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医手擒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3 页

 

  凌玉曦恨恨的咬牙切齿,“没错,最可恶的就是镇国公府,不拿人命当命,终有一日会自食恶果!”

  “是啊,小姐不是常说,人在做,天在看,上天总会伸张公义。”

  凌玉曦打起精神点头道:“我就等着上天伸张公义。”

  当傅峻将凌玉曦的发现送到傅云书手上,齐常安也接到傅云书递送入宫的密信,微服出巡来到驻扎在京城北方的京卫营。

  “你在镇国公的庄子发现火药?”虽然齐常安恨死了镇国公,因为镇国公的阻挠,许多新政无法推行,可是,镇国公是他舅舅,当他遭遇危险之际,是舅舅将他护于身后,他真的不愿意跟舅舅反目成仇,不愿意亲手将舅舅送上东市的刑台,因此,他总是怀抱着些许期待——舅舅没有谋逆的意图,舅舅只是贪……但若没有更大的野心,岂会入贪得无厌?

  傅云书点了点头,细细道来,“一开始,微臣看不出来镇国公的几处庄子有何异样,庄子的奴仆出入都很正常,未见侍卫或死士,只是,以镇国公的地位,名下的庄子若没有良田,至少该有温泉,而不是如此偏僻、破败,就是盗贼经过也不愿意进去洗劫,所以,微臣才坚持继续盯着庄子。

  “直到昨日,微臣的侍卫闻到硝石和硫磺的味道,猜想庄子很可能藏了火药,于是趁着夜色潜进去,确定真有火药。”

  傅云书转头看了傅岩一眼,傅岩立刻上前,双手呈上一个匣子。

  “这是微臣的侍卫偷盗出来的,请皇上过目。”傅云书一向清楚让证据说话的重要性,至于皇上会不会再派人深入查探,那是皇上的事。

  齐常安的近卫上前接过匣子,打开匣子,然后再呈给他过目。

  看着匣子里面的火药,齐常安觉得自个儿应该愤怒,可是过了半晌,他竟然松了口气。

  是啊,他真的觉得松了口气,终于可以做个了断了。如今,他与舅舅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局面,尤其吴家垮了,开始有商贾投入海上贸易,舅舅也察觉到自个儿做的事已露了馅,只是他没有足够的证据一掌击毙,不能不忍着,因此,舅舅故意在朝堂上与他唱反调,试探他是否知道吴家勾结海盗一事与舅舅有关,由此可知舅舅如今有多嚣张,完全没将他放在眼里。

  “你认为镇国公有谋反之意吗?”

  “无论他是否有谋反之意,他都不应该拥有火药。”换言之,即使镇国公拥有火药的目的在自保,皇上也可以视为谋反。

  “朕应该直接派兵包围镇国公府吗?”齐常安恨不得早早除掉镇国公,可是真要下定决心动手铲除,这并不是容易的事。

  “若皇上能够让太后暂时离开京城,皇上行事就更方便了。”如今皇上绝对有足够的能力不动声色包围镇国公府,可是一旦太后得知消息,跳出来扯皇上后腿,皇上不但扳不倒镇国公,还会让镇国公找到借口谋反,而太后若为了保住李家,很可能牺牲皇上,转而扶持皇上的胞弟,体弱多病的宁亲王上位。

  “快过年了,母后不可能离京。”

  “皇上不如等过完年再来处置。”

  “因为要过年,朕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动手处置——镇国公想必也有这种想法吧。”

  “皇上若想让镇国公措手不及,此时确实是好时机,不过,皇上就必须想个法子让太后两耳不闻窗外事。”

  傅云书并未挑明,但相信皇上明白他话中的含意。

  齐常安摇了摇头,母后就算病了,整个宫中还是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朕还未完全清除母后在宫中的耳目。”

  “如此一来,即使太后身子不适,也不可能不闻窗外事。”

  眼看差一步就要成了,齐常安不由得焦躁的走过来又走过去。“难道没有法子将母后弄出皇宫吗?”

  细细琢磨,傅云书有个主意,“宁亲王是不是一入冬就会住到郢山的温泉庄子?”

