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星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以后再也没有人来这里调酒了,要记得明天叫工人来拆掉这个吧台。

  她在心中提醒着自己,然后放热水,拿睡衣,让自己的全身都浸泡在温暖的热水中。

  好舒服,柔软的水包裹着她,终于可以在这一刻放松下来了。

  吵人的电话声又响起,她无奈地让自己的胳膊从热水中伸出来,抓起电话又迅速地缩了回去。

  “喂——”她懒懒地拖着长音,眼皮困得快要抬不起来了。

  “心怡,你终于回家了。”是住在南部的妈妈。

  “妈,对不起,最近很忙,一直没有给您打电话。”她不用多做解释,那低喃的声音里就透出浓浓的倦意。

  “没关系,我知道,上次一瞬打电话和我说了,你最近在准备和一个大明星去好莱坞拍电影对不对?这是你的第一部电影,要努力哦!”

  “一瞬?”又是这个名字,又是他的影子,这样紧紧纠缠,将她勒得几乎窒息,“一瞬,他什么时候和您通过电话?”

  “大概两个星期前吧。”

  两个星期前,他们还在一起准备那场慈善义演,怎么没听他提起过?

  “好了,妈妈不吵你了,早点休息吧。什么时候有空,和一瞬一起回来,他上次说最喜欢吃我包的水煎饺子,我特意叫人去日本订箱海鲜回来,下次你们来我做给你们吃。”

  “嗯……”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挂上电话的。很想说破她与一瞬已经分手的事实,但是听到母亲那么兴奋热情地邀请,她说不出口。

  当初决定在一起,母亲曾埋怨她是全天下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现在呢?分手的结果也要最后再告诉母亲吗?

  裹上浴袍,拧开卧室的床头灯,顺手拿了本书想翻看一会儿,帮助自己尽快睡眠。书的内页夹着一个小小的书签,白色的底,有一朵金色的百合摇曳生姿,上面是他的笔迹——

  感谢天意。

  泪水就这样一颗两颗滴落在书签上,漾开了那黑色的字。不知道是字迹模糊,还是她的眼睛模糊,视线里什么都看不清,只有心疼的感觉依旧真实。

  “感谢天意,让我遇到你,感谢天意,让我爱上你。茫茫的人海里,众生忙着寻觅,但我却深深地知道,这一生我的生命中只有你。”

  那是相恋后他第一次发片的主打歌。当时有众多的媒体和FANS猜测他这首歌是为她演唱,但是他们从来都是否认。他也不曾在她面前主动唱过这首歌,只有一次,他送给她一本食谱,取笑说她永远都做不了个家庭“煮”妇,就在他最爱的一道菜的食谱页上,他夹了这枚书签。

  他们都没有讨论过这枚书签的内容和意义。她只是默默地收起,成为陪伴自己的一份珍藏,他们之间的一个小秘密。

  感谢天意,真的要感谢吗?

  到底他们在一起是天善意的安排,还是恶意的捉弄?

  分手了,却不能立刻斩断,也许这样矛盾痛苦纠缠着的日子还要过好长一段时间才能渐渐平复下去。

  时间,或许可以治疗一切。她想,她现在缺少的只是时间吧?对,只是时间。

  香港每年的时装发布会都有很多,记者们来这里拍照片也都拍得有些疲倦,这一次勃兰顿的时装发布会之所以吸引了众多媒体记者到访主要是因为勃兰顿是世界著名品牌,而且此次的活动又搞得别有特色,邀请了亚洲四名顶尖女星做这场秀的模特,晚间还让她们以奥黛丽·赫本在《罗马假日》中的经典造型出席晚宴,因此这里吸引的不仅仅是时装界的记者,还有演艺界周边的众多人马捧场。

  四名到会的女星中,一个是香港的萧影,一个是日本的松田贵和子,一个是韩国的金珍贤,还有一个是台湾的方心怡。

  这四名女星是近几年亚洲颇受瞩目的一线红星,得过大小奖项无数,又各有风采,所以每次出场都引得记者们一通狂拍,闪光灯晃得大厅里的人们几乎都睁不开眼。

  好不容易从T台上跑回后台,萧影从助理手里抓过一瓶水猛喝了几口,大声说:“简直像在打仗。”她回头看了眼同样刚刚走回后台的心怡,“你不愧是职业模特出身,这么混乱还可以保持镇定自若。”

  心怡笑了笑,“当年我的一位体型老师告诉我说,无论在哪里表演,都要想象自己是最亮的明星,下面无论有多混乱,只当是萝卜白菜,就不会有太大的心理负担了。”

  萧影情不自禁地跟着她笑了,“你今天晚上已经够闪亮了,我看那些闪光灯有一半大概是冲着你去的。”

  “哪里,大家都很出色。”心怡说着客气话,同时对那位刚走进来的松田贵和子微笑着点点头,对方也报之一笑还礼。虽然语言不通,但是必要的交流还是不可少的。

  心怡转身去拿下一场要穿的衣服时,忽然发现萧影站得远远的,好像在故意避开她们。

  “你的耳环是不是要换戴这双?”她拿起桌上一对贝壳形的耳环递给萧影。萧影现在正在换穿的是一件深蓝色,如大海一样的晚礼服。

  “哦,看我毛毛躁躁的,把这个都忘记了。”萧影在接东西的时候顺口说了句:“对日本人何必那么客气。”

  “啊?”心怡没明白。

  萧影撇撇嘴,“反正我对日本人天生没好感。”

  心怡这才反应过来,明白了为什么刚才萧影会躲得远远的,于是笑说:“你要把民族仇恨加到所有日本人头上?”

