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贼头大老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Shit!”他咒骂出声,她的膝盖在这时也跟着挣脱了他的压制,往他的鼠蹊部顶来。

  不想自己被绝子绝孙,他在第一时间松开这暴力女翻下床去,笑着喊:“嘿,学妹,耿叔没告诉你这招是犯规的吗?”

  “有啊。”她扭腰跟着翻下床,左脚照样往他命根子踢去,皮笑肉不笑的道:“这招就是他特地教我,专门用来对付色狼的!”

  他伸手架挡,本想重施放技的抓住她的脚,她这回却没给他机会,早已抓起一旁的台灯往他脑袋砸来。

  他忙往后闪,笑道:“哪个色狼那么不长眼敢找上你?”

  台灯砸到墙上,和挂在墙上的月历海报一起掉到地上,发出乓嘟声响。她旋身又是一脚,他再躲,她一脚正中他身后的衣柜,便宜的木制衣柜应声而裂。

  “喂,这个衣柜是新的!小肥才刚买回来而已——”

  “你知道心疼了?我的工作也才刚找到而已,我连薪水都还没领到——”

  “咦?你又被开除了吗?不会吧?我就说当会计不适合你嘛!”他嘻皮笑脸地一边闪躲架挡她的拳脚。

  “你少装蒜!我的工作哪一次不是你搞砸的?”

  她气急败坏的再次出招,他却游刃有余的开口抗议道:“冤枉啊大小姐,我今天早上才刚从国外回来耶!不过没关系,既然你失业了,看在你是我学妹的份上,明天你就可以来上班了!你不用太感激——”

  “感激?我大学毕业四年,找了二十八个工作全都被你破坏掉!感激?我又不是脑袋坏掉!要我到你公司上班,除非天塌了!”

  随着她的咆哮,一记愤怒的上勾拳,漂亮地再次正中他的下巴。

  他被打得头往后仰,退了一步才稳下来,眼看她拳头又来,他眼明手快地侧身扣住她的右腕,往自己这边一转一带,将她整个人反转钳在怀中,另一手不忘抓住她往后攻击他胸腹的右手肘,这才得已喘息一下。

  “放着这么好的身手不用多可惜?”他张嘴乔了乔被打得几乎要脱臼的下巴,不死心的凑在她肩头上问:“话说回来,有二十八个那么多吗?有些是你自己被人家开除的吧?”

  她闻言俏脸火红,恼羞成怒的抬脚用力往他的大脚踩去,骂道:“如果不是你三天两头就跑到我工作的地方瞎闹,我才不会——”

  他忙抽脚,扬眉说:“奇怪,我记得上回明明就是你自己把老板的儿子揍了一顿——”

  没踩到,她换脚再踩,火大的辩驳,“那家伙是电梯之狼!我只不过是为民除害!”

  她踩、她踩、她踩踩踩!

  她卯起来踩他的脚,他只好卯起来闪,但一张嘴可没闲着,不断继续劝道:“是是是,所以说,既然都是要为民除害,来我公司做,不但有薪水可以领,还有劳健保外加三节奖金,而且每年都有机会用公费出国度假,又可以善加利用你暴力的……呃,我是说矫健的身手,这样不是很好吗?”

  说到这个她就气!

  她用力把头往后撞,满意的听到他叫痛的声音,手腕在这时终于稍稍松开,她手一旋,反抓住他的衣领,闪电般使出一记过肩摔,将他结结实实地给摔倒在地上。

  她暴怒的踩着他的胸膛,揪着他的衣领,怒发冲冠的直骂:“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去找一个正常的工作做?你以为我为什么死都不肯到你这间烂公司做事?我就是不想继续替你们这些笨蛋擦屁股!你带着阿震他们胡搞瞎搞就算了,却每次都牵连到我身上,害我从国中时代就背上大姊头的太妹恶名!每次好不容易有男生对我感兴趣,一听到我是谁,就闪得比火箭还快!在学校时就算了,我才不要连出社会后还继续被人当大姊头看!”

  他恍然大悟的道:“咦?所以你是怕嫁不出去啊?那这样好了,你来我公司上班,要是你三十岁以后还嫁不出去,我保证找人娶你!”

  他不说这话还好,一说她火气更旺。

  “谁说我嫁不出去?我就算真嫁不出去也用不着你操心!”她脸色铁青地更加用力踩着他的胸膛,双手也更加揪紧了他T恤圆领,吼道:“韩武麒,我最后一次警告你,要是你敢再来找我,或是对我新找到的工作动手脚,我就把你这间破公司给拆了!”

  韩武麒被踩得岔了气,她使劲的双手更是让他无法呼吸。

  “你听到了没有?”她眯眼喝问。

  “我没有……办法……”他指着她的手脚,嘶哑的说:“呼吸……”

  “再有下次,我保证让你歇业停工!哼!”撂下狠话之后,她这才松开了手,掉头大踏步地离开。

  气管终于畅通的韩武麒,痛苦地躺在床上呛咳、喘气,虽然差点被她给勒死,笑声还是忍不住逸出喉咙。

  啊,该死的,他一定要让这女人加入他的公司!

  “你又把她的工作给砸锅了?”

  听到这句话,他不禁转头,只见一名浓眉大耳的男人站在被踹烂的门口。男人的上半身打着赤膊,下半身只穿着一件短裤,他全身上下的肌肉结实健美,脖子上的毛巾和湿透的黑发,显示他才刚从浴室出来。

  “嘿,我今早才下飞机。”韩武麒眼也不眨的笑着说:“你一直和我在一起,你应该知道的。”

  对,不过工作期间他也看到韩打了好几通电话回来。

  “你敢发誓她被开除和你完全无关?”

