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星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第一章 分手

  看那星星如锁,将你我结连在天上。璀璨美丽,高不可攀。仰望星星的人,羡慕着星星的夺目,却不知每颗星星之间都有上万年的距离,亘古不变。

  身为星星的我们,最怕的就是孤独。

  ——心仪语录

  柔软的沙滩上,两串脚印亲密地并排在一起,从一个远方延伸向另一个尽头。

  在天、海、地相接的一隅,他们终于停住脚步,面面相对,彼此深深地凝视着。

  “就在这里结束吧?好吗?”她轻柔地说。

  他,缓缓地点头,看了看腕上的手表,然后双手握住她的,磁性的嗓音比之平时喑哑了几分:“现在是2005年10月28日20时18分。”深深地吸气,像是要抽走自己所有的力气,尽管艰难,但他终于还是说出了那句话:“我们分手。”

  “分手了,还是好朋友,对不对?”她微笑着,但是眼睛里含着泪。

  “对,还是‘好朋友’。”他给她一个坚强的苦笑。

  她将视线缓缓移落到他的肩膀——那里曾经是她唯一可以依靠的地方,那浅浅的肩窝,刚好可以放下她小小的脸颊,让她在疲惫时能得以舒服的休憩。但是,从这一分钟起,这里不再属于她了。

  “让我再靠一下。”她忽然张开双臂,抱住他的肩膀,自然而然地让脸颊找到那个熟悉的地方,“爱爱,谢谢你。”

  可以感受到,这一瞬间他的肩膀不再像以前那样柔软,僵硬得如一尊雕像,一块石头。但是他的声音还在坚强地故作轻快:“好了,笨龙猫,你该回家了。今天不能送你回去了,自己要小心。”

  “你也是。”她没有等到他的手臂像以前那样环绕到自己的身上,终于明白“分手”是如此残酷的事实,连一个曾被她当作负担的拥抱都不能再轻易得到。

  于是她也终于放开手,微笑着,一步步后退,后退,转过身,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她听到他的脚踩在沙子上,渐渐远离。那“咯吱咯吱”的沙子声响始终回荡在她的心里。

  他的脚步越来越远,也越来越快,像是在奔跑。他真的要走了吗?不,是要逃离,他是如此迫不及待地要逃离这里,逃离出这段感情。

  曾经无数次地听到他在她耳边奔跑的声音,每一次带给她的都是欢笑。连她的妹妹都会经常忍不住地问她:“老姐,他怎么又在门口跑步?你们是不是又吵架了?你在惩罚他吗?”

  他就是这么狡猾,总是用苦肉计将她好不容易冻结的冰脸在瞬间融化。于是,每一次都是她送毛巾过去,端茶递水,按腰揉腿,还成了他口中“最昂贵的女佣。”

  那样的时光,再也回不来了。

  这一次,他真的跑走了,跑得远远的,跑出她的心,跑出他们的世界,不会回头。

  “在香港的FASHION酒会?”方心怡拿起最近的工作程表,皱了皱眉,“我怎么不记得有这项安排?”

  “我的天啊,你不会记性这么差吧?”助理叶子张大眼睛,“上个月不是你和我说的,很想去看今年夏季勃兰顿品牌的时装发布会吗?”

  “哦。”她懒懒地坐进沙发,“好久以前说的话了。”

  “我的大明星,你该不会是说,你现在不想去了吧?”叶子双手叉腰,指着她的鼻子,“不许你这时候给我变卦啊。我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和勃兰顿公司要到这个席位,他们答应让你以试装模特的身份走一下T台,然后再出席他们纪念奥黛丽·赫本诞辰七十六周年的纪念酒会,会把你打扮成《罗马假日》里安妮公主的样子出席这个酒会,一起参加的都是亚洲最顶尖的女星,多好的机会,你在动摇什么?”

  心怡呆呆地看着那个工作程表,表上除了一系列的安排之外,还写着此次将参加的同公司其他艺人的名字,其中有一个名字格外的刺眼。

  “一瞬……他也要参加吗?”她轻声问道。

  “是啊。”叶子笑了,“你不想让你们两个同时出现在公众场合,我们会想办法避开的。你们可以分乘不同的航班到那里,然后住在不同的酒店,也坐不同的航班回来。甚至我们可以不给你们安排合照的机会,这样那些媒体也就抓不到什么新闻报道了。”

  叶子又对她做了个鬼脸,“其实这样不是很好,省得你们每次出国旅游都偷偷摸摸,现在是光明正大地出国公干,没有什么人会乱说话的。你们还可以趁没人的时候享受一下二人世界的甜蜜生活。”

  二人世界的甜蜜生活?她的心猛然被扎了一下,眼帘低垂,止住对方的口若悬河:“别说了,叶子。我不想参加这个酒会。”

  叶子一愣,忽然意识到她今天的情绪如此低落是另有隐情,“怎么?和一瞬吵架了?”

  她停了好几秒,深深吸了口气,想起他以前说过“吸气可以阻止心痛的感觉”,但是为什么此刻吸气却只能让心痛加剧?

  “我们分手了。”她的声如蚊语。

  叶子听到了,却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你们……分手?不会吧?”