  “倒也不是,只是看见她们就觉得别扭。”萧影直言不讳,又拍了拍心怡的肩膀,“快点咯,马上该我们上场了。别光顾着照顾别人,你还没换衣服呢。”

  “哦,是啊。”心怡换上的是一件银灰色的晚礼服。这一系列的灵感据说来自大海。萧影代表蔚蓝色的海洋,松田贵和子穿的是纯白色的晚礼服,据说是代表浪花,韩国的金珍贤是橘红色的晚礼服,代表落日的余晖。

  而心怡——不知道是凑巧还是不巧,分到了这件银灰色。设计师的解释说,这代表天空。

  傍晚的天空怎么会是银灰色的?她不理解设计师的意图,只是别人的颜色都是那样鲜艳夺目,唯有她穿的这件却显得十分黯淡。

  黯淡,大概是她的心理作用使然吧?试装的时候所有人都赞叹说她穿这件晚礼服很有复古之风,端庄典雅,高贵宁静,用的都是溢美之词。但是她自己面对着镜子却无法感觉到骄傲或是得意。

  银灰色,最黯淡的颜色,好像在衬托着她现在黯淡的心情。

  走上T台,她172厘米的身高在四名女星中是最高挑的,再加上在进入演艺界之前她曾经做过两年的职业模特,身形和步态都无可挑剔,赢得最多的灯光追逐也无可厚非。

  只是,站在T台上,她的心绪并不如她的外表这样平静,只因为今天在上台前,偶然听到几个模特在小声议论——

  “听说外面来了不少明星。全亚洲最当红的几个男星也到场了。”

  “是啊,我看到了,有韩国的裴玄和,日本的木村凌志,还有台湾的谢子轩啊,李一瞬啊……”

  “真的?真的?在哪里?他们站在哪里?”

  “好像是西南角的VIP区吧?我刚才路过那里,差点撞到李一瞬。他人好好啊,对着我微笑,还问我撞到没有,很温柔的。”

  她的心骤然抽紧。公司果然给他们安排了不同的航班,不同的酒店,不同的行程,所以到现在她也没有和一瞬打过照面。虽然知道一瞬来这里同样是公司安排,据说勃兰顿要在亚洲找几个顶尖男星帮拍一组新装做广告宣传,一瞬也被选在其中,自然今天的发布会是肯定要出席的,只是,如果碰面了,该说什么?

  自从那天在海滩边分手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已经整整七天了。

  在台上她好像始终都保持灿烂的笑,她知道所有人都在看她,包括一瞬。

  刺眼的灯光让她根本无法看清台下的任何人,但是仍然本能地寻找着刚才那几个模特议论的VIP区,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害怕见面,又渴望重逢,一瞬以前说得没错,她真的是个言行不一致的矛盾体。

  整场秀终于临近高潮,设计师走出来谢幕。这次的灯光也比较考究,就在这一刻,所有的大灯关闭,只留下一束灯光打在设计师的身上,周围其他的人都藏身于黑暗。

  有闪光灯亮起,蓦然她看到VIP区有张面孔一闪而灭。

  是他!是一瞬!即使距离七八米远,她也可以感觉到他的眼睛正笔直地看着她所在的位置。不是错觉,不是自作多情,是的,他在看她,很深沉的眼神,与以前他嬉笑活泼的眼神截然不同,今天的他看上去似乎少了分开朗,多了分阴郁。

  为什么?难道重新得到自由的他也会不开心吗?

  她没有办法在台上久留,下台之后立刻就被拉到宴会大厅,出席那个由名流云集的晚宴酒会。

  身为本场红星的她自然被众星捧月地围在当中,记者虽然被挡在了外面,但是许多名门公子却将她围得更深,让她无法再洞察到周围的一切。

  “听说方小姐和方氏有亲戚关系?”公子甲问。

  “方小姐是第一次到香港来吗?”公子乙问。

  “方小姐上一部新片我看过了,真的很棒!什么时候还有新片面市?我一定捧场。”公子丙问。

  “方小姐……”

  怎么会有这么多无聊的公子哥?难道上流社会的人除了吃喝玩乐泡女明星就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了吗?

  方心怡很不喜欢这种应酬,但是她知道这是自己的工作,依然要打起精神认真对待,微笑着一一回答过去,不冷不热,不会让任何公子觉得失望。

  叶子说过:“你是天生的交际高手。”

  一瞬却说:“对着不喜欢的人微笑,我做不到。你不觉得这样做人太假了吗?”

  一瞬,现在他大概已经躲到哪个角落去,偷偷喝酒了吧?他向来不会缺少朋友,在这种场合更是如此,她又何必替他操心?

  幸好只是酒会,而不是舞会,她不用应付那些公子哥,勉强自己和不喜欢的人跳舞,更避免了被那些无聊男子吃豆腐的机会。以前每次遇到这种舞会,一瞬都会……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