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朕的刁蛮老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你是谁啊?”锦锦好容易张开眼睛,刚刚还出现在眼前的一切乱糟糟的景像,突然化作了一片安静,空荡荡的街头,仿佛还在生存着的人类只有她和眼前的中年男子。

  “我是天堂内主管生死大全的使者。”

  “主管生死大全……”慕锦锦顺着他的话接过口,随即发现有些不对劲,“喂,大叔,你在开什么玩笑?”她站起身没好气的走向对方,“你在咒念我死吗?”

  “你已经死了!”他一脸沉重。

  “屁话,居然敢诅咒本小姐死,你到底有没有公德心啊,我浑身上下好好的,一个月前才去医院做过全身检查,医生说我至少还有八十年好活……”

  锦锦的话还没有说完,白袍男子手臂一挥,原本寂静的街头,突然出现一片喧闹,慕锦锦惊讶的发现一辆黄色计程车旁躺着一个女人……

  天哪!那个女人居然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只是……她浑身上下都是血,一个小男孩在一边猛哭,一个少妇跪在她面前不停的喊着小姐小姐……

  远处,传来救护车的声音,周围全是看热闹的围观者。

  她惊讶地将拳头塞到唇边,“我我我……”

  她伸手指向躺在地上的自己,又指向眼前的白袍男子,“这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在阳间的寿命本来未尽,不过由于我的一个笨蛋手下弄错了生死薄上的名字,所以把你的性命取了过来,而另外一个慕锦锦,她与你不是身处同一时空之中,为了弥补这个原则上的错误,我特别前来向你道歉。”

  “道歉?”终于听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慕锦锦气得将双手掐在自己的小蛮腰上。“喂!大叔,你有没有搞错啊,这种人命关天的事情怎么可以随便搞错,我还要回公司将郑氏集团的土地规划案交到我们那工作狂的李副总手里,否则他就要扣我今年的年终奖,所以你最好怎么把我弄死的,再怎么把我弄活。”

  真是让人郁闷!生死这种玩笑也敢同她开,她才二十四岁好吗?

  “咳咳!”白袍男子很严肃的咳了两声:“关于再把你弄活这件事,在原则上可能要有一些麻烦……”

  “喂,少同我提那些见鬼的原则,现在责任出在你们天堂部,我才是无辜受害者耶!”

  “所以,我们为了弥补对你不小心所犯下的错误,只能将你的灵魂重新放置到另一具躯体里。”

  “什么?灵魂互换?”慕锦锦的小脑袋里闪过无数奇怪思维,虽然经常会在电视上看到那种场面,可是这件事若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就有些怪异了。

  “没错!”白袍男子认真地点点头,“我们会将你的灵魂送到古代的某一个空间内,这样子一来,就要找一个名字、身份以及各种客观因素都要极其符合的躯体来装置你的灵魂……”

  笑容渐渐出现在慕锦锦的小脸上,“大叔,你可不可以顺便将我塞到武则天的身体里?”

  “呃?”显然,对方因为她的话而微微一怔。

  “那人家想体验一把做女皇的滋味吗,如果实在让你为难,我不介意做清朝的孝庄啦,康熙的奶奶,身份多炫啊。”嘿嘿!谁让眼前的这位大叔将事情搞砸的,借机提出几个非理性要求应该不算很过份吧。

  可是……眼前的这位大叔的脸色怎么越来越难看啊。

  “喂,就算不让我做女皇,好歹也分配给我一个侠女做吧,我要当杨过他老婆小龙女,郭靖他老婆黄蓉也OK啦,实在不行,你随便将我丢进哪个专门喜欢劫富济贫,名声响亮亮的侠女身体里……”

  白袍男子没好气的摇摇头,“经过我三分零五点二七秒的探索和研究,唯一适合你的躯体只有一个,现在还有七秒钟,为了赶时间,你马上动身吧。”

  说着,他的大手一抓,慕锦锦感觉自己立刻被他带上了云端,她发现自己的身子轻得就像一根无力的羽毛,身上的力道突然消失,她立刻坠入万仗深渊之中。

  “喂,你要将我丢向哪里?喂……”

  声音在空旷的天际显得是那么的无力,脑子越来越沉,思绪越来越乱,眼前全部都是白色。

  哇呀!

  她这是怎么了?

  第二章 穿越

  头好晕啊!

  慕锦锦感觉到脑袋里仿佛有无数只小虫子在嘶咬着她的每一颗细胞,浑身上下为什么会这样难受?

  耳边传来一个女人不停地低泣声,她伸手轻轻抵住酸痛的额头,努力地睁开双眼,呈现在自己眼前的景像陌生得让她几乎分不清东南西北。

  “小姐你醒啦?”正在哭泣中的女子一下子扑到慕锦锦的面前扶起她的肩膀,脸上残留着的泪水使她看上去是那么狼狈。

  慕锦锦很茫然的被扶靠在床头——

  眼前出现一个身穿紫色长衫的瘦弱女子,一头长发被挽在脑际,几根珠钗宝饰插在她的头发上,眼前的女孩子,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只不过……

  “哇!你是什么年代的人物?”慕锦锦被这个浑身上下打扮怪异的女孩吓得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小姐,你不认识我啦,我是你的侍女秋月呀。”小女孩脸上的惊慌并不比她差到哪里去。

  “秋月?我还春花呢。”

