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星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0 页

 

  不知道会不会又伤了他的心?

  因为是睡在一瞬的房间里,凌晨五点她就悄悄从一瞬的房间出来,想溜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不过很不幸,居然被萧影撞到。

  她只好很尴尬地打招呼:“你好早。”

  萧影好像并不吃惊,笑着说:“早啊,要不要一起去吃早点?”

  “这么早?”才五点而已啊。

  “宏明说楼下有几间小吃店,五点就开门了,味道特别好。北京的小吃很有名?要不要一起去尝尝?”她笑说,“和东方宏明在一起拍戏,杀青的时候肯定会肥好几斤。”

  东方宏明的房间在饭店的另一头,正好他从那边走过来,接话说:“你以为能肥得起来?今天都是吊威亚的戏,会勒得你一点都吃不下,不趁这个时候犒劳自己的胃还等什么?”他抬手就敲一瞬的房门,“一瞬,起来去吃早点!我知道你醒着呢,可别装睡不理我。”

  心怡的脸腾地就红了,不知道自己刚才从一瞬的房间走出来是不是也被他看到了,立刻跑回自己的房间去。

  最终她和一瞬还是被萧影、东方宏明两个人拉出去吃早点。

  北京的街头,凌晨五点人并不是很多,小吃店里只有一些出来溜弯儿的老人在吃早饭。老人对明星并不是很敏感,所以他们进门也没引起注意。

  “老板,四碗豆汁儿,十根油条,再来碟子酱豆腐!”东方宏明很熟练地招呼。

  那老板也笑呵呵地来迎接,“又是你啊,今天带了这么多朋友过来?”

  “是啊,你店里的东西好吃,来照顾你的生意嘛。”

  东方宏明招呼大家坐下:“萧影,你坐过来,让一瞬和心怡坐对面。”

  “昨天吃了那么多的鸭肉,你居然还有肚子,佩服佩服。”一瞬取笑着,从旁边的筷子桶里拿出双筷子递给心怡。

  冬天的北京非常冷,大家穿得都很厚,原本比较宽敞的空间因而显得狭小,心怡几乎是紧挨着一瞬的身体——好暖和。

  东方宏明此时才眯着眼睛审视起两个人,“昨天晚上是不是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我怎么觉得你们俩今天的表现和前几天不太一样?”

  心怡用筷子打了他的手一下,“你是来吃东西还是来看相的?”

  “饭也要吃,相也要看。”东方宏明笑道,“你不知道我在香港的演艺圈里有‘半仙’的外号吗?我看你俩眼底眉梢都是春风得意,有什么喜事说出来让大家都高兴高兴。”

  “哪有什么喜事。”心怡哼哼着。

  正好老板亲自端豆汁儿过来,“豆汁儿四碗,来。几位慢用。第一次喝的人可能会不大习惯,多喝几次就好了。”

  心怡捧起碗,对于第一次品尝的东西她都充满好奇,于是喝了一大口。哎呀!真是上当,这是什么味道?她吐也不是,咽也不是,含在嘴里,表情痛苦极了。

  东方宏明就好像是恶作剧得逞似的,哈哈大笑,“你吃惯了日本寿司,韩国烧烤,接受新鲜事物总会有点困难。老板说的,多喝几次就好了,再喝喝看啊。”

  心怡拼命地摆手,好不容易才咽下那一口,胃里阵阵地不舒服,再不敢碰那个碗了,顺手将它推开,却是推到了一瞬的手边。

  一瞬头也没抬,将她那碗接过来,骨嘟骨嘟一口气都喝下去了。

  东方宏明拍桌子叫好:“还是一瞬够男人。”

  一瞬招呼老板给心怡又上了一碗绿豆粥,心怡才总算不至于饿肚子。

  四个人吃吃笑笑到六点多的时候,附近要上学的学生和上班族来吃早点的人就多了,一看到他们四个,立刻引起惊呼阵阵:“东方宏明!萧影!李一瞬!方心怡!”

  他们四个人吓得立刻付钱跑掉。要是被影迷围观导致没办法回去开工可就要把导演气死了。

  不过跑出门的时候还是听到有不少影迷在后面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李一瞬和方心怡在一起还真的很般配!”

  “原来他们真的是一对啊。”

  心怡的心里第一次没有觉得很慌张,她快步走的时候眼睛看着前面一瞬的背影,嘴角挂着笑,心头洋溢着淡淡的暖。

  一瞬忽然停下来,回手拉她,“快走,剧务肯定给所有房间打电话叫起了。找不到我们导演会让他自杀谢罪。”

  她很自然地让他拉住,笑着一起跑回酒店。

  东方宏明所说的吊威亚,就是指吊钢丝,拍空中戏。因为他们这部戏说的是天上神仙的故事,自然也少不了在天上飞来飞去的。

  心怡虽然和一瞬拍过不少的武装大戏,但是每次吊威亚还是很难受。她生性要强,坚持不肯用替身,半天工夫就把胸口勒得很疼。

  副导看出她表情不对,赶快和导演商量,将她的戏暂停了下来,让她到一边休息去。

  叶子趁此时领来个记者,向她介绍:“这是内地《BIGSTAR》杂志的记者,等了你两个小时了,你就随便说两句吧。”

  唉,什么休息,还不是变相工作。

  她冲叶子做了个鬼脸,“都不知道心疼我。”接着笑着将记者让到一边坐下。

  “方小姐,不好意思,打搅你宝贵的时间。我们简短采访好了。是第一次来北京吗?对北京印象如何?”记者很年轻,眼睛里闪着热情的光,一看就是新手。

  她点点头,态度亲和,“是第一次来,所以没想到北京的冬天会这么冷。”

  “今年方小姐的戏好像多侧重在连续剧这边,电影反倒拍得少了。可是很多一线的女演员都是只拍摄电影而不愿意接触连续剧,为什么方小姐会反其道而行之呢?”

