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业务的新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周陌坐在客厅里观察,他肯定宋小姐的工作能力,不过他还是搞不懂女人怎么可以生这么久的气,还很难讨好?

  见宋小姐工作结束,换下围裙,整理仪容准备离开——看来并没有下午茶的计划。

  他觉得自己该主动出击。“你头不晕?”

  见周教授突然问话,宋安怡愣了愣,停下动作。“不晕。”

  来打扫之前,她已经先吃了一大碗干面加馄饨汤。

  “说不定等一下就会晕。”

  “……”宋安怡无言,冷漠又任性的周教授想表达什么?

  周陌接着说:“餐桌上有红豆面包。”

  宋安怡被周教授突然释出的善意吓了一跳,她快步走到餐桌旁,还真的看到和前天同样的组合,两个便利商店的红豆面包、一杯鲜奶和一杯清茶。

  这幢豪宅华厦附近没有商店和餐馆,要走出巷口才有一家连锁便利商店,平常周悦是周教授的小跑腿,负责所有事务,也包括采买,周教授很难得才会走出去买包烟和一些急需的生活用品,除了授课和工作,这男人几乎足不出户。

  宋安怡踅回客厅,有些不甘愿也有些小挣扎,不希望自己因为几个红豆面包就屈服,但内心又有些感动。

  “你平常不吃红豆面包的,这口味太甜你不喜欢。”

  周陌沉吟片刻后说:“是太甜没错,不过我不知道要买什么,至少这个甜度会减缓你低血糖带来的晕眩。”

  不管是周教授难得说了这么长的句子还是他的好意,哪怕语气依旧淡然,还是让宋安怡的心跳骤然加快了一下。正如她所想的,周教授的确有颗温暖的心,就算他说话不怎么懂得修饰,也不懂人际关系,但的确是暖心的人没错,那她就大人有大量,把他送食谱的行为当成无心之过吧!

  于是冷战终于结束了。

  星期五,告别连日的阴雨,天气放晴,阳光乍现,周陌坐在书房的太师椅上,感觉到家里挥别近两个星期的苦闷,再度拾回欢笑。

  “我跟你说,这次的桂圆米糕真的不一样哦,我很认真去研究部落客的文章,严守材料和烹煮时间,没道理不会成功!”宋安怡开心地说着。

  周陌的示好的确有了明显的效果,宋小姐不生气了,但他还是不解为什么心心念念的饭团没出现,反而还是桂圆米糕?

  一样的座位、一样的阳光,宋安怡准备了温润的花草茶,还将桂圆米糕切成一口的大小,漂漂亮亮地摆放在点心盘上。

  “周教授试试看?”

  能不试吗?

  周陌就算再不懂女人内心的奥妙,也明白为了维持宋小姐的好心情,这桂圆米糕他必须吃,可老实说,他并不喜欢桂圆的甜腻。

  周陌吃了第一口,意外发现口感不错,糯米Q弹,桂圆的味道甜而不腻,和第一次吃的经验相比,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食物。

  看周教授连吃三口,宋安怡笑眯了眼,有种一雪前耻的痛快。“我就说不错吧,这可是综合网路上的做法,撷取精华,连我妈和公司的同事都直夸好吃呢。”

  周陌又连吃了好几口,这捧场的模样让宋安怡凤心大悦,赶忙送上花草茶。

  “今天的茶加了洋甘菊和柠檬叶,比较爽口,和重口味的桂圆米糕应该很搭。”

  周陌配着茶,将盘子上将近三分之二的桂圆米糕扫进肚子里后,停下了动作。

  “这里面加了酒?”他的脸颊和额头有些异常的潮红。

  他虽然买了食谱,还标注了记号,但那不代表他会去研读食谱中的每个步骤和材料。宋小姐先前做的桂圆米糕还是他人生头一次吃到,况且那次的酒味微乎其微,他以为今天米糕中的酒气只是桂圆发酵的味道,才一口接着一口……

  宋安怡解释。“桂圆米糕一定要加酒的。周教授您脸好……红?!”

  周教授不只脸红,俊俏的帅脸开始浮现一朵朵吓人的红斑。

  宋安怡瞪大了眼。“不是吧……周教授,您的脸……”

  周陌抬手,搔了搔脖子的痒处,他只对一样食物过敏,答案已在心中,他只是想确认。“宋小姐加了什么酒?”

  宋安怡开始感到不安,她绷着神经回答。“一般来说是要加米酒,可是上一次加米酒味道完全没出来,所以这次我加了埔里的陈年绍兴酒,这酒是我妈妈年前才去埔里酒厂买的,酒不会过期坏掉的……”

  周陌扶额叹口气,果然是加了陈绍。谁会想得到在收藏界叱吒风云的人物,会连续两回败在这种怀旧小点心上头?