  虽然头痛得厉害,可是慕锦锦却挣扎的要从床上坐起身,秋月立刻上前扶住她的手臂,“小姐,你慢一点啦,我知道老爷去世这个打击对你来说很沉重,可是你还年轻呀,就算再怎么想不开,也没必要用上吊这种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不是……”

  “喂,你罗哩叭嗦的到底都在说些什么东西?谁上吊了,我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吗?那个穿白袍的大叔呢?我的话还没有同他讲完耶……”

  慕锦锦跳下床,四处寻找着白袍男子的踪影,“咦?这个地方怎么有些奇怪,哇!连窗子都是纸糊的,老天,这是什么门啊,连个象样一点的锁头都没有……”

  正在自言自语的过程之中,锦锦突然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耳边回响起那个奇怪的白袍大叔说过的话,将她的灵魂放置到另一具躯体内,并且会把她送到古代某空间……

  “镜子!镜子!有镜子吗?”她嗖的一下跑到已经傻掉的秋月面前一本正经的问道。

  被她的样子吓个半死的秋月很白痴的用小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梳妆台前的一面黄色的铜镜。

  慕锦锦又嗖地一下奔到铜镜前,“啊呀——”

  她惊恐万分的指了指镜子中的自己,“我的妈呀,我怎么会变成这副德行?”

  铜镜中——娇弱无骨的绝色女子,披散着一头及腰的乌黑秀发,柳眉、杏眼、樱唇、挺鼻,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看,都是一顶一的绝世大美女。

  咦?等等!

  怎么镜子里面的这个女人看上去有一点眼熟啊,慕锦锦拼命地从记忆里寻找着这张面孔的踪迹——

  “哇呀,那个被人欺负得很惨的锦妃!”

  “小姐,你终于想起来啦。”一边的秋月欢天喜地的跑过来拉住她的胳膊,“我还以为你不幸失去记忆了呢,没想到我的小姐又回来了,太好了、太好了……呜呜呜……小姐,刚刚差一点就失去你了,我的心好痛好痛,如果小姐死了,那么我也不要活了……呜呜呜……”

  “等一下再哭啦!”慕锦锦被眼前的小磨人精搞得都快一个头两个大了,“事先声明一下子,我才不是你口中的那个什么小姐呢,我也不是什么见鬼的锦妃,我的名字叫做慕锦锦,慕容的慕,锦秀前程的锦,我叫慕锦锦!”

  “对呀,小姐你本来就叫这个名字吗,当初你被选入宫中的时候,皇上就是因为你的名字才封你为锦妃的……”

  “你是说……那个被欺负得很惨的锦妃真正的名字也叫慕锦锦?”她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小姐!”秋月也是一副快要崩溃的样子,“什么那个被欺负得很惨的锦妃呀,你自己就是锦妃好不好。”

  “可恶耶!那个白袍死男人居然把人家的灵魂丢到了这个笨女人的身体里,他有没有搞错啊,就算不给我一个女皇做,至少也给我一个武功高强的侠女来做吧,真是没天良!”

  她在这边碎碎念,旁边的秋月则皱起了一张小姐。“呜呜呜……看来我的小姐这次果然病得很厉害,疯疯颠颠的……”

  锦锦抽空白了她一眼,“秋……你叫秋什么来着?”

  “呜呜呜,秋月……”

  “啊,对厚,秋月。”她突然将手很哥们似的勾在秋月的肩膀上,顺便很痞的将自己美得不可思议的脸凑近对方的小脸。

  “那个……秋月美眉呀,事情的经过是这样子的,我呢……其实是二十一世纪的未来人物,因为在上班途中救了一个小底敌(弟弟),而被一辆不长眼的出租车给撞挂了,当然,这并不是说明的我阳寿到此为止,是因为天堂部有一个穿白袍的大叔办事效率很差,他错误的将我的灵魂勾进了天堂,不过他说,为了弥补这个错误,所以要将我的灵魂放置到古代的某一空间中,所以……”

  说到这里,慕锦锦突然发现眼前的秋月小脸苍白,滚动的泪水不断从眼眶内涌出。

  “喂!喂喂!秋月美眉……”

  “呜呜呜……我小姐果然疯了,我不活了,我不活了……呜呜呜……”

  “有没有搞错啊,现在最应该直接崩溃的那个人是我好吗?喂!别哭啦……再给我流那没用的眼泪,我就揍扁你!”

  一句很凶恶的威胁,吓得秋月急忙闭紧嘴巴,小小的身体还在不停地颤抖动。

  慕锦锦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好吧好吧,我承认自己因为……你刚刚我怎么了?”

  “上吊!”秋月抖着声音说:“宫里的太监在两个时辰之前将老爷不幸去世的消息告诉你后,你一时想不开,所以就……”

  “我知道了,你是说那个锦妃……呃,我是说我,因为老爷……咦?老爷是谁?”锦锦很茫然的问。

  “呜呜呜……小姐……”

  “喂!先回答完我问题再哭!”真受不了这些古代人,动不动就流那没用的眼泪,她们的泪腺是不是特别发达啊。

  “老爷就是小姐的父亲吗。”秋月被吼得一愣一愣的。

  “原来如此!”慕锦锦故作深沉的揉着自己的下巴,“那个弱不禁风的笨女人因为得知自己的老爸不幸翘了,所以在伤心之余自寻短见,用自杀来结束自己可悲的一生。”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