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医手擒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5 页

 

  “小姐聪明能干、医术精湛,而且心地善良,那些贵女根本没有一个比得上,她们凭什么瞧不起小姐?”银珠觉得很呕。

  “那是她们的事,不必太在意了。”凌玉曦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若是她连不在意的人都要在意,她岂不是累死了?

  “娘亲,我们明日要去庄子泡温泉吗?”凌霄显然得到消息了,一路跌跌撞撞冲进来,直接扑在凌玉曦双膝上,仰着红扑扑的脸儿看着凌玉曦。

  夫子已经开始放假了,直到过了元宵才会恢复上课,凌霄正觉得自个儿无聊得快发霉了——这是娘亲说的,他不是很懂为何有此一说,不过觉得很有意思,也就成了他的口头禅。

  “小包子不去,小包子留在府里陪祖母,等过年,爹爹不必待在营里,爹爹会带我们去庄子住上几日,你就可以好好泡温泉了。”这种时候凌玉曦很庆幸有个不合群的婆母,而且婆母格外疼爱爱撒娇的小包子,小包子交给婆母照顾,她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

  凌霄嘟着嘴,“可是,小包子想跟娘亲一起泡温泉。”

  “若不是为了陪太夫人,娘亲可不想跟一群长辈泡温泉,娘亲比较想跟爹爹和小包子一起泡温泉。”凌玉曦很无奈的叹了口气。若非知道三老太太此举的目的何在,她还真想学婆母当个不合群的人。

  凌霄不说话了,但是眼神充满了控诉。

  凌玉曦将凌霄抱到身上。“小包子乖,府里的孩子都不去,你去那儿很无聊,还不如留在府里。”

  “留在府里也很无聊啊。”

  “你要读书练字、学习武艺骑射,怎么会无聊?”

  凌霄得意的抬起下巴,“那些用不着半日就可以完成了。”

  “……好吧,你可以跟傅嵱去傅园玩耍。”傅园就是傅家军在侯府的院落,因为里头有各种危险的训练设施,她不太放心,便禁止小包子去傅园。

  凌霄两眼一亮,“我可以跟嵱哥哥去傅园?”

  “对,可是,你要注意安全。”虽然她自认为是一个开明的母亲,但是遇到安全问题,她真的学不来放手。

  “嵱哥哥会保护我。”凌霄转头看了后面的傅嵱一眼。

  傅嵱点头附和。

  旁边的张通也赶紧出声表示,“我也会保护少爷。”

  “我知道,你们都很棒,下次也带你们一起去庄子泡温泉……对了,小狼也去。”凌玉曦转头看着故意走来走去吸引人注意的小狼,只见小狼很识相的立马跑到她脚边蹭了蹭,以示对她的感谢之情。

  傅嵱和张通终于露出孩子般的天真神情,欢呼着跳起来。

  “我最喜欢娘亲了!”凌霄在凌玉曦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跳下来,带着两位伙伴……

  不,应该是三位伙伴跑出去。

  今晚,一切就要结束了,可是,为何她的心如此不安?

  三老太太一会儿坐下,一会儿又起身,走过来走过去。若是今夜来袭的盗贼不只是杀了凌玉曦,还伤及其他人……不会,李四姑娘不是保证不会伤及其他人吗?可是,若是不小心伤到太夫人……太夫人很疼爱她,虽然偶尔嫌弃她不动脑子,不过经常从自个儿的小库房搬东西给她,只因为知道她的嫁妆都是虚的;还有,她生了两个女儿,也不曾抱怨,还叫她别急,先养好身子,再给夫君生个儿子……太夫人是一个好婆母,若是太夫人受到波及,她岂能原谅自己?不行,她得提醒太夫人,今晚无论听见什么声音,都要待在房里。

  “小姐,夜深了,你不可以出去。”思罗一见到三老太太失了魂似的往外走,连忙伸手拉住她。

  回过神来,三老太太转而拉住思罗,“李四姑娘真的保证不会伤及其他人?”

  “这是当然,小姐别担心,李四姑娘有分寸。”

  “若是她有分寸,当年我的孩子岂会没了?”虽然不清楚李允宁如何搭上凌氏的丫鬟,但那个丫鬟肯定听命于李允宁,才会跟她闹起来,最后害她小产……李允宁为了达到目的,根本没交代那个丫鬟当心一点,否则,在事先有准备的情况下,她的孩子如何会保不住?

  “……小姐,李四姑娘不是那种人,当年是失误。”

  怔楞了下,三老太太皱着眉看着思罗,“难道你很清楚李允宁是什么样的人?”