  “我对绍兴酒过敏,尤其是陈绍,只要一点点都会起酒疹。”

  “酒疹……”宋安怡吓傻了,只是只是……过敏会这么神速吗?没几秒的工夫,脖子就跟着沦陷,连眼皮也都泡肿了起来?!

  “宋小姐,我真心建议,你应该停止对桂圆米糕的执着度才是。”周陌幽幽地说。

  望着周教授的惨况,宋安怡捧着两边脸颊不知所措,她居然把帅哥搞成了大猪头,她好想放声尖叫啊啊啊啊啊——

  第2章(1)

  教学医院胸腔外科住院医师季昕元是“效率”合伙人慕越的新婚娇妻,也是夏总重要的知己,因为这两层关系,宋安怡和季昕元的感情也不错,三个女人常常相约喝下午茶,还要求男宾止步,这让眼睛离不开老婆的慕少非常不悦。

  此时,周教授正由过敏免疫科的主治医生亲自诊疗中,而季昕元双手插在绿色无菌服的口袋里,有些幸灾乐祸地瞅着好友。

  因为是自己闯的祸,所以宋安怡特别请昕元帮忙,情商专科医师来急诊室出诊。

  季昕元附耳低声说:“嘿嘿,你总算忍不住痛下杀手喽?利用对食物的过敏反应,的确可以杀人于无形之间呢。”

  周教授的“怪”也是三个女人时常聊起的话题,毕竟周教授的性格和冷反应实在太特殊了,这样的奇人让夏总和季医生都恨不得登门瞧瞧,当然也肖想着能不能参观那一屋子的古董文物。

  不过她们也知晓两人最近的冷战,也明白送食谱这招准确地踩到安怡敏感的小神经,这让两人当时顾不得安慰好友受伤的心灵,双双捧腹大笑。

  “吼……不是啦!哪有人只限定对陈年绍兴酒过敏的,我看过他喝过红酒、威士忌、XO,上次的桂圆米糕我还加米酒头耶,他都没事啊……”

  季昕元捂着嘴,因道人是非所以小声道:“所以周教授不只内心,连身体机制都一样怪,还会挑酒过敏呢,这是多低的机率啊!”

  宋安怡忙点头。“真的真的,我都吓傻了。”

  “你那桂圆米糕还有没有?我拿给慕越吃吃看,他也很怪。”

  “你的意思是只要是怪人,吃了添加陈年绍兴酒的桂圆米糕都会现出原形?”

  “还现出原形咧!下回你换雄黄酒试看看周教授会不会起酒疹?”

  宋安怡叹口气。“上一回的桂圆米糕莫名其妙让他闹肚子,我自己吃都没事;这回又起酒疹,我想周教授这辈子不会再吃桂圆米糕了。”

  季昕元吓一跳,不知道第一次也发生过惨剧。“安怡,其实你是黑暗料理界派来的吧……”

  宋安怡耸耸肩,哭笑不得。

  两个女人手勾着手窃窃私语,就像是姊妹淘在看戏,周陌微蹙眉,他以为闯祸的人应该待在他身边表示紧张和关心才是。

  “宋小姐。”

  宋安怡闻声立刻趋上前。“周教授有什么事?”

  周陌突然从座位上起身,脱下西装外套,因为过敏的关系,他不仅起红疹,连呼吸都显得异常急促。

  他将脱下的外套交给宋安怡,然后把左手伸向她,表情不悦,直接命令。“解开。”

  宋安怡直觉猜想周教授应该是不开心看到她们在窃窃私语,所以硬要找事让她做,只是……她低头看看袖扣,再抬头看看周教授浮肿的帅脸(呜,她真的知道错了……),她可以理解过敏会全身躁热,但——

  “周教授,如果不是热得很难受,您还是忍忍吧,急诊室这边冷气很强,建议您还是不要脱外套卷袖子比较好……”

  周陌没说话,却用一种“只顾着聊天完全没听医生说话的不负责的笨蛋!”的眼神瞟她、谴责她!

  一旁有些年纪的主治医生闻言,并没有因为病人是同僚的朋友而客气,直接吹胡子开骂:“还热咧?!你们难道不知道像这种急性过敏,严重点的会导致血管扩张,血压下降,最后休克昏迷死亡?!把袖子卷一卷快点去那边躺下打点滴,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一点自觉都没有!”

  宋安怡吓坏了,过敏情况出乎预期严重是一回事,最重要的是她相信这么厉害的周教授一定没被人这么当头棒喝狠狠痛骂过……

  “好的好的……”

  她绷紧神经,缩着脖子,赶紧将周教授的袖扣解开,卷高衣袖,才发现他十指颤抖得厉害,所以他才要她帮忙解扣子?她咬牙,扶着他躺在病床上,帮忙脱下鞋子,还听从医生的指示,解开他的衬衫钮扣。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