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养家养娃养夫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9 页

 

  这家伙!她气得牙痒痒,偷偷给了他一拐子。

  痛!他黑眸微微一眯,竟然开口告状,“爹、娘,你们未进门的媳妇攻击我。”

  严沁亮简直难以置信,粉脸在瞬间更是加深了颜色,这、这家伙怎么——

  但准公婆是笑到合不拢嘴,就连身后服侍的丫鬟、小厮都忍俊不住的噗哧笑出声来。

  唯独小曼跟主子是同一国的,目瞪口呆。

  “这孩子虽然生意做得还不错,但个性有点不成熟,可是有仇必报呢。”黄芷莹怎么不了解自己的儿子呢,她边说边摇头。

  “可是我又没有得罪他。”严沁亮又羞又气的瞪了笑嘻嘻的袁檡一眼。

  “你没有?最好是没有!”他抗议。

  她哪有?她一脸茫然的看着狠狠瞪着自己的男人。

  “我一辈子没操过这么多心、那么牵挂过某人、有过那么多的打抱不平,那么多的怒气与不舍,这全是你得罪我的事!这么多,不花上你一辈子的时间来赔罪怎么成?”袁檡这一席话听来是一肚子抱怨,但说得够肉麻,也让人好感动。

  所有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包括小曼在内。

  袁檡与严沁亮四目相对,眼中皆闪动着笑意,还有浓浓的深情……

  随着婚事紧锣密鼓的筹备,晋王府到处妆点得喜气洋洋,一张张红色双喜字在袁檡所住的独立院落更是处处可见,王府上下都忙进忙出。

  在这期间,袁檡也特别抽空带严沁亮去见自己最好的朋友。

  徐戴龙的事情严沁亮已完全知晓,她很同情,但更佩服愿意委身下嫁的夏蕴洁。

  徐俯的气氛其实已经比袁檡前去淮城时要好得多了,两人也从徐父、徐母口中得知,成亲多月的夫妻终于在日前圆了房,让他们悬在半空中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

  “恭喜你们,不过,我可能无法参加你的婚礼。”

  亭台内,徐戴龙穿着深蓝袍服,看来斯文俊秀,不过脸色苍白,整个人也很是瘦削,怎么看都觉得赢弱了些。

  而站在他身旁的夏蕴洁相貌秀丽,温柔婉约,不愧是出身名门。

  “婚礼人多又热闹,酒一喝,话更多,我能理解的。”袁檡拍拍好友的肩膀笑道。

  徐戴龙点头,再看向严沁亮,“你的媳妇是个美人,不过,没千嫣漂亮。”

  这话无礼了些,但严沁亮能体谅,在他心里最美的一定是最爱的人嘛,“那当然,不过嫂子也很美呢,与徐大哥站在一起,看来就像神仙美眷。”

  严沁亮是真心赞美,没想到徐戴龙脸色一变,再看向袁檡,“我不舒服,想回房了。”

  “戴龙!”袁檡看着好友转身就走,想一想仍追上前去,明白好友心里惦记的还是千嫣。

  “抱歉,夫君对千嫣姑娘仍无法忘情,所以……”夏蕴洁一脸歉意的看着尴尬的严沁亮。

  “没关系,是我哪壶不开提哪壶,太笨了,倒是你……”她心疼地伸手握住她的手,没想到她突然哎叫一声,吓得严沁亮赶忙放开,下意识的看向她的手,这才注意到她的手腕处有紫色的淤青,“你的手怎么了?”

  “没事,是我前阵子笨手笨脚不小心撞伤的。”她脸色苍白的急着解释。

  严沁亮点点头,没有多想,更没有注意到夏蕴洁身后的丫鬟表情有些古怪。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徐大哥很需要你来帮他忘记千嫣姑娘。”

  “嗯,谢谢你。”夏蕴洁努力掩饰心里的落寞,勉强一笑。

  此时,袁檡走了出来,一脸歉然的看着夏蕴洁,“这段日子他一直都这样?会突然生气不理人?”