  “为什么不会呢?”她喃喃低语着,“这世上本来就没有什么永恒不变的东西。”

  “但是,你们在一起四年了……”

  她故作冷漠地说:“四十年,四百年的爱情我们都演过了,四年,只不过是刹那间的事情罢了。”

  叶子愣了很久,哼了声:“是啊,四年,只不过是一瞬而已。只不过是‘一瞬’而已。”

  那语气中的尖酸刻薄让她的心又颤了颤,忍不住抬高声音:“叶子,你也怪我。”

  “不是怪你。”叶子缓和下来,叹口气,“只是为你们惋惜,本地最般配的金童玉女,好不容易大家开始接受你们了,你们也这么辛苦才走到今天,怎么会……这一次是为什么?”

  “别问了。”她颓废地摇头,“结束了就是结束了,别问我理由。只希望你不要让我再参加这个酒会了,我不知道现在怎么面对他。”

  “这个恐怕不行。”叶子正色说,“你是职业艺人,就要有职业精神,这项活动是早就安排好的,也是公司这个月几项关键活动之一,对媒体那边我已经打好招呼,你如果缺席会有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我说了,会把你们分开安排,你会尽量减少和一瞬碰面的机会。”

  心怡知道叶子的脾气,可以开玩笑,可以在一起打闹,但是说到公事绝对是要求严格刻板,况且对方已经为她考虑了这么多,于公于私她的确没有再拒绝的理由。

  “好吧,我去。”

  无奈地妥协,伴着那一声长长的叹息,在心底升起淡淡的雾。

  分手了,却分不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是她现在真的很怕见到他,很怕见到他阳光般的微笑,很怕听到他爽朗的笑声,很怕,很怕他的身影长长久久地驻足在心底时,那种曾经的甜蜜变成苦涩和酸楚。

  第二章 矛盾

  为了赶下个月即将上市的唱片,今天方心怡又在录音室里忙到通宵。

  监制和录音师那一群人是她的老朋友了,看整个晚上她频频看表,忍不住取笑她说:“在等一瞬吧?是不是他不来你就没心情录音啊?”

  她努力挤出一丝笑,却说不出解释的话来。难道要她对所有人都说一遍“我们分手了”这句话吗?难道要她对所有人都袒露一次她流着血的伤口?

  但是,这又能怪谁?当初是她选择了这条路。如果不曾相爱过,如果不曾爱得那么深,如果不曾伤他伤害得那么深,又怎么会有今天的自食其果?

  凌晨两点的时候她走出公司大门,自己开车。

  那辆高大豪华的保时捷SUV是他陪她去买的,也是两人都最钟爱的车型。平时她经常会工作得很晚,总是他来公司开这辆车把她送回家去。今天,只能是一个人了。

  拉开车门,赫然在车座上看到一串钥匙。她愣了愣,直到看清钥匙链上那个可爱的维尼挂饰时,鼻子陡然一酸,眼泪几要夺眶而出。

  他来过了,却没有见面,只是悄悄地把钥匙还给了她。这辆车的钥匙,她的家门钥匙,都还给了她,难道他还要将她心门上的那把钥匙都一并还回吗?

  她很想让自己坚强起来,但是在这漆黑的夜里,她从没有像此刻这样脆弱孤独,从没有像此刻这样强烈地想找到一个肩膀依靠。

  那个浅浅的肩窝,不再属于她了啊。

  从公司到她所住的高级公寓只不过短短二十分钟的路程,公寓门口有通宵值守的保全人员,和她也早已混熟,见到她,微笑着打招呼:“方小姐,又工作到这么晚?”

  “是啊。”她点点头,心里想着要尽快回家洗个热水澡,放松一下。明天一早还有新的通告要赶,叶子一再提醒她不能迟到。

  “最近没见过李先生,请帮忙问候他,还有,我们大家都很喜欢他的那部新戏,请他加油。”

  保全人员热络的话没有温暖她唇角的笑容,只让那丝弧线变得更加僵硬。

  “哦……好的……有机会,我,一定会转告。”

  她几乎是立刻开车仓惶逃跑。

  到处都是他的影子。为什么以前从来不知道?和他一起回家时,他总是主动和这些人打招呼,让她忍不住常常埋怨他的过分热情,还说过不少刻薄的话——

  “你还想让多少人知道我们在一起?还嫌不够招摇?”

  他笑嘻嘻地说:“当然不够。我希望等我们结婚的那一天,可以把我们现在隐藏起来的那些快乐和幸福都昭告天下。”

  她曾经无数次批评过他的“嚣张”,害她为了解释和隐瞒要多费很多的唇舌。现在,她可以选择沉默来面对更多的询问和猜测吗?

  但是,她真的不想承受这一切啊。

  家里空荡荡的。以前他们如果各自拍完戏,时间还早的话,会约在这里见面。她家专门有个吧台,是给他准备的。

  他喜欢去酒吧里喝酒,但她不喜欢,劝过他几次后,干脆在客厅里给他建个吧台,将他所有想外出去玩的理由都牢牢锁住。

  不过,后来她却比他越发的喜欢上了吧台一角,只因为他曾学过三年的调酒,从他的手中可以变化出无数种美酒,将原本只是浅尝而已的她差点变成了酒鬼。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