  顿了一下,齐常安反应过来了,“六弟若是病了,母后就一定会赶到庄子上陪六弟。”

  六弟自幼体弱多病,又温驯听话,母后因此格外疼爱六弟,若非六弟身子实在太糟糕了,母后可能更期待坐上皇位的是六弟,而不是他。

  “若皇上要避免太后察觉,此事最好有宁亲王配合。”

  “朕会让六弟配合。”舅舅送了二房的嫡女进宫,同时也送了三房的嫡女给六弟,而这位李侧妃并没有李贵妃聪明,竟下毒谋害六弟最喜欢的女人。虽然保住性命,却一辈子不能当母亲,六弟为此大为震怒,只是找不到证据,而他有证据可以让六弟看清楚舅舅的野心,若六弟不想任由舅舅摆布,也只能配合他。

  “皇上若能得宁亲王相助,此事必能万无一失。”傅云书一向做分内的事,不会好奇皇上不想说的事。

  半晌,齐常安轻叹了声气,“朕与母后从此再也没有母子情分了。”

  “只要皇上将证据摆在太后面前,太后终究会明白皇上所为皆为大齐。”

  齐常安冷冷一笑,“母后从来是先有李家,再有大齐。”

  “皇上总要试着让太后知道镇国公的野心。”对太后来说,皇上能够上位全是镇国公的功劳,镇国公贪了点又如何,可是一旦镇国公意图让齐家的天下变成李家的天下,太后可不见得能够容忍镇国公。

  “朕就不相信母后不知道镇国公的野心。”

  傅云书识相的保持沉默,无论皇上与太后如何闹如何吵,这是母子之间的事,可容不得外人指手划脚。

  “镇国公的庄子全部夷为平地。”

  “是,皇上何时下令,微臣就何时点燃那些火药。”傅云书终于安心了。

  皇上对镇国公的感情很复杂,有敬爱,有怨恨,教皇上真的豁出去对付镇国公,并不容易,可是镇国公一日不除,他的妻儿就得一日身陷危险之中。

  第十一章 揭开真相(1)

  站在窗边,不畏外头吹来的寒气,凌玉曦不由得回想起在淮州时,遇到这种只能待在家里赏雪的日子,她总是兴冲冲的拉着小包子堆雪人,小包子因为年纪小,通常窝在银珠怀里为她和小狼拍手加油,偶尔靠过来摸一把……总之,这种不能出门的日子是温馨的家庭时间,可是如今她只有一种感觉——闷!这是因为傅云书不在身边吗?

  不知为何,强烈的第六感告诉她,有大事要发生了,而这种时代的大事通常会血流成河,但愿是她被现代戏剧荼毒得太严重了,即使有大事,也不会死伤无数……这种时候,她觉得当小老百姓比较好,上面如何动荡也不会被影响到,因为他们满脑子只想着如何让生活更好,而今,她的夫君偏偏如此接近权力核心,只要他站的那边稳不住了,他很可能第一个被推出来受死……

  “我听说食记药膳楼和甜水堂开张了,生意很不错,你不开心吗?”傅云书从身后抱住凌玉曦。

  凌玉曦急急忙忙转身看着他,半晌,心疼的举手摸着他的脸,“你瘦了!”

  傅云书双手捧着她的脸,“你也瘦了。”

  “我觉得变胖了。”可能是因为很闷,她不自觉的就想吃东西。

  “是吗?我瞧瞧是不是真的变胖了。”傅云书转而圈住她,将她贴向他……有点肉,触感真是好极了,不过,他还是说:“我觉得刚刚好。”

  “你少骗我了!”凌玉曦懊恼的用手指戳他的胸口。

  “我真的觉得刚刚好,我很喜欢。”

  凌玉曦歪着脑袋瓜瞅着他,故意找碴的道:“你是不是也跟镇国公府的姑娘说过这样的话,要不,人家为何想嫁你?”

  “过去若在京城过年,我都会在宫宴上见到镇国公府的姑娘,可是,我正眼也没瞧过一个,从来不知道她们的模样。”他是早订亲的人,根本不允许自个儿的目光在其他女子的身上逗留,这也是祖父对他的教导,别教姑娘家因为他的无心之举会错意了,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凌玉曦惊愕的瞪大眼睛,“你真的见过镇国公府的姑娘?”

  “过年皇上都会宴请京中权贵,武阳侯府皆在名单上。宫宴上,我不但可以见到镇国公府的姑娘,其他权贵家的姑娘也见得到,不过,就是刘穆言的几个妹妹,我也不曾记住一个。”

  “你没记住人家,人家却记住你了。”她猜想,镇国公有意与武阳侯府结亲时,镇国公夫人就向府里的姑娘透露消息,她们因此对傅云书上心,虽然后来因为凌家介入,两家的亲事告吹,可是,某人却对傅云书念念不忘,后来甚至说服镇国公对付凌家。

  “对不起。”虽然还未证实,但傅云书已经相信是自个儿害凌家遭难。

  凌玉曦摇了摇头,“这不是你的错,只能说镇国公的野心太大了,不过我想不明白,镇国公为何不直接将自个儿的嫡女送进宫?”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