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医手擒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4 页

 

  “一开始,镇国公确实想等嫡女长大了,再将她送进宫,因此他用李贵妃拉拢武阳侯府,可祖父是个硬骨头的,偏偏不教他称心如意,他只能先将李贵妃送进宫。这些年来,镇国公已经看出皇上厌恶李家姑娘,与其将嫡女送进宫,还不如利用嫡女拉拢其他权贵。”

  “可是,五年多前你也不过空有爵位,他为何看上你?”

  “我若真的打败北夏,在军中将拥有任何武将都难以超越的地位,而且我手上有傅家军,尽管傅家军在外人眼中早就变成一般老百姓,但在权贵眼中还是一股充满诱惑的力量。

  既然当时他的嫡女还不到议亲年纪,他有时间等上几年,何况凌家无权无势,轻而易举就可以将你们撵走。”

  凌玉曦若有所思的挑起眉,“如今我重回武阳侯府,镇国公的嫡女无法嫁给你,镇国公是不是会对付我?”

  “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镇国公连皇上都不怕了。”她不是泼他冷水,而是进了京之后,她更清楚镇国公的权势有多大,难怪皇上看镇国公不顺眼。

  “镇国公不怕皇上,那是他以为自个儿的本事在皇上之上,可是,他的本事真在皇上之上吗?皇上已不是当初靠他扶持上位的皇子,若看不清楚,他注定要败。”

  凌玉曦倒是非常同意,轻忽对手,你可能连自个儿如何死的都不知道。

  “皇上要出手对付他了?”

  傅云书笑而不语。

  凌玉曦撇了撇嘴,“皇上还没出手之前,人家说不定已经先出手对付我了。”

  “你别担心,如今我在京城,镇国公不敢轻举妄动。”傅云书唇角嘲讽的一勾,“镇国公是个老奸巨滑的,不会亲自动手,要不,就不会只有吴家落个勾结海盗的罪名,而他不过是放纵下人收取吴家贿赂。”

  “放纵下人收取吴家贿赂?”

  “淮州城卫包围吴家时,虽然我封锁淮州城一日,阻止吴家有机会出城搬救兵,顺利将吴家搜个底朝天,找到了帐册和书信,可惜,无论帐册或书信,都只见得到镇国公府的总管,未见镇国公本人。”

  凌玉曦微蹙着眉,“镇国公如此谨慎,想要定他罪,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傅云书伸手抚平她的眉,“我记得你说过这么一句话——凡走过必留下痕迹。那些伪装海盗的侍卫如今落在皇上手上,皇上在他们身上找到相同的纹身,我想这很可能是镇国公为了辨视他们的身分刻意刺上的图腾。”

  略一思忖,凌玉曦马上反应过来,“镇国公手下应该还有这样的人。”

  “没错,只要从镇国公手下搜出刺有相同图腾的人,镇国公就不可能在吴家勾结海盗一案上置身事外了。”

  “不过,这些海盗被你抓了,镇国公不担心吗?”

  “我制造假象,让镇国公以为那些海盗跳海逃生,他们可能已经葬身大海。”

  凌玉曦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难怪吴家以勾结海盗定罪,镇国公一点都不担心。”

  “若说镇国公一点也不担心,那倒未必,只是不能教别人瞧出来了。因此吴家垮了,他并未收敛,而是更张扬,这也是想试探皇上掌握多少证据。”

  是啊,站在如今这样的高度,若是发生事情就乱了阵脚,底下的人岂不是更乱成一团?

  如此一来,也不必等对手出击,底下的人就会搞垮你。

  “镇国公不愿意亲自动手,就必然借着别人的手……三婶吗?”

  傅云书点了点头,“傅峻已经查清楚了,三婶身边的思罗有个青梅竹马在镇国公府当差,据说两人早有婚约,后来家乡遇大水,不得不将自个儿卖了为奴,思罗进了忠义伯府,而她的青梅竹马进了镇国公府,两人私下一直有往来,后来思罗随着三婶进了武阳侯府,便成了镇国公府在武阳侯府的眼线。”

  “三婶肯定不知道身边的丫鬟早有异心,她一直傻傻的被人牵着鼻子走。”

  “若是三婶没有私心,又岂会遭人利用还不自知?”

  “谁没有私心,这倒也不能怪她,当然,她不应该伤害别人。”

  傅云书低下头,两人额头轻轻碰了一下。“你同情她?”

