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业务的新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6 页

 

  他知道了。

  宋安怡愣愣地,温热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她低着头、抿着唇,心里很甜很甜,被人守护着的感觉真的很好。

  “你从哪里学来的甜言蜜语?”

  她才不信古墓派掌门人能一秒变情圣。

  周陌抬头,手指抚着她白净柔软的脸颊,轻轻地、非常认真地抚摸。

  “要听实话?”

  她忍不住侧头蹭着他温暖的掌心。“当然,我才不信你会这些。”

  “我上网Google‘女朋友怎么追?’,得到1,520000项结果,不难。”周教授学无止境。

  追女朋友用Google?!宋安怡很想嘲笑他一番,但人家是教授,得留点面子。

  “不难的意思是我很好追吗?”

  周陌眉头都没蹙一下,口吻没有半点矫情和修饰,彷佛答案再简单不过。“我爱你,我们要携手一辈子,我势在必得,所以不难。”

  他握住她的手,放在掌心之中,缓缓地与她十指紧扣,再也没有松开的意思。

  瞬间,宋安怡的心里盈满温暖和感动,连日的疲乏和委屈也跟着消失无踪,她感觉自己多了很多勇气,在他的守护下,她或许有足够面对所有挑战的力量。

  我爱你。

  我们要携手一辈子。

  如此简单,不必赞言。

  第9章(2)

  “你爱我吗?”男人问。再自信的男人,遇到爱情这么神秘难懂的小玩意,一样会感到不安。

  宋安怡没去Google“男朋友怎么追?”,所以她可以不用回答。

  她巧笑。“晚餐吃什么?”

  只是周陌还没开口,宋安怡的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这是家人的专属铃声,她接起电话——

  “爸,哦——对,我们在一起……好……等会见。”

  她神情凝重地结束通话,并将手机收好。

  周陌深邃的目光透露着笃定,嗓音波澜不兴。“我能一起去见爸吗?”

  宋安怡抬头瞪他。“你要见我爸?!”

  周教授追求女人的速度是算光速的,他的态度的确很容易让人误会他俩早已修成正果。

  周陌低下头吻了下她的唇,嗓音低沉而诱人。“不可以吗?”两唇相触的时间虽不长,但宣示的力道刚刚好。

  宋安怡双颊一热,被男人黑眸中坚定的漩涡给迷住了,她缓缓点头,轻声说:“可以。”

  她的答案等于间接承认了两人的关系。

  连日来的不安总算获得极大的舒缓,周陌目光一敛,再次低头,大掌按住她的后脑勺,薄唇贴近她怔怔微张的嫩唇。“我知道,你也爱我。”

  男人霸道的宣示落下,同时封吻住他心心念念的粉唇,他吻着她,舌尖撬开了她的嘴,精准、狠狠地攫取她的柔软。

  这幕大街上的热吻戏码,就算没有狗仔,也有虎视眈眈等着看戏的夏黎欢与慕越——

  夏黎欢捧着心觉得好感动啊!她拿出手机,拍了张“霸道收藏家vs.长腿俏管家”在日落霞光下当街拥吻的美照,还上传到常一起吃火锅的大学LINE群组向所有人宣告安怡好事将近(火锅成员来自同系的各届学长姊弟妹,都是老教授的爱徒)。

  “这么火热,你不怕太刺激老教授?他老人家已经八十五岁了。”

  夏黎欢耸耸肩。“学长也不遑多让好吗?前几个月和季医生的拥吻照也不会比较小清新,重点还是学长老王卖瓜自己传的!”

  慕越摸摸下巴。“老教授年纪大了,需要一点刺激,让心脏活动一下。”

  这根本就是歪理!夏黎欢翻白眼。

  周陌知道要见未来的丈人,哪怕他对眼前的美味(美味意指他老婆,在确认彼此心意后,女朋友已火速晋升为老婆)有多少心思,也得收起情欲乖乖“回娘家”。

  早上的记者会之后,周母打了通电话给宋母,两人原本就是无话不说、相见恨晚的好朋友,周母也只是一时被自己的主观价值给蒙了眼,两人把话说开,姊妹俩的感情迅速恢复,下午还出门一起逛街喝下午茶呢!

  但直到现在才知道女儿承受多大委屈的宋爸爸可火了,整个下午焦躁难平,他明白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长辈只要适时关怀即可,但安怡怎么说都是他打小捧在手心上呵护的宝贝,怎么可以任人糟蹋到那样的程度?!

