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4手机站 > 情生契丹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 页

 

  耶律酆见状,立刻俯身攫住她的嘴,将体内的空气灌输至她口中。他的眸底流转过一丝阒黯冷沉的光影,等着她的反应。

  直到她的呼吸渐渐平稳后,他便渐形狂浪的深吮着她,长舌霸占着她的小嘴,在里头翻涌着滚烫的火苗。

  科柴心错愕地张开眼,所看见的就是他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正勾勒出一丝诡魅笑意。

  她开始抵抗,开始挣扎,可却一点儿用也没……

  耶律酆依旧狂野地吻着她,大手紧紧扣在她脑后,不给她任何抽身的机会,直到她无力再抗拒,他这才离开她的唇。

  「好多了是吗?」他笑容不减地望着她。

  「你无耻!」科柴心好不容易挤出这三个字,可吼完后又无力的倒了下来。

  耶律酆瞪大眼,这时军医正好端着刚煎煮好的汤药进帐,瞧见这情况,吓得立即上前扶起她,将手中的汤药慢慢喂进她的小嘴里。

  可是那汤药大多数都从她嘴角滑落,见状,耶律酆索性拿过木碗,推开军医,自行先喝了一口后,便覆上她的小嘴将口中的药液缓缓送进她口中……

  军医愕然了,跌坐在角落望着大王这样的举动。

  天,看这情形,他绝对要救活王妃,否则他必然是活不成了。

  第三章

  用过药后,整整三天,科柴心不曾再醒来过,耶律酆除了要军医谨慎用药外,自己则是寸步不离地守着她,只要她有一丝动静,他会第一个知道。

  此时夜已深,他躺在她身侧,与她共枕而眠。望着她紧闭着双眼,一动也不动地躺在那儿,若非还有一丝丝虚弱的气息在,他会以为她只是具死尸,一具让他痛恨的死尸。

  「为什么?妳就非得把自己的一颗心关得这么紧吗?」他望着她面无表情的小脸喃喃问着。

  「别想死,告诉妳吧!除非我愿意,否则妳连想死的权利也没有。」他瞇起眸,随即转身望着天花板。

  但,就在这时候,她突然有了三天来最激烈的反应。「咳……咳……」

  「柴心、柴心。」他抬起上半身,盯着她的眼睛,轻喊她的名字。

  不久,她张开了眼,怔怔地望着眼前的一切,尤其是耶律酆那张已蓄满胡碴的脸孔。

  「我还没死?」她小声问着。

  「除非我答应,否则妳休想。」他扬起嘴角,犀锐地说。

  「你还是这么霸气。」科柴心难掩心中的苦涩,「知道吗?我当真情愿病死,也不想面对你。」

  虽然她的嗓音非常虚弱,可是说出口的话却依然这么执拗。

  「很抱歉,妳无法如愿。」他轻哂,跟着俯低身望着她,「看样子药效似乎发挥了,妳的体力恢复得很不错了。」

  「你是什么意思?」她看进他意有所指的眼底。

  「妳昏迷了三天,知道吗?」他撇撇嘴。

  「什么?三天!」她竟然昏了那么久。

  「没错,这三天发生了很多事──我们打了胜仗,敌军已全数撤退,这些全是妳不知情的。」他很有耐性地一样样说。

  「打胜仗了?」她也笑了,「那就好,不会再有伤亡了。」

  「而本王也跟妳同床共枕了三天。」而耶律酆的这句话却像极了晴天霹雳,炸得她体无完肤。

  「你说什么?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她使尽全力转过脸,看见的就是他斜躺在她身旁的颀长身躯,「不──」

  「妳希望我对妳做什么?」他邪魅地撇开嘴望着她。

  「你……」科柴心满心错愕的瞪他。

  「好吧!那我就告诉妳,我吻过妳,尝过妳这小嘴里每一分的滋味,我抱着妳整晚入眠,抚遍妳每一寸肌肤。妳还想知道什么?」他那些悠哉的说词、那副玩世不恭的态度着实让科柴心痛恨入骨。