  心怡回答:“因为我是拍连续剧起家嘛,这里会有更多的观众群,大家离不开我,我也不想离开大家,所以就一直拍下来了。只要有好本子,无论是电影还是连续剧,我都会接。”

  真佩服自己说谎不打草稿的本事。其实无非是因为拍连续剧可以有更多的机会和一瞬粘在一起,电影的周期就太短了。

  “听说今年方小姐和李一瞬先生再度同时入围水晶奖。方小姐获奖无数,现在对这个奖项还会看重吗?”

  “当然。”今年是一瞬第一次提名最佳男主角,她当然会看重。

  “那,今年方小姐会邀请谁和你一起出席?”记者层层深入,终于问到有“肉”的地方。

  “哈,就知道你们会这么问,走到哪里都逃不开这样的问题。”她夸张地摆手,“还没有想过啊,看那时候的情况吧,未必一定要有男伴陪才行吧?”

  记者不依不饶地继续追问:“可是每年方小姐出席时都会更换不同的男伴,却偏偏没有‘好朋友’李先生,会不会显得在刻意避嫌?”

  “哪有?只是一瞬和我不是同一个公司嘛,我们的安排不同。他很抢手啊,每年很早就会被人抢走,等我约他的时候已经晚了,只有换别人。”

  “那今年方小姐会不会约李一瞬先生呢?”

  唉,这个记者问得好紧,心怡只有将求救的目光投向叶子。

  叶子正在和副导说话,感觉到她的眼光之后立刻跑过来问:“你们在聊什么?只可以聊和这部戏有关的东西哦,不能随便聊别的。”

  记者被叶子强势地打压之后,终于改换了别的话题,不过看得出她很失望。

  等记者走后,心怡看着刚刚走下场的一瞬,脱口问道:“一瞬,今年的水晶奖公司有给你安排人吗?”

  “你说女伴?还没有。”一瞬顺手拿过她手中的小暖炉给自己暖起手来。

  心怡托着腮,若有所思地问:“今年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他抬起头,“是公司的意思?”

  “不是,只是刚才记者问起,我也觉得,年年我们都分开走,似乎是有点欲盖弥彰了。”

  他笑笑,笑容里有种说不出的味道,像是失望,又像是无奈,“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

  “没什么。”他顿了顿,“你问叶子吧,再问问你公司的意见,这个比较重要。”

  “好。”她应着。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其实公司老总早就不止一次地暗示过她,如果真的发展到一定程度,适当公开恋情进展也并非不可以。毕竟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传闻”基本上被大家认定是事实,彼此的事业发展得还很良好,公开未必就一定是坏事。只是因为她自己有心结,所以拖到现在。

  “心怡,可以拍了吗?”副导在问她。

  “哦,这就来。”她走出去,又停住,回头说道,“一瞬,陪我去吧。”

  一瞬震动地看着她,好半天,才缓缓地一笑,“好。”

  她也露出灿烂的笑容,全身心投入到拍摄中去。

  吊威亚真的很累,整个人在戏服内都要被各种带子五花大绑地捆起来,为了怕演员受伤,拍摄场地还有很多的垫子在下面准备,更有许多工作人员在旁边保护。说起来也是万无一失,但是心怡还是出了意外。

  起因在于这个动作过于困难,要她从一个房顶飞身而下,在空中还要翻个跟头才可以落地,落地的姿势又要求曼妙潇洒。

  导演说给她换替身,只拍后面。她说这个镜头一定要正面看起来才漂亮,坚持自己亲自上阵。导演拗不过她,只好同意。

  上房之前,一瞬在下面特意叮嘱:“如果感觉情况不好,要注意重点保护头部。”

  “如果我摔下来了,你要在下面接住我啊。”她开着玩笑。

  真是一语成谶!她刚腾空,就觉得重心不大稳,翻跟头的时候整个身子偏离了预定的路线,在一片惊呼声中,她感觉自己的身体飞快地下坠,重重地摔向地面,而那里并没有任何保护措施。

  她在空中可以看到有条人影飞快地冲过人群,以惊人的速度冲到她的身下,另有武指同样反应迅速,连推带踢丢过来几个软垫。她砸到地面的时候只觉得身下一片柔软,也分不清是摔到人的身上还是垫子上。

  胳膊好疼,但她的神志依然清醒,瞪大眼睛对那张近在毫厘却苍白无色的脸小声说:“没关系,我的头没事,就是胳膊可能骨折了。你呢?有没有砸到?”

  那是一瞬。他真的飞奔过来,甚至没想过她下坠的力量很有可能把他也砸伤。

  “我没事。”一瞬急急地说,“你别乱动,我们马上送你去医院。”

  剧组里有专门的护理人员,急忙过来将她的胳膊固定。

  “快去找担架!”从导演到剧务,大家都是一团乱。

  一瞬拨开众人乱七八糟挡在眼前的胳膊,双臂一抄,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然后快步冲向外面的停车场。

  心怡靠着他的胸口,距离这么近可以听到他擂鼓似的心跳。奇怪她并不会觉得害怕,连胳膊都不会觉得很疼。只是想紧紧地依靠着他,依靠着,就像依靠着整片天空。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