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贼头大老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然后,下一秒,手机就断线了。

  老实说,她真是一百二十万个不愿意管那家伙的死活。

  但小黑人在阿拉斯加、小黄人在巴西、小白人在澳州,红眼其他能跑外头的全都在忙,根本抽不出空,留在公司里的,就只剩那个小肥肥。

  偏偏她很清楚,如果她不去帮那家伙,要是被那些老人家知道,他们一定会自己跑去。

  那家伙,真的是——该死的大麻烦!

  所以,她只好收拾了简单的行李,留了张纸条在桌上,然后在半夜偷偷摸摸的溜出门,一边咒骂那没用的蠢蛋,一边开车北上。

  她在破晓时赶到那间破公司,那女孩一看到她,就对她露出那种小动物泪汪汪的眼睛,只差没抱着她的大腿嚎啕大哭。

  幸好这只小肥肥,胆小归胆小,脑袋却还算清楚,她人一到,小肥肥已经把韩武麒这回的业务资料全准备好,她甚至将那通电话录了音。

  “老板说,为了以防万一,公司每通电话都要录音……”小肥肥一连解释,一边用力擤了下鼻涕。

  红眼的电脑机房在地下室,因为对这没兴趣,她以前不曾下来过,但听过那几个男生提起,他们把大部分的钱都砸在电脑机房和一间足以媲美FBI在匡提科的检验室。所以,她实在不应该太过讶异那些男生会把这地方,弄得像拍科幻电影的场景一样。

  小肥肥点击了几下滑鼠,叫出那录音档,播放了一次。

  他的声音从喇叭里传了出来。

  “小肥,帮我分析我寄回去的东西,你明天早上应该就会收到,分析好后,把资料传回——”

  事情就在这时发生了。

  她们先是听到几声枪响,中间夹杂着他的咒骂,跟着就是那声爆炸巨响,然后手机就陷入断线状态。

  “这通电话之后,我就联络不到他了。”可菲吸吸鼻子,“我打了电话到他住的饭店,对方也说他早上出去后,就一直没有回来。”

  “他去俄罗斯调查什么?”

  “博物馆失火意外。”小肥肥把资料递给她,“莫斯科的博物馆举办名画展览,但上星期展场发生大火,有好几幅世界名画都烧掉了,柯斯坦保险公司委托我们调查意外的原因。”

  青岚很快的翻阅了一下资料,看到他在几行字上用红笔画了线,一旁写了一个字“烧”,旁边还有一个大大的问号,然后又画了一个钱的符号。下面一页是他传回来要求调查的几个人名。

  “他不认为画被烧掉了?”

  “嗯。”小肥肥点点头说:“被烧掉的画有十三幅,因为消防队到得早,所以并没有完全烧成灰烬,本来保险公司只是怀疑失火并非意外,而是人为纵火,但老板看了之后,觉得那些油画被掉包了,有人放火烧掉那些假画,以掩盖画被偷的事实。”

  一般小偷不太可能会有她刚刚听到的那种火力。

  这事情背后,恐怕还有更糟糕的问题存在。

  青岚拧着眉,交代道:“我刚在车上打电话订了机票到日本转机。你接到快递后,尽快把东西分析出来,资料出来就打这支手机号码给我。还有,别让柯斯坦保险公司的人,知道我的存在,若有人再打电话问你,就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四个小时后,她到了日本,透过莫森叔叔和CIA的特殊关系,拿到了俄罗斯的签证以及更详细的资料,和在莫斯科能够接头的人。

  从日本再上了飞往莫斯科的飞机,她趁有空在飞机上将所有的资料全看过一遍,然后小睡了一下,才终于抵达莫斯科,但因为海关通关速度实在太慢,等她走出机场时,已经又过了三个小时。

  虽然已是春夏交际的时节,这个城市依然透着些许寒凉。

  她从机场叫了车,到了CIA的人给的地址,对方在确认她的身分后,没多问什么,只给了她一袋黑色行李,她打开检查了一下,确定无误后,便提着它离开了。

  她要计程车开到那笨蛋住的饭店附近的一间小旅馆,她走了进去,却又从后门溜了出来。

  大猩猩和海洋叔叔,向来教她不要相信那些情报人员,即使是莫森叔叔也如此,何况她压根不喜欢被人偷窥,所以她从后头的巷子里,走到另一间旅馆,确定没人跟着她,才订了一间房。

  她把行李放好,洗了澡、吃了饭,将刀子绑在小腿上,手枪放在枕头下,然后躺在床上等天黑。

  打从她被大猩猩领回来之后,她就知道自己必须学着保护自己。

  扶养她长大的三个男人,年轻时都曾是佣兵或情报人员,他们深爱妻子,也疼爱她及其他没有血缘的孩子。

  但因为过往的行业,他们始终有着自己的敌人。

  为了不让自己成为他们的负担,甚至是弱点,所以她很努力的和那几个男人学防身术。

  大人们也曾经反对过,但她和男孩们一起说服了他们,如果晓夜姊她们都需要学着防身,男孩们和她当然也需要。

  于是,他们教了她及男孩们该怎么保护自己,从防身术,到刀法、枪法,甚至是追踪,还有如何隐藏形迹。

  男人们教他们该注意什么,该小心什么,以及遇到了突发状况,又该如何做。

  她很快就发现自己在武术上的过人天赋,男孩们在成年前几乎没打赢过她,即使是现在,他们也常在过招时输给她。

  看着旅馆房间上方剥落的油漆,有那么一瞬间,她怀疑自己在这个陌生的国度做什么?

