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医手擒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 页

 

  “娘亲要回去吗?”

  “他们不会让娘回去的。”

  “小包子只要娘亲。”

  “侯府可是很显贵,去了那儿可以穿金戴玉,人人求之不得。”

  凌霄坚定的摇摇头,“小包子哪儿也不去,只要跟娘亲在一起。”

  “娘亲可以给你的远远不及侯府,你真的不在意吗?”

  凌霄紧张的抓住凌玉曦,“娘亲不要小包子了吗?”

  “娘怎可能不要小包子?小包子可是娘最珍贵的宝贝。”凌玉曦连忙将凌霄搂进怀里,原是想藉机说清楚,没想到吓坏小包子了。“即使侯府要带你回去,娘也不会让你回去。虽然侯府显贵,可是里头藏了许多心肠很坏的人,他们为了自个儿的利益,可以随意使计陷害人。没有娘在身边保护,你在那儿太危险了。”再说了,

  傅云书免不了再娶,后娘很难好好对待前妻的儿子,尤其扯到爵位,更是危险。

  “小包子不喜欢藏了很多坏人的地方。”

  “娘也不喜欢藏了很多坏人的地方。”

  凌霄抿了抿嘴,满怀期待的抬头看着凌玉曦,“娘亲,下次虎子说小包子的爹不要娘亲时,小包子可以告诉他真相吗?”

  “……虎子没有小包子聪明,小包子说了,虎子也不会懂。”她的头好痛,好不容易转出来,不会又绕回“小包子的爹不是死了”这上头吧。

  半晌,凌霄闷闷的哦了一声。

  凌玉曦拉开凌霄,取出手绢为他擦拭脸上的尘土。“娘不是告诉小包子,嘴巴长在人家脸上,我们管不了,何必在意人家说什么?”

  凌霄噘着嘴道:“我不喜欢虎子他们说娘亲的坏话。”

  “你不是说娘很厉害吗?他们只是嫉妒娘,我们不要与他们计较。”眼看着落魄的凌家日子越过越好,还是因为她这个“寡妇”,他们怎能不逮着机会拿她说嘴?以前她觉得乡下比都市还要好,乡下人纯朴,可是来这儿之后,她发现讨厌又恶心的人物存在于每一个地方,而这种人在乡下还更粗鲁一点。

  这一点可说进凌霄的心坎,他很用力的点点头,“嗯,虎子嫉妒我常常有好吃的糕点,老想跟我回来。”

  “虎子的娘厨艺不佳。”庄子上的人只要能吃饱,有体力干活就好了,不像她,不但要吃得饱,还要吃得香,更要吃得赏心悦目,换言之,无论做什么吃食,她都讲究色香味俱全,而孩子们重口腹之欲,难免就会羡慕小包子有个美食主义的娘。

  凌霄深有同感,“秦婶婶做的九层糕真是难吃!”

  “这是因为她不肯在这上头花心思,当然做不出好吃的九层糕。”她可是一个很懂得利用机会教育孩子的娘。

  “我懂,娘亲说过,无论做什么都要用心做,否则,就做不好。”

  凌玉曦忍不住用力抱了一下凌霄,“我的小包子真是个聪明的好孩子!”

  凌霄欢喜的笑了,可是一想到虎子,双肩就垂下来,“虎子好可怜哦。”

  虎子哪有很可怜,至少衣食无缺,不过,凌玉曦决定点头附和,免得小包子的思绪绕回到父亲是生是死这问题。还好小包子年纪小,今日可以藉着转移焦点将他糊弄过去,若是再年长个几岁,她就别想蒙混过关了。难怪说,孩子还是什么都迷迷糊糊的时候最可爱,长大了,麻烦就多了。

  不管如何,今日安然度过了,可是,以后呢?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前途越来越让人提心吊胆。

  第二章 和离有内情(1)

  从小到大,傅云书不曾有过这种心情翻腾不止的感觉,无论如何也平静不下来。

  他从不是儿女情长的人,因为出生武将世家,自幼他所接受的教导是——国在家之前,家在人之前。因此,他可以新婚三月抛下妻子出去打仗,而这一分别足足有五年之久,偶尔会想起,但不曾惦记,也是相信家人会照顾好妻子。可是如今,他不经意就想起她,而他们却已经和离了。

  傅云书放下手上的笔,抬头看着傅岩,“你去问傅峷,傅峻送消息过来了吗?”

  傅岩应声准备退出书房,傅峷正好敲门而入。

  “爷,傅峻来消息了。”傅峷呈上一个细细的竹筒。

  傅云书剖开竹筒,取出一张轻薄的纸张,摊开细读——随着信上的一字一句,他的神情越来越凝重,久久无法回神。

  见傅云书迟迟没有反应,傅岩担心的唤了一声,“爷?”