  “呃……”他干笑着。

  男人跨过门框,走进房里,语气平稳的看着他说:“经过那么多次的教训,我以为你该放弃了。”

  “是应该没错。”依然躺在床上的韩武麒挑起了眉,笑着说:“可惜我从来没有把‘放弃’这两个字学好。况且,像她这么一个武术天才去当一个普通的上班族,你不觉得实在太暴殓天物了吗?你看她那样子,怎么看都不像个会计,她的小屁股要是能黏在椅子上超过一个小时,那才真的有鬼。不用两天,她就会因为无聊而死了。”

  “我只是希望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男人蹲下身,捡起地上破掉的木门,扛在肩上,看着床上的学长,提醒他说:“你别忘了,耿叔几乎把他会的全教给了她。相信我,下一次她真的会把我们公司拆了。”

  “拆了正好。”韩武麒哈哈笑着道:“那样子的话,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和耿叔求偿了。”

  这家伙总有一天会被岚宰掉的。

  看着那嘻皮笑脸,完全不知悔改的男人,屠勤笑着摇了摇头,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扛着门走了出去。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他第一次看见她,是在一场斗殴之中。

  那天,他中途跷课,拎着书包、咬着面包,正要赶去打一个薪水极高的临时工,却在途中穿越废弃的日式房舍空地,想抄小路过去时,看见一群不良少年在打架。

  说是打架,或许还不太正确,因为虽然是好几个少年攻击她一个,但实际上的状况,却是她在痛殴那几个男生。

  她比大部分攻击她的混混都长得要矮,却在转瞬间用十分漂亮的动作将那些毛头小子全都打倒在地。

  阳光下的少女,英气飒飒。

  少女出拳、踢腿,回身再飞去一脚。

  她长长的辫子随着身体的移动在蓝天中回旋,脸上甩出的汗水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那精采无比的两段式的飞踢更是让他忍不住想起立鼓掌。

  她的武打招式不只漂亮而且实用,每一拳、每一脚都结实打在要害上,鼻子、下巴、胸腹、腰肾,她的力道强劲,不良少年们很快的全都被她打倒在地。

  其中一名挨揍的少年愤恨难平,从地上爬了起来,掏出一把蝴蝶刀便朝她背后戳刺而去。

  他离得太远,只能抓下嘴里的面包,一边朝那家伙丢出去,一边出声警告。

  “小心后面!”

  面包干扰了对方的动作,她回身,用了一招擒拿手便将刀子手到擒来,还顺便握拳将拿刀的不良少年狠狠的当头揍了一拳。

  少年哀号出声,被揍得跌在地上,鼻血直流。

  她站在原地,冷冷的环顾那些不良少年,左手耍着蝴蝶刀,银色的刀光在她手中飞舞,看起来还真像只银色彩蝶。

  “还有谁想再试试?”

  她娇声喝问,娇颜上却有着冷酷的表情。

  不良少年们狼狈的飞奔而逃。

  等到人都走了,她才啪地停下手中耍弄的刀子,转身看向他。

  那时,他才注意到她身上穿着制服,而且还是国中制服。她样貌清秀,不是那种会让人惊艳的美少女,但也不是丑到不能看,事实上,她就像那种随时可以在街上看到的邻家小妹。

  “谢谢你的帮忙。”她说,然后将蝴蝶刀扔进水沟中,才抓起掉在一旁的书包,转身离开。

  “嘿,你叫什么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她挑眉,不答反问。

  她有一双乌黑漂亮的大眼,他露齿一笑,指着自己说:“我?韩武麒。”

  她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然后伸手搁在墙上,一搭一跳,就翻过了围墙。

  他愣了一下,才赶上前,翻上了墙,但她早已不见了踪影。

  她没说她的名字。

  他坐在荒废的日式宅院围墙上,笑了出来。

  之后,靠着她的制服,他还是找到了她,查出了她的名字。

  她叫封青岚,是学校里相当有名的风云人物。

  那一年,他十八,她才十五。他已经高中快毕业,她还是个国中的小毛头。

  那一年,他因为旷课过多被留级,她则再次拿下全年级的空手道冠军。

  那一年,他遇见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导师。

  那一年,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

  第二章

  “我想杀了他!”

  “谁?”

  “我应该杀了他!”

  看着背着行李进门,一脸愤恨难消的封青岚,邬晓夜轻笑出声,她没停下手中勾毛衣的棒针,只是挑眉问:“等一下,让我猜猜,小武又害你被开除了?”

  青岚将行李放到自己房间,不忘继续扬声骂着:“那个低级不要脸的下三滥,他上辈子一定是蟑螂,不对,是吸血虫、血蛭,被黏上就甩不掉了!”

  “可他不是人在国外工作?”她记得那群男生上星期才去加拿大调查油井爆炸意外。

  “谁说他人在国外就代表他不能搞鬼?”青岚一边脱掉自己的外套,顺便换上轻松的背心,一边气冲冲的道:“制造不在场证明,对他来说一点也不是难事,远端操控他那些猪朋狗友,更是他的拿手绝活!上回他叫人寄黑函给我们公司的老板娘,说我和老板搞婚外情,这次更过分,竟然寄信到我们公司的电子信箱,说我抛夫弃子——”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