  “……不是,我只是觉得李四姑娘没必要刻意害小姐小产,不过今日不同,李四姑娘交代得很清楚,无论外面发生什么情况,绝对不能踏出房间,要不然,刀剑无眼,她不能保证对方不会伤了小姐。”

  “可是,我还没有提醒娘今晚绝不能离开房间。”

  “外头发生事情,太夫人必然安排身边的丫鬟出去查看,不会自个儿离开房间。”

  “不行,太夫人身边的丫鬟若出去查看,岂不是死路一条?”她帮着李允宁,是因为只能在李允宁和凌玉曦之间选择,可是,她不想害其他人。

  “小姐,我们管不了这么多,若是说太多了,会教人起疑心。”

  没错,若没有事先得到消息,岂知道今晚会发生状况?可是……三老太太实在很不安,“不如,我们今晚去娘那儿睡好了,娘就不会觉得奇怪了。”

  “这……”

  轰一声巨响,主仆两人同时一僵,这是什么声音?若是盗贼来袭了,也不会是这样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

  你看我,我看你,两人不知如何是好,接着又是轰一声巨响,这显然不是盗贼来袭的砍杀声,而是爆炸声——两人下意识的移到门边,耳朵贴在门上,想听听看外头有何动静,可是过了半晌,又是轰一声巨响。

  三老太太咽了口口水,颤抖的问:“发生什么事了?”

  思罗害怕的摇摇头,这与她们的预期完全不一样。

  “我们去瞧瞧。”

  “不行,李四姑娘再三叮咛 ,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不能出去。”

  “可是,除了爆炸声,庄子一点动静也没有。”

  “刚刚的爆炸声应该跟盗贼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们还是待在房里等着。”思罗紧紧拽着三老太太,深怕她冲动坏了事。

  过了一会儿,三老太太实在受不了了,用力推开思罗,打开房门走出去,在这同时,悬挂在檐下、树干上的宫灯全亮了起来,三老太太直觉的举起手遮住刺眼的光线,片刻,缓缓的放下手,然后就看见被侍卫押着站在院子中间的人——

  “啊——”

  三老太太惊吓的尖叫出声,往后一退,正好撞到站在后方的思罗,思罗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三老太太跟着跌坐在她身上,思罗痛得尖叫一声,下意识的推了三老太太一把,三老太太转而跌坐在她左前方,接着思罗也看见站在院子中间的人,换她惊吓的尖叫出声。

  “丽娘,早已经死掉扔到乱葬岗的人竟活生生站在这儿,你如何解释?”太夫人的声音从三老太太的左边传过来。

  半晌,三老太太反应过来了,也不畏地上寒气逼人,急急忙忙的爬到太夫人面前,抱着太夫人的腿。“娘,我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婆子明明说人死了……对了,婆子被那个丫鬟收买了,说谎骗我……没错,就是这样,我也是被人蒙蔽……”

  “三婶至今还是不愿意说实话吗?”凌玉曦的声音很轻很柔,却给人一种压迫感。

  三老太太这才发现凌玉曦就站在太夫人的右后方,一双眼睛锐利得仿佛要将她看透似的,她不由得缩了一下。“我……这是真的……”

  “祖母,站在这儿容易受寒,我们还是先进屋吧。”

  太夫人轻轻的点点头,看了两名粗使婆子一眼,便由着凌玉曦扶着她走到正堂大厅,而两名粗使婆子分别走到三老太太和思罗旁边,将她们拽起来押着跟过去,另外站在院子中间的银喜也被侍卫押送过去。

  太夫人喝了一盏凌玉曦亲手冲的安神茶,才正眼看着跪在地上的三老太太,心情沉重的道:“你以为当年执行打扳子的婆子死了,如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吗?”

  “……娘,我真的是被蒙蔽。”三老太太很想不顾一切的什么都说了,可是她不敢。

  “那个婆子染上风寒死了,是不是你做的?”

  “娘,这事与我无关,真的!”得知那位婆子染上风寒死了,她也吓了一跳,不过,更觉得松了一口气,谁也不喜欢别人手上捏着可以威胁自己的把柄,可她却忘了,最能够威胁她的人是李允宁。

  “因为是你的丫鬟做的,当然与你无关,是吗?”

  “思罗……”三老太太惊愕的转头看着思罗,难道那个婆子是她害死的?

  思罗面无表情,她已经意识到一件事——今晚的行动没有按照计划发展,很可能是因为她的秘密被发现了。

  第十一章 揭开真相(2)

  三老太太想起来了,当初劝她将银喜放走的人是思罗。“我知道了,是你,这一切都是你在搞鬼……你这个可恶的丫鬟,你为何要害我?!”三老太太忍不住扑过去拉扯思罗,侍立在一旁的粗使婆子连忙上前拉开她。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