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贼头大老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她把头从房间门口探出来,火大的对着坐在客厅里的晓夜咆哮道:“我连嫁都还没嫁过,哪来的夫和子可以抛啊?”

  “光是一封电子信件,你主管就信了吗?”

  她缩回房里,套上短裤,才气愤不已的走出来,继续对晓夜控诉那王八蛋的恶行。“他那封家书可写得精采了,一副浪子回头金不换,改过自新的深情丈夫泪求爱妻回家的模样,还附了一张全家福的合成照片,把我小时候的照片给弄上去,大家全说那孩子像我,教我真是头冒三条黑线,全公司所有人都在我背后指指点点的,任我说破了嘴皮子,还是有人会苦口婆心的劝我夫妻床头吵、床尾和!那种状况我还待得下去才有鬼!”

  晓夜闻言,差点噗哧再笑出声,她忍住笑,替小岚倒了杯水,劝道:“好了,你就别气了,反正最近你耿叔他们弄了艘二手船,说整修好要出海去钓鱼,你回来正好可以参加他们的首航。”

  “船?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他们现在天天轮流往港口跑,每次回来都弄得满身油漆。”

  “我去看看,马上回来。”青岚双眼发亮的跳了起来,丢下这句话就勿勿跑了出去。

  看着才刚回来又跑出门的小岚,晓夜扬声提醒:“骑车小心点,渔港附近在修路。”

  “知道了。”

  她头也不回的挥挥手,很快便消失在门外。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蓝色的天空,一望无际。

  从她的视线看出去,湛蓝的天,蓝得没有任何一丝云彩。

  空气里除了咸咸的海水味,还夹杂着有些刺鼻的柴油味和她开始逐渐习惯了的鱼腥味。

  在老家的生活,向来是优闲而自在的。

  没有太多的车鸣喇叭,也没有太多的喧嚣吵杂。

  封青岚躺在老渔船的甲板上,眯着眼,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回到老家已经一个星期了,她天天往渔港跑,陪着他们几个老人家整修渔船,或着该说,看着他们整修。

  除了一开始帮忙洗了甲板之外,她多数的时间都在甲板上发呆。

  “嘿,小鬼,别赖在这里挡路。”老人家一号扛着两桶柴油跨过她。

  “我已经不是小鬼了,哼。”她对他壮硕的背影扮了个鬼脸。

  “小岚。”老人家二号跟着经过,笑着丢了两瓶东西给她,“如月要我把这拿给你,要你别再忘了擦。”

  她转身接住,拿起来一看,一瓶是防晒,一瓶是晒后霜。

  她吐了吐舌,乖乖把防晒乳液给擦上。

  甲板下传来叮叮咚咚的声音,她重新躺回甲板上,闭上眼,又打了个呵欠,感觉海水轻轻拍打着船身。

  风轻轻吹着,远处有着海巡队船只进港的马达声,更远的地方,海鸟在蓝天上盘旋轻叫着,附近偶尔还会有车子经过。

  突然,她感觉到有人靠近,睁开眼,才发现是老人家三号。

  他不知何时上了船,在她身边摆了一瓶运动饮料。甲板上,也在不知何时多了好几桶水和一只工具箱,他正要下船拿其他东西。

  她完全没听到他移动或放东西的声音。

  这么多年下来,她早已习惯他们总是走路无声,但偶尔还是会被吓一跳。

  她坐起身来,抓起运动饮料,打开瓶盖,喝了一口,一边看着他灵活的移动巨大的身体,从岸上扛了几块裁切好的木板上来。

  岸上原本和蓝色小货卡并排停放的银色休旅车换成了黑色的吉普车,让她知道船上的人走了一个。

  啊,这些像猫一样走路无声的老人家。

  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却也晓得对他们来说,那早已经成为他们本能的一部分。

  他们有许多奇怪的习惯和本能,像是走路无声、刀不离身,家里到处藏有违反枪炮弹药管制条例的武器,睡觉一定要睡靠门的地方,永远保持过人的身材和体力,或一定要有人轮流待在家里——

  她知道阿姨们抗议过最后面这点,不过这是少数他们坚持且绝不退让的事项之一,特别是在几次意外之后,他们更是将此奉为圭臬,从来未曾打破过。

  这些老人家虽然在某些时候强势得和恶霸没两样,但她却全心全意的信任他们。对她来说,他们就像她失而复得的父亲。

  说真的,她一直很庆幸大猩猩在老妈过世后,没有忘了自己答应老妈的承诺,将她领了回来。

  他们从以前到现在,唯一让她不满的,就是没有处理掉韩武麒那只吸血虫。

  老实说,他们觉得他很有趣。

  事实上,他们把那家伙恶整她的事,当成茶余饭后的笑话看。

  如果她肯承认,她想他们还满喜欢他的……好吧,应该说他们非常喜欢他才对。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年来,他们早已把他当成另一个儿子看待。

  可恶。

  “怎么了?”

  听到这句问话,她猛然回神,看到叔叔挑着眉,才发现她刚把那句诅咒骂出来了。

  “没。”她拿着运动饮料,盘腿坐到他身边,顾左右而言他的问:“这些是要做什么的?”

  “柜子。”老人家三号将木板放到甲板上,跟着就开始工作起来,边开口问:“这次打算在家里待多久?”

