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星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1 页

 

  第二十章 永恒

  方心怡拍戏受伤的事情很快就成为媒体的头条,聚集在医院外的各路记者将医院的交通都堵住了。最后还是叶子出来开了个发布会,告诉大家心怡的手臂受伤并不严重,只是皮肉搓伤,没有伤到骨头,很快就可以复原。

  大部分的媒体总算撤离,还有几家比较固执地坚守原地,等待独家消息。

  特护病房里,心怡“哎哟哎哟”地哼着:“大夫,真的不是骨头受伤吗?为什么我觉得好疼?”

  大夫笑着安慰她:“只是伤到皮肉,还拉伤了肌肉,不过不严重,养上十几天就好了。这个期间不要再拍什么飞来飞去的戏了。”

  一瞬坐在旁边,表情不再像刚才那样紧张,戏谑地问:“有那么疼吗?你不会还在演戏吧?”

  心怡丢了个白眼给他,“你还说?都是你啦!刚才抱我的时候都不想,万一我的脊椎颈椎摔到怎么办?上次你在新加坡受伤我可不是这么照顾你的吧?”

  “方小姐这点说得对,其实像你这样摔伤的人,最好的办法是全身固定不要随便移动,李先生大概是太着急了,忘记这个前提。所谓关心则乱,还好这次没有什么大事。”

  心怡和一瞬都呆住,怎么?连这个医生都……都洞悉了他们的关系?

  医生冲他们笑笑,“我是二位的影迷,麻烦二位给我签个名如何?”说着递了个本子过来。

  等医生走掉,心怡和一瞬面面相觑了几秒钟,然后同时爆发出大笑。心怡的胳膊疼,一笑就牵动伤处,结果她又笑又喊疼,折腾半天停不下来。

  “别笑了,老老实实躺着吧。”一瞬按住她。

  但心怡就是笑个不停,“哎哟,好好笑,太好笑了。”

  她笑着笑着,却从眼角迸出泪光。

  一瞬愣住,将那点泪水擦去,环抱住她的肩膀,低声问:“怎么了?”

  “我只是觉得自己很可笑。”她喃喃地说,“这么多年,辛苦去隐瞒很多东西,以为对自己很好,却不知道别人早已将它们当作事实,而且还给予了祝福,我是不是很傻?”

  一瞬凝眸望着,那样深邃地直入人心,慢慢张口:“是很傻,永远是我的傻龙猫。”

  她又哭又笑地扑进他的怀里,“对不起,一瞬。”

  他的身子全都僵住。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听心怡对他说“对不起”,因为每次他都会纵容她的小脾气,看她皱着小鼻子生气,然后又嫣然一笑的可爱神态。

  没想过,这三个普通的字,会如闪电一样震慑住他。只是,这三个字对于她来说到底代表什么?或者,还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在后面?

  他深深地抱住她,不确定她的心意,他只能确定一件事,无论何时,他都会站在她的身边,等候着,等候着和她并肩的那一刻到来。

  一年一度的水晶奖总是电视媒体最热闹的盛会。今年照例来了许多著名的电视人,包括很多最有名的电视明星都前来助阵。

  每个奖项颁出都会有人失意,有人得意。镜头切过去,大家又要做出为别人开心的表情。

  一瞬悄悄对身边的心怡说:“有没有感觉,其实这才是最考验自己演技的时候?”

  心怡点点头。所有的心情,在无数观众面前要收敛得很好,不留痕迹,才不至于在第二天的报纸上遭到负面评价。但是,自己的心情要遮掩得密密实实又谈何容易?

  颁到最佳男主角的时候了,男主持人在台上耍宝,“这一年的男主角实力最雄厚。”

  女主持人接话说:“是啊,都是大帅哥,从老到小都电得我眼花了。”

  男主持说:“哦?你是在说我吗?”

  女主持说:“拜托,做人有点自知之明好不好?你看人家萧国雄,谢子轩,李一瞬,哪个不是一出场就引起尖叫连连,你要是当男主角,估计也会引起尖叫,凄惨尖叫的那一种。”

  男主持人不服气地说:“谁说的?我就觉得我很能接他们其中一个人的班。”

  “谁啊?”

  “李一瞬啊。”男主持用手一指一瞬的方向,“有没有听说今天李一瞬是和谁一起来的?”

  女主持故意拉长声音:“和——那个‘好朋友’嘛。”

  “年年都传他们的绯闻,年年他们都故意避开,为什么今年会突然走到一起?你说他们之间有没有什么阴谋?”

  “那你就下去采访啊。”女主持笑着踢了男主持一脚。

  “好啦好啦,还是先看入围名单,要不然其他几位被冷落的入围者会用杀人的眼光把我乱刀砍死。”

  大屏幕上出现所有入围者的表演片段。

  一瞬感觉到心怡的手正在下面紧紧拉着他的。她的手心冰凉,都是汗水。她竟然比他还紧张。

  他微笑着,动了动手指,给她宽慰。这么多年了,几次高调入围都没有获奖,得奖与否对于他来说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了。

  “那我们现在就请颁奖嘉宾宣布获奖者好了。”主持人请出颁奖嘉宾,很巧,竟然是萧影和东方宏明。

  只见萧影打开信封,然后惊叫一声:“哎呀!”

  两位主持人和东方宏明在台上都凑过来问:“怎么了?”