  傅云书将信件递给傅岩,傅岩飞快的看了一遍,又递给傅峷,傅峷看完之后,随即扔进小香炉里面烧得一干二净。

  傅云书闭上眼睛,试着平心静气,让思绪更为清明。

  “爷,这其中必有猫腻,但我相信不是太夫人的主意。”傅岩知道傅云书最在意的人不是老夫人,而是太夫人,而事情确实如夫人所言,太夫人没有经过查证就认定夫人指使丫鬟害三老太太小产。

  傅云书也相信如此,这其中必有猫腻,有人要逼走凌玉曦,而最有可能的不是母亲,就是祖母。母亲不喜欢这门亲事,认为凌家挟恩逼婚,凌玉曦又太软弱了,可是,母亲过着几近与世隔绝的生活,根本不管事;祖母向来对事不对人,凡事以侯府的利益为优先考量,若是威胁到侯府利益,谁都可以牺牲,不过,祖母不会拿三老太太腹中的孩子开玩笑。

  武阳侯府子嗣不丰,祖父只得三子,二嫡一庶——长子,他父亲,足智多谋,可惜未过三十死于战场;次子,庶出,有勇无谋,任五城兵马副指挥使;么子,祖父年过四十方得,祖母格外宠爱,却文不文,武不武,只能在兵部谋个管马匹的差事。

  若不是母亲或祖母,是谁?

  傅云书彷佛想到什么似的站起身,可是还没踏出脚步,又坐下。“傅岩,请夫人……凌大夫过来一趟。”她显然不欢迎他上门,还是请她上门好了。

  傅岩略一迟疑。“若是凌大夫不来呢?”

  “她不是大夫吗?”

  是啊,有人上门求诊,大夫岂能置之不理?

  果然,凌玉曦来了,不过,直觉告诉她,傅云书请她看病只是个幌子,可是人家没有犯下前例,她总不好由着第六感任意指控吧。

  “淮州比我好的大夫多得是,侯爷若需大夫调养身子,还是请其他大夫。”傅云书看起来明明是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可是很奇怪,她就是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是因为她有心事,还是因为他隐隐约约流露的强悍?看着他,她就会不自觉的想到一只懒洋洋的狮子,狮子绝对是凶猛的,只是这会儿他懒得动而已……好吧,也许她想太多了,不过,这是一种身为医生的敏锐,她看这个男人就是不像表面这般温和没有杀伤力。

  “对不起,今日请你来不是为了看病。”他的随行大夫出外采买药材,此行并未跟来,他理当就地找个大夫治病,可是如此一来,他最软弱的一面就会摊在她面前。

  “……侯爷倒是爽快。”她有些意外。

  “我想你比较喜欢坦白。”

  “是啊,侯爷就直言吧。”

  “虽然你不愿意为自个儿辩解,但你若遭人诬陷,我却不能不还你清白。”

  她早就猜到他想说什么。第一次见到他,她觉得他是那种凡事喜欢搞得清清楚楚的男人……不,应该说是掌控欲很强的男人,将军嘛,这是难免,所以,从她这儿得知和离的经过后,他回头一定会确认,而他想必嗅到阴谋。

  “过去的都过去了,还我清白又如何?我又不回侯府。”

  “蒙了不白之冤,难道不应该洗刷冤屈?”

  “不是不想,而是没必要,当然若我是侯爷,我一定会弄清楚真相,看清楚府里每个人藏着什么样的心思。”她应该为原主讨回公道,可是他们继续纠缠下去,很可能会让小包子曝光,所以她不能追究真相,想必原主也同意她的决定,保护小包子比查明真相更要紧。

  “你认为府里的人要陷害你?”

  “我并无此意,只是未嫁人之前,我不过是养在深闺的女子,如何得罪人?”

  若是诬陷,目的当然是为了逼走她,这一点他很清楚,但是他并没有想到问题也许不在她身上,而是在他身上,换言之,很可能是因为他,她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既然不需要我诊脉看病,我就告辞了。”她已经说完了,当然赶紧走人。

  凌玉曦走得很快,傅云书甚至来不及出声唤住她。他很想留住她,可是,她只想要远远的躲开他,好像他是毒蛇猛兽似的……

  为何会有一种很失落的感觉?或许因为她曾是他的妻子,如今却是形同陌路。

  “我实在不懂,为何夫人……凌大夫如此不在意自个儿的名声?若是将来有人藉此为难她,这岂不是阻了她的行医之路?”傅岩忍不住嘀咕道。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