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贼头大老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序幕

  名画惨遭祝融 四十亿付之一炬俄国博物馆失火 高更、塞尚、梵谷等十三幅名画全告烧毁

  【法新社报导】俄罗斯莫斯科市博物馆惨遭祝融,馆内展览的名画中,其中十三幅,包括高更、梵谷、赛尚、马蒂斯等名画尽皆烧毁,总损失金额高达一点三五亿美金,约四十亿台币。

  博物馆方面表示,经过初步了解,今日凌晨,展览室疑因系统短路,引发电线走火。消防局获报出动多辆消防车前往抢救,但由于展览室内多是易燃材质,消防系统又因短路故障,多幅画作抢救不及。

  初步估计,已遭祝融毁损之名画有十三幅,其中包括高更、梵谷、赛尚、马蒂斯等多位名家作品。

  举办此次画展的业主为诸多名家画作惨遭烧毁,深感痛心,但坦言所有画作皆已和柯斯坦保险公司投保,并表示不会因此而放弃举办画展,愿将部分赔偿金额捐给博物馆,用以改善其老旧的消防设备。

  第一章

  那是一栋超过三十年的老公寓。

  公寓有五层楼高,位在喧嚣城市的街角巷弄中,上头贴着当年兴建时流行的瓷砖样式,但它们早已因多年的风吹雨打而无法辨认出原先的颜色,有些瓷砖甚至已经迸裂剥落。

  原先这一条巷弄里,多是相同样式的老公寓,但多年下来,附近的公寓早已让建商买下打掉重盖,新建的闪亮大楼,只让这一栋老公寓显得更加突兀且沧桑,特别是每当清晨阳光洒落照亮一切时。

  但,这栋公寓旧虽旧,基本上,它还是整齐干净的。

  丁可菲一直为此感到十分自豪。

  因为过去几年来,不是别人,而是她,每天不辞辛劳,上上下下的打扫每一层楼,维持它的干净和整洁。

  在做好了早餐,扫好了地,浇了每一层阳台的花,又收下天台上晒干的衣服后,她抱着装满了干净衣物的洗衣篮,站在公寓五楼天台的晒衣场,仰头迎向阳光做了一个深呼吸,享受美好早晨的清新空气。

  六月,花儿在天台上的盆栽里绽放着,蝴蝶随着娇艳的花翩翩飞舞,迎面而来的风清新且凉爽。

  啊,多么美好的早晨。

  “小肥!”

  第一声叫喊,打破了她宁静的早晨,并让她脸上出现不爽的皱眉。

  “小肥肥!”

  第二声叫喊,让她没好气的走到楼梯口,大声回喊。

  “来了!”

  她抱着洗衣篮快步下楼,却还是免不了气愤想着。

  叫叫叫,是叫魂啊?我叫丁可菲,又不叫小肥肥,叫声可菲有那么难吗?要不然叫丁小姐也行啊!是不认识字啊?

  “小肥肥!”男人不耐烦的叫声再次响起。

  “来了啦!”她在三楼的餐厅放下洗衣篮,再次回喊,一连加快速度朝着一楼跑下去,“我来了——”

  她气喘吁吁的来到二楼客厅,还没进门就看见几个满是疲累的男人,除了其中一个在打开的冰箱前,丢罐装啤酒给客厅里的其他同伴,他们此刻全都东倒西歪地瘫坐在沙发上,每一个都满身风尘,而且鞋子上沾满了干掉的泥巴。

  她会注意到那点,是因为她在进门时,就被堆放在门边那些大包小包的行李给绊了一跤,摔跌趴倒在那些脏鞋子和袜子上。

  一双大脚来到摔得狗吃屎的她眼前,十只脚趾头稳稳的踩在曾经干净得一尘不染,此刻却被踩得到处是泥巴的地毯上。

  “小肥肥,有没有吃的?”

  她拧眉,却无力再次当面纠正他,她这几年来已经对这男人抗议过几百次了,没有一次听到他叫对过。

  “厨房里有稀饭。”她慢吞吞的爬坐起来,一边将那些散乱在她身旁绊倒她的臭袜和脏鞋全都收到鞋柜旁的篮子里。

  “那才几口,我吃掉了。”

  男人蹲了下来,挥舞着手中的空锅,她在这时才看到他手上那原该装着半锅稀饭的锅子。

  “我饿死了。”他将空锅塞到她怀里,宣布道:“我要吃饭。”

  男人,姓韩,名武麒。

  韩武麒今年三十岁,浓眉大眼、挺鼻薄唇、皮肤黝黑,一口白牙却洁净得可以去拍牙膏广告。

  此刻正用那口亮牙,对着她绽出阳光般笑容的他,是个标准的饭桶。

  “顺便炒几道菜,弄个汤。别太麻烦,煮个粉蒸肉、炒个开阳白菜、红烧一只鱼就差不多了,啊,对了,如果还能来锅香菇鸡汤那就更好了。”

  这样叫别太麻烦?

  她瞪着他,现在才早上六点半耶,他会不会吃得太丰盛了点?

  “别发呆了,小肥肥。”他咧嘴笑着,伸手将她拉了起来,顺手将她转向厨房,“乖,看到没有,厨房在那边,移动你的小屁股过去,快。”

  他说最后一个字时,拍了她屁股一下,她吓了一跳,忙往厨房跑去,他的声音却还是如影随形而来。

  “小肥,记得清蒸鱼放多一点辣椒!”

  “如果有电话进来,就说我们还没到。”

  “还有,冰箱里的啤酒没了,你有空补一下!”