  夏蕴洁点点头,“不过,大部分时间,他都很好相处,你不要担心,好好当你的新郎倌,还有沁亮,你一定是个很漂亮的新娘子……对了,”她从没有受伤的右手腕拿下一只翠玉镯子,“送你当新婚礼物,你一定要幸福。”

  严沁亮犹豫着该不该收,但夏蕴洁已经替她戴上,“好好看呢。”

  “这……”她看向袁檡,见他点点头,这才朝夏蕴洁嫣然一笑,“谢谢你。”

  “我们回去吧,让嫂子休息。”袁檡握住她的手,再向夏蕴洁点个头,即拥着她离开。

  夏蕴洁看着两人手牵着手离开的身影,喃喃低语,“他们看来很相爱。”

  “少夫人刚刚太不小心了,不该让准世子妃看到你的伤。”明明是丫鬟,但口气却很严厉。

  “我会小心的。”她咽下喉间的硬块,也忍住盈眶的眼泪。

  第9章(2)

  终于,袁檡盼啊盼的,盼到了迎娶娇妻的良辰吉日。

  虽说是迎娶,可严沁亮跟小曼早已入住王府,所以免去绕节迎娶的程序,直接在傍晚时分举办喜宴。

  接待众宾客的王府总管从夜幕扮演就开始接拜帖,大声唱名的迎接一名又一名的贵客,府中小厮也捧进一个又一个的新婚贺礼,其中还有皇上派人送来的大礼。

  说来袁檡可是风流倜傥的翩翩美公子,明里暗里对他倾慕的闺女不知凡几,他更是许多高官贵胄眼中的乘龙快婿,没想到迟迟不愿婚配的人说娶就娶,对像还是一名小小的粮行千金!

  但就是喜事嘛,王府张灯结彩,贺客盈门,能说的也只是祝福话,气氛热络,而丰神俊朗的新郎官则忙着与来客敬酒答谢,宴席间走了一回又一回。

  不似王府大厅的喧闹,新房里寂静无声。

  在熏过香气的芙蓉帐内,覆着红头巾的新嫁娘端坐在床沿,一旁站着喜娘和小曼,看着新娘双手交缠微微颤抖,两人都知道她有多紧张,叽叽喳喳的小曼一反常态也没敢多话,这里是王府啊,万一太多话被赶出去,她怎么办?!

  终于,俊美无俦的新郎官进门了,在他的眼神示意下,两个多余的人朝他一福,即安静的走出去,再将系着红彩的房门给轻轻带上。

  在微微摇曳的龙凤花烛烛光下,袁檡拿着喜秤挑起喜帕,严沁亮淡扫蛾眉的美丽脸庞即映入眼帘,让他忍不住赞叹一声,“你好美……”

  严沁亮屏息的看着他,一身新郎喜袍的他何尝不是俊美过人?

  柔和的氛围下,四周静谧无声,两人坐在精绣的鸳鸯戏水喜被上,深情相对的共饮交杯酒。

  他为她拿下凤冠,再放下罗帐,倾身拥抱着他,她羞涩脸红,不知所措。

  他微微一笑,宽厚的大手开始褪去她身上的霞披喜服。

  春宵一刻值千金啊,他等待这一刻太久、太久了。

  他以唇舌品尝她的每一寸肌肤,听着她的无助呻吟,在她因人生初次而疼痛低吟时,温柔安抚,轻吻着她,抚触着她,知道她再次准备好了,才放纵自己深埋冲刺,带领着她一起感受甜蜜缱绻的美好激情,直至她疲惫睡去。

