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朕的刁蛮老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1 页

 

  眼前锦儿正在气头上,他就由着她撒泼几日,等气消了,再哄她回去二人的寝宫也不迟。

  像往常一样,下了早朝之后,西门烈风便急匆匆地赶往锦秀宫,还没踏进宫门,里面就传出秋月的大嗓门。

  “小姐,你真的要出宫?”

  “我干嘛要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秋月,把前些日子那个混蛋送给我们的金银珠宝统统打包,还有那些银票啊、首饰啊,只要是值钱的都全部装起来咱们带走,噢对了,顺便再找来两套换洗的男装……”

  “可是小姐,皇上都已经知道错了,而且这段日子以来他对小姐的所做的一切大家都看在眼里……”

  “那又怎么样,皇宫之中危机重重,我可不想因为那些无聊的屁事让人再关进冷宫砍脑袋,秋月,还磨菇什么,快去收拾东西呀。”

  “哦……”

  “锦儿……”西门烈风刚刚踏进屋内,就看到主仆二人正吃力的将大把金银珠宝努力地装进几个大布包中,看到他出现后,慕锦锦急忙将东西藏到自己的身后,面带芥蒂的死瞪着他。

  “喂,你走路都不带声音的吗,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到底知不知道?”说着,她还伸手拍了拍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脏顺便长嘘一口气。

  “皇上……”秋月刚要跪,就被西门烈风伸手制止。

  “你先退下。”

  “可是……”秋月左看看、右看看,然后冲慕锦锦使了一个你完蛋了的眼神,小心翼翼的步出房门。

  “锦儿,你这是什么意思?”他崩着俊脸指了指床上的细软,语气变得有些冰冷。

  理都懒得去理他的慕锦锦漫不经心地收拾着床上的东西,“你不是长眼睛了吗,我打算离宫出走!”看到他,她的怒气便不打一处来,虽然这个臭男人每天都低声下气的来讨好她,可是一想到当初他是非不分的昏君模样,她便气得冒火。

  “离宫出走?”听到这四个字,西门烈风真是被气了个半死,他走过去粗暴地将床上已经打包好的细软统统甩落到地上,“你当这座皇宫是什么?岂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慕锦锦,就算朕前些日子一时糊涂冤枉了你,可是朕这段日子以来的诚意难道你一点都没有发觉吗?”

  无视于他的怒吼,慕锦锦弯下身将被丢在地上的东西一样一样轻轻捡起,她的无动于衷,更引起了他体内的怒气,抬起腿,他重重将地上被扔得乱七八糟的东西踩在脚底,慕锦锦不禁扬起大眼,十分冷静的看着他任性的样子。

  “松开!”

  “除非你放弃离开朕身边的想法!”

  “当初你有没有放弃过想要不杀我的念头?西门烈风,就算我慕锦锦再蠢,也不会蠢到留在一个想要夺去我性命的男人身边……”

  “那只是一时之气,朕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你死。”

  “哼!一时之气!”慕锦锦冷笑一声,“你可以有一第次一时之气,就可以有第二次、第三次一时之气,伴君如伴虎,这句至理名言在我活着的前二十多前之中代表的只是五个字,可是现在,我终于理解这五个字所蕴藏着的真正定义。”

  她缓缓站起身,无畏地凝视着他崩起的俊容,“经过这次事件之后,你让我看清你西门烈风不过也就是一个喜欢听信小人谗言的昏君,让我留在昏君身边,你根本是在做梦!”

  西门烈风被她的话堵得没有半丝反击能力,他冷冷地瞪着她,而她也同样以倔强的眼神回望着自己,这女人果然够心狠,如若换面其它妃嫔,就算是受到他的冤枉,只要他肯免其死罪,那些女人还不是一样对他趋之若骛、服服帖帖,可是这种事发生到慕锦锦的头上,为什么就全部变了样?

  难道她就不能像别的女人那样,顺从和屈服于他吗?

  可是……如果他心爱的锦儿真的变成了那样的女子,又怎会引起他西门烈风的专宠,爱果然让人觉得矛盾,从小到大,他也真正的体会到了为一个女人伤心费神的可悲下场。

  “就算朕求你……”迫于无奈,他率先低头,“只要你肯留在宫中,朕可以答应你提出任何一个条件……”

  她忍不住冷笑一声,“你说的话,现在还值得我去相信吗?况且这复杂的宫廷生活并不适合像我这种性格的女人生存,仅仅因为朱怜月使出的小手段,就蒙蔽了你的全部理智,这后宫妃嫔无数,我不敢保证你宰了一个朱怜月,还会不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朱怜月想要出来害我。”

  她痛苦的别过下巴,爱着他的同时,却也恨着他曾经对自己做出的那些残酷的事情,她最鄙视那些为了得到男人的专宠,而牺牲自己尊严的女人,所以,她不会做那样的女人,就算最后得到的下场是伤心一世,她也不会退而求其次的去委屈自己。

