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讨喜小财奴(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0 页

 

  穆姌生气的抬头瞪他,对他龇牙咧嘴的,“我何时说要绣荷包给你?”

  “我刚刚亲耳听你说的。”人人皆言他俊若谪仙,为何这丫头看他鼻子非鼻子,嘴巴非嘴巴?他是不是变丑了?

  “我以为你是红杏。”

  “你耳朵不好,这岂是我的错?”

  穆姌错愕的张着嘴,可是一句话也挤不出来。人家又没有刻意掩饰,是她自个儿粗心没有察觉,有错,也是她的错。

  “若是为了绣荷包给我,你就继续努力,至于学院的女红课,你别浪费心思了。”

  “这是我的事。”

  “若是不再上女红课,你还会如此费心吗?”

  “这个问题不值得浪费心思琢磨了。”因为加退选的三日期限已经过了,穆姌真想哈哈大笑,胜利终究站在她这一边,真是爽啊!

  “你还是用点心思琢磨,你的女红已经换成骑术了。”从红杏提供的讯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她骑术很好,至于琴艺和舞蹈,八岁落水之后就不行了,而如今她的课程也有了更动,园艺和制香没了,惨不忍睹的只剩下女红,正好他不必费心评估,直接用骑术取代女红。

  “嗄?”

  “你回学院上课就会知道,你已经从女红课程中除名,成为骑术课的学生。”

  “骗、骗人!我又没有更动课程。”穆姌努力控制想要冲口而出的尖叫。

  “你还记得我的身分吧?我想更动你的课程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他一直不太喜欢国舅爷这个身分,可是最近他发现当国舅爷也不是令人讨厌的事。

  “你——我不承认!”穆姌扔下手上的笸箩,气得站起来跳脚。

  “三日过去了,你不承认也来不及了。”换言之,这是她自找的,谁教她生病,若是她今日去了学院,他想顺利更动她的课程还真不容易。

  “你——你这个无赖!”

  “我不是早就说了,你说是就是。”

  穆姌真的很想扑过去咬死他,可是一想到他武力值有多高,她瞬间蔫了,索性装可怜跟他讲道理,“我就算拾弃女红课,改上骑术课,我也拿不到第一。”

  “我会让你拿到第一。”

  她难掩惊愕的瞪大眼睛,“这种事也可以作弊吗?”她一直以为学院评分很公道,不分出身背景,完全凭实力。

  “我会好好调教你,保证让你拿第一。”

  他要调教她,她就让他调教吗?穆姌挑衅的扬起下巴,“你知道吗?有些人天资驽钝,即使悬梁刺骨也成不了状元,我以为你就别费心了,免得被我活活气死。”

  李允晟对她可是深具信心,不过也知道不能逼得太紧,这丫头是一只小狐狸,花样可是很多的,真要激怒她,他绝对讨不到便宜。“若不希望我出手,你就争气一点。”

  事已至此,穆姌也懒得跟他废话了,“你可以走了吧?”

  目的达到了,李允晟倒是很爽快的离开。

  这会儿穆姌也没心思猜想李允晟何以知道她擅长骑术,忙着挑灯计算如何避免挤进前三名。

  若说宫里何处让李允晟可以忍受,非御书房莫属。

  皇上对御书房的要求最为严厉,没有皇上发话,后宫女人不可踏进这儿一步。倒也不是因为御书房有什么机密,而是皇上觉得女人吱吱喳喳的不适合此地,御书房应该是清静,充满墨香和茶香。

  进了御书房,李允晟通常会陪皇上下棋,不过只有一盘,因为他从来不让皇上,杀得皇上落花流水,若非皇上修养太好,很可能下到一半就掀了棋盘,大声嚷嚷不下了。

  今日的情况也是一样,可是魏琰并没有追着此事抗议,反而温情脉脉的说:“小舅舅就不能主动进宫吗?老是让成均浩四处找人,成均浩不觉得累,朕都为他叫累。”成均浩是亲卫军指挥使,可以说是皇上最看重的亲信。

  李允晟嫌弃的瞥了成均浩一眼,“皇上何必为他叫累?皇上看看他这副德性,若不多跑多动,很容易变成胖子。”

  成均浩很想大声抗议:哪副德性?我不过生得比较高大魁梧。

  “小舅舅,成均浩只是丑了点,但是不胖。”

  成均浩很想大声抱不平:我只是长得方方正正,并不丑,好吗?