  “我不赞成你们两个在一起。”

  周陌才刚入座,丈人的拒绝话语立刻抛了过来。

  刚逛街回来的宋母在一旁使眼色,宋安怡立即明白老爸已经知道所有的事。

  她有些幸灾乐祸,反而不太担心,有人替自己出头都是好事,哼。

  周陌挺腰坐得笔直,双手放在大腿上,一脸正经八百,不苟言笑。“爸,我和安怡是真心相爱。”

  一个称呼差点又让宋父大爆走!“你叫我什么?!我未来的女婿才能这样称呼我!周教授言之过早,我宋家也高攀不上!”

  周陌毫无惧意,清隽的眉眼透出笃定的神色。“爸,我明白您心疼家母对安怡的误解,这部分也已经澄清,未来我会让您看到,我会和您一样将安怡捧在掌心上呵护照顾,一辈子都会对她好。”

  一旁的宋母对周教授是刮目相看,明明女儿之前形容的周教授个性高傲、话少骨头硬,还是女儿形容的其实是另一位周教授?

  刚端茶到客厅的宋安怡脸一红,觉得有些尴尬,但第一个闪过脑海的念头竟然是:“Google大神教他的还真多”。

  周陌接过安怡手上的茶盘,将其中一杯茶轻轻放在丈人面前,恭敬地开口:“爸,喝茶。”

  宋父冷哼。“茶叶是我家的、茶是我女儿泡的,你不用借花献佛!”

  老爸的敌意很清楚,宋安怡只敢乖乖坐在老爸旁边,不敢和周陌坐得太近。

  她端起了茶杯,软软地示好。“爸,喝茶,别生气~~”

  宋父接过杯子,女儿软软的声音总算让他嘴角有一点笑意,但一想到女儿所承受的委屈,他整颗心发痛,恨不得杀到周家好好理论一番!不过大家都是文明人,再怎么生气,老爸的心疼只能和着茶水连同喉间的梗塞一起吞下肚。

  “你真喜欢他?”宋父问着自己的小女儿。

  全部人都在等着她的答案,包括那位双眼发亮的当事人。

  他曾经问过她。“你爱我吗?”当时她不想让他太得意,所以不想回答,现在老爸问了,她要不要回答?

  如果她现在不清楚表明自己的态度,她相信下一秒周陌可能就会被老爸拿扫把轰出她家大门……

  “爸,我是真的喜欢他。”她只能承认。

  宋父低着头,不发一语。

  周陌紧盯着她,一副恨不得扑上来的模样!

  她瞪他。

  他则锭开有如春天降临般的傻笑。

  宋母叹了口气,看看这情形,女大不中留啊,不过身为女儿的老爸,会放心不下也是理所当然的。

  身为母亲,就算是误会,她也舍不得自己的女儿受到那样的屈辱,只是外人误会是一时,有个爱自己的人能够长长久久牵手一辈子才是最最重要的事。下午和慧卿姊喝下午茶时聊了很多,也明白周教授的个性和对女儿的心意,一旦爱上了,周教授就绝对不会放弃,对安怡而言,深深被爱着也是件好事。

  宋母开口问:“周教授会下围棋吗?”

  周陌点头。“会。妈,您别客气,叫我周陌,或单字陌就好。”

  宋母点头,这真的是女儿口中话少又难亲近的周教授吗?

  宋安怡很想大笑,这么谦虚、彬彬有礼、不毒舌、不摆脸色、不冰着一张脸的周教授还真让她难以适应。

  “那……周陌就先陪爸爸下棋吧,我和安怡再弄个两道菜,等一下就准备开饭了。”

  宋母的说法也等于承认周陌的身分,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至少眼前这位周教授让她看得很顺眼,如果是另一位听说很难接近的周教授,她可得要好好考虑考虑了,哈。

  在老伴发飙前,宋母赶紧拉着女儿钻进厨房准备晚餐。

  男人的恩怨就在棋盘上解决吧!这是宋母的想法,至少在棋盘上让女儿的爸痛宰几场,灭灭心头火也好。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宅在家里的周教授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棋艺上更是高手中的高手!

  一场对战下来,两个隐藏在民间的高手在棋盘上厮杀得难分难舍,顿时风声鹤唳,生死存亡为先,争地夺利为上啊!

  宋父钻研棋谱一辈子,好不容易碰到和自己实力不相上下、也熟悉各家棋谱的对手,眼睛都亮了,整个火力全开,连饭都不吃了。宋母担心老伴血糖太低会不舒服,只能把肉和菜全部剁碎,加上白饭揉成大小刚好的饭团,外头再包上一层薄脆的海苔,让老爸和未来女婿可以一边下棋一边吃。

  这一来一往的决斗有胜有负,最后一场关键战陷入胶着,时间却已来到晚上十一点半。

  宋母打着哈欠喊着。“暂停暂停,时间太晚了,老爸不能熬夜,明天早上会不舒服!棋盘先摆着,等休息够了,明天再继续!”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