她。

  看着银票,穆姌笑得两只眼睛都眯成一直线了。

  云锦山见了忍不住取笑道:“没见过像你这么爱银子的……小子。”

  她将银票收好,不屑的斜睨着他。“你不爱银子吗?”

  他嘿嘿嘿的笑了,当然爱,但是他可不会像她表现得这么明显,只是这种话他还是搁在腹中别说出口的好,得罪这丫头可是得不偿失。

  穆姌岂会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不以为然的冷笑道:“你以为遮遮掩掩就可以抹去你贪财的本质吗?”

  “我可不贪财!”云锦山抗议道。

  “你要是不贪财,一个小小的书坊如何搞得这么大?”

  “云石书坊不只是京城最大的书坊,还是整个大魏最大的书坊。”他得意道。

  “是啊,正是因为你贪财,云石书坊方能有今日的景况。”

  云锦山错愕的张着嘴巴半晌,这才不服气的道:“云石书坊能有今日景况明明是我经营有方,为何是因为贪财?”

  “不贪财,你会费心经营吗?”

  云石书坊传至他已经是第三代了,以前规模还不到如今的一半,他嫌弃云石书坊明明开遍大魏,却没有多少赚头,便想了许多主意扩大成今日的局面……如此说来,还真教她说对了,可是又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云锦山苦恼的搔着头,觉得脑子被她绕晕了。

  “你慢慢想,我先走了。”

  回过神来,云锦山连忙在她走出帐房之前喊道:“别忘了赶紧将后半部送过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