  “微臣倒觉得成均浩生得好,有男子气概。”李允晟不喜欢自个儿的长相,过于阴柔,也因此每次带商队出门前他会刻意蓄胡子,要不然就是贴上假胡子。

  成均浩在心里大声赞赏:国舅爷真是有眼光,家中娇妻也夸我有男子气概。

  “朕都不知道小舅舅原来偏爱成均浩这模样的。”

  成均浩努力撑住的国字脸终于龟裂了,魏琰见了忍不住哈哈大笑。

  “皇上别逗他了。”虽然早已习以为常,李允晟还是很受不了皇上喜欢拿他们两个开玩笑。

  然而他知道,对皇上而言,这是一种亲近的表示,在其他人面前,皇上可不会如此轻松随意。

  “小舅舅,成钧浩会变脸,为何你不会?”

  “微臣不像成均浩喜欢装模作样,微臣是真性情。”

  怔楞了下,魏琰笑得更大声、更欢快了,而某位面孔龟裂的汉子差一点尖叫。

  李允晟脸上完全没有笑意,依旧冷冷的道:“皇上今日不会是专门找微臣进宫说笑吧?”

  “小舅舅应该常常进宫,朕就可以常常开怀大笑。”

  李允晟索性闭嘴。除了小狐狸,他可没有兴趣逗任何人。

  魏琰收起玩笑的心情,切入正题,“朕今日找小舅舅有两件事,先说第一件,朕想知道小舅舅对南越的想法。”

  李允晟想起云锦山的困惑,索性挑明了问:“皇上何必如此在乎南越?”

  “大魏与南越原是一家人,如今还有许多官员的亲人都在南越,总是牵绊。”

  皇上所言并非毫无道理,但他觉得内情恐怕不是如此简单。“这倒也是,不过南越也有相同的问题,可是南越不但竭力欢迎大魏的商贾前往那儿经商,更是欢迎大魏百姓移居南越。”

  “居心叵测。”

  “南越确实居心叵测,可是不能否认因此提升大魏百姓对南越的观感,若是将来大魏出现暴政、朝廷官员苛刻百姓之事,百姓很可能就会不顾一切移居南越。”

  魏琰的神情变得更为严肃。

  “皇上是明君,这种事必然不会发生。”李允晟对皇上是真有信心。

  “朕当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朕的几个儿子……”他对几个皇子都不满意,除了老五,只有七岁,还看不出来。

  “皇上多用点心在几个皇子身上,他们会越来越出色。”

  魏琰却完全不抱希望,不禁懊恼道:“你为何不是朕的儿子?”

  “微臣觉得当皇上的小舅舅更神气。”当皇子不好,不想被人家斗得东倒西歪,就必须斗得人家东倒西歪,总之,离不开一个斗字,真是无聊透了。

  “不过小舅舅若是朕的儿子,朕也头疼了。”

  李允晟唇角一抽。头疼的应该是他吧,这位皇帝可不好伺候,当儿子可不能像他如今一样闪得远远的。

  “小舅舅生得如此出色,朕单是为小舅舅挑个娘子就愁死了。”

  “这才是皇上今日召微臣进宫的原因吧?”老是打探他对亲事的态度,不累吗?

  魏琰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朕可不想管小舅舅的亲事。”

  是吗?李允晟微微挑起眉。

  “今日的第二件事是,朕要问小舅舅决定要什么赏赐了吗?”

  “微臣忘了这事了。”往常办完差事回来,他入宫第一件事不是回报,而是要赏赐,这是要皇上知道,他不会白干活,也是为了让他看起来一点也不清高。这次他一心只想帮穆姌索讨赏赐,以至于皇上问他要什么赏赐他推说要仔细想想,便搁置下来。

  “小舅舅不要赏赐吗?”

  他没想过要什么赏赐,但是有求于皇上,索性藉赏赐之名提出来,“微臣要什么赏赐,皇上都给吗?”

  “这是当然,朕没让小舅舅挂着官印办差事,已经很委屈小舅舅了,岂能在赏赐上头再委屈小舅舅?”

  “既然如此,微臣不客气了。”李允晟起身在皇上面前跪了下来,拱手道:“微臣想请皇上赐婚。”

  皇上像是被雷劈到了,完全没了当皇帝的形象,两眼瞪得又直又圆;而成均浩受到的惊吓也不小,嘴巴张得好大,真担心他的下巴会掉到地上。

  “虽然皇上给了微臣一道可以自行婚配的圣旨,但是微臣希望心仪的姑娘能够嫁得风风光光,因此想求皇上赐婚。”

  半晌,魏琰终于回过神来,“你真的有心仪的姑娘?”

  “是,不过她还未及笄,微臣想请皇上明年再赐婚。”

  “她是哪家的姑娘?”魏琰还是半信半疑。

  母后一直为小舅舅的亲事烦恼不已,原想直接挑一个赐婚,却又不能不顾虑小舅舅手上的圣旨。小舅舅可是一个很任性的人,不喜欢会一走了之,母后丢不起这个脸,因此去湖州前,明明态度强硬要求小舅舅回京就给个交代,可是如今小舅舅都回来半个多月了,母后还是不敢轻举妄动。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