  她轻轻关上厨房门,虽然有一瞬间,她真的超想用甩的,但很不幸的,她不能也不敢对他发脾气,因为这恶霸般的贪吃鬼——

  是她的老板。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红眼意外调查公司。

  成立五年,公司性质就是专门调查意外事件。

  丁可菲在五年前初来乍到时,其实不是很清楚什么叫做调查意外的意外调查公司,她还以为是一般的征信社,顶多是帮人抓奸啊、跟踪啊、窃听啊,等等。

  因为当初那骗死人不偿命的武哥把她拐来时,只轻描淡写的说,她的工作就是在放学下课后,扫扫地、擦擦玻璃,记记流水帐、帮忙接电话,当助理而已,等她发现事情不是那样时,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她早在他花言巧语的拐骗下,签了十年的工作约,想反悔都不行。

  供膳宿的优惠,变成了整栋办公兼住宅都归她打扫;接电话打电脑的助理工作,变成了那些男人全天候随传随到的女佣;连一年一次以上的出国旅行,都变成了出国跑腿出差。

  这一切,只因她一开始没问清楚红眼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又为什么她一个工读生的助理小妹,薪水会高达三万。

  红眼意外调查公司,专门调查意外事件,和一般征信社的业务可差了十万八千里远。

  既然是意外调查公司,顾名思义,他们的工作就是去调查意外,或者该说,一开始被定义为意外。

  红眼接的大多是国际性的大案子。

  像是飞机失事、火车出轨、汽车爆炸、矿坑崩塌……等等。

  红眼的员工不多,但都是最顶尖的,他们在意外发生时的第一时间,就会赶到意外现场去,收集证据,厘清出事原因。

  当然,这种工作其实已经有政府机构在做,例如警察。

  可一般民间大企业,并不是那么相信政府单位所提供的资料,虽然有时保险公司也会提供调查,但总不如自己请的调查公司较易信任,如果遇到非得要打官司的状态,这些资料当然是越详实越好。

  偶尔,甚至连政府机关和保险公司都会委托他们协助调查。

  因为这些诸多因素,所以他们这间小公司的营运状态,在这几年的努力下来,还算是维持的不错。

  特别是,她家老板又比别人家的要更加小气、奸诈、狡猾、卑鄙、无耻、下流——

  “韩、武、麒!”

  一声惊天巨吼,第二十八次在公寓门口响起,那怒气冲冲的咆哮,贯穿了门墙,直冲入耳。

  下一秒,丁可菲就听见楼下大门被猛然踹开的声音,跟着熟悉的脚步声在楼梯上响起。

  “韩武麒,你这个不要脸的王八蛋,给我滚出来!”

  她尽力迅速的远离二楼门口,果然下一瞬,二楼的门也被人踹了开来,厚实的木门硬声破裂,她低头趴在沙发后面,闪过飞散而来的木门碎片,跟着就看到那闯进来的人,怒发冲冠的直直朝她逼近。

  “他在哪里?那天杀的混帐人在哪里?”

  踹门而入的人,是个女的,她身穿套装、相貌秀丽,但脸上的怒气却教人不容忽视,当然她的暴力破坏,更是让可菲毫不犹豫地立刻在第一时间指着楼上,出卖了那没良心的老板的最重大原因。

  “在他房间里。”

  女人闻言旋即回身,带着腾腾的怒火,如风一般重新飙了出去。

  直至看见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脚步声和愤怒的咆哮一起往楼上移动,可菲才握着扫把松了口气,有些腿软的坐在沙发上,轻拍胸口。

  唉,真是吓死她了。

  楼上再次传来门板破裂的巨响,跟着是砰砰咚咚的打斗声。

  她抬眼看着天花板,不禁又再次叹了口气。

  唉,看来等一下,她又有得收拾了。

  *** 凤鸣轩独家制作 *** bbs.fmx.cn ***

  “韩武麒,你这王八蛋——”

  女人冲进门来时,男人依然躺在床上,埋头猛睡。

  老实说,他不是没听见她在楼下叫嚣的声音,只不过能睡一秒是一秒,所有的休息都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呀。

  所以,当她踹破了他的门冲进来时,他还是躺在床上的,直到她冲到床边,抬脚欲将他踹下床,他才伸手抓住她的脚踝,可这女人向来难缠,右脚虽被抓住,她一扭腰左脚便跟着顺势踢来,若非她今天穿的是窄裙,行动不是那么顺畅方便,慢上了那么一慢,刚好让他来得及往后躺平闪躲,否则他非得被踹歪鼻子不可。

  可这一躺,却让她右脚挣脱了钳制,手往床沿一撑,整个人就恢复平衡上了床,而又毫不客气地用膝盖压着他的胸口,半跪在他身上,跟着当头就要给他一拳。

  为了保住他的俊脸,他只好伸出大手,抓住她的大腿,往两旁一拉,让她整个人失去平衡地跨坐在他身上,他趁她不稳,迅即起身,用蛮力反将她压在床尾,抓住她欲反击的两只小手,嘻皮笑脸的凑到她面前说:“亲爱的,你可不可以偶尔换个词汇?老是王八蛋来、王八蛋去的,你骂不厌,我都听烦了!”

  “鬼才是你亲爱的!”她抬起头用力撞向他高挺的鼻梁。

  他忙后仰,躲过了鼻子,下巴却没闪过去,被她撞个正着,害他因为猛裂的冲击力差点连舌头都咬掉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