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贼头大老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 页

 

  “再不把你的手从我身上移开,就别怪我攻击你的——”

  她话没说完,他已经迅速退开两步,而且很乖巧的把原先已经要罩住她臀部的大手举得高高的。

  算这家伙识相。

  她将手中的文件,轻轻放回桌上,挑眉再问:“你在这里做什么?”

  “你知道的。”他露齿一笑,悄声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她冷冷地借着窗外透进的微光,上上下下的将他给打量了一遍。

  眼前的男人,顶着一头乱发,套着一件暗灰色的棉衫,一双长腿套着一条又脏又破的牛仔长裤,在最下面的那双大脚,则布满了数道新添的擦伤。

  他右脚大拇趾的指甲翻裂开了一半,左脚脚背上则有着一块有如拳头般大的淤青。他的腰腹左侧,有着一大片暗红色的血迹,卷起袖子的手臂上更是布满大小擦伤。

  他那一张原本俊帅的脸,此刻更是有如三岁孩童的画布一般,惨不忍睹。

  肿起来的右眼、破掉的嘴角、歪掉的鼻梁、布满青紫的面容,他只要背上再多一块肉瘤,就可以直接去应征当钟楼怪人了。

  这家伙,真的是万般狼狈。

  但让她忍不住皱起眉头的,却是他脸上那讨人厌的笑。

  她从来没看过谁惨到像他这样,却还笑得出来的。

  “伤得很重吗?”她指着他腰腹的血迹,几近无声的开口询问。

  他低头看了一下,突然就掀开身上的衣服,扬起嘴角看着她说:“这不是我的血。”

  那的确不是他的血,除了有些淤青之外,他结实健壮的小腹依然完好无缺。

  “发生了什么事?”

  他才要张嘴回答,眼角就瞄到窗外异样的闪光,他没有第二个念头,想也没想就飞身扑倒她。

  毫不间断的枪声如雷雨一般密集响起,玻璃碎裂洒落在两人身上,她被他这么猛力一扑,胸腔里的空气几乎全被挤压而出,却还听到他自以为幽默的贴在她耳边喊道:“亲爱的,我很想和你闲话家常,但恐怕这里不是聊天的好地方——”

  他边喊边从她腰后抽出手枪,她很想揍他,不过还是选择了先从靴子里抽出另一把武器,和他同时一起朝对面大楼的射击手开枪。

  “该死,你不是说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她恼怒的在枪林弹雨中咆哮。

  “直到你来之前,这地方的确是我安全又温暖的小窝!”他一连开枪一边吼道:“你被人跟踪了!”

  “我才没有!”

  她瞪他一眼,却差点被子弹打到,他及时伸手将她往自己这里拉了一把。

  对方火力极强,房间面街的那扇墙几乎被子弹打得面目全非,知道这里待不下去,他开口咒骂道:“Shit!先出去再说!”

  这一次,她没有和他争辩,十分迅速地和他互相掩护,往饭店的走廊退去。

  一到了走廊上,他就拉着她往安全门跑。

  “你从哪里进来的?”他头也不回的问。

  “不是正门。”她又不是没脑袋。

  “哪里?”他拉开安全门。

  “天台。”她忿忿不平的说,就见他果然朝下,而不是往上跑。

  虽然满心不爽,她还是跟着他跑。

  很不幸的,两人才往下跑没两层,一楼的安全门就被人踹开,跟着就传来仓卒的脚步声。

  他在第一时间立刻转往最近的出口,她没有废话的跟在他身后。出了楼梯,他也完全没慢下速度,甚至没回头看她跟上了没,只是在走廊上,用最快的速度往前跑,一路跑到走廊尽头,然后毫不迟疑的开枪,打破尽头的玻璃窗,跟着便翻过窗户一跃而下。

  这家伙都跳出去了,她还能怎样?

  更何况,用不着回头,她都能听到那些俄罗斯大熊已经来到了这一层楼。

  挨子弹和从三楼跳下去?

  她想也没想,立刻将手枪塞到腰后的枪袋里,跟着翻窗跳了出去,反正再怎么样,底下也会有他当垫被。

  但这男人显然早已想过逃亡路线,她才翻出窗外,就看见他掉在一个棚子上,可她光用目测就知道它撑不住他,果然她在往下掉的同时,他庞大的身躯也随着棚子的断裂一起往巷子底摔去。

  她在半空中一挺腰,抓住街道上的街灯,旋转了一圈,缓冲下降的力道,才在摔得狗吃屎的他面前安然落地。

  青岚还没来得及享受这男人匍匐在她眼前的快感,街角就有人抓着枪冲了出来,她掏枪出来对付敌人,一边催促。

  “别躺在地上装死,快点起来!”

  韩武麒迅即爬起身来,一边掏出了枪,解决了从另一边来的敌人,然后觑了一个空,对她喊了一声就冲过马路。

  “这边!”

  汽车的喇叭声和煞车声漫天响起,两人一前一后,飞奔在大街上。身后的追兵开了枪,子弹击在她身旁的石墙、灯柱、玻璃,她头也不回的往前奔跑,跟着他拐进一条小巷——或者应该说是死巷!