  「跟我同床共枕当真这么难受?」他瞇起眸。

  「何止难受?简直让我想吐。」大胆地吼出后,她便急着起身,可当她虚弱地掀开被子,才发现自己的身子除了着肚兜和一件小裤外,其它空无一物。

  她赶紧用被子掩上,抱紧自己,心已完全乱了。

  「别过来!」僵住好一会儿,她终于大吼出声,「你走开──」

  说时,科柴心已泪流满面,脆弱的神情里满是惊恐与绝望,现在的她甚至只想一死百了。

  「喂!妳能不能不要太激动?」他皱起眉望着她那张决绝的小脸。

  「耶律酆,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那就是……杀、了、你。」她咬牙切齿地瞪着他。

  「瞧,小脸都涨红了,真美!不过……这样对身子可不好。」他伸手轻拂去垂落在她额上的细发。

  她想挥开他的手,却反被他抓住手腕,「妳中了一种虫害,病了,这三天只要一入夜就会发抖盗汗,为了让妳保持干爽,我只好将妳的衣裳给褪了。」

  他瞇起眸子,撇嘴一笑,「这儿不是中京,也不是在王帐内,没有女奴服侍,有的只是红帐里的姑娘,和其它恨不得吃了妳这身细皮嫩肉的粗野男子,妳想让他们碰妳吗?」

  「红帐?」她不太明白。

  「妓女。」他挑明了说。

  科柴心脸色一变,这才垂下脸……

  「说穿了,我耶律酆还是生平第一次为女人宽衣。」他欺下身,盯着她惊愕的小脸瞧,「不过……」

  「不过什么?」她身子一颤,就怕他会说出什么让她深恶痛绝的话。

  「不过,妳的身子真美。」他咧开嘴,邪恶地笑着。

  「你龌龊!」果真,这男人开口一定没有好话,净是些让人受不了的淫荡之言,让她羞愤到无以复加。

  「龌龊?哈……」

  耶律酆被这两个字给惹得大笑,「妳或许不知道,围绕在我身边的女人有多少希望我用更龌龊的方式爱她们。」

  「别说了,我不听。」她激动的捂住耳朵。

  「妳非听不可。」用力抓下她掩耳的手,耶律酆倏然以唇抵住她的,「我想试试,妳是真的对我这么冷吗?」

  「你……」一道恐惧的光芒划过她的心间,她还来不及害怕,已感觉他的大手钻进被子里。

  「不──」她的眼眶弥漫着泪痕。

  「干嘛把自己绷得这么紧,我知道妳喜欢这种感觉。」他犀利的眼瞳中闪过一奇异的火焰。

  「才不。」她低声喊道,对于他对她的欺凌,将是她一辈子无法释怀的恨与痛。

  「那要不要再继续呢?」

  耶律酆脸上的笑痕尽数敛去,对于科柴心而言,他是个拥有邪魅个性的魔鬼,此刻她好怕……真的好怕他。

  他低嗄地笑出声,一手抓住她的双腕箝制在她头顶,另一只燃火的手指沿着她白嫩的大腿往上蔓烧。

  「啊──」她身子一弹,眼底闪出火焰。

  随着他恶意的撩绕捉弄,她的身子居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狂喜。

  耶律酆眼带腥红,可他却没有因此便强势侵进,仅是以爱抚的方式带着她感受从未尝过的高潮滋味。

  就在她到达顶端,小嘴欲呼出快意的声音时,他及时以唇掩住她的嘴,将她激荡的音律全数吸收进他口中。

  这时,他撤了手,眼睛紧瞅着她因高潮而火红的小脸。虽然他的欲望早已被她给燎烧起来,但他却不想第一次就吓坏她。

  「怎么样?这样就满足了?」他瞇起眸问。

  听闻他这样低俗的问话,科柴心才蓦然发现自己竟在他煽情的挑逗下有了那种可耻的快乐。

  不……她怎么可以变得这么淫浪无耻,现在的她已被他侵犯,不再清白了,如何配得上向恩?

  张大一双悲恸的眼,她盯着耶律酆,「你的目的只是要毁了我?」

  他勾起嘴角,「怎么这么说,妳刚刚的表现不是这样啊!」

  「走──」科柴心别开脸,痛哭失声。

  「好,妳好好歇息。」耶律酆翻身站起,穿戴好衣物后便离开了营帐。

  听着他的脚步声缓缓走远后,她才转过脸看向帐外,这才发现天色依旧暗着,而他要去哪儿呢?

  她病了,为何他要医治她?何不让她死了算了!

  向恩……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翌日一早,营帐突然来了位小姑娘,她怯怯地望着科柴心,半晌才道:「王妃,我是大王派来服侍您的,您可以喊我塔丽儿。」

  「塔丽儿?」经过一天的调适,科柴心的心情已比较平稳了。

  她望着这位年轻小姑娘,不禁疑惑着,「这里是边关,妳怎么会在这儿?」

  「我是大王从中京调来的。」塔丽儿卑躬屈膝着。

  科柴心眉头轻轻一蹙,心付:他为何要这么做?

  「大王说王妃身体微恙,这儿都是粗手粗脚的男人,所以嘱咐我得好好照顾您。」塔丽儿上前说:「王妃有没有什么需要,尽管可以跟我说。」

  「别再喊我王妃了。」科柴心用力吼道。

  「啊!」塔丽儿吓得赶紧跪下。

  科柴心见状,顿时无措极了,想了想后便说:「别跪我,妳起来吧!我不怪妳。」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