  “西门烈风,我们两个人本来就不属于同一个时代,所以脑海中的世界观更是截然不同,我不敢保证我们之间的爱情保质期到底会持续到什么时候,也许有一天你对我厌了、倦了之后,我的下场恐怕还不如朱怜月,每一个朝代的后宫,都会上演着这样的悲剧,所以我宁愿嫁给只为了我一个人付出一生的男子,哪怕是我不爱他;我也不会再去碰我深爱着的,但是有一天却会遭到抛弃的男人。”

  西门烈风怔怔地看着她绝美而认真的面孔,内心之中汹涌澎湃,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表达心底的一切,他只知道,他深爱着的锦儿已经对他失去了信任。

  “你……真的决定离开皇宫、离开朕的身边,从今以后,再也不想再看到朕一眼,不想再与朕一起讨论国事、一起去制裁那些贪官污隶、一起飞上房顶去看月亮、一起偷偷出宫行侠仗义、甚至为朕生儿育女、在朕生病时,陪在朕的身边照顾朕、关心朕了吗?”

  一番话,勾起慕锦锦无限美好的回忆,她与这个男人,有着太多太多让人心动的情感纠隔,这个男人曾给予过她的一切,对她来说是那么的幸福和快乐,可是……

  泪水不受控制的淆然落下,心为什么像被撕裂了一般疼痛难忍?她这是怎么了?难道犹豫了?茫然了?退缩了?抑或是……她还想留在他的身边做他的妻,继续享受他的疼爱,直到有一天他对她的爱到期了,然后一脚将她踢出他的世界,到那个时候,她再找个没人的角落独自伤悲?

  “没错!”她点了点头,不敢抬头去看他的那张真诚的面孔,她好怕自己因为这样可怜的目光而心软,历代以来,身为君王的男子都是一个样,更何况历经了这件事之后,让她更加看清了有权有势的男人本来的面目。

  “放了我吧,也许我们现在的相逢只是上天安排的一段小插曲,你就把它当做是一个回忆好了。”

  室内呈现出少许的沉默,慕锦锦没有抬起去看他,但是,她却感受到了从他心底散发出来的绝望和痛楚,时间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他的一声无奈地长叹。

  “好吧,如果这样的结果就是你想要的,那么我……成全你!”

  当最后那三个字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后,锦锦感到自己的心一下子缩紧了,好痛!是那种快要让她无法呼吸的痛!

  他说要成全她,就意味着他要放弃她,为什么亲耳听到这个事实之后,会让她无法接受、让她的整个身体从内到外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凉意?

  可是……这样的结果不正是她拼了命想要争取来的吗,当他终于在她的面前妥协的时候,她竟然……迷茫了!

  第十八章 不如归去

  哼!有什么了不起,当我慕锦锦想要出宫、想要离开大帅哥老公的身边统统都是装假给他看的吗。

  提着一包小行李,慕锦锦带着已经女扮成男装的贴身侍女秋月迈着小方步转悠在京城市的大街小巷之上。

  因为出来的时候是一气之下,所以那大笔银票居然被她遗忘在锦秀宫,不过……她随便将一支珠钗宝饰送到典当行,里面的小师傅就很大方的给了她一笔为数不少的银两,真没看出来啊,小小几颗珍珠首饰,居然会这么值钱。

  不止如此,她投住的那家客栈的老板还将最上等的一间上等客房留给她住,价钱就按每天一两银子收取,另外还包管一日三餐,有鸡有鸭有鱼有肉的好不丰盛。

  除此之外,每当她上街游玩时,都会遇到各种不同类型的好心人,整个皇城上上下下,到处都是一片繁荣昌盛的场面。

  没想到夜刹皇朝远比她想像得更加富饶,并且老百姓也个个都是善良之辈,那个混蛋西门烈风以前还总是吓唬她说什么外面的世界人心险恶,哼!经过她多方面的微服私访,果然证明那小子是在骗她。

  “小……呃,公子啊,我们两个已经出宫十多日了,难道你真的不打算再回到皇宫里了吗?”身穿一套小男仆服装的秋月跟在慕锦锦的屁股后面问道。

  “外面的世界这么美好,我干嘛还要回去那个压抑死人的鬼地方啊,况且……”锦锦突然停下脚步,“你喜欢留在宫里继续做一个小宫女吗,无论见到任何一个比你身份高的主子,都要跪拜个没完没了?”

  “当……当然不是很喜欢,不过宫内的生活再不好,也胜过我们天天在外面转来转去的呀,现在我们还可以变卖一些手饰做盘缠,可是等哪天我们手里的东西都变卖完了,到时候……”

  “这点你不用担心啦。”锦锦拿着扇子轻敲了她的额头一记,“这几天我在这京城上下转来转去,突然发现这里的生意很好做,我正谋划着过些日子在京城内投资做点买卖……”

  “小姐,我们是女儿身耶,怎么可以抛头露面?”

  “女儿身怎么了?谁规定做大事的人一定要是那些臭男人?”发现自己的情绪过于高昂,慕锦锦轻咳了几声假装稳重的样子,“有句话说得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如今我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皇后娘娘了,当然要为自己的将来想些计策……”

  就在慕锦锦想要畅谈一番人生理想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几个身材高大的壮汉,其中一个还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一番,慕锦锦被这几个大男人搞得一头雾水。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