  她正想骂人时,他已经毫不犹豫的踩着一旁的公寓墙壁,借力使力的攀爬翻越石墙,她也只好有样学样的跟着攀墙翻过去,再一路冲过另一条大街。

  然后,出乎她意料之外的,他钻进了一辆停在路旁的破车里,她很快的上了车,他在下一瞬间就将车子驶了出去,速度之快,让她整个人撞上了椅背,她只要慢上那么一秒,恐怕就得自己一个人留在大街上逃命了。

  他的驾驶技术和她印象中一样的粗鲁,但她仍设法在行进快速的车子中,在位子上坐好。

  从后照镜中,她可以看见从巷子里追出来的俄国人,他们四处张望的样子,让她知道他们没来得及看到两人跳上了车。

  她这才松了口气,转身往后靠到椅背上,开口问:“这辆车是谁的?”

  “有人嫌我麻烦之后,我去弄来的,以防万一。”

  他将车子转了几个弯,才逐渐慢下速度,沿着河岸行驶。

  这男人果然早备了后路,会把车停那么远,恐怕就是要避人耳目。

  “有谁知道你来这里?”

  “你公司小妹,还有狄更生。”她看着窗外的夜景,双手抱胸的回答。

  狄更生?老鼠头子?

  他皱起眉头,“你找他做什么?”

  “我需要武器,还有护照和签证。”

  “耿叔知道你在这里吗?”

  “他要是知道,我就不可能在这里了。”

  “你下飞机后和谁接触过?”

  “只有CIA的人。”

  “他们帮你订的饭店房间?”

  “对。”她的视线从后面拉进来,看着他说:“不过,我并没有被人跟踪。”

  他扯了下嘴角,“那死老头不是那么好心的人,他自己找不到我,所以想靠你找到我,一边还让你欠他人情,你有求于他,他一定会找机会要回来,何况他帮你的事要是让莫森知道,光是拿枪给你就会让他死得很难看,于公于私,他都一定会派人跟着你。”

  “我知道他会派人跟着我。”她捺着性子说:“所以我没住那间饭店,我从后门溜了,到别的旅馆,另外订了一间房。”

  “我不知道你会俄文。”

  “我不会,但旅馆的柜台会英文。”

  他挑起了眉,笑意上了眼。

  她的身手、体能和反应都是一流的,瞬间的判断力更是无懈可及,方才若是换了任何一个人,可能早就被抛在他身后了。

  而她,在一阵亡命奔跑之后,却连大气都没喘几口,依旧镇定如昔。

  这女人果然如他所料,天生是吃这行饭的。

  “你住在哪里?”他一连开车,一边问。

  她瞥他一眼,冷声道:“你不是说我被人跟踪?”

  啊,就这点爱和他计较的倔强不好,不过他早已习惯了她的脾气。

  “我不想在车上睡觉,既然你换了间旅馆,我想我们可以冒险试试看。”

  她瞅着身旁开车的男人,没再多说什么,只是说出了旅馆名和所在的位置。

  他知道那间旅馆,它比较小,也比较便宜,它所在的位置其实离他住的饭店没多远,不过为了确保没人跟上来,他还是多绕了一点路,才往那旅馆的所在位置开去。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她的房间没被人监视。

  至少在两人进房后,整整有半小时没人破门而入,或拿子弹招呼他们。

  他也钜细靡遗的将整间房检查过了一遍,没搜出任何像是窃听器之类的电子仪器。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韩武麒才洗去一身汗,从浴室里出来,刚要在床上坐下,就看到她一脸冷的来到他面前,开口质问了起来。

  唉,他屁股都还没碰到床垫呢。

  虽然知道迟早要回答她的问题,他还是宁愿把自己弄得舒服些再开口,所以他继续把自己的屁股放到床垫上,一连无辜的看着她说:“可以请你先帮我倒杯水吗?我渴死了。”

  她拧了下秀眉,但可能是看在他很可怜的份上,依然转身去替他倒了杯水。

  “喔,还有指甲剪。”

  “或小剪刀也可以。”

  “我想你该不会刚好有碘酒或医药箱吧?”

  他接二连三得寸进尺的要求,让她眼角直抽,火气不断往上攀升,谁知等她回过身来,却看见他早已像只大懒猫一样,心情愉悦的露出他的肚皮,摊平躺好了。

  “啊,躺在床上的感觉真好。”他闭着眼,心满意足的叹了口气。

  能够一脚将他踹下床的的感觉一定也很好。

  若非看到他脚趾上的伤,她真的很想抬脚踹他,但偏偏他的大脚丫上的伤口又碍眼得很。

  经过方才那阵奔跑,他断裂的脚指甲又撕扯掉了大半,虽然他才冲过澡,那儿仍慢慢的渗出了血水。

  那一定该死的痛!

  彷佛受伤的是她的脚趾,她忍不住缩了一下,难以想象自己用那样的伤脚在大街上奔跑逃命。

  为了这一点,她从行李中,拿出简易的医药包,连同手里的那杯水一起回到床边。

  “你的水。”

  他张开眼,看着她,然后露出了微笑,起身接过了那杯水。

  “谢谢。”他说。

  她在床边坐下,“把脚抬起来。”

  他乖乖听话地把脚抬起来,没有笨到说出任何蠢话,破坏这女人难得冒出来的善心。

  她在他脚下垫了一块布,打开药用酒精棉片,替他指甲翻开的脚拇趾消毒,然后拿剪刀将那片指甲修剪到不碍事的状态,再替它上药包扎起来。

  韩武麒垂首瞧着眼前的女人,心底浮现一股柔情。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