  没错,这几年,她是曾经和叔叔们跑过几个国家,但她从没自己一个人出来过。没错,她是有一身武艺,但她未曾拿来对付过真正杀人不眨眼的罪犯……好吧,就算有几个,但那些人却不是CIA所暗示在幕后操纵这一切的俄罗斯黑手党。

  她凭什么以为她可以靠着自己单枪匹马的,就能深入虎穴,解救那个把自己陷入麻烦沼泽中的大笨蛋?

  她应该告诉叔叔他们的。

  那或许是比较正确的做法,告诉他们,然后让他们解决这一切麻烦。

  她闭上了眼,深吸了一口气。

  不,那不是正确的做法。

  他们已经退休了,韩武麒不是他们的麻烦,他向来就不是他们的麻烦,而是她的。

  他一直都是她的超级无敌大麻烦!

  如果不是她,他就不会找到家里来,也不会认识叔叔们,更不会因此被CIA的老鼠头子看上。

  有时候,她会猜想,如果当年她没将他打倒在地上,让他在叔叔们面前丢脸,他或许就不会答应老鼠头子到美国受训。

  而她,说不定早在几年前就能彻底摆脱他了。

  这样一来,事情也不会搞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也不会一路从蟑螂演化到血蛭,再进化到魔鬼沾,最后演变成用三秒胶黏在她身上,教她撕都撕不掉的一块口香糖——

  他无赖的笑脸浮现在眼前,她恼怒的张开眼,忿忿的咒骂着。

  “该死的笨蛋,你最好还好好的活着……”

  第三章

  天黑了。

  暗沉沉的夜,无月,也无星光。

  她靠着背包里的工具,从那间大饭店的隔壁屋顶,潜行过去。

  饭店屋顶上的门锁和保全系统,都如CIA的资料所说,她很快就溜了进去,将寒风和暗夜都关在门外。

  她从安全楼梯走下去,到了他所住的楼层,确定走廊上没人,才很快的走了出来,然后用万用锁开了他的门进去,将门迅速关了起来。

  房间里很暗,只有窗帘缝中,隐约透进了一丝微光。

  她站在门内,可以看见靠墙的电视,电视旁的小冰箱,靠窗的桌椅,以及在房间中央的那张床,还有在浴室外头的衣柜。

  她没有开灯,一方面是怕有人在监视这里,一方面却是莫名的直觉告诉她这地方有些不对。

  眼前的一切,在黑暗中乍看很正常,但仔细一瞧,所有的东西都是被翻过的,电视柜的柜子是打开的,衣柜和冰箱的门也没关好,窗边的桌上和地上散乱着一堆文件,床上乱得像有人刚在上头打滚过,床被一半在床上,一半在地上,两颗饱满的枕头,也被人开膛剖腹后,随意丢在地上。

  但这一切,都不是她觉得不对的地方。

  有人翻过了这里,而且显然不是原屋主,这点她早已料到。

  敞开的窗透进一阵冷风,扬起了地上从枕头中掉出来的洁白羽毛,窗边桌上的几张文件,也随着轻飘落地。

  房间里静悄悄的,除了纸张翻飞飘然的声音,和远处偶尔传来的车声,了无其他声息。

  她无声上前,弯腰捡起地上的文件,却看见墙上插座插着一个笔记型电脑的变压器,但电线的另一端,并没有连接着电脑。

  他的笔记型电脑被人拔走了。

  地上和桌上的文件,都不是什么太重要的资料,一些莫斯科博物馆的简介,一些柯斯坦保险公司的资料,还有他简单记下的失火日期及时间。

  重要的,显然早已被人搜走。

  一旁的垃圾桶里,有着两罐啤酒空瓶,床头柜上,还摆放着一盒吃到一半的饼干,和一瓶开了却没喝完的啤酒,还有在啤酒瓶旁边的烟灰缸。

  她盯着烟灰缸,和被捻熄在其中的香烟。

  香烟只抽了一半就被捻熄了,她一进门,就闻到了烟味,那也许是他之前抽烟所残余的味道,但是这房间并非密闭的,窗户是开着的,空气也十分流通——

  她方领悟过来,就感觉到身后传来人体的温度。

  “嘘。”他贴着她的耳,极为轻微的开口吐出这个字。

  那个字,如风中叹息,瞬间即逝。

  她动也不动的,只是站在原地,没有回头,也没有吓一跳,甚至没有动到一根指头,她手中的文件,也都还握在手里。

  他佩服的扬起嘴角,自己果然没看错这个女人。

  “房里有窃听器。”他更加贴近她身后,低下头,在她耳畔悄声再说。

  他可以感觉到她的肩颈僵了一僵,却还是忍不住深吸了口气,嗅闻她身上熟悉的香味。

  天啊,他真是该死的想念这个女人。

  方才看到进来的人是她时,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还在作梦。

  她往前走了一步,然后无声无息的转过身来,瞪着他。

  “你在这里躲了多久?”她说。

  她的语音同样小声,他假装没听见,再次凑到她耳边,“什么?”

  谁知这女人半点不给他吃豆腐的机会,只是伸出手,用力拧了他腰侧一下,痛得他眼泪差点飙了出来,却又不能叫痛,只能埋首在她肩头,压抑地含泪说:“你好狠……”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