  望着怀里的睡颜,他忍不住笑了,终于,她是他的了,完完全全是他的了。

  严沁亮再醒来时,天已经亮了。

  而袁檡也不知已醒了多久,眉开眼笑的看着她,还刻意与她的手脚交缠,也是如此,她这才意识到两人仍是赤luo的,一张俏脸儿顿时羞得通红,浑身也跟着热烫起来,“快让我起来。”

  他圈主她的柳腰,喃喃笑说:“可以,先亲一下。”

  对,一下,然后,再亲一下,很赖皮的多亲了好多下,还顺势的往下发展,该亲的不该亲的都亲了,反正她光溜溜的,他可以吻得很彻底。

  如此挑逗,她难掩激情,粉脸赧红,但心里还紧紧抓住最后一丝理性,“不要了,我们、我们还出去了。”她喘气shen吟,惦记着要去给公婆奉茶。

  但他继续亲,一直到敲门声陡起。

  “世子爷、世子妃,你们醒来了吗?世子妃,按规矩,你得去奉茶呀。”小曼小心翼翼的声音在房门外响起。

  “我们起来了,你等等再进来。”她扬高声音回应,再用力推了还不起身的丈夫,可这一推,袁檡可没心理准备,眼见就要被推下床了——

  幸好他有练过,很快的手顶住、一翻,很舒适的再压回亲亲娘子身上,亲了她一下,“你谋杀亲夫。”

  她吐吐舌头,笑着又推他,“起来了。”

  袁檡这才起身,着衣梳洗,待她穿妥衣裳,再唤小曼进来伺候。

  她坐在梳妆台前,一张粉脸红通通的,因为身后的小曼一直瞪大了眼,看着她脖子上的点点红痕,“哇,世子爷使用啃的吗?!”有没有那么好吃啊?!

  “那是属于我的印记。”袁檡俊美的脸上弯起一抹得意的笑。

  小曼一边拿起梳子为主子梳发,一边小声咕哝着,“又不是狗狗在撒尿划地盘。”

  袁檡正好走到门口,脚步一停,回头挑眉,“你说什么?”

  小曼正好捣住口,“我啥也没说。”

  严沁亮瞧她一脸惊恐,袁檡又一脸满意的笑,真是啼笑皆非。

  稍后,袁檡挽着新婚妻子前往厅堂向父母奉茶,在喊出“爹、娘”的那一刻,严沁亮是激动的、哽咽的,因为,她终于有一个完整的家了。

  新的家、新的生活,新婚夫妻步出新房院落,映入眼帘的尽是精雕细琢的亭台阁楼,鸟语花香,再加上这对俊男美女脸上的幸福光彩,让晋王府内晨起洒扫的奴仆不由得相视一笑,在两人行经时,福身行礼。

  婚后至今三个月,两人是如影随形,好不恩爱。

  白天,袁檡会带着严沁亮乘坐马车去巡视银干商号,再带她到大街小巷四处逛逛,熟悉京城的每一个角落。

  京城里有南北往来运行的运河,码头港边更是帆影如林,而在纵横交错的热闹大街上,有着各式不同的商店,还有数不清的推车小贩,听着此起彼落的吆喝声外,也能闻到各式小吃的香味。

  或许是长期经营粮行,严沁亮最感兴趣的还是银干商号的经营。

  这是袁檡跟徐戴龙合资经营的漆器生意,展示贩售的店面富丽堂皇,只是如今徐戴龙无心经营,身为袁檡的另一半,她想为他分忧解劳,然而银干商号在漆器业界已是执牛耳的地位,她却一窍不通,不知该怎么帮忙。

  “其实你不必帮忙的,管事们各司其职,我也给予他们足够的信任与权力,我这当老板的人都不必事事亲力而为了,你还替我分什么忧、解什么愁?”袁檡明白她的心,她还不习惯白吃白喝、让人宠、让人疼的过日子。

  不过他还是带她去参观了漆器厂,“这是点螺,漆器的技法之一。”他指了指柜子上那些薄如蝉翼的螺片、贝壳,“将它们点填在漆胚上就是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