  “这个获奖者我认识嘛,他就是——”萧影故意卖关子,视线扫了全场一圈,然后落在一瞬的身上,“就是我前不久戏里的老公,李一瞬!”

  全场灯光和视线都聚焦在一瞬这里!心怡兴奋得先叫起来,接着泪花飞转,要拼命努力才不至于让眼泪流下。

  偏偏东方宏明的眼睛尖,现场导演又给了特写镜头,他在台上大声喊:“一瞬,你还不去抱抱心怡?人家比你还激动。”

  李一瞬起身,走过心怡身边时只是笑着拍拍她的肩膀,虽然他的心里同样高兴,但是此时此地不便表示出来。

  他走上台,从萧影手中接过奖杯,刚刚张口说“谢谢评委,谢谢观众这些年给我的支持和鼓励”,东方宏明就抢过话筒说:“还要谢谢你背后的那个女人。”

  一瞬站在台上又好气又无奈地苦笑着摇头,“不懂你在说什么。”

  “全场都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对不对?”东方宏明煽动大家的情绪,“就是他的那个‘好朋友’嘛。”

  一瞬接过话:“对,我所有的朋友我也都要感谢,有你们才会有我的今天,还有我的经纪人,公司的夏先生……”

  一瞬下台的时候,台上的两位主持人感慨地说:“年年都听这种感谢词,真的好无聊啊。”

  “是啊,希望下一位能给我们一点惊喜。”

  终于轮到最佳女主角的评选,因为入围者有心怡,所以镜头又多给她和一瞬几个特写,引来外围FANS的尖叫连连。

  心怡的心却没有流连在舞台上,她侧着脸看一瞬,直到一瞬的视线也转向她。

  “如果获奖的人是我,你肯给我一个奖励吗?”她小声说道。

  他微怔,轻轻地一笑,“你想要什么?”

  “再纵容我自私任性一次。”她的心头狂跳,因为FANS和屏幕传出的声音太大,几乎听不清自己的话。

  但是他听到了,用力握住她的手,“笨龙猫。”

  简单的三个字,有无数的宠溺,得到他的鼓励,她终于可以振作精神,将视线调回舞台。那里,颁奖嘉宾正在缓缓念出得奖者的名字:“方——心——怡。”

  骤然间又是欢呼和掌声齐飞。

  她款款起身,没有立刻走向舞台,而是回眸看着他,伸出手——

  全场静默几秒钟后是更大的骚动,仿佛要将整个屋顶掀翻。

  一瞬缓缓扬起脸,黑眸璀璨如星,惊诧之后是动容,最后,化作坚定。

  他也伸出手,和她握住。

  她向前走,前面是舞台,无数的灯光,鲜花,掌声包围着她,但她的心中,此时此刻,只有他的名字,他的身影。

  世界好大,有那么多的人,只有在失去后她才终于看清,即使周围再喧闹,她只期待听到他清晰的脚步,如此刻一般回荡在她的身侧。

  要拥有一生的幸福,其实只需要“一瞬”而已。

  一瞬,即是永恒。

  灿烂地微笑着,迎上去,迎上去——

  番外 一瞬自白

  我的名字叫李一瞬,木子李,一瞬间的一瞬。很多人都说,我有个最普通的姓氏和最奇怪的名字。所有人都求永远,为什么我只求一瞬?

  父母为什么给我起这个名字,我没有问过,只觉得,一瞬间的幸福也好,一瞬间的快乐也好,未必就是坏事。很多人,也许终生都未必能找到这“一瞬”。

  后来入了演艺圈,我的经纪人和老板屡次要给我改名,说我这个名字不吉利,红不起来,都被我坚决否定。名字是父母起的,怎能随便改动?

  再后来遇到心怡,更因为她的一句“喜欢念你名字的感觉”而坚定决不改名的想法。

  心怡,似乎就是在无形中拉动我的一只手。当初入这行原本只是为了生存,后来遇到她,爱上她,才将所有的工作当作动力。不怕大家笑话,或许我一直只是为了做一个能配得上她的男人而努力吧?

  认识她的时候,她就是天之骄女,已拥有太多。金钱,美貌,名气,富豪男友,阖家幸福。她成了完美的化身,也成了悬挂在所有人眼前一颗最闪耀的明星。

  偏偏我见到她时,只觉得她像个可爱的邻家女孩。

  那天我打出去的网球无意间砸到她的车,她一脸懊恼心疼地围着车子转来转去,最后才告诉我说没事。

  还真的有点怕呢,哈,那么贵的车子,那时候的我肯定是赔不起的。

  工作上难免会遇到问题,我向来让自己不将它们放在心里,因为这世上没有任何人可以指望依靠,能够相信和依靠的人只有自己。就好像小时候和父亲出海,遇到大风大浪,必须紧拉风帆,与大海搏斗,才有可能取得胜利。

  但是心怡是难得一见的好心人,对我这个新丁居然反复鼓励安慰,逗我开心。

  她的脾气并不像外界说的那样清高,经常看她嘻嘻哈哈,大大咧咧的,偶尔几句娇嗔,让一群男人都会酥掉骨头。但是一旦开始工作,又专注认真得要命。这样的女人,还真的是珍稀动物般少见。

  只是,这样的女孩子,为什么会被那个男人辜负?

  看她打了花心大少一巴掌,我忍不住想为她鼓掌叫好,但是在送她回公寓的路上,坐在计程车内,依稀看到她眼中的泪光,忍不住让我为之心疼。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