  她看着他扎实的组合那些木板,又灌了一口饮料才道:“不知道,我回来前,把履历表寄出去了,不过到现在都没接到一通面试电话。”

  “你还想回北部工作?”

  “嗯,那里工作机会比较多啊。”她伸手帮他压好木板,没好气的道:“况且,韩武麒那王八蛋早把我的名声搞臭了,这里的人从以前就觉得我是太妹,即使我考试成绩再好,大部分的人还是认为我是在外面混黑社会的,谁有那个胆子敢雇我?”

  “耿野。”他拿起槌子,将钉子一根根牢牢钉上,边回答她。

  那是很好的选择没错,小武胆子再大,也不敢找大猩猩麻烦。问题是,大猩猩实在管太多了。

  “我不要,他像管家婆一样,罗哩罗唆的,而且他根本公私不分。”

  “桃花?”

  “不要,她已经请了三个店员了,而且假日很忙的时候,你们都会去帮忙,我去只是坐领干薪而已。”

  “如月的店?”

  她笑出声来,“海洋叔叔,如月姊那里根本不缺人。”

  的确。

  如月的店平常真的满闲的,如月和莫森甚至有时间睡午觉。

  海洋笑了笑,“抱歉。”

  “没关系啦,我也不是那么急箸一定要立刻找到工作。”她笑着朝他皱了皱鼻子,耍赖说:“反正还有你们会养我嘛。”

  她话声方落,就听到身后有人开了口。

  “对,再不济,我还是可以想办法把你嫁出去。”耿野伸出大手揉着她的脑袋,笑着说:“就怕你这小鬼一点女人样都没有,要是没人要的话,我本就亏大了。”

  “我才不会没人要!”她抗议的拍开他的手,仰头着恼的抗议,“臭老头,别老是揉我的头,我已经二十七了,又不是才十二!”

  “什么老头,我连五十都还没满!”耿野双手擦腰,低头瞪着她道:“你喊晓夜她们就喊姊,叫我们就叫老头叔叔的,晓夜和我是夫妻,你辈分还乱叫一通,你的书都念到北极去了啊?”

  “好啊,既然这样的话,”她跳起来,双手也擦在腰上,仰头用鼻子瞪他,“那我等一下回去就改口叫阿姨,晓夜姊她们要是问起来,我就说是你教的!”

  耿野闻言,立刻咆哮着要伸手抓她,“臭小鬼,你敢去和我老婆乱说话——”

  早料到他每回吵不过就会动手,她闪得可快了,一溜烟就翻过船舷,跳到岸上,边笑着挑衅喊道:“臭老头,我就是要说——”

  “你这野丫头!”见她跑得飞快,一上岸就跳上重型机车,准备溜之大吉,他咒骂了一声,却还是不忘在船边提醒喊道:“骑车别骑太快——”

  “知道啦!”

  她答得顺口,机车却还是如箭一般疾驶出去。

  见她在转弯处仍没放慢速度,连人带车几乎是快平贴在地上才弯过那个弯,耿野差点被她吓出心脏病来,不由得咒骂连连,“Shit!到底是谁教她那样骑车的?”

  “你啊。”

  “我才没有,我只教过她骑单——”他猛然转身抗辩,回头看到海洋才想起那的确是他教的,正确来说,他没有真的教过她,但他的确那样子骑过车,一句诅咒瞬间溜出了口:“该死!”

  “没错。”海洋同意的点点头。

  “当个好榜样真他妈的难!”他继续咒骂。

  “没错。”海洋继续点头,开口补充:“当个好父亲一样很难。”

  耿野看着好友,再想到家里那群小鬼,不禁用力点头同意。

  “没错!”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她是在半夜三点零八分接到那通电话的。

  刺耳的电话铃声,几乎在第一响就将她给惊醒,她没给它响第二声的机会。

  “喂?”

  “我家老板失踪了!”

  “小姐,你打错电话了,报警请打110。”

  她啪地一声将电话挂了回去,然后躺回枕头上,它却在三秒后再次响起。

  “喂?”她口气很差的再次接了起来。

  “岚姊,是我啦!”

  嗯?

  她睁开眼,困顿的问:“你哪位?”

  “是我啦,我我我……是是小菲,丁可菲……”

  “谁?”

  “小肥肥啦……”哀怨无奈的声音带着些微的啜泣从电话那边传来。

  小肥肥?昏沉的脑袋猛然惊醒,她认识叫小肥肥的只有一个,韩武麒公司里的女佣兼小妹,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话筒里又传来颤抖紧张的声音。

  “我家老板失踪了,我找不到他,大家都不在,我不知道要怎么办——”

  她不敢相信的瞄了一下墙上显示三点零八分的钟,火大的道:“他失踪了就去报警啊,你打电话给我干嘛,我又不是他老婆!”

  “可可可……可是……我我我……我不会讲俄……俄文……”

  青岚听了一愣:心中忽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蹙眉再问:“打电话报警和你会不会讲俄文有什么关系?”

  “呃……因为老板他……他是在俄罗斯失踪的……”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Shit!那些狗娘养的——”

  这一句,是韩武麒手机断线时,说的最后一句话,剩下的语音,全被一场轰然的爆炸声响给淹没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