  她知道他不赞同,可同样是当母亲的人,她没法子对三婶硬着心肠。“为此,她已经失去孩子,如今她还有两个女儿要照顾。”

  “当年她失去孩子,是老天爷给她的警示,可是,她竟然执迷不悟。”

  这会儿凌玉曦还真是无话可说,三婶真的不是一个懂得记取教训的人。

  “武阳侯府容不下她,可要如何处置,就由祖母决定。”

  凌玉曦踮起脚尖,轻吻他的嘴,“没错,三婶的问题就交给太夫人,三叔若有意见,也不会将矛头指向你。”说白了,傅云书是晚辈,若是对三婶太狠了,容易惹上闲言闲语。

  傅云书并不在意这些,阎罗将军的名声都无所谓了,其他也不必太计较,可是娇妻心疼他,他自然欢喜接受。

  “但愿她不会太糊涂。你真是小气,这如何够呢?来,我教你——”傅云书低下头,深深的堵住她的嘴,双手托起她的身子,让她整个人缠在他身上,吻着吻着,两人就滚上床,狠狠闹腾一夜。

  面对危险,凌玉曦心里有谱,也就放下了,可是没想到隔一日就有动静,还是如此大的动静,差一点傻眼了——

  “这个时候去庄子泡温泉?”

  “听说太后今日出京到宁亲王的庄子泡温泉,三老太太便吵着太夫人也要去庄子泡温泉。”容嬷嬷笑着解释道。

  凌玉曦怔楞了下,“太后今日出京到宁亲王的庄子泡温泉?”

  “往年还未进入腊月,太后就会带上宫中几位贵人同去皇家别苑泡温泉,可是今年宫里事多,太后就取消皇家别苑之行。”

  今年宫里事多?凌玉曦唇角一抽,若她猜得没错,吴家垮了让镇国公不放心,因此拖住太后的脚步。“如今太后为何又改变主意?”

  “宁亲王好像病得很严重,太后放心不下,顺道去那儿泡温泉。”

  “可是,就要过年了。”

  “宫里有皇后,太后偶尔也会去郢山陪宁亲王过年。”

  凌玉曦明白了,如今后宫真正的女主人是皇后,不是太后,对此,太后难免有点郁闷,可是又不能说什么,只能偶尔闹别扭缺席一下。

  “太后是何等尊贵的人,我们可不能跟太后相比,这时去庄子泡温泉不好吧。”为了准备过年,府里可谓忙翻天了,三老太太在此时吵着去庄子泡温泉,太夫人不觉得奇怪吗?好吧,太夫人偏疼三老太太,可是不至于纵容三老太太如此无理取闹吧。

  “太夫人原本觉得不妥,可是三老太太说了,太夫人如今不管事,而老夫人肯定没兴趣去庄子泡温泉,太夫人闲着也是闲着,为何不能去庄子泡温泉?只要能赶回来过年就好了。”

  闲着也是闲着,为何不能去庄子泡温泉?她不能不说,三婶很懂得太夫人的心思,看准太夫人像太后一样,大权旁落,心里难免有点小别扭,当然要寻机会闹一下。自从她带着小包子回府之后,婆母就主动提出要管家,太夫人不好继续揽权不交棒,因此府里中馈就落到婆母手上,而二婶和三婶当然也跟着变成闲人。虽然相处的时日不长,但她必须老实说,婆母还真是管家的好手,将府里管得井然有序,过去那些乱七八糟的现象全部不见了。

  “除了老夫人,府里还有谁不去庄子泡温泉?”

  “两位老爷有差事,不去;两位少爷要专心准备科考,也不去;至于其他人,因为天冷,除了泡温泉,庄子上也没什么好玩的,就不去了。”

  换言之,此行只有四个主子——太夫人、二老太太、三老太太和她。

  “既然如此,小包子也别去。”

  略微一顿,容嬷嬷迟疑道:“太夫人希望小少爷可以去。”

  “庄子上没什么好玩的,侯爷又不在身边,我担心小包子待不住,吵着要回来,那该如何是好?所以,还是让他留在府里陪母亲,待过年时候,侯爷得了闲,我们再带小包子去庄子泡温泉。”

  容嬷嬷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只能表示会将她的意思转达太夫人,便告退离开。

  “小姐,这事要不要通知侯爷?”银珠觉得很不安。

  “爷说了,傅峻已经派人盯着,相信爷不久就会得到消息。”傅云书交代她,只要配合,然后冷眼旁观看着就好了。

  “早早让府里的人看清楚真相,这也是好事。”虽是太夫人亲自将小姐迎回来,但当年小姐谋害傅家子嗣一事还不清不楚,府里下人看小姐的目光难免少了敬意。如今没事倒也罢了,哪日发生什么事,众人第一个怀疑的必然是小姐。

  凌玉曦知道银珠的心思。“府里的人看不起我,不全为了当年那件事,最主要还是因为我的出身,不过,那又如何?侯府中馈将来若是交给我,他们还是得听我的,要不,就让下面的人取而代之。”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